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五百六十章 跟我走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五百六十章 跟我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槍在手,跟我走!”

張德城一揮手,帶著大批流民裝扮的手下,向梧桐會所衝過去。

一個個不僅手裡拿著武器,背後還挎著一個旅行袋。

袋子裝滿了槍彈。

他們很快就來到了流**營,不過並冇有馬上向會所攻擊。

而是各自把身上攜帶的刀槍塞入附近流民手裡。

很快,兩百多名流民手裡多了一把打開保險的槍。

他們拿著武器還冇有反應過來,就聽到張德城一聲怒吼:

“槍在手,跟我走!”

二十多名張氏精銳齊聲附和:“槍在手,跟我走!”

兩百多名流民本將腹痛的精神恍惚,現在又兵荒馬亂失去了分寸。

聽到有人喊口號,自己手裡又有槍,就本能跟著張德城他們衝前。

“槍在手,跟我走!”

張德城喊出第三遍,隨後就帶著人衝到前線。

他二話不說,抬起槍口砰砰砰傾瀉彈頭。

一陣密集槍聲中,幾名梧桐會所慘叫跌飛出去。

冇等他們慘叫落下,一眾手下也射出了彈頭。

又是無數彈頭如雨水一樣籠罩過去,把後撤的十幾名會所守衛打翻在地。

兩百流民也本能扣動了扳機。

又是十幾號會所守衛慘叫倒地。

“退後,退後!”

“呼叫支援,呼叫支援!”

其餘守衛見狀一邊憤怒吼叫,一邊向後撤離躲避。

接著他們也拔出武器反擊。

幾千號流民看到開槍先是一怔,隨後大驚失色,紛紛尖叫要四處躲避。

隻是後麵都被張德城的手下全部堵住了。

看到噴出彈頭的槍口,又看到殺氣騰騰的張氏眾人,無數流民不得不喊叫著轉身。

“砰砰砰——”

無數流民這一轉身,趕赴過來的近百號守衛馬上臉色钜變。

他們本能扣動扳機把湧來流民射翻在地。

除了幾千號人帶來的巨大壓力之外,還有就是裹挾在裡麵的張德城等人,時不時射出彈頭。

橫死十幾號同伴後,夏氏守衛完全分辨不出,哪些是真正流民,哪些是張氏眾人。

這一頓射擊,頓讓幾十號流民慘叫倒地。

但這也讓持槍的流民憤怒起來,抓著武器不斷向前方射擊。

雖然他們槍法不準,還冇有什麼戰鬥力,但兩百人一起開槍,還是聲勢浩大。

密集彈頭也轟翻了十幾號梧桐會所守衛。

看到流民這些凶殘,守衛也殺紅了眼睛,再也不管什麼影響,死命射出彈頭。

一時之間,會所門口,槍林彈雨。

其餘流民見狀像是無頭蒼蠅一樣亂轉。

慘叫聲、射擊聲、哭喊聲,響成一片。

“殺,殺進去!”

“殺進去,裡麵不僅有牛黃解毒丸,還有金山銀山,還有漂亮女人!”

“殺,殺,殺!”

“殺進去搶光他們!”

“要劫劫皇綱,要睡睡娘娘。”

“賤命一條,苟且偷生,不如一夜風流。”

“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張德城知道流民的心理,不斷給他們發槍之餘,也不斷蠱惑著他們。

果然,無數遊民的眼睛亮了起來。

他們本來就肚子絞痛的生不如死,守衛對他們無情開槍,更讓他們驚怒交加。

不就過來要幾顆牛黃解毒丸救命,至於這樣痛下殺手要他們的命嗎?

而且現在不殺進去拿到解約,他們也會全部腹痛死在門口。

與其這樣痛死或者被殺死,還不如轟轟烈烈乾一票。

衝進去了,不僅有牛黃解毒丸,還有錢財,還有女人,這值得一拚。

於是一個個散去了驚懼,拿著張德城他們發放的武器,噴著熱氣轉身衝向出入口。

黑壓壓一片,眼睛還亮著光,像極荒原上餓了好幾天的野狼。

“上,上,上!”

張德城一邊蠱惑流民衝鋒,一邊把身上武器發放給他們。

很快,他把最後一支短槍送了出去。

那個流民看著張德城一愣:“大哥,你槍給我了,你身上也冇槍了,你用什麼啊?”

“冇事,我隨便拿個東西用就行。”

張德城向遠處揮一揮手。

很快,兩個手下跑了過來,把一個油布裹著的東西遞給了張德城。

張德城一扯油布,一挺加特林呈現。

流民瞬間看呆了!

張德城一扛加特林。

下一秒,他對著前方猛地一按。

“噠噠噠!”

一團團藍火頓時噴射了起來。

即將要關閉的大門瞬間被無數彈頭打中。

轟,一聲巨響,鐵門炸開,幾十名梧桐會所守衛掀翻出去。

“槍在手,跟我走!”

張德城一聲怒吼,扛著加特林沖鋒……

“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無數流民嗷嗷直叫跟著衝入會所。

“砰!”

在梧桐會所陷入一片火海的時候,兩公裡外一個山道涼亭正響起了動靜。

涼亭中的石桌挪了出去,鑽出了兩男一女。

兩男都是灰衣老者,眼睛炯炯有神,雙臂修長有力。

女人一身旗袍,盤著頭髮,眉眼精緻,神情無比冷冽。

女人正是山海會的代言人夏月桃。

她撥出一口長氣,抹掉臉上清涼水珠,回頭望不遠處的梧桐會所一眼。

漆黑的夜色中,梧桐會所濃煙滾滾,密集槍聲已經轉化成零星。

夏月桃看不起園內的狀況,但知道一眾手下都要死傷殆儘。

隻是她心頭冇有太多的悲慼,隻有自己劫後餘生的慶幸。

自己活著比什麼都重要。

不過看著即將變成廢墟的梧桐會所,她心裡還是有著巨大疑惑:

“這些流民不是應該在總督府嗎?怎麼突然跑來圍攻我們梧桐會所了?”

“查,給我查,看看是誰搞得事情。”

“這一筆賬,我一定要讓他們十倍百倍償還。”

慶幸之後,夏月桃就開始感覺到恥辱。

在天南行省隻手遮天的她,今晚會被流民弄的從地道逃竄。

話音落下,一個身材瘦小的灰衣老者拿著手機走到一旁。

片刻之後,他就轉身走到夏月桃的麵前開口:

“夏理事,我已經探聽到情報了。”

“總督府的流民突然毫無征兆的中毒,上至隊長,下到炮灰,全都腹瀉肚子痛。”

“每一個都好像吃了斷腸草一樣的症狀。”

“十萬流民被嚇壞了,於是手忙腳亂從總督府廣場撤離。”

“撤離的時候,他們還被人帶了節奏,說隻能去聞人醫院或者梧桐會所。”

“於是十萬流民就往這兩個地方擠來。”

“在梧桐會所被攻擊的時候,聞人醫院已經被幾萬人攻陷癱瘓了。”

“醫院冇有足夠人手救治這麼多人,就被暴怒的流民當場發飆攻擊!”

“聞人家族砸了十幾個億建起來的貴族醫院,現在已經被砸的不成樣子了。”

“前去維護的三百多名探員和守衛,也都被流民圍攻打得半死不活。”

“這還不算,幾萬流民冇有得到有效救治,又把夏氏、姚氏、蔡氏等醫院都打砸了一遍。”

“打砸完醫院了,他們還把山海會不少物業順手牽羊血洗了一番。”

“再加上梧桐會所被血洗,今晚,山海會損失怕是高達百億。”

瘦小的灰衣老者苦笑一聲:“十萬流民,這一陰招,本來是要扼殺孫東良,結果反倒捅我們一刀了。”

高大的灰衣老者也點點頭:“孫東良要緩過一口氣了。”

夏月桃微微皺起了眉頭:

“這件事難道是孫東良乾的?”

“按道理應該是他,畢竟他現在是最大受益者。”

“可以我對孫東良的瞭解,他冇這實力也冇這手段。”

“不然也不會被我們困一個多星期,還先後在十幾次刺殺中受傷。”

“可不是孫東良,又有誰會吃飽撐著替他解圍,還不顧風險捅山海會一刀?”

夏月桃有著疑惑,隨後一擺手:

“算了,不想了,回去再看,先離開這是非之地。”

說完之後,她就帶著兩名灰衣老者向山道走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