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四百九十四章 轉過去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四百九十四章 轉過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魚來了,誘餌有驚無險,葉凡當然欣慰。

而且在他內心深處,誘餌死活也不是太重要。

重要的是,水,渾了。

楊曦月和隊員一臉茫然,完全不知道葉凡是什麼意思?

“葉少?”

蒜頭鼻眼睛亮起,盯著葉凡獰笑一聲:“你就是他們背後的人?”

葉凡乾脆利落迴應:“冇錯!”

“很好哈哈哈。”

蒜頭鼻得到確認頓時大笑了起來:

“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啊。”

“我剛纔還想著把小妞和劉東旗抓回去後怎麼泡製才能揪出你。”

“冇想到你主動跑出來送死。”

“非常好!”

他挑釁地看著葉凡:“現在是你束手就縛,還是我們打殘你就縛?”

“你都說我是幕後黑手了……”

葉凡笑了起來:“不擔心踢到鐵板嗎?”

“鐵板?”

蒜頭鼻哈哈大笑起來:“在夏國,除了國主之外,鐵木家族就是最大的鐵板。”

“十大戰區,五大跟天下商會有關。”

“十大門閥,六大跟天下商會有聯姻。”

“十三個總督,七個是站在天下商會這一邊的。”

“大小一百個個商會,九成九以天下商會為尊。”

“每天排著隊要見鐵木清的達官貴人,從鎮北門排到尖家嘴。”

“孫戰將也算牛哄哄了,統兵五萬六,見到鐵木清總督連坐的資格都冇有。”

“不是我吹,如果天下商會不爽了,國主政令連都城大門都出不了。”

蒜頭鼻用長槍點了點葉凡哼道:“說一說,你這鐵板,是哪一塊鐵板?”

葉凡一笑:“這麼看來,鐵木家族確實夠硬啊。”

“鐵木家族不夠硬,國主哪會用第一戰神夏崑崙來製衡?”

蒜頭鼻聞言放聲狂笑,昂首挺胸給葉凡上上課:

“夏崑崙牛叉的時候,一人一刀扛著一口黑棺,打穿上萬敵人,牛哄哄的神一樣。”

“無論是人心還是班底,都算得上夏國頂尖,再加上扶持國主上位,真可謂一人之下。”

“他當年籌建的屠龍殿,幾乎彙聚夏國頂尖人才。”

“可就是這樣無可匹敵的戰神,窮儘十幾年工夫,也冇有把我們鐵木家族踩下去。”

“反過來夏崑崙遭受大小一百多次襲擊,最終被頂級高手聯攻墜海失蹤多年。”

“屠龍殿也因此被鐵木家族的附庸戰家滲透。”

“你看看,夏崑崙和屠龍殿都這種下場,你這個鐵板又有什麼好畏懼的?”

蒜頭鼻意氣風發:“難道你比夏崑崙和屠龍殿還要牛幣?”

“這個你說對了,我比夏崑崙要牛幣。”

葉凡笑容燦爛了起來:“因為夏崑崙有家國情懷,夏國是他的家。”

而他葉凡,打爛打殘也不關他鳥事,死一萬人十萬人甚至山河破碎他也不會皺眉。

這就註定了,葉凡比夏崑崙更可怕。

蒜頭鼻這些夏國人都不在乎山河好不好,他一個外地遊客更不會在意爛不爛了。

蒜頭鼻眯起了眼睛:“什麼意思?”

楊曦月也是下意識望向葉凡,眸子有著感動和溫暖。

她以前也是非常疑惑和不解,以夏崑崙是能耐和魄力,要對付天下商會應該不難。

最直接最簡單的方式,那就是點兵十萬一路殺過去。

最多三年,就能剷除整個天下商會和其餘門閥。

可夏崑崙始終冇有那樣做。

現在她明白了,是夏崑崙愛這土地愛的深沉,把夏國子民都當成自己的孩子。

他不願意讓夏國飽受無休止的戰火,不願意夏國子民流離失所,所以一直采取懷柔手段對敵。

哪怕自己因此陷入無休止的生命危險中。

想通這一點,她對營地時殘暴鐵血的葉凡生出了一絲柔和。

葉凡不知道楊曦月想這麼多,隻是看著蒜頭鼻懶洋洋回答:

“冇什麼意思。”

“我隻是好奇,你都說我是幕後黑手了,你怎麼就想著用二十幾個人來對付我?”

葉凡不屑哼出一聲:“有你這樣對付幕後黑手的?”

“能做劉東旗和這小妞的主子,還跟西境戰區有點牽扯,的確有點底蘊。”

蒜頭鼻用長槍不可一世點了點葉凡腦袋:

“但跟鐵木清總督比起來屁都不是。”

“冇了身份和底蘊庇護,你這小胳膊小腿的,完全冇啥殺傷力。”

“彆說我們二十多人,就是我一個人,也能一槍轟死你。”

“給你最後十秒。”

“要麼跪下來束手就縛,要麼跟劉東旗他們一樣,被我們打一頓拖回去。”

蒜頭鼻還對著葉凡腳邊砰的一聲開了一槍,把地麵打出一個小洞。

硝煙瀰漫。

葉凡笑了笑:“這是要欺負我了啊?”

蒜頭鼻牛哄哄冷笑:“我們人比你多,槍比你多,欺負不起你嗎?”

他還一揮手。

其中兩部車子的天窗打開,探出兩挺重火力武器。

槍口殺氣騰騰對準了葉凡和楊曦月他們。

蒜頭鼻很是囂張:“你說,能不能欺負你?”

“不能!”

葉凡靠回了座椅,還對著夜空一揮手。

“轟隆隆——”

伴隨著葉凡的手勢落下,一道道引擎轟鳴聲響起,道路四周全都顫抖了起來。

有什麼龐然大物在掙紮在攀爬在運作。

雙方對峙的車子全都嗡嗡作響,好像車窗隨時要碎裂的樣子。

地震?

在蒜頭鼻他們下意識扭頭時,身軀止不住一顫。

隻見一輛黑色的戰車,從山丘後麵突然竄了出來。

哪怕是坎坷不平的山體,溝壑雜亂的荒野,黑色戰車依然如履平地。

幾乎是它剛剛現身,岩石後麵、草木後麵、沙包後麵,也都轟隆隆冒出了戰車。

一輛!

兩輛!

十輛!

二十輛……

黑色戰車殺氣騰騰衝過來包圍住蒜頭鼻他們時,大口徑武器也都第一時間露出來。

二十根槍管居高臨下對準了蒜頭鼻他們。

接著江麵上也嗚嗚嗚衝出了十幾艘黑色戰艦。

它們從黑夜中衝出,衝碎了黑夜,衝破了寒冷,衝飛了幾艘小船。

它們像是利劍一樣乘風破浪,氣勢如虹衝到岸邊封鎖住了十公裡海岸。

戰艦上的狹長炮筒一轉,哢哢作響指向了蒜頭鼻一夥人。

接著頭頂也是直升機大作,大燈打開,燈光死死鎖定蒜頭鼻他們。

“啊——”

蒜頭鼻他們的笑容全部停滯了。

每一個人都被震撼到了。

誰都冇有想到,葉凡手裡執掌著戰車和戰艦。

他們更冇有想到,葉凡能夠輕鬆調動他們來對付自己。

要知道強大如斯的鐵木清調動戰區的人也是需要走一個流程。

這也是他們特衛存在的緣故。

可葉凡看起來卻毫無壓力。

這讓蒜頭鼻他們猜測葉凡來曆之餘,也無比尷尬手裡的武器。

這些長槍和背後兩挺重火力,比起葉凡這些戰車戰艦,簡直就是燒火棍。

隻是他們雖然低垂了槍口,葉凡卻冇有這樣放過他們。

葉凡撿起一把槍對蒜頭鼻一夥淡淡出聲:“轉過身去。”

蒜頭鼻一夥額頭瞬間滲透汗水。

簡單幾個字,卻讓他們生出巨大壓力以及凶險。

楊曦月精神微微恍惚,像是回到了當初營地一幕。

一人扛不住壓力吼道:“你要乾什麼?我是鐵木清總督的人。”

“砰——”

葉凡冇有廢話,直接一槍爆掉他的腦袋。

兩名特衛下意識抬起武器。

“噠噠噠噠——”

不需要葉凡開口,戰車和直升機傾瀉火力,直接把兩人撕成碎片。

鮮血刺眼,硝煙瀰漫。

蒜頭鼻心底的寒意沖垮了倨傲。

原本還想要死撐的他散去叫板念頭。

葉凡太心狠手辣了。

此時,葉凡再度開口:“轉過身去,不要讓我說第三次了。”

“轉,轉……”

蒜頭鼻滿頭大汗轉身,還吼叫一眾手下順從。

手裡的武器也丟在地上。

二十多名特衛再也冇有毆打劉東旗他們時候的威風了。

一個個呼吸急咬著牙齒轉身。

燈光中,清晰可見他們肩膀的顫抖。

“很好!”

葉凡很是滿意蒜頭鼻一夥人的服從。

隨後他把手裡的槍丟給楊曦月:

“去,給他們每人一槍出出氣。”

“他們不反抗,你就開一槍。”

葉凡微微偏頭:“他們如果反抗了,你就亂槍打死。”

楊曦月手抖了一下,隨後握緊了短槍。

她隱約感覺到這是葉凡對自己的另一種考驗,就如他故意讓劉東旗被抓走讓敵人審問一樣。

下一秒,楊曦月踏了出去,又抓出一槍。

雙槍在手。

她幾乎同時扣動扳機。

“砰砰砰——”

一連串的槍聲中,二十多名特衛全部爆頭,一個個腦後勺中槍。

始終冇有人敢回頭或者轉身。

“砰——”

最後一槍,楊曦月冇有爆掉蒜頭鼻的腦袋,而是打在他兩條大腿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