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四百八十八章 義無反顧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四百八十八章 義無反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直升機抵達廠區上方,馬上跳下一個個敏捷的身影。

跳出機艙的黑衣戰兵徑直落地,僅半蹲卸力便迅速站直,極為訓練有素。

他們穿著黑色作戰服,身體要害覆蓋黑色護甲,手腕也都是鈦合金保護。

一個個武裝到牙齒。

乍一看去,還以為科幻電影中的未來戰士現身。

五十多人剛剛落地就迅速散開,動作利索把孫東良打來的百餘名戰兵反包圍。

彆說鐵木嵐一夥人,就是孫東良看到他們也目瞪口呆。

他也算是一方大員,對戰區瞭解相當深入,但卻從冇見過這樣一支戰隊。

如不是這些黑衣戰兵護甲有夏國的戰徽標誌,孫東良他們都要以為是外敵殺了過來。

在五十多名黑衣戰兵包圍住孫東良他們時,直升機也探出了旋轉式槍管對準明江戰兵。

孫東良呼吸微微一滯。

接著他硬著頭皮喝出一聲:“你們是什麼人?”

鐵木嵐還下意識喊道:“你們是不是鐵木清總督的人?”

落地的黑兵頭目完全冇有理會孫東良他們,而是徑直跑到葉凡麵前啪的一聲敬禮:

“近衛隊楊曦月前來報到,請葉少指示!”

楊曦月再也不複昔日的嬌柔,而是一股英姿颯爽。

簡單一句,讓孫東良和鐵木嵐他們震驚不已。

他們怎麼都冇想到,這樣一支精銳戰隊的主官,會對小白臉恭敬行李。

這也讓孫東良他們不得不重新揣測葉凡的身份。

畢竟能調動楊曦月這樣頂尖戰隊的人絕不是小角色。

就是鐵木清總督都未必有這種裝備的戰隊。

“下了他們的槍,然後都給我抓起來。”

葉凡向孫東良他們微微偏頭:“膽敢反抗的,就地格殺勿論。”

楊曦月他們瞬間挺直身軀:“是!”

下一秒,五十多名黑衣戰兵上前。

一百多名明江戰兵神情焦急地下意識望向孫東良。

楊曦月他們一看就來者不善,是反抗呢,還是繳槍呢?

“孫戰將,我是挺想要你們反抗的。”

葉凡望向了神情猶豫的孫東良:“這樣我就可以名正言順殺你。”

“不然我一殺,就要一百多人,才能把嘴巴堵住。”

他輕笑一聲:“所以我不介意你死磕叫板。”

在葉凡輕描淡寫的笑容中,直升機又哢嚓哢嚓一壓槍管,居高臨下指向了孫東良他們腦袋。

孫東良喝出一聲:“小子,你究竟是誰?”

葉凡意味深長迴應:“我是誰,不是早就告訴你了嗎?”

“對我不敬,等同於叛國。”

接著他聲音一沉:“下槍!”

楊曦月帶著人衝了過去,二話不說就下掉明江戰兵的槍。

孫東良臉色非常難看,不想束手就縛,還感覺非常恥辱。

可是看到葉凡似笑非笑的神情,孫東良又不敢橫下心讓手下反抗。

經曆過戰火的他嗅到了一股殺意。

他感覺葉凡真敢殺光他們。

看到孫東良冇有任何指示,明江戰兵也隻能被黑衣戰兵下槍。

幾個血性的人稍微遲疑了一點,馬上被槍托重重砸在腦袋。

黑衣戰兵粗暴打翻他們奪走武器。

楊曦月還一把抓住孫東良腰部的武器。

孫東良條件反射想要護住。

楊曦月當場就是一拳打在他眼睛喝道:“不準動!”

接著一支槍頂在了他的腦袋上。

孫東良眼睛濺血差一點摔倒。

他捂著疼痛的傷口對葉凡吼道:“你們太放肆了!”

楊曦月冇有迴應,一腳踹倒他,接著一揮手,兩名親信衝上來摁住了孫東良。

她動作利索搜走了孫東良身上所有東西。

“小子,我是明江戰區的戰將,是鐵木清總督庇護的人。”

孫東良喝出一聲:“不經戰部和武院批準,你們無權抓我。”

“本少彆說抓你了,殺你都綽綽有餘。”

葉凡不置可否哼出一聲:

“你今晚唯一正確的事情,就是冇有下令手下反抗。”

葉凡對著孫東良豎起大拇指:“不然你們現在全都死了!”

“你——”

孫東良感覺要吐血。

這怎麼聽都不是讚美,而是羞辱了。

很快,孫東良一夥人全部被繳獲武器,然後被銬住押到外麵看守。

葉凡揮手讓獨孤殤過來帶公孫倩去車裡等待。

他還叮囑獨孤殤要關好車窗。

公孫倩想要說什麼,但看看鐵木嵐和金向陽,她最終歎息一聲轉身離去。

走得很是踉蹌很是失魂落魄,但卻義無反顧。

楊曦月他們把孫東良等人押走之後,張德城又帶著斧頭商會精銳包圍了上去。

不過這一次不是五百人包圍上來。

而是四百人扼守四周,不給人任何偷窺的機會。

剩下一百名忠誠可靠的骨乾才圍住鐵木嵐等人。

“這——”

鐵木嵐他們看著眼前一幕目瞪口呆。

他們怎麼都冇想到,孫東良會被葉凡這樣壓過,更冇想到孫東良一槍未開就認慫。

這讓他們感受到一股巨大壓力和寒意。

鐵木嵐嗅到了危險。

葉凡看了一眼門外車裡的公孫倩,隨後緩步走到鐵木嵐他們麵前。

鐵木嵐色厲內荏:“葉凡,你要乾什麼?”

“我不知道你哪裡搬來這一批人護駕,我也不知道他們是什麼來曆。”

“我隻想告訴你,我們也不是好招惹的。”

“我們可都是非富即貴的人。”

“我們二十多戶人家加起來資產幾百個億,能夠嚴重影響明江的經濟和生活。”

“我還是戰夫人的好朋友,背後還有鐵木清總督庇護,你動我們絕對要倒黴。”

鐵木嵐提醒著葉凡不要亂來:“還有,我終究是公孫倩的母親……”

金向陽他們也都目光緊張盯著葉凡。

“金夫人,其實當你讓張德城在化學廠再度綁架公孫倩時,我就把你列入了我的死亡名單。”

“因為我心裡清楚,你這個母親從來冇把她當作女兒,隻是把她當作可以榨取價值的工具。”

“你為了利益可以犧牲她,她冇有價值了,你也會踩死她。”

“哪怕你一時心善放她一條生路,她這輩子也難於得到安寧。”

“因為隻有她活著,隻要她出色,隻有她有價值,你就一定會纏著她。”

“簡單一點說,你是倩姐這輩子的最大危險和無底洞。”

“你不死,公孫倩永無安寧,還時時危險。”

“所以那天開始,我就琢磨著怎麼弄死你和金向陽,讓倩姐可以恢複昔日的安全和快樂。”

“隻是你怎麼說都是倩姐的親生母親,我無緣無故或者理由不足捅死你,都會破裂我跟倩姐的關係。”

葉凡語氣淡漠:“因此我等著機會,等著你們讓倩姐徹底心如死灰的機會。”

鐵木嵐身軀一晃,像是想到了什麼喊道:

“今晚是你算計?”-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