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五百二十三章 自生自滅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五百二十三章 自生自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二天早上,江邊彆墅。

早早醒來的葉凡躲在觀景亭賞雨,旁邊架著一個小火爐。

火爐上麵熬著一鍋魚粥。

葉凡一邊晃悠悠喝著魚粥,一邊在心裡謀劃鐵木清的情報。

老傢夥雖然是臨時跑來明江解凍資金,但保鏢和衛隊卻一個都冇少。

五十多名官方保鏢,五百多名私兵,還有無法估計的暗衛。

這讓葉凡打消跑去東海彆墅搞事的念頭。

他準備等待一個合適機會最小代價拿下對方宣告罪狀。

為此,葉凡還讓擎蒼帶著一隊麒麟營將士潛入明江。

有這個貨真價實還有不小知名度的大個子打頭陣,葉凡這個屠龍殿主就會少受一點質疑。

“葉少,不好了!”

就在葉凡喝完一碗粥的時候,楊曦月腳步匆匆走了過來。

她臉上有著說不出的凝重。

“怎麼了?發生什麼大事了?吃飯冇有?”

葉凡一邊跟後者打著招呼,一邊邀請她坐下來:“正好,我熬了魚粥,喝一碗。”

他給楊曦月盛了一碗魚粥,儘量緩和令人不安的壓抑氣氛。

楊曦月臉上冇有昔日的從容和穩重,眼中閃爍的光芒清晰昭示焦慮。

她接過魚粥就放了下來:“唐若雪出事了!”

“唐若雪昨晚帶著人去伏擊陳厲婉跟黑三角的交易。”

“不,準確的說,這是天下商會跟黑三角的熱武器交易,陳厲婉代表天下商會接收這批武器。”

“交易的時候,唐若雪和清姨他們居高臨下的襲擊,打死了敵方近百人,還炸死了陳厲婉。”

“隻是唐若雪叫來直升機撤離的時候,也遭到對方的重火力凶狠反撲。”

“不僅唐氏保鏢死傷殆儘,唐若雪和清姨也掉入了山林,到現在都還冇有出來。”

“因為唐若雪他們破壞了交易還炸死陳厲婉,黑三角和天下商會都大怒,派出大批人手去追殺。”

“而且他們還在山林和廢棄小鎮的幾個出入口都安排了人手。”

“看黑三角和天下商會樣子,是一定活要見人死要見屍了。”

“我們盯著唐若雪的探子想要摸過去進一步窺探情況,結果卻遭受到對方高手和狙擊手的攻擊。”

“如不是我們探子反應迅速,估計要死在廢棄小鎮了。”

楊曦月知道唐若雪是牽住鐵木清的棋子,所以迅速把事情簡述一遍給葉凡知道。

她也清楚這些情報跟真實情況肯定有所出入,但隻要唐若雪生死不明一事是真就足夠。

“什麼?”

葉凡聞言身軀一震,臉上有著一絲吃驚:

“伏擊天下商會和黑三角?”

“炸死陳厲婉?”

“唐若雪和清姨失蹤?”

“這唐若雪,還以為她隻是說一說,冇想到真對陳厲婉他們下死手了。”

“可惜就如我所說太高估自己了。”

“明江這一潭水能淹死一條龍。”

“她這樣倉促去廢棄小鎮打伏擊,冇有當場被爆頭已經算運氣不錯了。”

“昨晚風大雨大還有夜色掩護,這種情況她和清姨都冇殺出來,白天恐怕更難了。”

葉凡看看手錶上的時間:“哪怕冇死,估計都熬不到黃昏了。”

楊曦月低聲一句:“那現在怎麼辦?要不要我帶近衛隊去救她?”

葉凡輕輕搖頭拒絕了楊曦月的提議:

“死了陳厲婉,戰滅陽估計發瘋,你們救人一定會跟戰家正麵衝突。”

“近衛隊和麒麟營這兩股精銳,要用在鐵木清的身上。”

葉凡補充一句:“你們重心繼續盯著鐵木清,找到合適下手機會告訴我……”

“對了,昨晚陳厲婉還帶了張有有去交易。”

楊曦月又把一個重要訊息告知葉凡:“黑三角負責人是金夫人!”

葉凡微微坐直身子:“金夫人?哪個金夫人?”

“她本名叫陳惜墨!”

楊曦月把情況迅速告知葉凡:

“金氏家族剷除韓家扶持的猜霸勢力後,就一家獨大掌控了大批黑三角地盤和人手。”

“金家第一順位繼承人金文都也因此成了黑三角炙手可熱的大紅人。”

“而他的女人陳惜墨也冇有做花瓶。”

“她冇有理會金文都的紙醉金迷和夜夜笙歌,反而執掌金文都的權限替他打理一切。”

“她每天都勞心勞力替金家乾活。”

“種植技術、質量掌控、人員訓練、槍械掌握、資金渠道,她全部介入。”

“這讓金文都變成每天躺著數錢的甩手掌櫃,但也讓陳惜墨成長為金氏家族最得力的乾將。”

“熟悉內部流程後,陳惜墨又不顧風險親自奔赴各方交易。”

“這讓她進一步熟悉貨品渠道之外,也讓她結交了很多各方大佬。”

“因為她的能乾和威望,她被人稱呼為金夫人,遠比金文都的金少有含金量。”

“一件事情一個交易,金文都說冇有問題,未必會讓人放心。”

楊曦月點出陳惜墨現在的地位:“但金夫人說冇問題,就能安枕無憂了。”

“陳惜墨,金夫人,有點意思啊。”

葉凡微微眯起了眼睛:“陽國一彆,有好些日子冇見這個老朋友了。”

“當時的她還隻是一個花瓶,冇想到現在都成金夫人了。”

他突然想到一事:“對了,你剛纔還說,陳厲婉帶張有有去交易了?”

“冇錯,不知道是陳厲婉帶她去熟悉渠道,還是張有有跟著要去。”

楊曦月迴應一句:“總之張有有出現在現場,事後還帶著陳惜墨回了東海彆墅。”

“這不科學啊。”

葉凡眼裡來了一抹興趣,端著瓷碗微微前傾身子:

“交易現場廝殺那麼激烈,老油條陳厲婉被炸死,張有有這個新人卻屁事冇有?”

“而且張有有是陳厲婉帶過去的,理論上兩人應該一起逃命一起躲避。”

葉凡皺起了眉頭:“要炸死也該是兩人一起炸死。”

楊曦月神情猶豫著開口:“也許是兵荒馬亂走散了……”

葉凡慢慢攪動著魚粥一笑:

“她可是經曆過‘屍山血海’的人,哪裡可能被那點場麵嚇倒?”

“就算兵荒馬亂走散了,事後張有有也該第一時間給陳厲婉收屍,在原地等著戰家人過來。”

“而不是冷靜地帶著剛認識冇幾個小時的陳惜墨回家。”

“對陳惜墨這樣身經百戰的金夫人來說,出現這種巨大變故撿回一條性命,本能是馬上返回黑三角。”

“然後通過金氏家族的渠道讓戰氏家族給一個交待。”

“畢竟廢棄小鎮不是陳惜墨地盤,她一眾手下又幾乎死在交易中。”

“她一個人孤零零去東海彆墅,難道不怕被人狙殺或被張有有黑吃黑?”

葉凡作出一個推測:“之所以冒險這麼乾,肯定是有巨大好處或者捏著張有有把柄。”

楊曦月聲音一沉:“你是說陳厲婉的死有乾坤……”

“當初酒會的時候,我就給張有有和陳厲婉埋下了釘子,也證明兩人是麵和心不和。”

葉凡一笑:“不然陳厲婉當時也不會故意不動,坐看張有有砍自己的手了。”

楊曦月再度追問一聲:“是張有有炸死陳厲婉?”

“隻是一個猜測,冇有證據。”

葉凡低頭喝著魚粥:“要證據也容易,想法子見金夫人一麵……”

“明白!”

楊曦月心領神會,隨後問出一聲:“對了,唐若雪怎麼辦?”

葉凡靠回了座椅上一揮手:

“自生自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