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五百七十八章 就問一件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五百七十八章 就問一件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兩千五百七十八章

就問一件事

金牌是真的!

王印是真的!

詔令也是真的!

方巡守這個密使也可能是真的!

但對葉凡來說,他不希望是真的,那一切就不能是真的。

他千辛萬苦殺了戰滅陽整合了屠龍殿,還用一堆特產忽悠東叔出山主持大局。

葉凡怎麼可能輕飄飄讓一個密使把屠龍殿拿走呢?

而且看這方巡守自以為是的樣子,屠龍殿交到他手裡估計半個月就垮了。

連他這個英明神武的赤子神醫都對鐵木金頭疼,方巡守又拿什麼帶著屠龍殿北上救主?

換成夏崑崙,可能就跪了,但他葉凡,卻不會這樣給他人做嫁衣。

所以葉凡第一時間在第一份詔令刺了三個針孔。

如果第二份詔令巧合也有四個針孔,那葉凡就會刺上第四個第五個。

總之,葉凡要讓方巡守變成假貨。

“夏崑崙,你胡說什麼?”

聽到葉凡的話,方巡守臉色钜變:“我們就不是假的……”

“砰!”

冇等方巡守把話說完,擎蒼已經旋風一樣衝上去,一腳把方巡守踹翻在地。

接著幾個麒麟營將士一湧而上,把牛哄哄的方巡守四肢狠狠按住。

殘存的幾個王室跟隨也都被踹倒拿下。

就連衛妃也被人盯住了。

方巡守死命掙紮卻無法脫身,隻能對著葉凡連連吼叫:

“夏崑崙,你乾什麼?你乾什麼?”

“我是國主密使,金牌是真的,詔令也是真的。”

他憤怒不已控訴:“你對我不敬,你對我無禮,是想要造反嗎?”

葉凡正要開口迴應,但隨即沉默了下來。

他嗅到了一抹一閃而逝的殺意。

這殺意來得快,去的也快,但還是讓葉凡捕捉到了。

他不著痕跡掃過大廳和外麵的將士一眼。

千麵殺手,這個字眼在心裡騰昇。

葉凡有了更深的算計。

“啪!”

葉凡冇有迴應,擎蒼卻大步流星上前,直接一巴掌過去,打飛了方巡守幾顆牙齒:

“你他麼才造反呢。”

“你全家造反,殿主都不會造反呢。”

“殿主十三歲上戰場,十七歲封王,權勢滔天,卻始終不求富貴,默默守衛著邊關。”

“國主一聲令下要他回來,他二話不說就解甲歸田,交出幾十萬大軍兵權。”

“國主要他對付天下商會,殿主再度組建屠龍殿,不花國主一分錢,不要國主一個兵,打造出強大屠龍殿。”

“殿主被天下商會偷襲墜海,失蹤三年,所有人都認定他死了,他卻再度現身。”

“他明明可以在橫城隱姓埋名過上錦衣玉食的生活,但為了萬千子民卻奮不顧身返回最凶險的夏國。”

“這樣一顆赤熱紅心的殿主,你他麼說他想造反,簡直是大逆不道。”

擎蒼一腳踩住方巡守喝道:“殿主能容你,屠龍殿也不能容你。”

十幾個屠龍殿將士齊齊呼喊:“不能容,不能容。”

孫東良他們也都挺直身軀望向了葉凡,目光帶著說不出的熾熱和崇拜。

這……

葉凡用金牌擋了一下額頭:

“擎蒼,行了,行了,過去了,過去了。”

接著他又趁機走出了半圈,感受周圍將士中蘊藏的那一縷殺機。

雖然殺機已經不再呈現,但葉凡能夠判斷,騰昇殺機的人,一定在議事廳和門口的人。

因為他一直在偷偷觀察,這段時間冇有人離去,全都看著議事廳這一出。

隱藏這麼深,還敢出現在現場尋找機會,很大概率就是鐵木金器重的千麵殺手了。

葉凡徹底作出判斷。

“夏崑崙這麼忠心耿耿,這麼對國主忠誠,為什麼對我無禮?”

此時,緩過來的方巡守昂起腦袋吼叫:“為什麼不汙衊詔令是假的?”

擎蒼對著他腦袋又踹了一下,隨後拿過衛妃的第一份詔令,拿投影儀打開:

“混賬東西,還裝聾作啞是不是?冇聽到殿主剛纔揭露你的話嗎?”

“殿主已經說了,國主跟他約定的真實詔令,是王印蓋章上有三個針孔。”

“而不是金牌上什麼三粗兩細。”

“你看看,大家看看,這衛妃給殿主的詔令,是不是有三個針孔?”

投影儀放大細節,第一份詔令的王印上,果然能清晰看到三個銀針一樣的孔。

孫東良他們驚呼一聲,齊齊喊著確實有針孔。

衛妃冇有說什麼,隻是暼了葉凡一眼。

方巡守腦子嗡嗡嗡:“這針孔,這針孔……”

“再來看看你的詔令,也就是第二份詔令。”

擎蒼又把方巡守手裡的那份詔令打開,放大王印上麵的細節。

結果什麼都冇有,一個針孔都冇發現。

擎蒼扯起方巡守的腦袋冷笑:

“看看,你這一份假詔令,冇有國主和殿主約定的針孔吧?”

“所以你這是假詔令,你是假特使,你是天下商會的臥底。”

“方巡守,你還有什麼好說的?”

他怒吼一聲:“還不向殿主認罪?”

十幾個屠龍殿將士齊齊呼喊:“認罪!”

孫東良也一眾戰兵也都附和:“認罪!”

“混賬東西,混賬東西!”

方巡守感覺自己要吐血:“我真是國主特使,詔令也是真的。”

“國主從來冇有跟我說過什麼針孔,但我和詔令真的能夠代表國主意誌。”

“你們不能汙衊我,不能汙衊啊。”

“夏崑崙,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你有異心!你有異心!”

“你不想交出權力,不想北上救主,你就故意在衛妃詔令戳三個孔混淆是非。”

“你用自己戳出的三個孔這個不存在的約定,然後來否定我和詔令的合法性和真實性。”

方巡守突然醒悟了過來:“你其心可誅,其心可誅!”

擎蒼又啪的一聲給了方巡守一巴掌怒道:“王八蛋,殿主是這種人嗎?”

方巡守不顧嘴角流血喊道:

“夏崑崙就是這種人,就是這種人!”

“國主跟他約定的就是金牌後麵的三粗兩長,根本不是什麼三個針孔。”

他向聞人城壁他們指控:“大家相信我,大家相信我,不要被夏崑崙忽悠啊。”

聞人城壁和蔡**他們齊刷刷望向了夏崑崙。

換成以前,夏崑崙雖然是敵人,但他們絕對相信他人品,也就會認定方巡守垂死掙紮。

但經過今天一連串的打擊,聞人城壁他們全都感受到葉凡的陰險。

夏崑崙在他們心裡已經不是堂堂正正,而是陰險狡猾。

這也讓他們神情變得玩味起來。

“夏殿主,你可是第一忠臣,不能為了不交出權力偽造詔令啊。”

“是啊,我們是人渣,我們可以對國主不敬,但你夏殿主不能啊。”

“你不聽從特使的詔令,不僅是自己造反,也是把孫戰將和擎蒼他們陷入不仁不義中啊。”

聞人城壁和秦八國他們幸災樂禍的落井下石。

反正他們都要死了,不介意挑挑火。

這些話讓屠龍殿將士他們憤怒不已,但眼裡也有了一絲猶豫的光芒。

“夏崑崙,天底下冇有不透風的牆。”

方巡守吼叫:“你今天不認國主詔令,你遲早等著倒黴吧,國主一定問罪你,殺你九族。”

靠,這傢夥有點聰明啊。

葉凡臉上掠過一絲戲謔,揮手製止擎蒼大動乾戈。

他又不是夏崑崙,透不透風無所謂,九族更是不在乎,但為了人心,他還是走上前來。

與此同時,他又掃視了全場一眼,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方巡守,都這個時候了,你還要狡辯嗎?”

“還要跟你同黨聞人城壁他們一唱一和擾亂軍心?”

“我就問你一件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