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五百一十章 活罪難逃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五百一十章 活罪難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華燈初上,東海彆墅。

“戰太,帝豪分行已經被我們的人砸掉了。”

“帝豪招聘的幾十名高管也被我們打斷手腳無法再給唐若雪賣命。”

“二十一名黑蜂隊員成功襲擊了唐若若雪車隊燒燬了八輛車子!”

奢華的大廳,旗袍女子正把收集過來的資訊一五一十向戰太作出彙報。

聽著一條條好訊息,看著一張張現場圖片,陳厲婉整個人說不出的舒爽。

她就喜歡看到對手哀嚎一片,她就喜歡看到對手窮途末路。

唯有這樣,才能讓對手知道她的強大,也才能維護她的權威。

“很好,很好,這是我想要的結果。”

“這一次以牙還牙,唐若雪應該能夠認識到,她跟我的差距是十萬八千裡。”

“三管齊下,我就不信葉凡和唐若雪不嚇得瑟瑟發抖。”

陳厲婉滿意地點點頭,隨後又望向張有有:

“告訴你閨蜜和葉凡,儘快給我一個交待。”

她哼出一聲:“不讓我滿意的話,他們會遭受我更瘋狂更殘酷的報複。”

戰滅陽神情猶豫著開口:“媽,討回彩頭就算了,冇必要繼續搞大事情。”

“就算你要把唐若雪往死裡整,也該等我們大婚後下手。”

“不然萬一招惹唐若雪破罐子破摔,在我們婚禮上搞事就不好看了。”

他提醒一句:“而且張有有的兩百億還需要唐若雪出麵呢。”

“她一個外地佬,給她十個膽子也不敢在婚禮搞事。”

陳厲婉柳眉一豎:“膽敢亂來,我端了帝豪總部。”

“至於張有有的兩百億,唐若雪心機那麼裱,怎麼可能真心實意替有有討債?”

“她會願意看到有有比她幸福還比她有錢?”

“而且她真有心替張有有討兩百億的話,過去一年早就討給張有有了,哪會現在都不見一個鏰?”

“再說了,還有我,冇有唐若雪,我也可以替有有討債。”

“你叔和你便宜弟弟死後,戰家諸多子侄中,最有能耐的就是我們母子了。”

“戰家幾個老骨頭已經說了,等你大婚以及拿到新能源代理權後,就讓你做家主。”

“到時我們就能執掌戰家一切資源。”

陳厲婉很是自信:“有這些資源捏著,替有有討兩百億毫無難度。”

張有有恭敬迴應:“謝謝媽!”

冇等陳厲婉出聲迴應,一直被打斷的旗袍女子,忍耐不住擠出一句:

“夫人,還有後半截情況。”

“二十一名黑蜂隊員襲擊唐若雪車隊成功,還打傷了十幾號人,給予了足夠的威懾。”

“隻是他們撤離的時候,遭受唐若雪不光彩的背後襲擊。”

“唐若雪和她同夥動用火力強大的重武器攻擊了黑蜂隊員。”

旗袍女子低頭:“黑蜂隊員措手不及以及武器代差,最終被唐若雪一夥全部射殺!”

“什麼?”

陳厲婉聞言身軀一顫,隨後一拍桌子喝出一聲:

“黑蜂隊員全部被殺?”

“唐若雪哪來的膽子敢當眾射殺我的人?”

“誰給她的勇氣,誰給她的魄力?”

“我對她手下留情,她卻一而再下毒手,太不可一世了,太無法無天了。”

“她是不是真以為,憑藉我兒媳婦那一點交情,就認定我不敢要她性命?”

陳厲婉真的怒了:“唐若雪現在人在哪裡?”

她已經決定,哪怕唐若雪跑回神州,她也要雖遠必誅。

旁邊的張有有也是皺起了眉頭,覺得唐若雪有點自以為是了。

這個時候,這種環境,還敢一而再再而三挑釁婆婆,簡直是不知死活。

她覺得,唐若雪是把戰氏家族當成華西那些烏合之眾了。

而且唐若雪的大開殺戒也讓她這個戰家媳婦陷入尷尬境地。

看來唐若雪真是不念一點姐妹情了……

張有有自嘲一聲搖搖頭。

此時,被陳厲婉嗬斥的旗袍女子眼皮一跳,隨後她趕緊把唐若雪行蹤說出來:

“夫人放心,唐若雪雖然突襲了黑蜂小隊,但我第一時間啟動了臨時方案。”

“我讓戰大江率領偵查隊用非法持械罪名拿下唐若雪。”

“現在的唐若雪被關押在尖沙嘴警署。”

“不過戰大江說壓力非常的大。”

“不僅帝豪豪華律師團連連抨擊,好幾個大佬和國際商盟也施壓。”

“戰大江說,他撐死隻能扣押唐若雪四十八小時。”

旗袍女子補充一句:“所以希望戰太可以儘快指示和接管。”

“抓去尖沙嘴警署了?”

陳厲婉神情有所緩和,隨後冷笑一聲:

“我還以為唐若雪殺人之後跑了,或者直接把戰大江一夥也乾掉。”

“冇想到還被抓去警署關著,這看來唐若雪能耐也不是很大啊。”

她端起一杯蜂蜜水喝了兩口:“至少她知道在明江不敢跟我死磕到底。”

旗袍女子問出一聲:“戰太,人關著,現在怎麼處理?”

陳厲婉眸子閃爍著寒光:

“現在處理?”

“殺我那麼多手下,當然是往死裡處理,哪怕不能弄死,也該讓她生不如死。”

她又是一拍桌子:“不然怎麼發泄我心頭的惡氣?”

“叮——”

就在這時,張有有的手機震動了起來。

她接聽片刻後俏臉一喜,隨後對著陳厲婉喊道:“媽,先不要弄死唐若雪。”

陳厲婉眼神一冷:“你要給你塑料閨蜜求情?”

戰滅陽也一扯張有有:“有有,我知道你重情重義,但唐若雪殺掉太多人了,你就不要阻攔媽了。”

他還向張有有使著眼色示意她不要招惹母親生氣。

“媽,滅陽,不是我要給唐若雪求情,而是唐若雪還有用。”

張有有連忙擺擺手,語氣興奮地開口:

“剛纔是鐵木清總督的親信給我打來電話。”

“她說鐵木清總督在帝豪銀行的賬戶涉及黑金被帝豪風控凍結了。”

“她知道我跟帝豪董事長唐若雪交情頗深,就想要我跟唐若雪溝通一下解凍。”

“畢竟鐵木清總督下個月需要用這筆錢,這樣凍結會耽誤他的大事。”

“媽,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這意味著鐵木清總督會欠我一個大人情。”

“這也意味著鐵木清總督會過來做我和滅陽的主婚人讓戰家長臉。”

“這還意味著唐若雪被抓進去後怕了,通過凍結鐵木清賬戶來向我們服軟。”

張有有奉承一句:“不,不是向我們服軟,是對媽認輸。”

戰滅陽笑道:“媽,有有說的冇錯,這是唐若雪向你低頭。”

“要知道,唐若雪昨天鐵骨錚錚說絕不會胡亂凍結鐵木清賬戶。”

戰滅陽補充一句:“現在誠惶誠恐的把事情辦了,說明被母親大人的手斷威懾了。”

陳厲婉聞言眸子亮起,神情緩和,腰板不知不覺挺直。

張有趁熱打鐵勸告:“媽,你可以收拾唐若雪,也可以要她的命。”

“但我希望你能在我們大婚後再動手。”

“這樣我們一家就能利益最大化。”

張有有眼裡閃爍光芒:“不僅能讓鐵木清總督主婚欠人情,還能趁機拿回兩百億。”

“行,看在唐若雪這麼識趣的份上,我就留她性命多幾天。”

陳厲婉思慮一會坐直了身軀:“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這二十四小時,總是要讓她吃吃苦頭的,不然她不懂得尊卑。”

她對著旗袍女子一揮手指:

“告訴戰大江,用我的名義,給唐若雪好好上上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