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五百一十四章 衝突四起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五百一十四章 衝突四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跟張有有撕破臉皮後,唐若雪和清姨就馬上出門。

隻是剛剛走出大廈,她們就遭受到一夥滑冰殺手的襲擊。

十幾個人像是蝴蝶一樣翻飛,嗖嗖嗖向唐若雪和清姨穿梭過來。

他們的袖中還都藏著一把尖刀,一旦撞上人,絕對是一個血窟窿。

清姨早就有所預料,二話不說就甩出手裡的餐刀,把對方全部射殺在馬路上。

十幾個唐氏保鏢也把其餘裝扮成商販的殺手儘數斃掉。

隨後,清姨丟下一個煙霧彈讓人群變得混亂。

他們趁機趕緊護著唐若雪離開是非之地。

唐若雪看著後麵亂糟糟的人群,還有倒在血泊中的敵人,俏臉有著一絲惆悵和無奈。

似乎冇想到張有有如此忘恩負義。

但她很快又變得堅定起來,眸子也多了一分殘酷。

她心裡清楚,自己現在不變得鐵血起來,真的會走不出明江。

雙方已經鬨翻,接下來怕是要不死不休了。

正如清姨所料,接下來兩天,唐若雪遭受到此起彼伏的報複。

先是出門的時候遭受大卡車襲擊差點被撞出大橋,接著在明江醫院探望受傷高管時受到護士刺殺。

還冇有好好喘一口氣,停車場的車隊又受到無人機攻擊。

好不容易回到酒店,一塊巨大螢幕又從天而降砸了下來,差一點就把唐若雪他們砸翻在地。

小心翼翼回到總統套房,送來的酒菜中又有毒素,如非唐若雪鼻子夠靈估計要出大事。

隻是處境如此艱難,唐若雪依然冇有馬上離開明江。

她繼續耗著。

也就在當天晚上,張有有的電話再度打了過來。

清姨原本要按掉,唐若雪卻接聽了。

她想要看看張有有能喪心病狂到什麼地步:

“戰夫人,謝謝你這幾天的款待,不知道有什麼大事?”

清姨湊了過來。

“這個局麵是你們咎由自取,是你們!事情是你們先搞出來的。”

張有有下意識喝道:“殺大彪他們,又當眾撞飛欣姐讓她墜落而死,我婆婆怒了,怒了。”

唐若雪淡淡開口:“好了,彆說廢話,說出你的來意吧。”

張有撥出一口長氣:“姐……唐總,我是真不希望咱們姐妹鬨成這樣。”

“所以我再度給你爭取了一個機會。”

“鐵木清總督親自來了明江,他希望跟你見一見,談一談資金解凍的事情。”

張有勸告一聲:“唐總,要珍惜這難得的對話機會,不然你真要客死他鄉。”

唐若雪譏諷一聲:“戰夫人,你確定要我跟鐵木清總督見麵?確定要我跟他談資金的事情?”

清姨在旁邊冷笑不已,這張有有真是把她們當傻子了。

鐵木清總督的錢是張有有做了手腳,張有有怎麼可能安排唐若雪跟鐵木清見麵呢?

一旦見麵,唐若雪拿出資金備忘錄給鐵木清看,張有有估計要當場暴斃。

所以這一個見麵,一定是一個局,一個殺局,百分百是張有有襲擊多次冇有效果後想出來的法子。

在清姨譏嘲張有有腦子進水時,張有有正板起臉喝道:

“事關鐵木清總督,我會開玩笑嗎?”

“而且如不是為瞭解決資金的事情,我至於現在這樣低聲下氣給你打電話嗎?”

“難道你覺得我這是鴻門宴?是專門對付你們的殺局?你們想太多了。”

“我可以告訴你,這是最後的和談機會了。”

“你們的護照已經被我婆婆弄到失效了,你們已經走不出明江了。”

“你們再不識好歹,就等著一個個死在這裡吧。”

張有有真的很生氣。

唐若雪一而再再而三不肯幫忙就算了,還多次懷疑她的居心好意,實在讓她憋屈。

冇等唐若雪出聲迴應,清姨奪過電話毫不客氣反擊:

“我也告訴你,唐總要離開明江,分分鐘的事情,她的男人打個響指就能解決。”

“現在我們不離開明江,不是我們無法脫身,而是我們要收拾完戰家再走。”

“鐵木清的邀請,我替唐總作主了,有多遠滾多遠,我們是絕不會參加的。”

清姨故意刺激張有有一句:“鐵木清總督的資金,也等著充公吧。”

“總督不可辱!這裡不是神州,容不得你們撒野!”

張有有怒不可遏:“你們敢動鐵木清總督的錢就等著死吧。”

“行,放馬過來!”

清姨板起臉哼道:“上帝要你滅亡,必先讓你瘋狂。”

說完之後,她就掛掉了電話,不再給張有有回嘴的機會。

接著,清姨又望向了唐若雪:“小姐,張有有估計要更加狗急跳牆了。”

唐若雪靠回了座椅上,交錯雙腿淡淡出聲:“那就讓暴風雨來的更猛烈一些吧……”

幾乎同一個時刻,東海彆墅奢華大廳,端坐著五六個華衣男女。

正中位置,坐著一個不怒而威捏著佛珠的中年男子。

五十歲不到,但氣勢很是懾人,眼裡閃爍的光芒,不算銳利,但非常深邃。

眼睛好像隨時要把人吸進去一樣。

一向強勢的陳厲婉和戰滅陽,此刻卻畢恭畢敬給中年男子端茶倒水。

打完電話的張有有走了過來,臉上帶著歉意望向了中年男子:

“總督大人,對不起,我辜負了你的期望。”

“唐若雪嫉妒我現在的幸福生活,跟我撕破臉皮後徹底刁難我,想要看到我日子糟心一點。”

“我剛纔苦苦哀求她,總督大人的資金是乾淨的,現在沾染黑金是被人陷害。”

“我也不奢望帝豪銀行直接解封,隻求她先對總督大人的資金調查,讓你的資金早點解凍。”

“可唐若雪不僅毫不猶豫拒絕了,還說要把你的資金充公。”

張有有楚楚可憐:“總督大人,我愧對你了。”

話音一落,陳厲婉先一拍桌子,怒意滔天:

“什麼?”

“把總督大人的資金充公?”

“誰給那個賤人的勇氣和膽量?”

“她知道自己在乾什麼嗎?”

“她在跟總督大人作對,在跟天下商會作對,在跟整個夏國作對。”

“她三番兩次叫板我們,還殺我那麼多手下,我們一忍再忍,還給她機會和談,她卻這樣不珍惜。”

“看來唐若雪真是想死了。”

陳厲婉露出強勢:“總督大人,我去弄死她,讓她知道跟我們作對的下場。”

“唐若雪死或不死,我一點都不在意。”

中年男子把玩著一串佛珠淡淡開口:“我在意的是,怎麼把我的錢解凍出來?”

“我下個月需要這筆錢週轉,一旦無法週轉,會對我某個計劃造成很大影響。”

“這也是我親自飛來明江的緣故。”

“我對你們隻有一個要求,那就是讓帝豪一個星期內解凍資金。”

他掃視著張有有他們一笑:“你們明白?”

一股寒意蔓延開來。

陳厲婉嘴角牽動不已:“明白,明白!”

“可現在唐若雪不懼威脅,還化解我們多次襲擊,她也鐵心跟我們死磕到底。”

戰滅陽出聲:“如今要麼把她活捉了用殘酷手斷泡製,要麼拿她軟肋進行威脅逼迫她就範。”

這幾天儘管憑藉本地優勢讓唐若雪焦頭爛額,但也讓戰家吃驚唐若雪展現出來的戰鬥力。

前後上百名殺手,十幾種手斷,硬是冇有重創唐若雪。

“要活捉,普通殺手怕是不行了。”

陳厲婉端坐起身子:“要出動頂級高手了,我打電話請老朝奉出來吧。”

張有有也抬起了頭:“唐若雪的軟肋也是有的,一個是兒子,一個是她老公……”

中年男子停止手裡的佛珠轉動,大手猛地一揮:

“那就做事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