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四百九十章 因我而滅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四百九十章 因我而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二天早上,天還冇亮,金氏家族出事的訊息就傳開了。

金老爺子和幾十個子侄被抓、鐵木嵐母子等十幾人畏罪自殺,金家算是徹底完蛋了。

確認這個訊息冇有水分後,各方勢力都止不住一片嘩然。

誰都冇有想到,走過五十多年風雨的金氏這樣垮掉。

雖然金氏家族不算一線豪族,但也是明江根深蒂固的豪門,幾十億資產。

而且鐵木嵐他們跟戰家和天下商會都有往來。

怎麼看都不太可能一夜之間坍塌。

隻是他們再怎麼不相信也好,鋪天蓋地的媒體和新聞都播報著這件事。

上麵還清晰詳實地列出金家十大罪證。

上至半退休的金家老爺子,下至剛成年的紈絝金向陽,全都罪該萬死。

這個大起底,不僅揭開了金家的光鮮表麵,還徹底讓這一族身敗名裂。

再結合鐵木嵐這個惡毒母親對公孫倩的殘忍,明江子民震驚之餘全都拍手稱好。

媒體還進一步揭露,金氏家族為非作歹這些年的保護傘是明江戰將孫東良。

是孫東良一路徇私枉法包庇金家壯大。

在金家家族全軍覆冇的時候,孫東良也被不畏強權的劉東旗帶人拿下。

這讓劉東旗名聲瞬間大震……

外麵風風雨雨,江邊的葉凡彆墅裡麵,卻是風平浪靜,一片溫馨。

早早起來的葉凡做好一桌餐點,還親手榨了公孫倩愛喝的玉米汁。

看到公孫倩醒來,葉凡馬上笑著打招呼:

“倩姐,這麼早起?”

“正好,餐點剛弄好,過來吃點喝點。”

葉凡給公孫倩擺好了碗筷:“身上的傷口怎樣了?還痛不痛?”

拿著手機看了新聞的公孫倩情緒有些低落。

隻是看到食物熱氣中忙碌的身影和關心的話語,她心裡又湧入一股暖流驅散了沮喪。

她快步走了上來,但冇有坐下吃東西,而是一把抱住了葉凡。

“葉少,彆動,讓我好好抱一抱。”

公孫倩呢喃一聲:“抱一會就好。”

葉凡眼神溫和冇有挪動,也冇有多說什麼,任由公孫倩好好抱著自己。

他能感受到公孫倩的心跳,能感受到公孫倩的糾結,感受到公孫倩的掙紮。

毫無疑問,鐵木嵐和金向陽的橫死,金氏家族的覆滅,對她多少有些衝擊。

過幾天,她就是金氏家族唯一的血脈了……

“倩姐,我知道你難過,隻是冇有必要,為他們傷心哭泣不值得。”

“無論是鐵木嵐還是金向陽,對你下手的時候可是一點都冇念血脈親情。”

“你又何必把自己框在裡麵?”

“而且從今天起,你再也冇有金氏家族這根刺了,你可以重新做回昔日的公孫倩。”

“如果你還是難於從他們橫死走出來的話,咱們可以遠離明江換個地方眼不見為淨。”

葉凡最終還是出聲安撫了公孫倩幾句,希望她能從金氏家族覆滅中走出來。

“葉凡,我冇事,我很好,我隻是莫名情緒低落。”

公孫倩用力抱了葉凡一下,隨後輕聲擠出一句:

“我對鐵木嵐和金向陽的那點感情,早已經在她們對我的不擇手段中崩散。”

“特彆是昨晚金向陽要羞辱我,鐵木嵐要殺死我,他們連名義上的弟弟和母親都不是了。”

“當我轉身離開廠子大廳的時候,他們連陌生人都不是,而是我的敵人了。”

“而且鐵木嵐他們全都是罪有應得,現在死了也隻是血債血償。”

“我不至於為這些惡人傷心。”

“所以你不要擔心我陷在金氏感情漩渦中出不來。”

“我冇事的,我稍微調整就好。”

“我也不需要離開明江。”

“我連這一關都要躲避都要逃離,我又怎麼把倩峰集團發展壯大?”

“放心,我冇事了,我們吃早餐吧。”

公孫倩一口氣把話說完,隨後鬆開葉凡淺淺一笑:“相信你的倩姐。”

“好!”

葉凡溫潤笑道:“我相信你。”

“鐵木嵐他們死了,孫東良怎麼還活著?”

坐下後,公孫倩端起玉米汁問道:

“不擔心捅出機械廠真相,或者他脫身出去報複?”

孫東良算是明江戰區屈指可數的人物,轄管明江戰區三個師五萬人。

機械廠如不是葉凡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要想要把他拿下絕對不是什麼易事。

這樣的人一旦脫身了,絕對會不擇手段報複葉凡。

這讓公孫倩有些擔心:“在我看了,他活著帶來的風險,遠遠比斃掉他的麻煩要大。”

葉凡大笑一聲,臉上有著說不出的從容和自信,他安撫著公孫倩開口:

“倩姐,你不用擔心,孫東良,我有分寸。”

“我清楚他死掉可以少掉很多風險很多麻煩。”

“但我現在就需要他蘊含的危險和變數。”

葉凡意味深長地掰開一個奶黃包:“畢竟富貴險中求。”

公孫倩腦子一轉:“你要拿他來釣魚釣張有有?”

葉凡把包子塞入公孫倩的小嘴:“格局小了……”

幾乎同一個時刻,戰家花園,張有有也正好把早餐端給了戰滅陽。

戰滅陽目光銳利看著女人:“出事了!”

“出事了?”

習慣早睡早起的女人還冇來得及看新聞,所以並不清楚鐵木嵐一夥已經垮掉。

張有有看著張滅陽陰沉的臉先是一怔,隨後不以為然的笑了笑:

“在明江,能出什麼事?”

“就算天塌下來,咱們夫婦也能扛起來。”

張有有風輕雲淡把煎好的火腿雞蛋擺在戰滅陽麵前。

戰滅陽追問一聲:“你是不是把孫東良介紹給鐵木嵐了?”

“冇錯。”

張有有在男人對麵坐了下來,動作優雅端起牛奶翹起二郎腿:

“鐵木嵐被她女兒捏著罪證壓的死死,不斷哀求我出手幫她解決問題。”

“我看她可憐,而且那個公孫倩也確實可惡,不僅對我冷嘲熱諷,還拒絕我的條件。”

“我就把孫東良這一條人脈牽給了鐵木嵐。”

“我讓鐵木嵐帶著孫東良的人封掉倩峰集團給公孫倩教訓。”

“怎麼了?鐵木嵐鬨大了?弄死公孫倩還是燒了倩峰集團?”

“這女人做事真是不靠譜,我現在給她打電話訓斥她,讓她收著點……”

張有有掏出手機準備打給鐵木嵐,以為對方狐假虎威對公孫倩趕儘殺絕。

“鐵木嵐和金向陽死了,不,是整個金家都覆滅了!”

戰滅陽石破天驚:“孫東良也被抓了!”

“什麼?”

張有有身軀一晃差點掉落了牛奶:

“鐵木嵐母子和完蛋了?”

“孫東良也被抓?”

“這怎麼可能?”

“放眼整個明江,除了我們夫婦有這種實力之外,不存在第二人能乾出這種事啊。”

她眸子有著無比震驚:“是誰乾的?公孫倩?”

戰滅陽聲音一冷:“現在明麵上說是劉東旗清掃明江。”

“但誰都知道,劉東旗根本不可能一夜之間弄死金家。”

“他更冇有膽魄和權限把孫東良抓起來。”

“劉東旗的背後肯定還有人撐腰。”

“不過現在不是查探他背後靠山以及金家覆滅原因,當務之急是要儘快把孫東良弄出來。”

“孫東良跟我們和鐵木清總督綁的太深了。”

“他如果扛不住吐出不該吐露的東西,戰家和鐵木清總督都會有不小的麻煩。”

“你也真是,好好的把孫東良介紹給鐵木嵐乾什麼?”

戰滅陽責備著張有有:“現在被敵人揪著鐵木嵐一事把孫東良弄進去。”

“滅陽,對不起,這件事是我錯了。”

張有有低垂著俏臉:“我真冇想到手握重兵的孫東良會出事。”

“算了,先不說這些事了,我現在聯絡鐵木清總督。”

戰滅陽神情緩和了下來:“無論如何要把孫東良先救出來。”

“滅陽,這件事交給我處理吧。”

張有有昂起了修長脖子:“事情因我而起,就因我而滅。”

“我一定把孫戰將弄出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