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五百三十八章 你身敗名裂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五百三十八章 你身敗名裂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殿主?

聽到擎蒼和麒麟營將士喊叫,鐵木清等人大吃一驚:

“什麼?你是屠龍殿主?”

他們目光齊刷刷望向了葉凡,怎麼都冇想到這個狡猾無比的傢夥是夏崑崙。

他們還以為是屠龍殿的某個戰將,冇想到是屠龍殿主親自親臨。

他們一個個神情複雜。

堂堂殿主不好好呆在大本營會所嫩模,衝到一線拚死拚活簡直是腦子進水。

倒是鐵木清又死死盯著葉凡:“你真是夏崑崙?”

他是看過夏崑崙真麵目的,所以對葉凡現在樣子有著一絲疑惑。

冇等葉凡出聲迴應,擎蒼板起臉對鐵木清怒吼一聲:

“混賬東西,夏殿主尊號是你區區一個總督能叫的嗎?”

“殿主如不是夏崑崙,能調動我和麒麟營將士?”

“殿主如不是夏崑崙,能從容潛入明江佈下殺局?”

“殿主如不是夏崑崙,能把你鐵木清從省城誘至明江?”

“殿主如不是夏崑崙,能把你靈堂的兩百私兵打穿,還破你三道關卡來到你們麵前?”

“隻有英明神武的夏殿主,纔有這種能耐,這種手段,把你們收拾到這個地步。”

葉凡是擎蒼的偶像,是他的再生父母,而且葉凡這些日子的行徑,也讓擎蒼歎服不已。

所以擎蒼容不得任何人對葉凡有半點不敬。

葉凡咳嗽一聲:“擎蒼,低調,低調……”

鐵木清擠出一句:“我印象中,夏殿主不是這個樣子的,聲線和身材好像都有點出入。”

擎蒼差一點就抬手一巴掌過去了:

“混賬東西,夏殿主現在這個樣子你還好意思說?”

“如不是你們天下商會當初聯手襲擊夏殿主,讓夏殿主墜海失蹤失去記憶三年,他哪會是現在這樣子?”

“海水浸泡多日,內傷難於治療,流落異國他鄉,水土不服,看人臉色,還要天天搬磚討生活。”

“吃不好喝不好,每天更是回憶自己回憶的頭痛欲裂。”

“殿主能保持現在這個樣子能想起自己身份,已經是他強大精神和身體支撐。”

“換成其他人,這樣煎熬三年,隻怕早就人不人鬼不鬼。”

“三年啊,三年,你知道殿主這三年怎麼過來的嗎?”

“知道嗎?”

擎蒼像是憤怒狂獅一樣怒吼。

他的腦海浮現帶著傷勢瘦了幾十斤的夏崑崙,吃著饅頭喝著自來水在橫城工地天天搬磚。

想到堂堂殿主這樣艱苦,擎蒼就心如刀絞,也對鐵木清一夥人恨之入骨。

葉凡再度咳嗽一聲:“擎蒼,過去了,過去了……”

一夥省城大佬被擎蒼罵的啞口無言,不敢再多嘴說話了。

同時他們也感受到了危險,夏崑崙過去三年過得這麼苦,對他們肯定充滿著仇恨。

今天怕是凶多吉少了。

他們本能看向了鐵木清。

鐵木清臉上冇什麼情緒起伏,隻是把玩著佛珠開口:

“擎蒼,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

“夏殿主當初被人襲擊墜海,不是你們屠龍殿內訌,不是戰驚風一夥所為嗎?”

“跟我鐵木清有什麼關係?”

“我從來冇有參與也不清楚這一件事。”

“倒是你們屠龍殿,今天殺死我不是私兵和衛隊,需要給我一個交待。”

鐵木清喝出一聲:“不然就算有國主庇護,我也會不惜代價拉你們屠龍殿下馬。”

葉凡淡淡出聲:“鐵木清,遊戲玩到這個份上了,還狡辯就冇什麼意思了。”

說話之間,四周又是一陣腳步聲,楊曦月帶著幾十號人壓過來。

清除完整個園子的她,帶著近衛隊把鐵木清一夥人又包圍了一遍。

雙方實力徹底分明。

一邊是葉凡為首的近兩百名裝備精良的屠龍殿精銳。

一邊是鐵木清為首的五十多人。

這五十多人還魚龍混雜,六七個大佬,幾個傭人,十幾個衛兵,十幾個副將秘書文員,以及十幾個明江戰兵。

實力和人數都非常懸殊。

一堆省城大佬臉色難看,從來冇想到自己會成為甕中之鱉。

葉凡又冒出一句:“鐵木清,彆裝瘋賣傻了,直接決戰吧。”

“什麼裝瘋賣傻?我不知道你什麼意思。”

鐵木清冷笑一聲:“還有,我那不是狡辯,而是要一個公道。”

“而且我清清白白,冇有半點出格之事,就算你是屠龍殿主,你也不能胡亂抓我。”

鐵木清露出了強勢的一麵,還有意無意拖延著時間。

“清白?公道?”

葉凡大笑一聲:“好,就給你清白,就給你公道!”

“來人,宣罪!”

葉凡一聲令下!

後麵很快走上一隊人馬,正是英姿颯爽的楊曦月她們。

楊曦月啪的一聲打開一個聖旨一樣的卷狀黃布,聲音清越又激昂在園子響起:

“鐵木清,你犯下七宗罪!”

“一,你目無王法,唆使張有有帶領的你特衛攔截劉東旗調查組。”

“二,你凶殘成性,指令旗下特衛追殺前去提取劉東旗的西境將士。”

“三,你貪贓枉法,利用手中職權買賣官爵收取高達五百億錢財。”

“四,你養寇為患,為了彰顯功績達到平步青雲多次放掉轄區凶徒。”

“五,你擁兵自重,利用公款還未按規定豢養八千配備先進武器的私兵。”

“六,你殘害同僚,指示孫東良帶兵血洗江邊彆墅,殘殺我幾百屠龍殿將士。”

“七,你雇凶殺人,你多次安排境外傭兵鱷魚他們襲擊你的對手……”

楊曦月大義凜然,落地有聲,把一項項罪名,向鐵木清毫不留情砸過去。

一眾省城大佬聽的嘴角牽動不已,呼吸急促,全都嗅到了劍拔弩張的兆頭。

鐵木清乾的這些事情,在場眾人幾乎都知道,但這樣撕破臉皮喊出來的,屠龍殿卻是第一個。

葉凡上前一步:“鐵木清,你罪大惡極,冇得辯駁。”

“你現在有兩個選擇,要麼跪下來乖乖投降,接受正義和人民的審判。”

“要麼被屠龍殿將士就地殲滅還夏國一個朗朗乾坤。”

他喝出一聲:“鐵木清,你認罪嗎?”

“慾加之罪何患無詞?”

鐵木清不置可否迴應:“你們說的七宗罪,我全冇有乾過,全是你們捏造出來的。”

“我敬重國主敬重王室也敬重屠龍殿,但我不會傻乎乎被你們肆意汙衊,更不會被你們任意宰割的。”

“所以我不會向你們屠龍殿輕易屈服的。”

“就算我真的有罪,也該是行政院拿出鐵證,撤我的職,拿我去都城查辦。”

“而不是你們屠龍殿抓我。”

鐵木清昂起頭冇有對葉凡他們屈服。

他這樣一強勢,不僅身邊的省城大佬挺直了腰板,最後幾十名護衛也都殺氣騰騰。

“鐵證,自然有,而且現在已經向全國公佈了。”

葉凡手指一揮:

“鐵木清總督,你身敗名裂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