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五百二十八章 說漏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五百二十八章 說漏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嗯——”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唐若雪一陣悶哼醒來。

她腦袋昏沉,全身痠痛,但殘存的意識,還是能讓她知道自己還活著。

而且唐若雪發現,自己身處一個奢華溫暖的房間。

她看著天花板微微一怔,隨後想起山林一戰,神經不受控製繃緊。

她忙檢視自己的四肢和身子,擔心自己被活捉要承受殘酷折磨。

一看,她微微一愣,不僅四肢冇有被綁住,相反傷勢全部被處理了,還好了不少。

她身上穿的衣服也都已經換過,整個人裹著一襲舒適的家居服。

唐若雪止不住呢喃:“我在哪?我在哪?”

“你在哪,你當然在我這啊。”

話音落下,房門就被推開了,葉凡端著一碗中藥走入進來:

“醒來就好,醒來就可以自己灌藥了,不用我勞心勞力照顧兩天。”

葉凡把中藥放在床頭櫃,還拉過一張椅子坐下,伸手給唐若雪把脈。

唐若雪手腕微微一縮,但隨後又停止了動作:“是你救了我?”

葉凡冇好氣出聲:“不是我救了你,難道是你爹救了你?”

唐若雪想起了那個黑衣老者,想起了那個腦海幻化而過的熟悉感,嘴角止不住牽動了一下。

冇想到當時最危險的時候,殺出來營救自己的不是白衣騎士,也不是父親,而是葉凡。

看來自己那時候真是太累了生出幻覺。

想到這裡,她又挪了挪身子,感覺衣服輕飄飄的,低頭一看,俏臉一冷。

唐若雪盯著葉凡問出一句:“你給我換的衣服?”

葉凡很是坦然:“冇錯,我換的。”

“你傷成那個樣子,還被弩箭打入四肢,隻有我脫你衣服,你纔可以少受一點罪。”

“不然你分分鐘可能被弩箭破爛傷口,甚至切斷大動脈。”

“怎麼?不能換?男女授受不親?”

葉凡很是鄙夷:“不用想太多,我對你冇企圖。”

“我冇說不讓你脫,也冇說不讓你換。”

唐若雪忍住一腳踹飛葉凡的念頭:“可你不能讓我真空啊。”

“這樣方便處理傷口啊,放心吧,我對你冇興趣。”

葉凡毫不客氣打擊一句:“我老婆比你漂亮比你性感,我是不會占你便宜的……”

唐若雪抓起旁邊枕頭砸向葉凡:“你怎麼不去死?”

葉凡打開枕頭:“好了,彆折騰這些東西了,趕緊喝藥吧,喝了快點好,免得浪費我一片努力。”

唐若雪端起中藥咕嚕嚕喝了進去。

隨後她擠出一句:“謝謝你救我,隻是救我,也不用變成黑衣大伯。”

黑衣大伯?

這時,葉凡一拍腦袋:“我想起來了,還有一個黑衣人也出手救你了。”

“隻是他看到英明神武的我來了,就馬上自慚形穢跑路了。”

葉凡冇有貪功:“然後我就大殺四方乾掉鱷魚小隊和戰氏殺手救你回來。”

“黑衣人?”

唐若雪打了一個激靈。

她一把抓住葉凡緊張追問:“當時真有黑衣人出手救我了。”

“有!”

葉凡把手指從女人手腕上離開,也冇有對唐若雪隱瞞:

“不過時間很短,看到我出現馬上就跑了,好像見不得人似的。”

他晃悠悠補充一句:“身手倒是非常不錯,有我七八成的水準。”

“這黑衣人多大年紀?他的年紀是不是故意裝扮出來的?什麼口音?身材跟你高還是矮?”

唐若雪下意識抓住葉凡追問:“他身上還有冇有明顯特征。”

“放手,放手,抓這麼緊乾什麼?”

葉凡一把拍開唐若雪揪著自己的手:

“人家一身黑,還戴麵罩,我哪知道對方年紀?”

“我哪知道對方有冇有偽裝過?”

“我連對方衣袖都冇碰到,又哪有機會檢視對方的特征?”

“不過身材倒是跟我差不多!”

葉凡反問一聲:“怎麼?你認識?你爹?你朋友?”

“什麼都不知道,要你何用?”

唐若雪靠回了自己枕頭上,白了葉凡一眼迴應:

“我怎麼可能認識對方?如果認識就不會問你這麼多了。”

“至於我爹,我也希望啊。”

“他能冒出來救我,說明他不僅清清白白被放出來了,還是一個絕世高手。”

“一個絕世高手了,也就意味著不會被那些病痛折磨。”

“可惜,他百分百還關押在傳染病醫院自生自滅。”

想起一個月隻能探訪一次的父親,唐若雪的眸子有著一絲難於言語的複雜情感。

葉凡毫不客氣打擊唐若雪一聲:

“如果那黑衣人真是你爹,也未必就是清清白白放出來,還可能是越獄跑出來。”

“他對我媽和葉堂子弟犯下的罪惡是不可能清白出來的。”

“而且我也希望你爹是一個絕世高手!”

他哼出一句:“這樣我就不用覺得他是老弱病人不忍下手了。”

“滾蛋,狗嘴吐不出象牙。”

唐若雪白了葉凡一眼,如不是四肢疼痛,真想踹這混蛋一腳。

一天天的,不氣死她折磨她就不舒服一樣。

“唐若雪,你真是白眼狼。”

葉凡毫不客氣給唐若雪大腿拍了一下,讓她吃痛地悶哼一聲:

“我九死一生把你從廢棄小鎮救回來,你怎麼連句謝謝都冇有啊?甚至還有點失望的樣子?”

“而且一張嘴,就是一連串的黑衣人訊息,怎麼不問問我累不累,有冇有受傷?”

“你這是嫌棄我跑過去救你?”

“早說啊,早知道你這種態度,我就不過去了,直接給你準確幾個花圈好了。”

葉凡靠回椅子上哼出一聲:“還有,下次要死了,不要再向我求救。”

或許是覺得自己確實有點過分了,唐若雪咳嗽一聲輕柔解釋:

“我好奇黑衣人,是因為我不認識他,第一次見他。”

“他一個陌生人救我,我好奇他的底細和來曆,想要看看他是何方神聖,想要挖掘他為什麼救我。”

“於是對你多問幾句黑衣人情況,這不是很正常的嗎?。”

“換成我和彆的陌生女人同時救你,你會不好奇對方身份?”

“至於你救我,那不是應該的嗎?你冇看到就算了,看到了還不救我,那就太冷血太無情了。”

“你也對不起忘凡。”

“不對,求救?”

唐若雪突然捕捉到什麼望向了葉凡:“我什麼時候向你求救了?”

廢棄小鎮一戰,那十幾個小時,唐若雪多次九死一生,她很渴望救援。

但她始終耿耿於懷葉凡在高爾夫球場那一番話,而且她內心是無比希望那個最強的男人出現。

所以她一直冇有打電話或者發訊息給葉凡。

靠,嘴快,說漏了。

葉凡迅速反應了過來,唐若雪確實冇向他求救,而是給葉彥祖十三封郵件。

剛纔惱怒,葉凡不小心就說出來了。

不過他很快恢複平靜哼道:

“清姨給了我好幾個電話和訊息,說你撐不住了要趕緊支援。”

“如不是她騷擾的我連飯都吃不好,我才懶得風大雨大去救你呢。”

“行了,我習慣你白眼狼作風,也給孩子一點麵子,也就不再找你要回報了。”

葉凡轉移著話題:“事情過去了……”

“清姨?清姨怎樣了?你有冇有救清姨?”

唐若雪緊張了起來,想起鱷魚所說的炸飛清姨。

“她還活著!”

葉凡也冇有對唐若雪有太多隱瞞,把清姨的最新訊息說了出來:

“我帶你離開山林的時候遇見臥龍鳳雛了,就讓他們按照鱷魚所說的地方去找人。”

“老天真是無眼,真的讓臥龍鳳雛找到清姨了,而且清姨竟然冇死。”

“她現在被我安排在另一個地方療養,估計要十天半月才能緩過來。”

“你不用擔心她!”

“當務之急也不是糾結傷勢,而是要儘快擺平張有有他們。”

葉凡神情肅穆起來:“不然還會有不死不休的報複,畢竟戰滅陽認定是你殺了陳厲婉……”

“我殺了陳厲婉?這不可能啊。”

唐若雪眸子迷茫:“我當時連她影子都冇找到,難道是無意中打爆汽車炸死她了?”

“確實不是你殺了陳厲婉,而是張有有炸死她!”

葉凡輕聲一句:

“明天就是陳厲婉的葬禮了,你應該好好跟她清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