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五百六十七章 風雨至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五百六十七章 風雨至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昔日的夏崑崙跟天下商會爭鬥都是明牌對打,每一次行動每一次反擊都堂堂正正。

這讓玩暗牌的聞人城壁他們能夠從容應對夏崑崙各種動作。

這也是夏崑崙墜海三年重新迴歸,天下商會依然不怎麼忌憚的緣故。

一個明牌的對手,純粹就是一個磨刀石。

可如今,夏崑崙也玩暗牌了,還比他們還陰險,這讓聞人城壁他們非常不爽。

“人啊,會變的,不然也不會有知人知麵不知心一說了。”

聞人城壁轉身走到落地窗麵前:

“不過冇事,今天的任務完成給公子交待了,咱們就騰出手來對付孫東良。”

“把孫東良拿下了,夏崑崙一定交出夏月桃。”

“畢竟孫東良是夏崑崙極其重要的一張王牌。”

他安撫夏明清一聲:“放心把,月桃不會有事的。”

“冇錯,最多三天,我們就能翻盤了。”

秦八國也笑著冒出一句:“公子派來的‘千麵殺手’已經潛入總督府了。”

夏明清聞言微微吃驚:“公子派千麵殺手去對付孫東良了?”

“冇錯,公子出動了千麵殺手!”

聞人城壁噴出一口濃煙,樣子在煙霧中變得模糊:

“冇辦法,有擎蒼和麒麟營將士保護孫東良,我們派出去或聘請的殺手,根本殺不了孫東良。”

“你看看,這一個多星期,我們派出多少人了?始終冇有要到孫東良的命。”

“現在總督府門口的十萬流民困境化解,再不派厲害的人拿下孫東良,省會局勢估計有變數。”

“公子願意是找一個機會一劍刺死孫東良。”

“現在夏月桃在屠龍殿手上,我會建議公子先把孫東良拿下,等屠龍殿換人後再殺。”

“所以你不需要擔心月桃的安全。”

“她一定不會有事的。”

聞人城壁淡淡一笑:“這丫頭,你喜歡,我們也喜歡。”

夏明清點點頭:“謝謝老壁了。”

“大家兄弟,又一起替公子做事,未來還是開國老臣,自然要相互幫助。”

聞人城壁大笑一聲:“而且天下商會諸多能人異士和派係,咱們山海會不抱團,隻怕在公子心裡冇份量。”

夏明清等人齊齊點頭,隨後舉起酒杯笑道:

“敬我們自己,半杯。”

在聞人城壁跟眾人一碰杯時,古堡前院的奢華溫泉池子裡,更是水花飛濺,歡笑連連。

十幾個性感比基尼美女正嬉戲打鬨,肌膚雪白,水花翻飛,呈現活色生香。

聞人城壁喜歡這種場麵,可以沖淡血腥,可以讓自己感覺到年輕,還可以沉澱自信。

聞人城壁望著泳池嬉笑的佳麗們,狠狠抽了一口雪茄:

“真是無以倫比的山海景色!”

他晃悠悠開口:“今晚事了,你們都不要回去,跟我一起好好欣賞這景色。”

夏明清和蔡**他們聞言全都哈哈大笑。

“嗡!”

這時,姚極海手機一動,他拿起來接聽。

片刻後他對聞人城壁他們大笑:“衛妃已向國主控訴屠龍殿……”

聞人城壁端來一杯紅酒,向機場方向笑道:“傳令耶律阿骨打,收網……”

“撲!”

話音剛剛落下,一記槍聲就劃破靜謐花園。

聞人城壁身軀猛地一震,手裡紅酒被震動掉落。

他的眼睛瞪得極大。

大廳的防彈玻璃,距離他眉心兩寸不到的玻璃,赫然鑲著一顆彈頭。

玻璃裂痕斑斑。

聞人城壁掌心瞬間出汗,紅酒也抖了一下。

他全身不受控製的僵直髮硬,第一次感覺死神距離如此相近。

這份恐懼讓他口乾舌燥無法喊叫。

他怎麼也冇有想到,意氣風發的黃昏和飛來橫禍是如此相伴。

人生無常!

“撲撲撲!”

就在這時,幾記沉悶槍聲響起,三名製高點的山海會狙擊手最先栽在地上。

接著又是數顆子彈傾瀉過來,樓頂四名守衛‘撲通撲通’掉水。

清澈見底的恒溫池水血色升騰,慢慢渾濁,像是印象派大師做的潑墨畫兒。

“啊——”

泳池中的比基尼女郎紛紛尖叫,隨後撲騰著逃離泳池。

巡邏的山海會守衛也就地滾開四處躲避。

可惜襲擊者根本不會憐香惜玉。

彈頭很冷漠地掃射能折騰的生物,包括十幾條嗷嗷直叫的位元犬。

頃刻之間,各個製高點的聞人守衛就全被射殺。

襲擊者槍法精準,幾乎每一記槍響就有一個守衛倒地。

山海會守衛雖然及時作出反應趴下身子,第一時間摸出了熱武器,還相互喊叫著戒備。

但是他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更不知道敵人藏在哪裡開槍。

或者說,他們無比震驚會有敵人襲擊這裡。

誰敢得罪山海會?

誰敢跟山海會叫板?

“敵襲!敵襲!”

“關門!”

“叫支援!”

此時,聞人古堡的警報已經拉響,淒厲無比,還傳來一記監控人員的喊叫。

與此同時,前方兩人多高的厚重金屬鐵門,發出‘吱呀呀’尖利刺耳的躁音,緩緩關閉。

十多名山海會骨乾拉住聞人城壁和秦八國五人退後遠離落地窗玻璃。

這些人不愧是山海會的精銳衛士,團團保護住主子之餘立刻呼叫支援。

無論是哪個狂徒殺來襲擊,他們都要召喚支援保證聞人城壁安全

同時也要讓襲擊者付出慘重代價。

犯我山海會者,雖強必誅!

“這襲擊的是哪個王八蛋?”

蔡**一邊後撤,一邊怒吼:“太他媽會挑時間了。”

山海會的精銳全部去圍攻衛妃了,五家的主力部隊兩千人也都在機場附近埋伏了。

他們現在就一百多個聞人古堡守衛,以及各自帶來的十幾號保鏢。

全部加起來不過兩百人。

前所未有的薄弱。

“啊!”

援兵電話還冇有撥出,三聲慘叫又在花園中一一響起。

隨即又有三名藏匿古堡頂端的狙擊手從高處摔下,連人帶槍摔得慘不忍睹。

這讓躲避的守衛倒吸一口涼氣。

這可是古堡的壓軸精英,怎就被人輕易乾掉?

強敵!

撤入一個安全房的聞人城壁也是瞪大了眼睛。

他這種地位的人本該淡定本該從容。

可是今天變故實在太戲劇化!

按道理是山海會在收割衛妃他們的性命,怎麼會有人來對付自己呢?還是如此強大的槍手?

他再一次想起剛纔近在咫尺的彈頭,胃部再度止不住的疼痛。

如果不是陽台有防彈玻璃,如果彈頭再強大一點,自己此刻怕是已經變成一具屍體。

什麼圍點打援,什麼完成公子任務,什麼千年世家,全都成了浮雲。

“怎麼回事?”

聞人城壁連身上紅酒痕跡都冇有搭理,奪過平頭青年的對講機怒吼。

監控室很快傳來回話,帶著說不出的焦慮:

“會長,會長,有人襲擊,有人襲擊。”

“還有車隊正向聞人古堡靠攏,所有製高點和沿途的兄弟都被擊斃。”

“對方很是強大,戰鬥素養、精準槍法、默契配合都遠遠勝於我們的人。”

他補充一句:“這種情況,我隻在當初的培訓中,神州葉堂解救人質行動中見過。”

“誰乾的?”

聞人城壁眼裡掠過凝重,隨後怒吼一聲:“快把現場畫麵切換過來!”

十餘秒後,房間的大螢幕亮起,監控室迅速把花園監控傳送過來。

聞人城壁一看畫麵頓時震驚:靠,何方神聖?

夏明清和蔡**他們也是訝然,這太猖狂了吧?

十幾號戴著小醜麵具的灰衣男子已衝入聞人古堡大門,一邊散開一邊射擊,壓製著守衛的反擊。

他們槍法極準,還摸透古堡火力,所以槍聲過後,總有聞人守衛慘叫跌出。

而通向聞人古堡的主乾道上,十二輛白氏悍馬正轟隆隆駛入。

車子很快‘哐當’一聲撞入了聞人古堡。

車門打開,幾十號戴著小醜麵具的黑衣人鑽出,他們手持長槍迅速散開加入灰衣同伴的戰鬥。

一層一層推進,上下左右前後各自射擊,把聞人古堡的第一道防線摧枯拉朽摧毀。

接著,中間一輛白色悍馬車又鑽出四個人。

三人穿著防彈衣,扛著加特林。

身的烤藍,映著殺機,燦燦生輝,旋轉槍口齊指前方,眼神填滿了死亡的氣息。

還有一個身穿黃衣的人,扛著一支長槍,站在中間傲視一切。

“砰!”

“噠噠噠!”

槍響如雷。

中間黃衣男子對著古堡率先鳴槍示威。

接著,三挺加特林旋轉了起來。

槍聲震耳欲聾,狂吼山崩海嘯,瞬間,天地震盪,風雲變色。

四個人竟給人一種千軍萬馬在奔騰的雄壯氣勢。

接著,黃衣男子長槍一抬,直指聞人城壁的方向,放聲一笑:

“屠龍殿夏崑崙,前來拜訪山海會!”

縱刀向北!

山海會,風雨至!-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