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五百零六章 今晚有正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五百零六章 今晚有正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兩千五百零六章

今晚有正事

晚上十點,葉凡出現在金碧輝煌大酒店。

他來到了十六樓,按響了七號房間的門鈴。

門鈴響了兩下,木門就砰一聲打開,露出了許久不見的清姨。

葉凡彬彬有禮打招呼:“清姨,晚上好,好久不見。”

“找錯人了!”

手按腰部武器的清姨看到葉凡,臉色一變砰一聲巨響關回房門。

“這老女人!”

葉凡按捺住踹門的衝動,重新按起了門鈴。

很快,房內傳來了幾句爭執,接著房門再度打開,唐若雪出現在葉凡麵前。

唐若雪穿著一件牛仔短裙,上身套了一件白set恤,露著兩條修長的大腿。

有些日子冇見了,女人的俏臉愈發顯得蒼白,身子似乎也清減了許多。

她見到是葉凡出現冇有太多欣喜,也冇有太多抗拒,隻是不鹹不淡的開口:“你怎麼來了?”

“聽說你來夏國了,還恰好在明江,就順便過來看看你。”

葉凡掏出從酒宴現場順的一瓶酒:“你看,我還給你帶了一瓶好酒。”

“酒可以放下,人滾蛋!”

清姨在裡麵扯著嗓子喊道:“每次遇見你,我們都會倒黴!”

“清姨,彆這樣!”

唐若雪無奈揮手製止清姨,隨後對葉凡微微偏頭:“進來坐吧。”

葉凡走進去放下紅酒,掃視環境一番,總統套房,空闊又奢華,還能望到江景。

葉凡淡淡一笑:“住的不錯啊,唐總品味越來越高級了。”

“彆口花花了,坐吧。”

唐若雪揮手讓葉凡在大廳落座:

“酒就不喝了,明天還有事,喝點茶吧。”

她揮手示意清姨泡茶。

清姨很快泡好一壺茶過來,還砰砰作響給葉凡端了一杯茶。

“清姨,更年期到了?怎麼這麼大火氣?要不要去金芝林看一看?”

葉凡晃悠悠對清姨笑道:“打我名號可以八折優惠!”

說話之間,葉凡還把自己的茶杯跟唐若雪對調了一番。

“小人之心!”

清姨被葉凡所為氣笑:“好像我要對你下毒一樣。”

隨後她又迅速把唐若雪的杯子拿走,重新倒了一杯給唐若雪。

“行了,你們兩個能不能不要明爭暗鬥啊?”

唐若雪臉上很是無奈:“和平一點相處不好嗎?”

“小姐,我不是仇恨他,我是想要踢走他。”

清姨瞪著葉凡開口:“這混蛋每次出現都冇好事,我是真不想你跟他見麵。”

“清姨,做人要有良心啊。”

“好好想一想,唐總的命,你的命,我都救過啊。”

葉凡語重心長的提醒:“不跟我見麵,你早投胎讀幼兒園了。”

清姨差一點氣死:“你——”

“好了,你們兩個都彆吵了,再吵,你們兩個留在大廳吵個夠,我回去睡覺了。”

唐若雪再度打斷了兩人針鋒相對,隨後望著葉凡問出一句:“你來我找我何事?”

葉凡冇有迴應,隻是品了一口茶:“頂級金絲茶,幾千美金一兩的那種。”

“你是不可能拿那麼多錢買這茶葉的。”

“這酒店也不可能提供這種限量版茶葉。”

“毫無疑問,唐總跟張有有見過麵了。”

“因為她現在最喜歡喝這種茶彰顯身份。”

葉凡看著唐若雪問出一句:“怎麼樣,戰夫人有冇有給唐總上上課?”

唐若雪聞言微微一愣,似乎冇想到葉凡能從茶葉推斷出那麼多東西。

隨後她淡淡一笑:“看來葉狗子你也跟戰夫人打過不少交道了啊。”

“衝突好幾次了。”

葉凡漫不經心開口:“我跟她撕破臉皮,還不是拜你所賜。”

“如不是你給她洗腦什麼兩百億什麼追求幸福,她也不至於丟下孩子另找新歡膨脹成這樣。”

葉凡歎息一聲:“唐總,你毀了一個好女孩啊。”

“閉嘴!”

“第一,兩百億是她應得的,我跟富貴是同學,他死了,我自然該給他妻兒爭取應有利益。”

“拋開事實來說,張有有就是劉富貴的妻子。”

“見過家長生過孩子還經曆過生死,她不算富貴妻子,誰算?”

“所以劉富貴的資產必須有她一大半。”

“我不說服你,你也不用說服我。”

“你隻需站在劉富貴角度來看。”

“你如果現在死了,宋紅顏算不算你的妻子?你的錢願不願給她一半?”

“不需要現在回答我,自己回去好好想一想。”

“第二,張有有從來就冇有丟下孩子,懷胎十月生下他,現在也念著他,已經儘到母親責任了。”

“難道要日日夜夜守著孩子做一個黃臉婆纔是好母親?”

“醒一醒吧,那是幾十年前的女性了,現在的女性早就不受封建思想歹毒了。”

“孩子要愛,自己也要愛,生過孩子更要讓自己漂漂亮亮開開心心。”

“隻有讓自己成長起來和日子美滿,自己纔不會跟社會脫節纔不會做黃臉婆。”

“這樣母親也才能把快樂幸福情緒傳給孩子,讓孩子有一個快樂童年美好未來。”

“一個整天念叼孩子不修邊幅圍著家庭轉的女人,隻會把自己的煩悶和暴躁傳給孩子讓他不開心。”

“而且這樣的女人分分鐘會讓男人一腳踢出家庭。”

“不然你讓宋紅顏退下來相夫教子看她肯不肯?”

“所以我對張有有放下孩子尋找幸福是很認可很支援的。”

“第三,張有有現在的膨脹,除了她自己原因之外,你我都脫不了關係。”

“她出身一般,一百萬現金都冇看過,你突然給她二十億,她哪能消化?”

“你就應該一個月給她一千萬,一點一點的給,這樣就不會有現在的事情發生了。”

唐若雪歎息一聲:“當然,我也有責任,我對她關心有點少了。”

葉凡冇有出聲,眼皮子都冇抬,隻是輕輕喝著茶水。

雖然幾千美金一兩有點智商稅,但不得不說喝起來還是挺好喝的。

“好好跟你說話呢,你怎麼冇反應?”

清姨看著沉默的葉凡怒道:“你有冇有在聽唐總說話?”

“剛纔唐總叫我閉嘴啊,我客隨主便給她麵子。”

葉凡喝入一口茶水:“再說了,唐總說的非常好,非常不錯,非常到位。”

今時今日的他早就不會跟唐若雪過多爭執了。

何況今晚還有正事。

“認可我說的話,那兩百億什麼時候給?”

唐若雪盯著葉凡出聲:“你總要給我一個時間表,方便我給張有有安排。”

“你放心,這一次,我不會直接把兩百億給她,會在帝豪銀行弄一個信托基金。”

“每個月定時給她發一筆錢,每隔一年給她一大筆錢,十年後給一百億。”

“這樣就能壓一壓她的膨脹,也能讓她有一條退路,不然一旦揮霍敗家,她就徹底毀掉了。”

唐若雪顯然做足了功課,很是從容道出兩百億的資金安排。

“唐總,你這樣掏心掏肺對待張有有,把她當作好姐妹,我很欣賞很感動。”

葉凡聳聳肩膀問道:“隻是,值得嗎?”

唐若雪眯起了眸子:“什麼意思?”

葉凡淡淡開口:

“當初你在華西真心實意對待張有有,她卻讓你差一點倒在一碗粉上麵。”

“你厚著臉皮替她三番兩次找我要兩百億,她卻連彆墅都不給你住,讓你不得不住酒店。”

葉凡反問一聲:“你不覺得自己付出很冇有意義嗎?”

“但行好事,莫問前程。”

唐若雪歎息一聲:“而且我隻是還富貴的人情。”

“我把我該做的事情做了,她怎麼回報我無所謂。”

她眼神真摯:“這是我做事的原則。”

葉凡問出一聲:“如果她要殺你呢?”

唐若雪臉色微變:“張有有怎麼可能殺我?”

“嗡——”

就在這時,清姨手機震動,接聽片刻臉色微變。

“小姐,有人向我們這套房摸過來了。”

“你不要出聲,我去看一看!”

說完之後,清姨身子一縱瞬間竄到了入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