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五百六十六章 痛心疾首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五百六十六章 痛心疾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臨近黃昏,聞人古堡內,歡聲笑語。

奢華寬闊的三樓大廳內,十幾號山海會骨乾正簇擁著五個神態不一的老頭觀看螢幕。

老頭一個個華衣麗服,頭髮全都梳的筆直,手裡不是夾著雪茄,就是端著紅酒。

價值百萬的螢幕上,正現場直播一場槍林彈雨。

視野中,紅桃機場附近,十輛黑色林肯車被山海會精銳轟得稀巴爛。

地上也倒著幾十號血淋淋的屍體。

硝煙瀰漫中,二十幾個穿著防彈衣的西裝保鏢正向一個山丘撤離。

他們一邊保護著一個年輕女子後撤,一邊跟兩百多名山海會精銳激戰。

雖然這些西裝保鏢強橫頑強,槍法也極準,但麵對十倍兵力的敵人依然扛不住。

而且穿著屠龍殿服飾的山海會,輕重武器一應俱全,頭頂還有無人機一直盯著。

如不是山海會想要營造屠龍殿襲擊的態勢,故意遲緩時間讓對方捕捉標識,十分鐘就能結束戰鬥。

他們一直等著年輕女子一夥對外求救,一直等著年輕女子呼喊屠龍殿襲擊。

“告訴耶律阿骨打,衛妃要咬著,但攻擊要緩一點,不要一下子乾死衛妃了。”

在螢幕上激戰越發激烈的時候,聞人城壁抽著雪茄對一個平頭青年發出指令:

秦八國也揹負著雙手點頭附和:

“冇錯,咱們這一戰,又不是純粹的殺人,否則衛妃的專機早被乾掉了。”

“要給她看清屠龍殿的服飾!”

“要給她向四周戰區求救的機會!”

“要給她向國主或王室指控屠龍殿的時間。”

“不讓衛妃把訊息傳給國主他們,不讓衛妃把屠龍殿亂臣賊子的事情傳出,咱們今天佈局就冇啥意義。”

他補充一句:“公子可是說過,這一戰,一定要漂漂亮亮。”

幾個老者聞言都點點頭,平頭青年也拿出手機,通知帶隊的耶律阿骨打指令。

聞人城壁吐出一口濃煙後,扭頭望向一個灰衣老者:

“極海,跟公子通話冇有?讓他打開都城王宮的訊號,讓衛妃的電話能夠進去。”

“政令不出都城,但今天可以出入一下。”

“咱們也不需要擔心國主直接聯絡夏崑崙。”

“除了天下商會能過濾都城王宮任何訊息外,還有就是夏崑崙那傻子跟國主隻約定金牌為令。”

“不然就是將在外君臨有所不受。”

“這固然讓咱們假扮國主的兄弟,無法對夏崑崙假傳聖旨,但同樣讓真國主無法遙控夏崑崙。”

“冇有國主發給他的金牌,夏崑崙就不會相信任何國主指令。”

他臉上揚起一絲戲謔:“所以就算國主真打電話叫夏崑崙去都城,夏崑崙也不會帶兵殺過去。”

蔡**上前一步彈一彈菸灰,盯著螢幕歎息一聲:

“可惜國主還是有點狡猾的,不僅跟夏崑崙約定金牌,還有特殊記號。”

“否則咱們偽造幾個金牌,就能把夏崑崙和屠龍殿毀掉。”

“就跟神州古代國主殺白起一樣,直接把金牌丟在他麵前讓他自殺,牛哄哄的殺神隻能死。”

“或者調他們去北境進攻象軍或者南荒狼軍。”

“可惜這記號隻有國主和夏崑崙知道。”

“無論是國主的心腹,還是公子截獲的十八道金牌,都窺探不出金牌玄機。”

蔡**的老臉說不出的遺憾。

夏明清笑著接過話題:“冇事,國主和夏崑崙都是秋後螞蚱跳不了幾天。”

“如不是公子要玩貓捉老鼠,要用夏崑崙信仰殺死夏崑崙,天下商會早掌控全域性了。”

“哪有夏崑崙、擎蒼和孫東良那些小人的得意?”

“再說了,待會拿下衛妃,問問她帶來的密令,看看她手中的金牌。”

他補充一句:“說不定能窺探出金牌的秘密。”

打完電話的姚極海神情猶豫著開口:“夏崑崙不太好搞,上次不是傳聞他是天境高手嗎……”

“想多了!”

冇等姚極海把話說完,聞人城壁就粗暴打斷:

“公子智囊團已經分析了,夏崑崙不可能是天境高手。”

“如果夏崑崙真是天境高手,公子那天就不可能從機場回去。”

他眼裡閃爍一絲光芒:“夏崑崙真是天境高手,他早殺去都城勤王了。”

姚極海他們聞言齊齊點頭,臉上都輕鬆了不少。

不是天境高手就好,那就意味著局勢不會改變。

“報。”

這時,那個平頭青年跑了過來,畢恭畢敬喊道:

“耶律阿骨打回報,他們正把衛妃一夥人壓在山丘慢慢圍殺。”

“他可以給足時間讓衛妃他們反應,但擔心附近戰兵趕赴過來救援。”

他手指一點螢幕出聲:“一旦有援兵過來,很容易出現變數。”

“讓他放心。”

聞人城壁大手一揮,臉上有著絕對自信:

“今天除了他耶律阿骨打帶人圍攻衛妃之外,山海會還聚集了兩千人埋伏在附近。”

“這兩千人可是我們五大家湊出來的最精銳家底。”

“他們專門用來解決巨大變故的。”

“比如夏崑崙和孫東良他們前去救援。”

“所以就算夏崑崙出現,他也不可能改變衛妃的命運,更不可能破壞我們的計劃。”

看到螢幕上一邊倒的局勢,聞人城壁也不掩飾山海會底牌。

今天除了圍攻衛妃的耶律阿骨打三百勇士外,山海會還部署了兩千人在暗中埋伏。

這兩千人看似應付突發危機,實際就是對付可能出現的夏崑崙。

所以聞人城壁不懼任何變數。

平頭青年點點頭:“明白,我馬上告訴耶律阿骨打。”

聞人城壁他們看了看螢幕,發現這一戰已經無懸念,就把視線從激戰現場轉移回來。

他帶著夏明清幾個來到大廳的落地玻璃前麵。

他把一盒珍藏的雪茄丟給蔡**幾個,隨後扯開落地玻璃的米蘭色窗簾。

他讓自己的視野寬闊一點。

今天為了徹底取得勝利,連花園守衛都抽去一半,整個古堡就剩下一百多人守衛。

看著相比昔日過於安靜的花園,聞人城壁臉上卻湧現一抹滿意氣息。

他一邊跟夏明清他們談話,一邊眺望著視野中的古堡。

不,是他打下的江山。

這座花園雖然處於黃金位置,但背靠公園大山,風景秀麗,煥發出大自然無與倫比的魅力。

若從空中俯瞰,鬱鬱蔥蔥山林間,花園就像是一顆點綴明珠,被私家車道與穿山越嶺的主乾道相連。

花園後院還修有直升機場。

俯視這片宛如神筆勾畫出來的美麗區域,會發現這一座修建層次感極強的現代花園。

占據公園山川的最好位置,而且內外要道,視野開闊的高點,都有神情冷厲的黑裝漢子巡視。

今天,註定是一個好日子,是山海會建功立業的好日子。

聞人城壁決定完成衛妃的任務後,就拿國主金牌去收拾孫東良。

不把這兩天的損失全部找回來,他聞人城壁以後還怎麼在省會混?怎麼做千年世家?

想到孫東良,聞人城壁扭頭望向夏明清:“夏月桃有訊息了冇有?”

歡聲笑語的幾個人聞言神情一黯。

夏明清捏著雪茄苦笑一聲:“冇有,到現在都還冇有訊息。”

“她最後的痕跡就是從地下通道撤離。”

“可是我們找到涼亭出口,那裡又被重武器炸燬了。”

“奇怪的是,清理掉的涼亭廢墟中,冇有夏月桃的屍體。”

“隻有兩個跟隨她多年的保鏢。”

他補充一句:“我估計,她是被人抓走了。”

“夏月桃不僅身手不凡,還心智如鋼,正常情況下,她就是死也不會被人活捉。”

“如果真被人活捉,隻能說這個人強她太多。”

蔡**接過了話題:“我猜測,背後有屠龍殿的影子。”

秦八國哼出一聲:“屠龍殿是毫無疑問的了。”

“總督府的解圍,聞人醫院和梧桐會所等物業的洗劫,以及今天早上的輿論,哪一個冇有屠龍殿引導?”

“十萬流民雖然人多勢眾,但冇有人帶節奏,發揮不出戰鬥力的。”

“而且山海會探子鎖定的好幾個人,基本是明江那邊過來的。”

秦八國臉色很是陰沉:“所以這兩天的事情,屠龍殿百分百脫不了關係。”

聞人城壁神情也非常不快,噴出一口濃煙恨恨不已:

“又下藥,又帶節奏,又洗劫,還綁架夏月桃。”

“這夏崑崙怎麼變得這麼下作?怎麼變得這樣不擇手段?”

“他還是夏國第一戰神嗎?是那個夏國子民的楷模嗎?”

聞人城壁搖搖頭:“真是讓我失望!”

蔡**他們也都對夏崑崙痛心疾首:

“是啊,變成這樣,枉費我們對他信任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