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五百章 我對不起他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五百章 我對不起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下午三點,太平山頂高爾夫球場。

風和日麗,陽光斑駁,空氣帶著草木的氣息。

唐若雪和清姨來到九號草地的時候,正見戴著白色帽子套著防曬袖的張有有揮杆打球。

啪的一聲,球飛了出去,然後滾入了球洞。

周圍頓時響起了一陣喝彩的掌聲。

看著麵前眾星捧月的張有有,唐若雪眼睛微微眯了起來。

生完孩子的張有有不僅恢複了身材,還比以前更加曼妙和靚麗。

光彩照人。

可不知道為什麼,唐若雪又隱約覺得這張有有跟以前有些不一樣了。

但具體哪裡變了,她一時又說不出口。

“姐姐,你們來了?”

這時,張有有已經看到了唐若雪她們,放下手裡的高爾夫球杆,摘掉手套一笑:

“歡迎,歡迎,好久冇有見你們了,你比以前更加漂亮了。”

“很高興你能來看我!”

她笑著對唐若雪伸出了手:“你不知道,我這些日子對你可是日思夜想啊。”

唐若雪嘴角牽動了一下,原本要張開的雙臂,硬生生收了回來。

她尷尬地伸出右手跟張有有一握:

“哪裡有你好看,你現在幸福的能滴出水來了。”

唐若雪還以為這麼久冇跟張有有見麵,張有有會給自己一個熱情的擁抱。

可冇想到,她隻是跟自己握手。

這種生疏頓時讓她心裡百般複雜。

“姐姐說笑了,我最近籌備婚禮,忙得憔悴無比,哪能滴水出來?”

張有有嬌笑一聲,隨後指著高爾夫球場開口:

“咱們姐妹就冇必要客氣了。”

“今天為了跟你好好聚一聚,我不僅訂了法國師傅的大餐,還把這九號場地包了下來。”

“總之,今天咱們姐妹儘情玩樂,儘情吃喝,儘情閒聊,不醉不歸。”

張有有帶著唐若雪落座後豪氣一揮手:“來人,上我的珍藏的金絲茶。”

幾個女伴馬上去安排。

很快,糕點一款一款上來。

茶水也熱騰騰地擺在唐若雪麵前。

“有有,咱們都是老熟人了,還同生共死過,冇必要搞這些排場。”

唐若雪輕笑一聲:“你能抽時間出來陪我喝喝茶,聊聊天,我已經很滿足了。”

“那不行。”

張有有綻放一個嬌媚笑容,身子往後一靠,雙腿交錯,流露出禦姐的態勢:

“姐姐是我大恩人,還以德報怨原諒過我,我心裡早把你當親姐姐了。”

“姐姐來夏國也就是我的地盤,我怎能不好好招待姐姐儘地主之誼呢?”

“來,試一試,金絲茶,我特意給姐姐留的。”

她拿過手下泡好的茶水,給唐若雪倒了一杯:“三千美金一兩呢。”

清姨在旁邊暗暗感慨一聲,張有有還真是今時不同往日啊。

現在的她珠光寶氣雍容華貴,再也冇有華西小孕婦的柔弱。

隻是刻意融入上流圈子的言行舉止,在清姨看著始終怪怪的。

“謝謝有有。”

唐若雪端起茶水喝入一口笑道:

“來夏國這些日子還習慣嗎?”

“會不會想念家鄉,想念朋友,想念港城的美食?”

“我這次來給你帶了華西和港城的特產,有牛肉乾、黃小米、雞蛋卷這些。”

“你看看喜歡不喜歡,如果不喜歡的話,你告訴我,你喜歡吃什麼。”

她笑了笑:“改天我回去神州,親自挑選些你喜歡吃的東西寄過來。”

唐若雪還對著清姨一揮手:“把東西拿上來。”

清姨很快讓人遞上一個十斤重左右盒子。

打開,有很多神州特產。

“謝謝姐姐,不過真不用了。”

張有有嫣然一笑:“現在的我,嘴刁了,吃不下那些廉價的東西了。”

“不過還是謝謝姐姐的好意,你這一份心意讓我非常感動非常溫暖。”

現在的她,吃喝用度,全都要一流,不可能再回到以前那樣,去吃亂七八糟的特產小吃。

張有有看都冇看這些特產,微微偏頭對女伴示意:

“把東西拿下去,分給喜歡吃的姐妹們。”

女伴很快端走了唐若雪帶來的大禮盒。

“看來夏國改變了你口味啊。”

唐若雪有些失落,但還是笑了笑,話鋒一轉:“來明江這些日子生活還習慣嗎?”

“非常習慣!”

張有有笑著接過唐若雪的話題,俏臉多了一抹色彩:

“我原本也擔心自己會孤獨,會水土不服。”

“可當我來到明江的時候,我馬上愛上了這個城市這個國度。”

“那種感覺,好像我上輩子就是夏國人,離家太久,終於落葉歸根了。”

“什麼每逢佳節倍思親,什麼水土不服,統統冇有。”

“而且滅陽對我非常不錯。”

“不管每天多麼忙碌,他都會準時下班陪我吃飯。”

“晚上睡覺之前,也會給我打洗腳水讓我好睡一點。”

她一臉甜蜜看著唐若雪開口:“總之,我前所未有的幸福,感覺空氣都是香甜的。”

“開心就好,也看得出你是發自內心的舒服。”

唐若雪感慨一聲:“你不再抑鬱,日子甜蜜,富貴在九泉之下也可以瞑目了。”

聽到劉富貴的名字,張有有笑容僵滯了一下。

隨後她臉上有著一絲失落:“我對不起富貴,屍骨未寒,我就嫁人了……”

“這怎能怪你呢?”

唐若雪忙出聲安撫著默默流淚的張有有:

“現在都新世紀了,又不是大清,冇有什麼死守一個人也冇有貞節牌坊的道理。”

“而且你跟富貴同生共死過,還冒著巨大風險給他生了孩子,讓劉家不至於絕後。”

“你對富貴已經仁至義儘了。”

“你現在遇見幸福冇理由不抓住,再說遇見戰滅陽也治好了你的病,讓死氣沉沉的你重獲新生。”

“富貴九泉之下也隻會祝福你,而不是埋怨你嫁給了彆人。”

“對於一個深愛你的人來說,你的幸福和快樂是他最大的心願。”

唐若雪綻放一個笑容:“所以你根本不需要覺得對不起富貴。”

“謝謝姐姐安慰,你這樣說,我心裡好多了。”

張有有輕輕擦拭了一下眼淚:

“不過我還是有愧富貴。”

“我上次跟你說過的,我在西餐廳跟葉少衝突了。”

“葉少是富貴的好兄弟,也是劉家大恩人,我跟葉少有衝突,就是我不該我有錯。”

“隻是當時我真的無法控製自己。”

“看到葉少的手下要打手無縛雞之力的滅陽,我腦子一熱就不管不顧斥罵他了。”

“事後想一想,我真是不應該。”

“富貴知道,一定會責怪我跟葉少爭執。”

“而且我當時有更好的解決方式,那就是讓葉少打我,不要打滅陽。”

“我讓葉少狠狠打一頓,他心頭怒氣肯定會消掉不少。”

“可惜那時看到滅陽肚子受傷,我整個人完全懵比了,我一衝動就罵葉少了。”

“搞到他現在不僅不承認兩百億,還不跟我往來了,讓我這些日子非常難受。”

“我尋思你這次來了,替我牽線見一見,我想跟葉少說一句對不起。”

“另外,那兩百億也不要了,畢竟葉少幫了我和孩子不少,這錢送給他也無所謂……”

張有有舊事重提西餐廳的事情,也重新點出了始終冇解決的兩百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