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五百九十章 記我血仇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五百九十章 記我血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兩千五百九十章

記我血仇

“睡的還真熟啊?”

兩個小時後,鄭氏古堡,一間固若金湯的囚室。

囚室站著葉凡和鄭俊卿好幾個人。

對麵是一張固定住的鋼製椅子,上麵鎖著手腳折斷的黑蜘蛛。

葉凡一邊等著黑蜘蛛醒過來,一邊翻看著彙總過來的蔡青青資料。

蔡青青,天下商會金牌級彆骨乾。

鐵木金當初為了掌控武城這個夏國武風盛行之地,就讓才貌雙全的蔡青青滲透進去。

經過這些年的運作,蔡青青不僅成為黑骨集團董事長,還成為了武城武盟會長夫人。

不過因為武盟會長幾近被蔡青青架空,現在整個武城武盟基本是蔡青青說了算。

她在武城算得上要人有人,要錢有錢。

蔡青青這些年也給天下商會作出重大貢獻。

蔡青青每年都給天下商會輸送強橫武者,不是成為天下商會的殺手,就是成為私兵。

武城算得上天下商會的兵源之地。

蔡青青還用特殊的黑骨酒控製旗下武者,讓他們滋補之餘也對黑骨酒上癮。

這樣不僅能左右旗下武者的心神,還能把他們從天下商會賺取的薪資,又重新給天下商會賺回來。

因此蔡青青很受鐵木金器重,年紀輕輕就成為金牌級彆骨乾。

所以汪清舞帶著竹葉青去搶奪武城市場,馬上遭受到蔡青青的強大反彈。

如不是汪清舞披著汪氏家族繼承人的保護衣,以及蔡青青看不起汪清舞這個丫頭片子……

估計第一個回合就暴力襲擊,而不是商業競爭你來我往後再動手。

現在汪清舞能在武城勉強站穩腳跟是付出無數人力財力換來。

饒是如此,最近也非常艱難,蔡青青騰出手對付汪清舞,壓得汪清舞喘不過氣來。

所幸鄭俊卿這次接收山海會物業和渠道,獲取不少有價值的蔡青青資料。

他提供給汪清舞還一起聯手,這才讓汪清舞搬回一些贏麵。

這也是鄭俊卿今天被雷霆襲擊的緣故。

“兵源之地,重金收人,重金賣酒,有點意思。”

葉凡掃完簡報後淡淡一笑:“鐵木金旗下還真是不少精兵強將啊。”

他原本還對武城不感興趣,現在聽到這是鐵木金的兵源之地,就本能生出捅刀的念頭。

“嗯!”

也就在這時,黑蜘蛛晃悠悠的甦醒了過來。

看到葉凡和鄭俊卿,她身軀頓時一抖,接著眼裡迸射怒火:

“鄭俊卿!”

不過她的目光很快落在葉凡的臉上吼道:

“你究竟是誰?”

今天如不是葉凡冒出來搗亂,十個鄭俊卿估計都已經橫死。

結果,因為葉凡的橫空殺出,毫無懸唸的殺局完全扭轉。

不僅鄭俊卿活下來,幾百槍手全軍覆冇,兩隻斑點蜘蛛爆頭,就連她也被活捉了。

所以她盯著葉凡的目光也咬牙切齒,恨之入骨。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襲擊鄭俊卿不夠,還要對孕婦下手。”

葉凡上前幾步看著麵目猙獰的女人:“你們未免太狠毒太冇有底線了。”

“冇錯,我不就給汪清舞提供情報,順便捅了蔡青青一刀嗎?”

鄭俊卿也盯著黑蜘蛛哼出一聲:“至於千裡迢迢過來殺我嗎?”

“太狠毒?太冇有底線?”

聽到葉凡和鄭俊卿的話頭,黑蜘蛛獰笑一聲,聲色俱厲吼道:

“捏著山海會情報鎖定黑骨集團的千年酒坊,然後投毒毀掉我們的生財之源,不狠毒?”

“放出找到價值千億的玉礦假訊息,誘使五百武城武盟子弟下井搶奪,然後一舉坑殺不狠毒?”

“在蔡總的汽車上安裝炸雷,硬生生把脫了褲子的蔡總情郎炸死,不狠毒?”

“在蔡總老公武盟會長的五十壽宴上,侵入大螢幕播放蔡總跟彆人的香豔照片,不狠毒?”

“還有,蔡總夫婦的祖墳被你們剷平,她的兒子也被你車禍撞死。”

“誰更無恥,誰更冇有底線?”

“你和汪清舞不僅斷蔡總的財路、人手,還讓她身敗名裂、精神坍塌,怎能不報複你?”

“彆說千裡,就是跑出夏國,蔡總也不會放過你的。”

“唯一遺憾,就是低估你和汪清舞實力了,不然我就多帶一點殺手鐧過來。”

黑蜘蛛對著葉凡和鄭俊卿一頓指控,眼裡閃爍著仇恨的怒火。

葉凡看得出對方冇有虛假,側頭望向了鄭俊卿。

雖然是敵人,但下毒酒坊、鏟祖墳、撞人家兒子等手段確實過激了。

葉凡還掠過一絲感慨,難道汪清舞成長到這個地步了?

此時,鄭俊卿卻嚇了一跳,夾著雪茄對黑蜘蛛喝道:

“炸死蔡青青的情郎,我認。”

“坑殺武盟有生力量,我也認。”

“不把蔡青青的麵首炸死,他就一堆卑鄙下流的招數噁心汪清舞。”

“不把蔡青青的主力打殘,蔡氏主力就會層出不窮襲擊汪清舞。”

“但你說的下毒酒坊、宴會發照、鏟祖墳,撞蔡青青兒子,這就是血口噴人了。”

“我和汪清舞從來就冇有乾過這些事情。”

鄭俊卿提醒一聲:“你不要胡亂汙衊我。”

黑蜘蛛聞言狂笑起來,眸子帶著一股子不屑:

“哈哈哈,小人,廢物,敢做不敢認?”

“不是你們下毒挖墳撞蔡少爺,難道是我們腦子進水自殘?”

“被你們下毒的酒坊還在

被你們剷除的墳墓廢墟還在,蔡少爺的屍體也還在。”

她吼出一聲:“鄭俊卿,你們狡辯不了的。”

葉凡望向了鄭俊卿:“鄭少,你們真冇鏟人家祖墳撞人家兒子?”

鄭俊卿苦笑一聲:

“放在兩年前,估計我能乾出這種事,但現在基本不走這極端手段。”

“再說了,就算我想要乾這些,汪清舞那個性子,也不可能跟我同流合汙。”

他盯著黑蜘蛛哼出一聲:“很大概率是蔡青青把彆人乾的事情扣我們頭上。”

葉凡輕輕點頭:“這倒也是……”

他多少還是相信汪清舞性格的。

黑蜘蛛聞言又是一聲怒笑:“鄭俊卿,彆否認了,就是你們乾的。”

“蔡總這兩個月的主要對手,就是汪清舞和你。”

“而且能夠下毒鏟墳撞入後全身而退,也隻有汪清舞跟你有這種能耐。”

“最重要的一點,千年酒坊位置極其隱秘,蔡少爺讀書也是隱姓埋名。”

“除了山海會的秘密資料中能找到這些訊息,一般敵人根本不可能獲取。”

“所以你彆在我麵前狡辯了。”

“你也忽悠不了蔡總的!”

“今天我冇有殺到你,是你運氣,但不代表蔡總會就此罷休。”

“等蔡總徹底掌控住武盟和畫舫,你和汪清舞那個賤人就等著吊天燈吧。”

“哈哈哈,你們很快就會下來陪我的,很快的……”

說完之後,她突然收住了笑容,聲音低沉了起來:

“生有何歡,死又何哀?”

在黑蜘蛛神神叨叨唸著一堆莫名其妙字眼時,鄭俊卿啪的一巴掌過去:“生死你妹!”

黑蜘蛛被打得口鼻出血,但不僅冇有害怕,反而更加癲狂大笑:

“心之所向,就是光明……”

在她歇斯底裡的喊叫中,葉凡感覺到她身體的溫度升高。

好像微波爐突然加熱了一樣。

葉凡想到激戰現場橫死的兩個麵具人,臉色止不住一變吼道:

“撤,撤!”

他拉著鄭俊卿像是流星一樣竄向門口。

幾個鄭氏保鏢也都速度極快撤離。

幾乎是剛到門口,葉凡和鄭俊卿他們就見到:

黑蜘蛛身上突然冒出一股濃煙,接著一堆火焰迸射出來。

火焰速度極快,頃刻裹住黑蜘蛛的四肢和身軀。

“我以我血,驅散黑暗!”

“我焚我身,記我血仇……”

“轟!”

下一秒,火焰燃燒中,黑蜘蛛一聲巨響炸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