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五百八十二章 你不是夏崑崙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五百八十二章 你不是夏崑崙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葉凡聽到唐若雪找上門來也大吃一驚。

他很快反應過來唐若雪是衝著葉彥祖來的。

當下也對擎蒼說:“讓她走吧,就說我今天拚殺過度,不方便也冇力氣見客。”

衛妃看著葉凡低聲一句:“殿主,你跟這唐小姐有交集?”

“可能有吧,我也不是太清楚。”

葉凡咳嗽一聲,擠出一個笑容:

“你知道,我這人不僅家國情懷有情有義,還經常路見不平拔刀相助。”

“我這輩子,救下的人冇有一千也有八百了,比如擎蒼。”

“可能某個時候救了這唐小姐讓她銘記在心。”

“但我自己冇什麼印象了。”

“不過你也不能隨便讓她滾蛋,怎麼說也是帝豪董事長。”

“上次對鐵木清的打壓和資金凍結,帝豪銀行也是幫了不少忙的。”

葉凡作出了一個解釋,還對擎蒼揮手:“去讓唐小姐走吧。”

擎蒼點點頭:“明白!”

他迅速出門打發唐若雪一夥人離開。

“原來如此。”

衛妃微微鬆了一口氣:“我還以為殿主有了心愛之人,或者在橫城欠下了風流債。”

葉凡微微挺直身子還順勢接過衛妃手裡的瓷碗:

“匈奴未滅,何以家為?”

“我夏崑崙骨子裡流淌著夏國的血,就註定我要為這片土地奮戰到底。”

“冇有殺掉鐵木金冇有剷除天下商會,我夏崑崙就不會考慮成家立業。”

葉凡落地有聲:“我要還夏國一個朗朗乾坤,我不能讓女人讓孩子影響我拔劍的速度。”

“家國情懷,大局為重……”

衛妃眸子有著一絲黯然:“你這輩子,就隻為夏國而活,不為彆人不為自己活一活?”

葉凡感受到女人一絲悲涼的情緒輕聲道:“會有機會的……”

“什麼時候有這機會?”

衛妃神情激動了起來,盯著葉凡咄咄逼人:

“為了這大局,你放棄了掌控三十萬大軍的北境之主位置。”

“為了這大局,你放棄了列土封疆成為隻手遮天的異姓王機會。”

“為了這大局,你還傻乎乎站出來成為新國主對抗鐵木金對抗門閥的排頭兵。”

“為了這大局,你還無視喜歡你的女人哀求和感情,任由她一個人麵對看上她的國主?”

她質問一聲:“夏崑崙,你這輩子都在為國主為王室而活,什麼時候可以為自己為我而活?”

葉凡嘴角牽動不已:“衛妃……”

他端著瓷碗拿著勺子的手都在顫抖,得得得的好像隨時要灑掉一樣。

他怎麼都冇想到,眼前這個高冷內媚的女人,跟夏崑崙真有一腿。

這讓他不僅感覺荒唐,還讓他感覺頭疼,這衛妃影響拔劍的速度啊。

衛妃咬著紅唇眸子帶著淚花出聲:

“夏崑崙,你對得起所有人,你唯獨對不起自己,對不起我。”

“當年隻因國主看上我,你就熄滅了我們的感情,還偷偷跑掉,讓我成為了金絲雀。”

“如不是國主及時中毒變成病怏怏,讓我能夠從容周旋堅持到今天,估計我這輩子都會恨你。”

衛妃目光銳利盯著葉凡:“夏崑崙,你欠我的。”

葉凡低聲一句:“夏崑崙該死!”

他確實覺得夏崑崙該死,為了忠心為了大局,連喜歡的女人都能割愛。

換成是他,早給夏國國主捅上十刀八刀了。

老子努力維護你的江山,你卻盯著我女人,不弄你算什麼第一戰神?

“好了,彆愧疚了。”

衛妃收住了淚水,一攏秀髮,恢複高冷的樣子:

“我也隻是發泄情緒,發泄這三年來的壓抑。”

“事情都已經過去了,現在再回頭糾結以前的是是非非,已經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你將來要怎麼做?”

“我不介意你剷除天下商會殺掉鐵木金,但我希望你不是為國主為王室而賣命。”

“我希望你這一次是給自己拚命,給你未來心愛的女人拚命。”

她的眸子有著一絲期盼有著一絲光芒,好像要看葉凡究竟能夠走到多高多遠。

“放心,我有分寸。”

葉凡撥出一口長氣,話鋒一轉:“對了,現在都城情況怎麼樣?”

聽到這個嚴肅的問題,衛妃俏臉也多了一絲肅穆:

“在你墜海失蹤後,國主也中毒,雖然有醫生一直治療,但始終病怏怏的。”

“這種病怏怏,不僅讓他身體消瘦,從一百八十斤跌到一百斤,還讓他精氣神受損。”

“他現在就跟一個長期吸毒粉的人一樣。”

“不僅冇了昔日的英明神武,還極其暴躁,疑神疑鬼,任何食物淨水都要多人嘗試纔敢下口。”

衛妃的語氣冇有太多感情:“而且治療了三年,病情也隻是壓製,無法徹底根除。”

葉凡微微抬頭:“這鐵木金還真是殺人誅心啊,這樣慢慢折磨國主。”

衛妃伸手一抹葉凡嘴角一顆飯粒,聲音平緩而出:

“國主雖然病怏怏的,但權威還在,手裡也有一些底牌。”

“而且你都墜海死了,國主也是甕中之鱉,鐵木金也就溫水煮青蛙。”

“當然,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鐵木金是要接盤夏國,而不是打爛夏國。”

“這個接盤,不僅要完整的江山,還要完整的王權,以及子民完整的敬畏。”

她娓娓道來:“所以不到萬不得已,鐵木金能軟刀子殺人,就絕不會硬碰硬死磕。”

葉凡輕輕點頭,明白鐵木金的用心。

鐵木金蔑視王權,但希望夏國子民敬畏王權,這樣一來,他將來上位就不會有雜音。

人人都鄙夷封建社會,但人人又都嚮往做皇帝。

衛妃把王宮的現狀一五一十告訴葉凡,讓他對都城有一個深入的瞭解:

“因為國主手裡還有點籌碼,以及鐵木金溫水煮青蛙,所以這三年王室算有驚無險。”

“儘管王室資源被鐵木金一點點拉攏和奪取,但都城和王宮始終保持著一片祥和。”

“但這一切,在你橫城現身殺掉戰滅陽還雷霆接管屠龍殿後,發生了巨大的改變。”

“鐵木金一下子把套在王室的繩索拉緊了。”

“鐵木金不僅調集十萬重兵入駐都城,還掌控了整個王宮的人員和通訊出入。”

“上至王後和我,下至王室洗廁所的,想要離開王宮必須鐵木金點頭,不然根本出不去。”

“任何通訊也是要經過天下商會篩選過濾才能往來。”

“國主好幾次親自給屠龍殿打電話,不是線路故障,就是不在服務區,或者打錯到天下商會。”

“國主暴怒了,鐵木金就安排模仿秀出來的夏崑崙應付。”

“這也搞得國主更加疑神疑鬼。”

“其實十萬大軍進入都城的時候,鐵木金跟國主就算是撕破臉皮了。”

“他這時候已經不用再溫水煮青蛙了,可他這些日子竟然忍耐了下來。”

“特彆是鐵木清出事,他不僅冇有對國主暴怒發泄,反而和顏悅色了不少。”

“我一度以為他是想學司馬昭,等著國主帶著大臣攻擊他時再反殺,以此來彰顯自己逼不得已上位。”

衛妃補充一句:“可是看他的樣子又不太像……”

葉凡一下子想通了:“很簡單,鐵木金懷疑我是天境高手。”

“他擔心弄死國主會招致我魚死網破的襲擊,他要留著國主讓我投鼠忌器。”

“他還想用國主來製衡我,所以他一時半會不敢殺掉國主奪位。”

他越發慶幸機場的時候給予鐵木金重擊,讓自己對他起了無形的威懾。

“原來如此!”

衛妃恍然大悟,隨後看著葉凡問道:“那你是不是天境高手?”

葉凡一笑:“你猜!”

“猜你的頭,對我也打啞謎,早知道就不給你熬粥喝。”

衛妃冇好氣地奪過葉凡手裡的瓷碗,拿勺子舀了一口送到葉凡嘴裡:“我餵你。”

葉凡弱弱出聲:“還是我自己來……”

衛妃威嚴出聲:“張嘴!”

葉凡隻好享受這一碗粥……

十五分鐘後,一碗粥喂完,衛妃就收拾東西出門。

在門口的時候,她扭頭望向了葉凡輕聲一句:“你不是夏崑崙。”

葉凡心神一跳,但依然點點頭:“冇錯,我不再是當初的夏崑崙。”

衛妃目光溫柔看著葉凡,紅唇微微張啟:

“看得出,墜海失蹤,三年坎坷,讓你從內到外變了。”

“金牌是真的,密使也是真的,隻是你不再是愚忠的夏崑崙。”

“不過,我喜歡……”

說完之後,她就離開了房間,隻留下一縷淡淡香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