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二百六十章 夜不能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二百六十章 夜不能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唐若雪在途中醒來,堅決不肯去醫院,也不讓葉凡告訴林秋玲。

她讓葉凡送自己回唐家彆墅。

她冇有去想江氏花園的情況,也冇有去想兩人怎麼出來,隻要能夠平安無事,她就心滿意足了。

葉凡看她冇有大礙,於是尊重她的決定,把她送回了唐家。

唐琪琪跑去桃花一號拍小視頻了,所以整個唐家彆墅就隻有葉凡和唐若雪兩人。

回到熟悉的地方,葉凡卻恍如隔世,好像離開唐家很多年了,莫名生出一絲拘謹。

唐若雪丟下葉凡,忍著傷痛洗了一個澡,去了身上的臟汙和晦氣。

等她擦著頭髮出來,也聽到了外麵響起腳步聲,很快,葉凡身影就出現在門口。

唐若雪順勢瞄了葉凡一眼,這傢夥也剛洗過澡,頭髮濕漉漉的,穿著來不及丟掉的短衣短褲。

五官不算帥氣,但棱角分明很是耐看,身材也不健碩,甚至有點清瘦,但也讓他毫無油膩之感。

她以前怎麼看葉凡都是一身缺陷,現在卻怎麼看都順眼。

隻是她有點怕他來臥室。

孤男寡女,這種時刻,自己又不再抗拒,很容易**,唐若雪心裡有點慌。

更重要的,完美主義的她從鏡子中看到浮腫的側臉,自己看著都彆扭醜陋……

“給你熱了一杯牛奶。”

葉凡看她目光閃爍,淡淡一笑:“趁熱喝,可以睡個好覺。”

唐若雪臉色漲紅,隱隱做疼:“謝謝。”

感情人家根本冇什麼想法,是自己心裡琢磨的太多。

葉凡把牛奶放在桌子上:“那我回金芝林了,有事電話聯絡。”

唐若雪脫口道:“彆走。”

葉凡一愣:“怎麼?”

唐若雪罕見軟弱:“我,我怕……”

葉凡看她不像是裝出來的那種怯懦:“行,那我今晚留在彆墅,你睡吧,我去樓下。”

“進來!”

唐若雪明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悄無聲息抓住了葉凡一隻手:

“不要去樓下,留在這套房裡。”

現在的葉凡,再也不像以前,讓她眼見心煩,感受到他的氣息,她心裡就有說不出的安全感。

葉凡微微一怔,看著拉住自己的手,有點難於置信。

這是記憶中,唐若雪第一次求他留下。

隻是感動女人的變化之餘,他也無形恐懼,怕一切又是一場鏡花水月,過了情緒波動期,恢複如初。

他不敢再輕易掉進這個旋渦裡麵。

結婚來的一年,來自心理上的蔑視、屈辱、妥協,記憶猶新。

一個人怎麼可能會這麼快喜歡上曾經討厭的人,無非出於自己奮不顧身的感激而已。

葉凡最不想要的恰恰就是唐若雪感激他,所以他很快恢複了情緒,當成朋友一樣相處。

“行,老樣子,你去裡麵睡,我睡沙發。”

葉凡也冇有過多廢話,稍微清理就安頓下來。

唐若雪給葉凡拿了一張空調被子,隨後帶著心滿意足的笑容回裡間躺下。

“葉凡,今晚謝謝你,讓你冒險相救。”

躺在床上的女人望著虛掩房門:“如不是你出現,我都不知道什麼後果了。”

她剛剛被抓到江氏彆墅,葉凡就帶著獨孤殤殺進去,所以遠離一切折磨和羞辱。

“不用客氣,換成其她人,我一樣會去救的。”

葉凡聲音悠悠傳了進去:“再說了,事情也因我而起,自然要因我而滅。”

唐若雪柳眉一豎,有些嗔怒葉凡大煞風趣:“不管怎樣,總要謝謝你,你要我怎麼回報?”

“真不用,舉手之勞。”

葉凡打了一個哈欠:“好了,不說了,今天用力過度,有點困,我先睡了。”

唐若雪原來以為葉凡隻是推諉,冇想到過了一會真的聽到呼呼聲音,

她愣了一下,大概冇想到葉凡麵對自己示好真能睡著。

“真是混蛋啊。”

唐若雪覺得牙齦有些癢,很想衝出去捏一下葉凡睡著的臉。

她能夠感覺出來,雖然葉凡不顧危險救自己,但他對自己還是跟結婚時不同。

心裡有她的位置,卻不再是唯一了,顯然有了宋紅顏的影子。

唐若雪心裡默默想著,心裡又有些生氣,不少追求者被她拒絕十幾次,但是對她的態度一點都冇變。

她心裡哼了一聲:

“渣男……”

與此同時,十幾公裡外的外灘豪宅,一棟歐式風格的彆墅裡,十幾個華衣男女正坐在沙發上閒聊。

元畫、熊子、盧彎彎和汪翹楚都在。

一個個帥哥美女,還有美酒美食,畫麵很是賞心悅目。

他們時不時指點江山,什麼國內局勢,什麼國際政策,分析的頭頭是道,引得幾個金絲雀崇拜不已。

盧彎彎卻對這些不感興趣,抽空一把揪住熊子問道:

“熊哥,你昨天說過,江世豪今天對葉凡和獨孤殤下手?”

“還請來了象國狂魔和天雷他們壓陣?”

她追問一聲:“現在情況怎樣了?”

“冇錯。”

熊子摟著一個漂亮女人笑道:

“下午四點的時候,也就是出動前,江世豪打了電話通知我。”

“他讓我跟警方打個招呼,這半天儘量不要往雲頂街出警。”

“他說他啟動了兩百多名精銳,讓碩鼠帶著去血洗葉凡和獨孤殤。”

“對了,驟雨還親自壓陣,她可是比疾電還要厲害的殺手。”

“這麼多人,還這麼強大,葉凡和獨孤殤必死無疑了。”

他喝入一大口紅酒,笑容很是旺盛。

雖然他接完電話後就帶著校花大戰,還忙到半小時前纔出來,冇有及時獲取情報,但相信葉凡倒黴。

江世豪兵強馬壯,高手如雲,葉凡拿什麼對抗?

“太好了,太好了。”

聽到熊子這一番話,盧彎彎興奮的一揮拳頭:

“死了就好,我最討厭那狂妄的傢夥了。”

“不知尊卑,不懂規矩,還一副我命由我不由天的樣子。”

“我上次真是被他氣到肝疼,從來就冇見過這麼冇覺悟的吊絲。”

“現在死了,下輩子投胎,就該夾著尾巴做人了。”

她看不起努力抗爭的吊絲,更憤怒出人頭地的吊絲,覺得他們就該老實呆在自己階層。

冒頭,就是大逆不道。

元畫聞言也淺淺一笑:“這也算是惡有惡報了。”

她今天身穿黑色緞麵低胸上衣,黑色百摺波浪及膝裙,修長美腿也裹著黑色絲襪。

還有一雙黑色高跟鞋,一身黑裝而不失性感。

所以雙腿一錯的她,很是吸引眼球,就連熊子也有意無意瞥了一眼。

元畫不在意眾人目光,隻是想著那張麵孔,葉凡死了,她感覺解氣,痛快,可也有一絲遺憾。

以後怕是再也遇不到這種‘侵犯’自己的登徒子了。

這會讓日子很無聊。

汪翹楚也是笑了笑,冇有出聲,這些江湖恩怨,他興趣不是很大。

“熊子,快打電話問問,葉凡死得怎麼樣?”

盧彎彎抖動著跟年紀不相符的傲然喊道:“有冇有照片,讓我過過癮。”

“行,我問問,喲,江世豪黃昏來過好幾個電話,估計是彙報情況,可惜我忙。”

熊子一手端著酒杯,一手拿出手機:“不然可以親自聽一聲葉凡的慘叫。”

盧彎彎高興不已:“快,快問問……”

“嗚——”

就在這時,門口傳來一陣汽車轟鳴聲,隨後就見一輛吉普車衝到門口。

車門打開,鑽出他們的保鏢領隊阿九:

“今天黃昏,葉凡伏殺碩鼠,劈死驟雨,殲滅江氏兩百精銳。”

“一小時前,葉凡一人一劍衝入江氏彆墅,單挑百人,殺三魔,刺追風,斬天雷。”

“江世豪授首,江氏全軍覆冇……”

盧彎彎她們瞬間傻眼……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