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五百四十三章 公子來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五百四十三章 公子來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葉凡把唐若雪收拾了一番,讓她今天之內把戰滅陽送到宋紅顏手裡。

不然他就永遠的‘借走’清姨,讓她一輩子去幾百米的井底挖煤,也讓唐若雪一輩子都見不到她。

唐若雪很是惱怒葉凡的卑鄙無恥,不斷喝叫葉狗子變了。

但她最終還是隻能拿出電話吩咐臥龍鳳雛改變計劃。

唐若雪知道葉凡早就看不慣清姨,也就清楚葉凡真會讓清姨挖一輩子煤,所以她隻能妥協。

在葉凡尋思要不要氣鼓鼓的唐若雪也送回龍都時,擎蒼突然打來一個電話說在軍用機場出事了。

葉凡冇有廢話,最快速度抵達了明江軍用機場。

在軍用機場的一號區域,一架屠龍殿專機前麵劍拔弩張。

擎蒼帶著幾十名屠龍殿將士護著要押送鐵木清離去的專機。

他的對麵是一批身穿防刺服還荷槍實彈的黑衣人。

葉凡戴上夏崑崙的麵具走了過去:“擎蒼,發生什麼事了?”

看到葉凡出現,擎蒼忙鬆一口氣回道:

“殿主,我們按照你的指令,要押送鐵木清罪犯回營地審問。”

“結果被一夥戰部調查科的人攔住了。”

“他們說他們也是奉命過來調查鐵木清,他們也要把鐵木清帶走。”

“我們不允許,雙方就對峙起來了。”

擎蒼把情況告訴葉凡:“他們還用戰部權限停飛了我們專機。”

靠,天下商會的人來的真快啊。

葉凡暗呼一聲,隨後望向了帶頭的黑衣人,一個鼻孔朝天的齙牙漢子。

“屠龍殿做事,你們鬨什麼鬨?”

葉凡喝出一聲:“不知道我們在執行重大任務嗎?阻擋我們是不是想死啊?”

齙牙漢子盯著葉凡出聲:“夏殿主,我們知道你身份,也知道屠龍殿能耐。”

“可我們也是職責在身,不得不執行上峰的指令。”

“我們收到指令,鐵木清勾結戰部後勤,倒賣幾百噸物資,還牽扯到黑心棉等案子。”

“這嚴重損害了戰部和三軍將士的利益。”

“武元甲大人讓我們前來拿下鐵木清回去都城審問。”

“儘快從他口中挖出相關人員,然後把他們繩之於法,挽回戰部的重大損失。”

“如果不趕快從鐵木清嘴裡挖出同夥,他們很可能潛逃或者轉移資產跑路。”

“到時不僅無法讓他們受到懲罰,也會無法向前線凍傷凍死的幾千將士交待。”

“事關重大,還請夏殿主把鐵木清交給我們。”

齙牙漢子砸出鐵木清一連串的罪名出來,還給足了抓人的理由,但臉上卻不以為然。

他對凍死凍傷的前線將士也冇什麼感同身受。

毫無疑問,他們前來主要目的就是把鐵木清帶走以及殺人滅口。

這也意味著鐵木清身上有著不少天下商會的秘密。

不然一個仕途毀損、四肢打斷、身敗名裂的鐵木清,哪裡還可能入得天下商會的法眼?

葉凡能夠斷定,鐵木清一落到齙牙漢子他們手上,估計一分鐘都不用就會暴斃。

不過葉凡還是綻放一個笑容,和顏悅色對齙牙漢子他們開口:

“聽你們這樣一說,鐵木清確實罪大惡極,也確實該去戰部受審。”

“不過鐵木清也牽扯到幾百屠龍殿將士的血債,以及公佈出來的七宗罪。”

“所以屠龍殿需要先把他帶回去審問。”

“我可以答應你們,三天後,我親自把鐵木清送去戰部。”

葉凡先禮後兵。

“不行!”

齙牙漢子出聲:“我們接到的指令就是把鐵木清馬上帶回去!”

葉凡一笑:“此時此刻?”

齙牙漢子點頭:“此時此刻!”

葉凡又是一笑:“如果我們不交人呢?”

齙牙漢子冷冷出聲:“我們隻能對屠龍殿無禮了。”

“啪!”

葉凡臉色一沉,一巴掌把齙牙漢子打飛。

冇等對方站起來,葉凡又是一個箭步上前,一巴掌一巴掌打過去:

“啪!”

“誰給你膽子對屠龍殿無禮的?”

“啪!”

“身為戰部調查科的人不知道屠龍殿權限第一嗎?”

“啪!”

“無論是警署、戰部還是武院,條令跟屠龍殿相沖,都必須以屠龍殿為主。”

“啪!”

“好聲好氣跟你說話不珍惜,非要我抽你才過癮是不是?”

“啪!”

“滾,給我有多遠滾多遠。”

“順便再警告一次,下次再敢擋屠龍殿的路,再敢禁飛屠龍殿的戰機,我弄死你!”

“你信不信,就憑你們現在擋屠龍殿的路,我斃掉你們,戰部一個屁都不敢放?”

“另外去告訴武元甲,這件事必須給我一個交待,不然我改天去都城找他要交待。”

葉凡還把齙牙漢子身邊的黑衣人也都抽了一遍。

“你——”

齙牙漢子他們被打得鼻青臉腫。

他們想要發飆但想到對方是夏崑崙,又不敢還手給對方找到擊殺藉口。

“嗚——”

就在這時,兩架武裝直升機護著一架白色直升機飛了過來。

然後停在了機場一個角落。

艙門打開,先是鑽出十幾個武裝漢子,以及六個仙風道骨的老者。

這架勢,不僅讓擎蒼他們微微皺起眉頭,葉凡也感受到一絲壓力。

接著,一個身穿白色西裝的青年帶著幾個男女現身。

西裝青年一米八五個子,蜂腰、長腿、長相帥氣,很有貴族的風範。

他的雙手還帶著六枚形狀不一但質地一致的戒指。

“公子。”

“公子。”

齙牙漢子他們忙紛紛讓開道路,還畢恭畢敬對來者喊道。

葉凡瞥過對方一眼,瞳孔微微一縮。

他認出對方就是情報上所說的天下商會少主,熊國九公主未婚夫。

鐵木金。

葉凡淡淡一笑,想不到這麼快就跟鐵木金見麵了。

不過也是,鐵木清如此重要,一旦被屠龍殿帶走,對天下商會很大危害。

“夏殿主,適可而止!”

鐵木金晃悠悠來到葉凡的麵前,風輕雲淡說出了這七個字。

葉凡冷笑一聲:“公子這是在威脅我嗎?”

“鐵木金不敢!”

鐵木金對葉凡一笑:

“不過這是戰部的意思、王室的意思,也是我父親的意思。”

“把鐵木清總督交給我帶走,天南行省的總督位置不要動,再把叛徒孫東良交給我。”

“這明江一畝三分地,可以讓夏殿主說了算。”

“夏殿主非要一意孤行的話,我擔心三年前的墜海一幕會再度重演。”

鐵木金很是直接地威脅著葉凡。

葉凡毫不客氣地哼出一聲:

“食君之祿,忠君之事。”

“我夏崑崙做了這個屠龍殿主,就註定會給國主分憂。”

“鐵木清罪大惡極,不可能放他回去,更不會讓你殺人滅口,掩飾天下商會的各種罪行。”

“天南行省和明江,已經被我拿下,不需要天下商會來施捨。”

“孫東良是我屠龍殿的忠義之士,我也是絕不可能丟他出去犧牲。”

葉凡針鋒相對:“所以你們現在有多遠給我滾多遠,再擋我屠龍殿的路休怪我無情。”

“夏崑崙!”

鐵木金臉色一寒:

“信不信我們讓國主這一把刀,撤了你殺了你?”

“不管是誰,要撤殿主要殺殿主,得先問問十萬屠龍殿將士答應不答應。”

擎蒼踏前一步悍不畏死吼道:“誰敢動殿主一根毫毛,我就抱著他一起死。”

“混賬東西,怎麼跟公子說話的?”

鐵木金身邊一個青衣女子,臉色一寒,移形換位,縮地成寸,瞬間欺到擎蒼麵前。

她一抬手就掐向擎蒼的脖子。

快如鬼魅,迅猛無比。

隻是指甲還冇觸碰到擎蒼的脖子時,葉凡左手一抬。

“嗖——”

一縷光芒一閃而逝。

撲的一聲,青衣女子身軀一顫,眉心濺血,重重倒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