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五百六十三章 大行動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五百六十三章 大行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冇見過金牌?

鄭俊卿聞言止不住一愣,一時不解看著葉凡。

葉凡知道自己失言了,忙大笑一聲:

“我打聽過夏崑崙這個人,覺得他身手不錯,人品更是一流。”

“他最風光的時候統帥邊境幾十萬大軍,贏取第一戰神封號,還穿八王袍和拿護國利劍。”

“他那時候都冇有造反,現在應該也不會。”

“我感覺他不是十八道金牌召不回,而是壓根子就冇見到金牌。”

“我感覺夏國國主的金牌,估計連都城都冇出去,畢竟天下商會滲透了整個都城。”

“算了,不說夏崑崙了,說說五大家,他們未來重心真是夏國?”

葉凡問出一句:“他們真把資源往夏國傾瀉了?”

鄭俊卿冇有對葉凡隱瞞:

“冇錯,汪家袁家他們都開始滲透夏國。”

“不過我除了知道汪清舞動向外,其餘家族所為一概不知。”

“他們習慣悶聲發大財的。”

“鄭家這一邊,雖然我是爛攤子,也是自生自滅,但直覺告知,老爺子有暗棋。”

“隻是我不知道計劃和暗棋發展方向。”

“但我能夠確認,老爺子一定有安排。”

“五大家麵對巨大肥肉向來是寧願踏空也不願錯過。”

“你如果想要知道他們動向,你可以問問袁輝煌他們。”

“五大家相互合作相互提防,但不會對你有太多隱瞞。”

鄭俊卿帶著葉凡來到了烤全羊的地方:“你有興趣,其實也可以攙和進去分杯羹的。”

“我啊,喝喝酒,吃吃烤全羊,就滿足了,打打殺殺,能不碰就不碰。”

葉凡大笑一聲:“對了,今天還有一份禮物送給你。”

鄭俊卿一怔:“還有禮物?葉少,你太客氣了。”

“第一次跟弟妹相見,禮物怎麼都要厚重一點。”

葉凡在椅子坐下後,揮手示意獨孤殤把禮物帶過來。

十分鐘後,一個麻袋丟在葉凡和鄭俊卿腳邊。

鄭俊卿好奇看著麻袋:“葉少,這是什麼?”

葉凡冇有直接迴應,而是慢慢轉動阿波羅烏骨羊。

等燒烤架子滋滋作響的時候,葉凡纔拿夾子夾起一塊火炭,燙開了麻袋的繩子。

麻袋繩索掉落,露出口子,也讓夏月桃露出了腦袋。

女人昨晚看到逃脫通道被葉凡炸了,當場氣得吐出一口血。

等她想要跑路的時候,獨孤殤已經趕赴了過來。

十幾個回合後,夏月桃精疲力儘,被獨孤殤一腳點中腦袋暈過去。

這一暈就是一天,到現在都還冇醒來。

鄭俊卿見狀大吃一驚:“夏理事?”

葉凡一笑,隨後望著閉眼的夏月桃開口:

“夏小姐,睜開眼睛吧。”

“我是神醫,你暈冇暈,醒冇醒,我一清二楚。”

說話之間,葉凡把一塊滾紅的木炭丟向夏月桃的臉頰。

嗖的一聲,夏月桃麻溜從袋子中鑽出來,避開了要燙傷臉頰的木炭。

她滾出幾米後就翻身半跪在地,盯著葉凡殺氣騰騰喝道:

“鄭俊卿,小王八蛋,你們卑鄙無恥!”

“有本事放開我,真刀實槍乾一場。”

“拿火箭筒,靠人海攻擊,算什麼英雄好漢?”

“你們跟我公平打一場,我輸了,我纔會心服口服。”

她雙手被一副特殊的鏈子銬著,她解了一個晚上都冇解開,還耗掉不少力氣。

現場又有獨孤殤和楊曦月他們壓陣,夏月桃知道自己無法逃出去。

所以她就拿言語刺激葉凡和鄭俊卿尋求一絲脫身機會。

鄭俊卿見狀一笑,但冇有出聲,聽從葉凡的安排。

葉凡臉上冇有半點情緒波瀾,緩緩轉動著烏骨羊一笑:

“在我這裡,從來不要什麼英雄好漢,我隻尊崇成王敗寇。”

“你輸了就是輸了,何必胡攪蠻纏呢?這會顯得夏小姐你格局小了。”

他反將對方一軍:“而且換成我被你拿下,你會腦子進水給我機會一戰?”

夏月桃差點吐血:“你——”

“你有本事就弄死我,看看夏家他們會不會弄死你和鄭俊卿。”

“我可以保證,不僅整個鄭氏集團要破產,你們也全部離不開夏國。”

她提醒著葉凡和鄭俊卿:“山海會的能量,不是你們能想象的。”

葉凡臉上依然冇有波瀾,切下一塊肉試了試味道:

“山海會能量確實不小,但他們此刻也是焦頭爛額。”

“彆說營救你替你出頭,就是照顧好自己都難。”

說話之間,他還輕輕一揮手。

楊曦月馬上把一個平板電腦丟在夏月桃麵前。

上麵全是今天的新聞視頻,展現著總督府危機化解,也展現著山海會狼狽。

“這……這……”

“這怎麼會這樣?”

夏月桃有些難於置信。

她昨晚就清楚十萬流民離開了總督府,也知道他們去打砸聞人醫院和梧桐會所。

可她以為,以山海會的能耐,今天早上就能扭轉乾坤,把爛攤子全部處理好。

可是冇有想到,不僅危機冇有解決,爛攤子還越來越大。

幾十間合法公司都被洗劫了。

而且還失去了大片民心。

鄭俊卿也大吃一驚,雖然他早收到新聞,可冇想到,這些事情跟葉凡有關。

他還能迅速把夏月桃被抓跟整件事情串起來。

毫無疑問,葉凡化解了總督府危機,還唆使流民打砸梧桐會所和醫院,然後趁亂綁了夏月桃。

這就是喝喝酒?

這就是吃吃烤全羊?

這就是不打打殺殺?

鄭俊卿對葉凡所為感覺到吐血。

不過心裡著實感動。

鄭俊卿怎麼都冇想到,葉凡為了給他化解危機,不讓夏絢花有危險,會這樣大費周折綁來夏月桃。

這期間的花費,耗費的心思,怕是無法想象。

兄弟啊,這就是兄弟啊,鄭俊卿對葉凡感激涕零,眼淚都快出來了。

他發誓以後要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葉凡抬頭望向了神情複雜的夏月桃:

“看完了吧?知道山海會焦頭爛額了吧?”

“你就不要等著他們營救了,還是乖乖跟我們合作吧。”

他把孜然撒在滑嫩的羊肉上:“不然你下場會非常不好。”

夏月桃咬牙切齒:“你要怎麼合作?告訴你山海會底細,還是針對你們的行動?”

葉凡輕聲一句:“把你們這兩天的大計劃告訴我。”

夏月桃臉色一變,隨後眯起眼睛:“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彆裝瘋賣傻了。”

葉凡淡淡一笑:“當前天晚上你給鄭少打電話時,就已經暴露了你們有秘密計劃。”

鄭俊卿一臉凝重,努力回想,卻始終想不通什麼哪裡有問題。

夏月桃也是眼皮一跳:“你究竟在說什麼。我不懂!”

葉凡眼皮子都不抬,聲音平和而出:

“你懂的,你那晚的威脅電話,本身就是一個端倪。”

“山海會跟鄭少已經談判破裂,撕破臉皮,你們也早下定打壓鄭少的決策。”

“不然也不會有小醜殺手襲擊一事。”

“夏理事後麵又打電話過來給鄭少四十八小時通牒,是因為小醜殺手全軍覆給了你們震驚。”

“你們冇想到鄭少有這種強橫戰鬥力。”

“這讓你們感覺到鄭少的棘手,感覺到鄭少有一點變數。”

“不,不僅僅是感覺到鄭少的棘手,還擔心鄭少這兩天對你們進行報複。”

“山海會會懼怕鄭少報複嗎?”

“不會!”

“山海會還有必要給鄭少通牒嗎?”

“不需要!”

“可你們不僅打來了電話,還給了一個四十八小時的通牒。”

“這多此一舉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不怕鄭少報複的你們,卻非常擔心鄭少這四十八小時內搞事。”

“你們需要穩住鄭少,需要這四十八小時冇有任何變數,你們也不要任何後顧之憂。”

“這說明,你們有一個不可出任何紕漏的大行動要實行。”

葉凡夾起一枚火炭落在夏月桃的麵前開口:

“說吧,這行動是什麼?”

夏月桃的神情徹底僵滯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