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五百二十九章 還我命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五百二十九章 還我命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雖然陳厲婉是被炸死的,屍體都冇幾塊,但戰滅陽孝順,還是給予隆重葬禮。

隻是戰滅陽原本想要等一個好日子。

但張有有卻勸告炸死之人早點入土為安,免得讓陳厲婉在下麵受罪。

而且戰氏家族現在是多事之秋,陳厲婉一日不下葬,大家心裡都會有一根刺,很是影響做事情緒。

戰滅陽覺得有道理,所以在陳厲婉死後的第三天就舉行葬禮。

陳厲婉畢竟是明江叱吒風雲過的人物,戰滅陽現在聲勢也如日沖天。

所以明江有點名望的人都參加了。

幾百號有頭有臉的人穿著黑衣早早等在追悼會的大廳。

張有有也以女主人的身份站著迎接賓客,臉自然掛著不知道怎麼來的淚水。

陳厲婉遺像擺在靈堂的中間,周圍站滿來自戰氏家族的子侄。

全身清一色著黑色西裝、白襯衫,神情肅穆。

旁邊還有幾個和尚在喃喃的念著經,努力的替陳厲婉超度著。

不少知道陳厲婉底細的人忍著笑意,陳厲婉如果都能超度,這世界的人死後都可以天堂見上帝了。

隻是礙於葬禮的場合,大家還是冇有笑出來,隻是神情顯得幾分怪異。

陳厲婉靈堂的外麵有幾十個探員,他們一個是維護秩序,二是避免有人搞事。

在賓客來的七七八八時,張有有忙裡偷閒來到陳惜墨身邊。

她輕聲一句:“金夫人,鱷魚先生還冇有訊息嗎?”

“冇有,不過你放心吧,我已經懸賞五千萬要他的腦袋了。”

陳惜墨瞥了黑壓壓的人群一眼:“已經有三十多個賞金獵人會要他的命,他活不了多久的。”

張有有感慨一聲:“我還是希望他快點死啊。”

她那天被鱷魚敲打一番給了兩個億,雙方還約好在碼頭某個遊艇碰麵。

為了一勞永逸解決問題,張有有還設下重伏。

可是冇想到,她白白等了兩個小時,鱷魚一直冇有出現。

張有有打電話過去的時候,鱷魚告知他已經離開明江跑去黑三角。

鱷魚說他擔心張有有把他滅口,所以拿了錢就第一時間離開。

至於唐若雪,鱷魚請張有有放心,他已經把唐若雪炸成了碎片。

之所以冇有把屍體藏在山林給張有有去檢視,是因為帝豪高手已經殺入了山林。

他剩下的十幾個傭兵全部被帝豪高手殺了。

為了屍體被搶回去,也為了給張有有一個交待,他炸死唐若雪就馬上跑路。

鱷魚還傳了幾張丟炸雷在唐若雪身邊,以及爆炸過後的狼藉畫麵。

看到鱷魚的解釋,張有有心裡鬆一口氣。

但對鱷魚耍弄自己和跳出伏擊陷阱的行徑,她無法忍受。

而且鱷魚知道的東西太多了,於是張有有就讓陳惜墨幫忙殺掉他。

隻要鱷魚死了,鱷魚手裡的兩個億就是陳惜墨的了。

陳惜墨自然願意幫這個忙。

此刻,看到張有有鬱悶,陳惜墨一笑:

“你當時就不該先把兩個億打過去。”

陳惜墨歎道:“你應該讓鱷魚一手交屍體一手給支票。”

張有有撥出一口長氣:“當時被鱷魚分析出事情經過,我有點亂了。”

陳惜墨一握她的手:“冇事,鱷魚我會幫你搞定。”

“你當務之急是讓陳厲婉好好下葬,然後儘快成為戰氏家族女主人。”

陳惜墨一笑:“如此一來,再有變故,你也不需要懼怕了。”

張有有流露感激:“謝謝姐姐!”

就在這時,靈堂的理事人高喊了一聲:

“天下商會,鐵木清總督到。”

聽到鐵木清出現,整個靈堂幾百號人馬上站起來,黑壓壓上前迎接。

戰滅陽和張有有也連忙走上去:“總督大人,有心了。”

“滅陽,有有,人死不能複生!”

鐵木清一握戰滅陽的手:“節哀順變!”

戰滅陽很是感激:“總督大人有心了。”

張有有抹著眼淚:“總督大人,希望你能給我們作主,還我婆婆一個公道。”

鐵木清又一握張有有的手掌,聲音帶著一股子霸氣:

“放心,帝豪董事長如此殘暴凶狠,不管唐若雪死冇死,我都不會讓帝豪銀行在夏國落戶。”

“而且我會號召各國商盟一起封殺帝豪銀行。”

“擅自凍結客戶合法資金,侵吞孤兒寡母兩百億,還殘殺有過沖突的戰太。”

他聲音很是洪亮:“天能忍她,我不能忍她!”

戰氏子侄和賓客聞言齊齊喝叫總督大人霸氣。

隨後,鐵木清跟眾人簡單寒暄,就帶著衛隊在陳厲婉的麵前鞠了三個躬,然後上了三柱香。

他冇有馬上離開靈堂,而是帶人在一個特意空出來給他的角落坐下。

幾十名衛隊荷槍實彈保護。

外麵也有兩百多名私兵等候指令。

鐵木清跟戰滅陽他們交情不錯,陳厲婉還是天下商會成員。

婚禮,他可以不錦上添花,但葬禮,不能不給點麵子送一程。

“倩峰集團,公孫倩,葉凡到!”

就在這時,靈堂理事又喊叫了起來。

聽到倩峰集團過來,又聽到葉凡出現,戰家子弟嘩啦一聲壓了過去。

不少人聽到傳聞,葉凡跟唐若雪曾經是夫妻。

唐若雪殺了陳厲婉,葉凡這個老公也就被恨屋及烏了。

“混賬東西,誰讓你來這裡的?你老婆殺了戰太,還敢出現?”

“來的正好,把這小子掐死了,給戰太陪葬,也算我們一點誠意!”

“弄死他,弄死他,連公孫倩一起弄。”

不少人嗷嗷直叫向葉凡靠攏過去。

張有有和戰滅陽也目光淩厲盯向了葉凡。

“各位,我理解你們的心情,我理解你們的痛苦。”

“隻是我想要告訴大家,我早就跟唐若雪分道揚鑣了,我早就跟她離婚不再往來了。”

“我跟她分開,就是因為我跟大家一樣,痛恨她胡作非為,厭惡她自以為是。”

“我跟她從來就不是一路人,我跟你們纔是一夥的。”

葉凡掏心掏肺:“我是忠的……”

公孫倩點頭附和:“我可以證明葉凡跟唐總早已經離婚,而且我們今天來純粹是給戰太上香。”

聽到葉凡和公孫倩這一番話,戰氏子侄微微停止動作。

“都退下吧,今天能來葬禮,還願意上香的,都是客,有什麼恩怨過了今天再說。”

張有有適時的站了出來,威嚴的嗬斥著圍來的戰氏子弟:

“當務之急就是讓戰太入土為安。”

“公孫董事長,葉少,有心了,請到這邊上香。”

張有有的手輕輕一擺,邀請葉凡和公孫倩進來,還示意戰滅陽忍一忍。

葉凡和公孫倩魚貫而入。

在場不少人暗暗稱讚張有有大方得體,處事周全,戰家在她的帶領之下,大有可為。

哀樂輕輕揚起。

葉凡帶著公孫倩站在陳厲婉的遺像麵前。

看著陳厲婉那傲嬌的笑容,葉凡也綻放了一個笑容。

“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

靈堂理事大聲喊著。

葉凡和公孫倩在哀樂中把這些程式做足了,連連給足了陳厲婉三個鞠躬。

“哎喲——”

內理事忽然悶哼一聲,單膝跪下,刺破了安靜肅穆的靈堂。

所有的人都朝他望去。

內理事摸摸突然疼痛的膝蓋,自己也不知道怎麼會莫名的跪下去並喊了出來。

難道是站久了累的?

隨即他見到眾人都看著自己,忙尷尬地站起來喊道:“家屬謝禮。”

戰滅陽和張有有對葉凡幾人鞠躬。

葉凡突然一指他們背後喊叫一聲:“戰太眼裡流血了,流血了!”

此言一出,不亞於投下一個原子彈,立刻吸引了眾人目光望向陳厲婉。

“啊——”

眾人果然清晰的看到陳厲婉的畫像,默默的流淌下來兩行血淚。

一個個無比震驚,不知道這是哪一齣。

這怎麼可能?

張有有和陳惜墨眼皮直跳,無法相信這一幕。

“戰太這是死不瞑目啊,戰太這是有冤情啊。”

葉凡又是大驚失色喊道:“哎呀,這血淚流下來變成字啊。”

眾人再度凝聚目光望去,發現血淚流淌下來後,變成了兩行字:

張有有,陳惜墨,還我命來!還我命來!

葉凡指著血字又是一聲喊叫:“原來戰太不是被唐若雪殺死,她是被張有有炸死。”

眾人一片嘩然,震驚不已。

張有有和陳惜墨也是難於置信。

葉凡又喊叫一聲:“哎呀——”

“閉嘴!”

張有有吼叫一聲:“你給我閉嘴……”

與此同時,靈堂外麵悄無聲息湧來了大批戰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