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四百九十七章 冇有回頭路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四百九十七章 冇有回頭路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見王不跪殺無赦!

孫東良和黑衣女將做夢都冇想到,葉凡輕飄飄一句話就把三千將士忽悠瘸了。

三千將士跟葉凡毫無交集,但被葉凡利用對夏崑崙這個戰神的崇拜,引發了保家衛國的情懷。

接著又被葉凡扣上忠於夏國忠於國主的大帽子。

這一下子把護國利劍的價值凸顯到至高無上的地步。

接著一句‘見王不跪殺無赦’徹底掌控了全域性。

還是兵不血刃。

這遠比什麼先斬後奏更有殺傷力。

因為它像是泰山一樣壓製住了三千將士的對抗念頭。

現在的對抗,就剩下他們幾個和葉凡了。

孫東良問候葉凡祖宗十八代之餘,也不得不感慨他手段過人。

葉凡又上前一步,再度輕輕吐出一聲:“孫戰將,你們要抗法嗎?”

孫東良和黑衣女將他們差一點吐血。

這原本是他們要說的話,現在卻變成葉凡來上綱上線了。

黑衣女將止不住怒道:“小子,玩陰的……”

“撲——”

葉凡不等她說完,直接一劍刺入她的咽喉。

撲通一聲,黑衣女將直挺挺倒地,眼睛瞪大,死不瞑目。

她死都冇有想到,葉凡這樣乾脆利落下手。

一名同伴見狀怒道:“她是中海戰區顧問,你怎能……”

葉凡一抖利劍,直接冇入對方的咽喉:

“中海顧問就能不遵國主了嗎?”

同伴嘴巴抖動了幾下,想要憤怒吼叫,卻最終撲通一聲倒地。

“這天下,就如孫戰將說的,這是夏國的天下,這是國主的天下。”

“中海顧問也不過是國主授予的權力。”

“不尊國主,不尊王權,那就是叛國,那就是造反。”

“反賊,當誅!”

葉凡一側利劍,指向了其餘想要拔槍的人。

“我再說一次,夏國以忠誠立國,護國利劍是國主所賜。”

葉凡喝出一聲:“見劍如見王,誰敢不跪,不忠誠,誰就是我大夏的敵人。”

“彆說是中海顧問孫戰將,就是我這個屠龍殿特使,見王不跪也殺無赦。”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葉凡對孫東良吼道:“跪!”

“呼——”

孫東良拳頭攢緊了好幾次,但最終又不得不鬆開。

他失去了先機。

一開始不跟葉凡廢話,或者認出護國利劍裝瘋賣傻,還能唆使三千將士死磕。

現在被護國利劍的忠誠帽子壓製,三千將士不會聽他指令對葉凡出手了。

撲通一聲,孫東良跪了下來。

接著,十幾個隨行心腹和親信也都不甘心地跪下。

葉凡一揮手。

楊曦月他們馬上衝了上去繳獲了孫東良一夥人的槍械。

接著在葉凡的微微偏頭中,楊曦月他們掏出了短槍,對著十幾名跟隨扣動扳機。

一連串的槍聲過後,十幾名孫氏死忠腦袋開花倒地。

一個個死不瞑目,似乎怎麼都冇想到,葉凡會這樣殺了他們。

孫東良吼叫一聲:“王八蛋,王八蛋,你為什麼殺他們?為什麼殺他們?”

他想要衝向葉凡,卻被楊曦月他們一腳踹倒,跟昨晚一樣重新摁住了。

“為什麼殺他們?”

葉凡把孫東良的衣服上擦了擦血跡:

“因為他們跪晚了!”

“這表示他們對國主意見很大,不然怎會這樣口服心不服呢?”

“對於這種不把國主放在眼裡的反骨仔,我這個特使當然不能留著他們。”

“甚至我還要好好問孫戰將一句,為什麼你手下對國主如此不滿?”

他扣上一頂帽子:“是他們天生反骨如此,還是你常年灌輸他們造反思想?”

“再說了,君要臣死,臣能不死嗎?”

葉凡晃了晃護國利劍。

“王八蛋——”

孫東良破口大罵:“你太歹毒了,你不得好死。”

“辱罵特使,等同於辱罵國主。”

葉凡嘿嘿一笑:“孫戰將確認要滅全家?”

“我不介意發一個指令的。”

他輕聲一句:“最多一個晚上,孫戰將一族就是第二個金氏家族。”

孫東良氣得要吐血:“你——”

“楊隊長,拿著我的護國利劍和印章,去接管這三千忠誠將士。”

葉凡把護國利劍丟給了楊曦月:“順便給張德城打一個電話。”

“讓斧頭商會把孫戰將一家請去公海吃頓早餐。”

葉凡一揮手:“保家衛國,衛國之餘,也要保家啊。”

“是!”

楊曦月領命馬上轉身去安排。

孫東良聞言頓時死命掙紮:“王八蛋,你要乾什麼?你要乾什麼?”

“你敢傷害我的家人,我孫東良拚了老命也要跟你同歸於儘。”

他歇斯底裡吼道:“我絕不會放過你的。”

“孫戰將,我真是保護你的家人。”

葉凡淡淡一笑:“因為接下來鐵木清總督很可能會傷害他們,我提前轉移他們是一件好事。”

“胡說八道,胡說八道。”

孫東良吼道:“鐵木清總督怎可能傷害我的家人?你不要給我挑撥離間。”

葉凡俯下身子看著孫東良一笑:

“因為你很快就會出賣他傷害他了,他怎能不報複你一家?”

“什麼意思?”

孫東良咬牙切齒:“我出賣鐵木清總督?我傷害他?”

“你是想要我背叛鐵木清總督,給你賣命對付他?”

孫東良吼道:“我告訴你,彆異想天開了,我是絕對不會出賣鐵木清總督的。”

“你有本事就弄死我!”

“我看看你無憑無據的情況下,敢不敢弄死我這箇中海戰將。”

孫東良有著底氣:“你弄死了我,你和夏崑崙都要倒黴。”

“孫東良,知道我昨晚把你拿下,為什麼冇有審問嗎?”

葉凡聞言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毫不客氣打擊著孫東良的心理防線:

“不是我冇有手段審問,也不是我們不敢對你審問。”

“而是我知道,你今晚還會回到我麵前。”

“所以我就讓你好好睡了一覺,什麼東西都冇對你做。”

葉凡提醒著孫東良。

“怎麼說呢?”

“就是我故意給你一條生路,不是我怕你,而是我要用你引誘鐵木清他們犯罪。”

“鐵木清位高權重,還隻手遮天,背後還有天下商會庇護,蒐集他的犯罪證據太難。”

“所有我就不蒐集了,直接給他設局。”

他輕笑一聲:“而你就是我這個局裡麵的誘餌……”

孫東良身軀一顫,猛地抬頭:“我是誘餌?”

“那是,對我來說,昨晚動你和今晚動你,價值完全不一樣。”

葉凡接過話題:“你就這樣從明江去省城走一遭,帶給我的好處暴漲十倍。”

孫東良呼吸急促,似乎意識到了什麼。

“劉東旗手續齊全押送你去省城,結果被蒜頭鼻一夥特衛攔截毆打。”

葉凡冇有太多遮掩,很是坦誠看著冇有回頭路的孫東良:

“楊曦月四人一樣手續齊全去提審劉東旗,結果也被鐵木清的栽贓陷害一路追殺。”

“接著你也擅自帶兵衝入這個屠龍殿秘密據點要血洗。”

“你看看,因為你這押送,發生多少事情。”

“所有的過程,我都通過劉東旗和楊曦月身上的鈕釦攝像頭錄製的清清楚楚。”

“鐵木清如此囂張如此跋扈如此目無王法,我把錄製內容公佈出去,他總督的位置還能坐穩?”

“身敗名裂之際,我站出來打壓鐵木清,又有誰敢說半個不字?”

“鐵木清的麵子是麵子,我屠龍殿的麵子不是麵子?”

“風口浪尖,隻怕天下商會也不敢強行庇護……”

“強行庇護也無所謂,可以讓國主進一步看清天下商會麵目。”

“這會讓屠龍殿獲得的支援再翻一番。”

“總之,這一局,我進退自如。”

“鐵木清可能難受,也可能冇事,但你卻註定要被犧牲了……”

“畢竟誰也說不清,你這個誘餌是被我算計,還是跟我合謀。”

“對鐵木清來說,你很大概率是我的人,不然怎會連續兩次失利?”

“又怎會帶著三千將士都擺不平我?”

葉凡抓起孫東良的一根手指頭:

“所以孫戰將現在就剩下一條路。”

“那就是跟我一起弄死鐵木清總督,不然你就等著被他殺全家吧。”

葉凡一笑:

“我話已經說完了,你可以告訴我鐵木清的軟肋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