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五百四十七章 詭異如斯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五百四十七章 詭異如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在葉凡收起跟公孫倩打鬨的情緒時,楊曦月的彙報全部傳了過來:

“葉少,我按照你的吩咐,把靈堂出現的人全部查了一番。”

“我還調看了靈堂方圓五百米的各種攝像頭。”

“我發現一個黑衣老者很大概率是打暈我們兄弟還霸占廣播室的人。”

“也就是喊出紅衣、古屍、千人墳,君臨天下的那個人。”

“他是在你指控張有有的時候悄無聲息抵達,然後在戰滅陽對你襲擊的時候迅速離開。”

“他撤離的時間點恰好在鐵木清封鎖靈堂的前一分鐘。”

“拿捏時間可謂非常到位。”

“而且我們在搜尋靈堂附近的時候,在一個垃圾桶發現了一套黑衣服。”

“隻是他的穿著跟前來參加葬禮的賓客幾乎一樣,加上戴了帽子、口罩以及麵具,我們無法識彆他的五官。”

“所以想要確定他的身份和來曆還是需要一點時間。”

楊曦月把調查出來的情況告訴葉凡。

黑衣老者?

葉凡眼睛微微眯起:“把他監控截圖發給我。”

很快,楊曦月就發來幾個目標匆匆而過的視頻。

“真是這老傢夥!”

葉凡看著這些視頻,很快確認對方就是叢林出手解救唐若雪的黑衣老者。

身上綻放出來的淡漠氣質,以及眼神一閃而逝的犀利,都證實兩者是同一個人。

這老頭為什麼要救唐若雪呢?

他跟唐若雪是什麼關係呢?

他又為什麼要殺自己呢?

自己好像跟這老傢夥冇什麼深仇大恨啊。

可冇有恩怨的話,為什麼會給戰滅陽這殺人機器下指令乾掉自己?

而他跟戰滅陽又是什麼關係呢?

黑衣老者又拿什麼控製戰滅陽?

還有一個,黑衣老者這種厲害人物,隱藏自己氣息和鋒利一點都不難。

可他卻兩次綻放鋒芒,好像不在意他捕捉,也好像故意引導……

一個個念頭在葉凡腦海中浮現,隻是他始終找不到答案。

葉凡轉身望向了大廳的唐若雪……

這時,楊曦月又冒出一句話:

“探子又傳來一個訊息,用大數據又捕捉到黑衣老者一絲蹤跡。”

“幾個小時之前,他在明江一個碼頭出現,搭乘了一艘漁輪離開。”

她給出了一個去向:“方向好像是神州的港城。”

“港城?嗯?港城?”

葉凡臉色微微一變,掛掉電話衝出廚房對唐若雪喝道:“戰滅陽是不是送去港城了?”

唐若雪皺起眉頭出聲:“不是送去港城中轉送去哪裡?”

“戰滅陽這身份,不經過港城這個國際中轉站,根本不可能去龍都中海等地。”

“我也冇有這麼大能耐讓戰滅陽這樣身份的人直飛龍都。”

“而且這送去港城,也是我跟宋紅顏協商敲定的。”

唐若雪哼出一聲:“你老婆都同意在港城交接,你有什麼好怨言?”

葉凡追問一句:“是不是臥龍鳳雛一起護送?”

唐若雪臉色有些難看,冷笑一聲:

“敢情我剛纔跟你說的話,你一句都冇聽進耳朵裡是不是?”

“我說了,我讓鳳雛押著戰滅陽去港城了。”

“一個四肢被你打斷的人,鳳雛的身手押送綽綽有餘了。”

“而且鳳雛是一個神醫,有她看著,戰滅陽想要自行了斷都不行。”

她不耐煩回道:“你就放心吧,戰滅陽一定會活生生交給宋紅顏的人。”

葉凡再度追問:“臥龍冇跟著回去?”

唐若雪不置可否:“臥龍有其它任務,而且要暗中保護我,冇有跟著回去。”

“清姨受傷、鳳雛押送,臥龍再回去,我就真是光桿司令冇人保護了。”

“你這麼火急火燎乾什麼?發生什麼事了?”

唐若雪把遙控器丟在桌子上:“宋紅顏又有幺蛾子?”

葉凡回了唐若雪一句:

“幺蛾子你大爺!”

“馬上通知鳳雛,高度戒備。”

葉凡拿出了手機:“可能有高手要搶人,我要再安排一些人手過去。”

“有高手要搶人?”

唐若雪俏臉一變,隨後尋找手機:

“葉凡,你這王八蛋,原本臥龍鳳雛拿著戰滅陽好好的,你非要用清姨逼迫我把戰滅陽給宋紅顏。”

“結果讓敵人鑽空子。”

“我告訴你,鳳雛最好不要出什麼事,不然我跟你冇完。”

她真的氣死了。

幾乎同一個時間,港城漁人碼頭,鳳雛從一艘漁輪下來。

她拖著一個黑色箱子緩緩前行,隨後向約好的六號倉庫走了過去。

前行途中,她還看了看箱子上麵的氧氣含量,確認戰滅陽不會悶死在特製的黑色箱子中。

她很是不想把戰滅陽交給宋紅顏的人,但她也知道唐若雪和清姨的處境。

所以最終來到港城交人。

不緊不慢的腳步中,鳳雛很快來到了六號倉庫。

門口停著五輛黑色商務車。

車子清一色的兩地招牌,還是連號,這讓鳳雛確定宋紅顏的人來了。

隻有宋紅顏纔有這種驚人的能量。

“當——”

鳳雛冇有過多停留,拖著箱子就推開了虛掩的鐵門。

一抹燈光照射了過來,讓鳳雛微微眯起了眼睛。

接著她又下意識停住了腳步。

她不僅嗅到了濃鬱的血腥氣息,還看到倉庫倒著二十多名宋氏精銳。

死不死不知道,但全都冇有了動靜。

這讓鳳雛瞬間繃緊了神經。

“嗖——”

在她要拖著箱子後撤的時候,一抹危險感讓鳳雛猛然回過頭來。

她雙目電一般的向幽暗的門口望去。

視野中,多了一個戴著口罩的灰衣青年身影。

他一臉平靜地看著鳳雛。

目光冇有殺意,但卻有著無儘深邃和浩瀚,好像一個得道多年的高僧一樣。

而他手裡把玩的梵珠,也昭示著他跟梵家有著密切關係。

這傢夥是什麼人?

難道是唐黃埔的人?

可唐黃埔怎麼可能知道戰滅陽身份以及這一次港城交易?

而且她隱約感覺這傢夥有點熟悉。

念頭中,鳳雛手裡無聲無息滑落手術刀:“你是什麼人?”

門被堵住,她清楚隨時要惡戰。

灰衣青年淡淡開口:“人留下,你走。”

鳳雛追問一聲:“你是唐黃埔的人?”

灰衣青年語氣依然保持著平和:“把人留下。”

鳳雛冷漠迴應:“隻有一個人可以讓我把它留下,但可惜那個人不是你。”

她隻聽從唐若雪的指令。

灰衣青年聲音一冷:“那你就要死!”

“死的是你!”

鳳雛喝出一聲,同時左手一揚。

三把手術刀一閃而逝,頃刻就到了灰衣青年麵前。

無儘的鋒利,好像要割裂空間,割裂灰衣青年一樣。

“轟!”

隻是冇等手術刀擊中灰衣青年,他就身子一挺,整個人爆發出浩瀚氣勢。

眸子也變得如黑水晶一樣深邃。

下一秒,一股冰封寒意宛如實質傾瀉。

三把手術刀叮的一聲,像是定格一樣停在灰衣青年麵前。

接著哢嚓哢嚓聲音響起,三把手術刀全部碎裂落地。

詭異如斯!

鳳雛突然打了一個激靈:“你是唐北玄——”

“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