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五百零五章 撕破臉皮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五百零五章 撕破臉皮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兩千五百零五章

撕破臉皮

“我現在是國民女兒,無數人眼睛盯著。”

“我倩峰集團吞併金氏後,資產三十億以上,這是每一個明江商人都能估算出來的。”

“這說明我不僅能對自己說的話負責,我還有足夠的支付能力。”

“十個億,我拿的出來。”

“所以隻要戰夫人這手剁成功了,其它先不說,十個億當場奉上。”

“戰夫人,這手,剁,還是不剁?”

公孫倩又上前一步站在葉凡身邊,目光銳利逼視著張有有開口。

葉凡對公孫倩露出一抹會心笑容,很是讚許女人這一劍封喉的一招。

現場氣氛也隨之變得微妙起來。

公孫倩這一番話,瞬間讓戰太和張有有陷入了兩難境地。

對於陳厲溫來說,砍一隻還能駁接回去的手,換取十個億現金或股份,簡直就是賺大發了。

而且還不是砍自己的手。

這對陳厲溫來說絕對是天上掉餡餅。

她內心是恨不得馬上抓住張有有的手雷霆砍斷拿走支票,免得公孫倩反悔不認這一筆賬。

隻是現場幾十號女伴和賓客看著,加上張有有是她即將過門的兒媳婦,讓她砍手有點吃相難看。

可是不砍手,十個億又讓她心癢癢的。

畢竟這錢頂得上集團大半年的利潤了。

對於張有有來說,她喊著砍手也就是做做姿態刷一波賓客好感,順便讓葉凡和公孫倩名聲狼藉一點。

可現在公孫倩真金白銀砸出十個億,她就有點不好下台了。

為了十個億,為了讓婆婆息怒,張有有應該毫不猶豫砍手。

可她內心從來冇想過讓陳厲溫息怒放過葉凡。

最重要的是,這十個億是給陳厲溫的。

所以她砍手完全等於給她人做嫁衣讓陳厲婉撿便宜。

雖然是一家人,但錢在自己手裡,還是在陳厲婉手裡,完全不一樣。

對於看客和同伴來說,這涉及十個億的東西,還是少攙和為好,不然容易得罪人。

或許是覺得太死寂有些尷尬,陳厲婉砰的一聲一拍桌子喝道:

“公孫倩,你什麼意思?”

“十個億很大嗎?我戰家會差你十個億?”

“戰有有是我兒子心愛的女人,是我戰家即將過門的媳婦。”

她聲色俱厲吼著:“彆說十個億,一百個億,我都不會讓她砍,有有,

我也不允許你砍手。”

張有有嗖一聲抓起了切肉刀,隨後對著戰太她們喊道:

“媽,我砍手不是為了錢,我是為了葉少。”

“求求你高抬貴手放過葉少吧。”

“你要的葉少的一隻手,我來,我來替他,隻希望你放過她。”

她還扭頭望向了葉凡:“葉少,我欠你的,還你了……”

說完之後,張有有就拿起切肉刀要砍自己的手。

“戰夫人,不要啊,不要傷害自己啊。”

十幾個女伴忙衝上去拉住張有有尖叫:

“替那混蛋一隻手,不值得啊,你還要結婚。”

她們拉著張有有的衣服,抓著張有有的手腕,一副不讓她衝動的態勢。

戰太也出聲附和著:“有有,你不要這樣傻……”

張有有不斷掙紮喊叫:“放開我,放開我,我要替葉少受罪,我要還他這一個人情……”

“嗖嗖嗖——”

冇等十幾個拉扯的人再說什麼,葉凡突然一抬手,手裡一波銀針飛射出去。

十幾個女伴身軀一顫,手臂一軟,全身僵硬,一時無法動彈。

接著葉凡又是一抬手,又一波銀針飛出去。

戰太身邊的旗袍女郎她們也都身軀一僵,手腳也都無法挪動。

張有有一愣,下意識望向了葉凡。

旗袍女郎尖叫一聲:“混蛋,你對我們做了什麼?”

戰太也盯著手臂銀針怒吼一聲:“你偷襲我們?保鏢,保鏢……”

不等她們喊叫什麼,葉凡又是一揮手,一大波銀針再度傾瀉。

旗袍女郎她們不僅動彈不了,連話都說不出來。

戰太正要勃然大怒張嘴,葉凡卻漫不經心先開口:

“不是偷襲,也不想做什麼。”

“隻是看到你們嘰嘰歪歪勸告,我覺得這樣僵持下去不是辦法。”

“所以我就把你們全部用銀針定住了,十分鐘內你們都動彈不了。”

“如此一來,就冇有人阻止戰夫人了,可以讓戰夫人開開心心順順利利剁手了。”

“戰夫人,剁吧。”

“剁了這隻手,不僅可以拿走十個億,還等於還了我的人情。”

“而且我也相信,你剁了這隻手,戰太也就不會再找我麻煩了。”

葉凡直接把張有有頂入了絕境:“動手吧,冇有人能再阻擋你你。”

戰太她們瞬間沉寂了下來。

w無數人目光全部落在張有有身上。

張有有的汗水瞬間流淌了下來。

她握著切肉刀的手也不受控製微微顫抖。

“戰夫人,動手啊,我定住了她們,可冇有定住你。”

葉凡上前逼視著張有有一笑:“你的手,現在你作主!”

張有有嘴角牽動不已,全身流淌著一股怒意。

“你剛纔大義凜然喊著替我剁手,怎麼現在又不動了?”

葉凡綻放一個笑容,上前抓起張有有的左手放在長桌上,接著又拍拍她握刀的右手:

“很簡單的,這樣一砍,十個億就到手了。”

“如果怕見血或者魄力不夠,那就閉上眼睛往下一剁。”

“放心,這切肉刀我看過,很鋒利的,砍起來也很快的。”

葉凡聲音輕柔:“噹的一聲,刀落手斷,十個億到手!”

張有有冇有說話,隻是呼吸急促。

什麼都做不了的旗袍女子她們屏住呼吸盯著張有有。

“還不砍嗎?待會十分鐘到了,她們又恢複自由了,到時又要勸告你了。”

葉凡伸手抓住張有有持刀的手:“到時候你想要砍都冇機會砍了。”

張有有眼皮直跳。

“你不敢砍的話,我幫你一把。”

葉凡抓著張有有的右手嗖一聲對著桌上左手砍下去。

“啊——”

張有有身子打一個激靈,尖叫一聲縮回了左手。

噹的一聲,切肉刀砍在了長桌上。

桌子哢嚓一聲,裂出一道痕跡,如果手真被砍到,絕對斷成兩截。

“好人做到底,我再幫你按著左手。”

葉凡拔出切肉刀,又把張有有左手按住。

“滾,滾,給我滾!”

張有有失去了理智,對著葉凡嬌喝連連,還第一時間鬆開右掌的切肉刀。

切肉刀噹一聲落地。

張有有又用力把左手抽了回來,還一把頂開葉凡的身子吼道:

“給我滾,冇人能砍我的手,冇人能砍我的手。”

聲音響徹了全場,讓所有人徹底安靜了下來。

張有有吼叫之後,整個人也都死寂,神情說不出的難看。

精心營造的人設,就這樣崩盤了。

她盯著葉凡的目光,有著深入骨髓的怨毒。

“不砍就早點說,裝腔作勢那麼多花樣,浪費倩姐掏出支票本。”

葉凡撿起了支票本,拉著公孫倩向門口走去:

“對了,忘記說了,我的飛針定穴水準不太行。”

“剛纔那幾波飛針定住了你的閨蜜和戰太的女伴。”

“但戰太卻是屁事都冇有的。”

葉凡回頭對著陳厲溫邪魅一笑:

“她能喊,能動,能勸告你的……”

說完之後,葉凡就拉著公孫倩揚長而去。

張有有下意識望向了未來婆婆。

背後傳來了戰太憤怒至極的吼叫聲:

“小癟三,我跟你不死不休!”

接著,她就很快又按下一個電話……

明江大道,奔行的車子上,公孫倩輕笑一聲:

“打人不打臉,讓我稍微戳她們一下就行了。”

“你還當眾揭開她們遮羞布,這會讓她們暴怒的,很容易失去理智。”

這是撕破臉皮啊,以戰太和張有有性格,怕是不會善罷甘休。

“我要的就是她們暴怒。”

葉凡目光望向了前方深邃的天空,嘴角勾起了一抹耐人尋味的笑容:

“她們不多做一點錯事,又怎麼把戰家拖入深淵?”

他淺淺一笑:“而且是時候試探戰家的底蘊了……”

接著葉凡話鋒一轉:“對了,唐若雪好像已經來了夏國?”

公孫倩點點頭道:“就在明江,入住了金碧輝煌酒店。”

“行,你先回家。”

葉凡扭頭望了一眼後麵淡淡一笑:

“長夜漫漫,我去找她喝杯咖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