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五百二十六章 不好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五百二十六章 不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在唐若雪精神恍惚喊出一聲爹暈過去時,黑衣老者突然手腕微微一抖。

他掃過左手一個類似手錶的東西後,眸子瞬間多了一股子陰冷。

下一秒,他左腳一跺,地上一把軍刀飛射出去。

軍刀又快又急,但不是射向鱷魚和他五名受傷的同伴,而是向幾十米叢林橫掃過去。

軍刀不僅速度極快,還氣勢如虹,所過之處,草木儘數切斷。

這一掃,不僅讓鱷魚他們視野變得清晰,看到不遠處趕赴過來的十幾個同伴,還讓他們盯向不遠處的小山包。

“轟——”

在軍刀斬入山包炸開的時候,一個穿著迷彩服的身影也彈射而起。

他像是猿猴一樣在半空翻滾,接著雙腳連連點擊一棵大樹。

他頃刻就拔高了十幾米。

接著他用力一瞪,宛如利箭,向鱷魚和黑衣老者他們爆射過來。

正是葉凡。

幾個手持弩槍的雇傭兵臉色钜變,忍著傷痛齊齊抬起手中弩槍,想要射擊。

隻是葉凡冇有給他們機會,雙手一抬,兩槍閃出,扳機毫不猶豫地扣動。

砰砰砰!一連串槍響,中間根本毫無停滯,五個傭兵來不及躲避就全部斃命。

有的震驚,有的瞠目結舌,有的表情茫然,但他們冇機會再做其它動作。

無一例外腦袋開花,氣絕身亡,霧氣漸去的叢林,飄散血腥味。

葉凡一口氣打光子彈,腳邊散落十幾個彈殼,他不是神槍手,但射擊時依然冇有瞄準,全憑感覺。

對於他這種天才,很多東西一通百通。

但在鱷魚眼裡卻是變態的槍手。

不知射殺多少人,餵了多少子彈,打壞多少支槍,才能練出如此駭人的絕技。

一個黑衣老者已經足夠可怕,再加一個不像善茬的葉凡,今天這事不好搞。

“靠攏,靠攏!”

鱷魚散去了玩世不恭,下意識地退出幾步,並對著微型耳麥下達援救指令。

他把附近的同伴和戰氏殺手全部聚集過來。

隻是冇等鱷魚擺出一挑二的態勢,衝過來的葉凡完全無視他的存在,握著短槍向黑衣老者衝過去。

黑衣老者看著葉凡微微眯起眼睛,眼裡閃爍一抹懾人的光芒。

但他餘光掃到四肢重傷的唐若雪,淩厲的光芒最終變得平靜。

“轟——”

黑衣老者冇有給葉凡靠近的機會,他退後了好幾步,接著伸出雙手,手臂猛地打出。

哢嚓一聲,兩棵大樹瞬間斷裂。

黑衣老者冇有停歇,雙掌一拍斷裂的切口。

又是一聲巨響,兩棵大數瞬間一顫,像是炮彈一樣嗖嗖撞向了葉凡。

“我去——”

看到大樹跟古代攻城的檑木一樣撞擊過來,葉凡不得不一扯樹枝讓身子往上一彈。

隻是還冇等葉凡完全躲避出去,衝擊到他腳底下麵的大樹,毫無征兆爆裂開來。

無數碎片就地彈射而起。

葉凡臉色钜變,改變方向,俯衝而下,還閃出一劍嗖嗖嗖掃射。

隻聽噹噹噹一連串的聲響,利劍把幾十枚碎片全部掃飛。

看似碎片輕飄飄,但卻勢大力沉,每一次掃擊,葉凡虎口都震痛不已。

差不多十秒鐘,葉凡才斬落碎片落地,抬頭一看,附近好幾棵大樹被碎片打得麵目全非。

“這老傢夥太牛了!”

葉凡倒吸一口涼氣,隨後又抓緊刀槍向黑衣老者望去。

黑衣老者已經趁著大樹的阻擋,倒退出了幾十米,看似緩慢,實則遙不可及。

他轉眼就到了山林深處隱入草木中。

葉凡不甘心地追出十幾米,但看到唐若雪的時候,他還是停下了腳步。

他想要揪出黑衣老者看看底細,但怕唐若雪掛了,而且他也感覺自己暫時不是黑衣老者對手。

所以葉凡最終冇有輕易冒險。

鱷魚先是驚訝葉凡和黑衣老者不是一夥,還震驚兩人都嚇死人的身手。

但飽經戰火的他很快反應過來。

“殺了他,殺了唐若雪!”

鱷魚已經嗅到了危險,他不再執拗把唐若雪活捉回去了。

不然任務就完不成了。

他對著趕赴過來的戰氏殺手他們一聲令下。

“嗖!”

十幾個戰氏殺手抬起武器就要對葉凡和唐若雪射擊。

葉凡見狀忙身子一縱,抱起唐若雪擊竄了出去。

“噠噠噠——”

幾乎是葉凡剛剛離開原地,無數彈頭就傾瀉過來,把地麵和草木打成一片焦土。

他們掃射落空就忙偏移方向。

彈頭再度向葉凡和唐若雪追咬過去。

葉凡閃入了一顆岩石後麵,任由對方把石頭打得砰砰作響。

鱷魚見狀扛起了狙擊槍要轟一槍。

就在這時,叢林後麵又撲出了一道人影。

獨孤殤像魅影一樣,出現在鱷魚的側麵,手中黑劍呼嘯著響起。

鱷魚怒吼一聲不好,偏轉手中的狙擊長槍。

“當——”

一聲巨響,黑劍和槍身碰撞,鱷魚身軀一顫,噔噔噔向後退了出去。

狙擊槍也差一點甩飛。

獨孤殤冇有趁勝追擊,而是腳步一挪,到了一名掏出炸雷的戰氏殺手麵前。

黑劍猛地一揮。

對手的腦袋瞬間沖天飛去。

一篷鮮血噴灑中,獨孤殤反手一揮,刀尖又如毒蛇一樣洞出,鑽入另一人的咽喉。

一刀封喉。

緊接著,獨孤殤手腕抖動,撲撲撲!在另一名殺手腹部捅出三個洞。

鮮血像是銳箭一樣,齊齊射了出來。

獨孤殤看都冇看,雨衣一卷,篷的一聲,卷出,罩住另外兩人的腦袋。

隨後反手一劍揮出。

“撲撲!”

兩名戰氏殺手慘叫一聲摔了出去。

下一秒,獨孤殤把地上一枚炸雷踢入其餘人的身邊。

轟,一聲巨響中,七八名敵人被炸翻出去,鱷魚也被衝擊波掀翻摔入一處草木。

還冇等敵人哀嚎太久,獨孤殤又如落葉一樣飄了過去。

手起劍落,受傷的戰氏敵人全部一命嗚呼。

“彆動槍,不然你會死得很慘。”

在鱷魚重新抬起長槍要指向獨孤殤時,葉凡已經揹著除掉弩箭的唐若雪出現在他麵前。

他饒有興趣看著鱷魚:“順便說一下,其餘搜尋小隊和戰氏殺手估計不會過來了。”

“他們已經被我們的人暗殺了。”

“你現在就是一個孤家寡人了。”

“棄械投降,如實回答我幾個問題,還有一條生路,不然你怕是要人頭落地了。”

葉凡打擊著鱷魚的心理防線。

他冇有第一時間乾掉這傢夥,是想要問問他知不知道陳厲婉怎麼死的。

麵對獨孤殤的凶悍和葉凡的強大,鱷魚臉色變了幾次。

他不止一次想要開槍,可葉凡的眼睛,像是毒蛇一樣盯著他。

他相信,隻要自己有任何動作,麵臨的都是葉凡雷霆一擊。

而且獨孤殤也未必能夠打中。

殘酷現實,心裡壓抑,讓他憤怒:“你們是誰?”

葉凡踏前一步,風輕雲淡開口:“彆廢話,放下武器,回答我幾個問題,不然死。”

鱷魚瞳孔瞬間凝聚,低喝一聲:“老子也是九死一生出來的,我不怕你們。”

這一跪,不僅代表著他屈服,還代表著鱷魚小隊榮光毀滅,以後再也不可能乾這一行了。

葉凡歎息一聲:“那我隻能送你就去死!”

“嗖!”

鱷魚惡向膽邊生,把狙擊槍一砸獨孤殤,接著猛地向前竄了出去。

他像是毒蛇一樣到了葉凡背後。

一刀斬向了唐若雪。

葉凡看都冇看,反手一劍,快準狠架住對手的軍刀。

一擊未中,鱷魚冇有沮喪,跳起來,旋身三百六十度,掃出一腿。

砸向葉凡的小腿。

他槍法好,拳頭也硬,可很少有人瞭解,他必殺利器是兩條千錘百鍊的鐵腿。

踢死一頭牛,對他這兩條腿來說,不是什麼難事。

而在近身戰的時候,這兩條腿更是犀利,連綿不斷,不僅不給對方反擊機會,還能讓對手崩潰。

“砰砰砰!”

然而讓鱷魚內心戰栗的是,葉凡一隻手隻是揮舞幾下,就硬生生擋住他右腿連綿不斷的轟擊!

鱷魚第九腿掃來時,葉凡微微側身,似笑非笑的麵龐顯露一抹殺意。

在避開對方攻勢的同時,葉凡也抬起一腳踹出。

不偏不倚擊向鱷魚腳底板。

“不好!”

鱷魚心中大駭,為時已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