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四百八十七章 你可以反抗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四百八十七章 你可以反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住手!”

“住手!”

就在張德城他們要砍掉金向陽等人時,門口傳來了一記歇斯底裡的怒吼。

接著汽車大作,無數車燈射入了大廳。

大門也被一腳踹開,一百多名荷槍實彈的製服男子衝入了進來。

穿著防彈衣,戴著頭盔,拿著微衝,腳步急促卻不散亂。

他們一進入大廳就把葉凡等人包圍起來。

殺氣淩厲,槍口陰森,帶著一股死亡氣息。

在葉凡把公孫倩手銬解開時,門口又踏踏踏傳來一陣腳步聲。

接著鐵木嵐帶著幾十個男女現身。

她的身邊還跟著一個身穿白色製服的戰將男子。

不怒而威。

“兒子!兒子!”

鐵木嵐衝入進來掃視一眼,隨後看著斷手的兒子撲了上來。

張德城帶著斧頭精銳要阻攔,隻是葉凡揮手示意他們退後。

葉凡還讓他們放掉手裡的人質,讓鐵木嵐一夥能夠母子團聚。

張德城他們馬上收起斧頭放開了人質。

他不知道葉凡為什麼要放棄這些好牌,但他知道葉凡一定有深層次用意。

“向陽,你怎麼了?你怎麼了?”

她盯著兒子手腕驚慌失措喊著:“來人,來人,快給他止血,止血。”

一個跟隨馬上跑上來掏出紅顏白藥倒在金向陽手腕止住了血。

其餘跟隨過來的男女也都撕心裂肺喊叫,向雞冠頭等男女撲過去。

毫無疑問,這些都是金向陽狐朋狗友的父母了。

看到兒女受傷,一個個義憤填膺,紅著眼睛像是要殺人:

“誰傷的我兒子?誰?”

金向陽緩衝過來馬上盯著葉凡怒吼:

“媽,媽,葉凡砍我的手,葉凡砍我的手。”

“張德城也背叛了我們,做了葉凡的走狗。”

他紅著眼睛喊叫一聲:“弄死他,給我弄死他們,連公孫倩一起弄死。”

“葉凡,公孫倩,你們兩個混蛋,又斷我兒子的手。”

鐵木嵐抓起一槍指著葉凡吼道:

“我鐵木嵐今天跟你們冇完,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她在茶館看到有人綁走了公孫倩,一度還非常開心公孫倩仇人太多,終於招致了報應。

她還打電話叫來孫東良,跟張有有好好喝了兩杯。

隨後她就收到金氏保鏢的簡訊,告知公孫倩是被金向陽帶斧頭商會的人幫了。

鐵木嵐知道公孫倩最近是熱點,是國民女兒,不想兒子下手捲入狂怒的輿論。

於是她趕緊帶著孫東良一夥人來看看。

她希望兒子不要這個時候親自傷害公孫倩,如果傷害了她也希望兒子把手尾處理乾淨一點。

可是冇有想到,來到這機械廠,葉凡和公孫倩屁事冇有。

兒子一夥人卻被砍斷一隻手,還差一點被葉凡砍掉了腦袋。

這怎能不讓她七竅生煙?

葉凡和公孫倩狗膽也太大了,連他兒子都想要殺?

其餘家長也都站起來怒吼葉凡和公孫倩,要他們給自己受傷的兒女一個公道。

“鐵木嵐,你們不要跟瘋狗一樣亂咬人。”

公孫倩聞言憤怒不已反擊:“是你兒子綁架我在先,葉凡反擊在後。”

“從來都是你們先搞事,我們被迫還擊而已。”

“你兒子斷手就是他咎由自取。”

“我現在還嚴重懷疑,今晚跟張有有的見麵,就是你們設立的一個局。”

“你和張有有不動我,就讓你兒子帶斧頭商會的人來綁我。”

“如不是葉少跟斧頭商會有交情,我現在都被你兒子的人和狗欺辱了。”

公孫倩也發泄著怒火:“你還有臉怪責我們?”

“其它東西我冇看到,我也不知道。”

鐵木嵐胡攪蠻纏:“我現在隻看到,你們砍斷了我兒子他們手,還想著要他們的命。”

“公孫倩,葉凡,我不會再給你們機會了,不然我兒子非給你們弄死不可。”

“孫戰將,這些都是傷害我兒子的凶手,請你主持公道把他們都給我抓起來。”

鐵木嵐已經不想跟公孫倩慢慢周旋,隻想藉著傷害兒子一事直接弄死兩人。

其餘家長也都扶著自家兒女要求殺掉葉凡。

他們的兒女再有不對再傷天害理,也不是葉凡和公孫倩有資格教訓的。

身穿白色製服的孫東良走了上來,臉上帶著一股子威嚴和輕蔑:

“你們就是葉凡和公孫倩?倩峰集團的老闆?”

“也是你們無視鐵木清總督的指示,非要把金氏集團從金夫人他們手裡奪走?”

“也是你們今晚雇凶綁架金少和他同伴的?”

“你們兩個外國人,在夏國土地上胡作非為,還真是好狗膽啊。”

“我告訴你們,今晚遇見我孫東良,你們要倒黴了。”

“在我的轄區,我不管你們什麼底細什麼來曆什麼靠山,隻要犯了事,該抓的抓,該殺的殺。”

孫東良大義凜然:“冇有人可以庇護你們,劉東旗也不行,我說的。”

話音落下,一百多名荷槍實彈的戰兵上前,槍口殺氣騰騰對著葉凡他們。

張德城和斧頭商會精銳冇有反抗,在葉凡示意中退到了葉凡和公孫倩的後麵。

金向陽一夥人紛紛吼叫:“斃掉他們,斃掉他們。”

鐵木嵐捧著兒子斷手也很瘋狂:“孫戰將,殺了他們,有事我來扛。”

其餘達官貴人也都紛紛出聲附和:“殺掉他們,殺掉他們!”

“鐵木嵐,你跟你兒子一樣讓我失望啊。”

冇等孫東良說話,葉凡淡淡一笑:

“一個坑,我以為埋你或你兒子就行了。”

“冇想到不僅你們母子一起踩下來,還把這什麼同伴和戰將也拖了下來。”

“這孫戰將的語氣狂妄自大,還不把劉東旗放在眼裡,顯然級彆不小。”

“而你和金家搬不出這樣級彆的人物……”

“所以我估計不錯的話,這人是張有有或者戰滅陽給你牽線的。”

葉凡望向了孫東良:“可惜啊,本來一個隻手遮天的人物,被你們母子拖下水淹死。”

“年輕人,有點道行啊,分析起來還挺有模有樣的。”

孫東良手指點著葉凡一笑:“可惜就是不自量力了一點。”

“我可以告訴你,這明江一畝三分地,就冇有水可以淹死我。”

孫東良很是霸氣:“因為我就是那一潭最深的水……”

葉凡看看時間開口:“隻能說你坐井觀天。”

“好了,彆廢話了,束手就縛,還是被我亂槍打死?”

孫東良揹負雙手盯著葉凡給出一個選擇:

“我是挺想要你們反抗的。”

“這樣我就可以名正言順殺你,也能賣給金夫人和金少人情。”

孫東良眼睛多了一絲殺氣:“不然我一殺,就要五百多人,才能把嘴巴堵住。”

“孫戰將意思是,要麼我和倩姐兩個人死,要麼拉著張德城五百人死。”

葉凡淡淡開口:“你這是要殺人誅心啊。”

孫東良挑釁一句:“主動一點象征性反抗兩下?”

葉凡問出一聲:“你確定要這麼蠻橫殘酷?”

孫東良一笑:“我說過,你可以反抗。”

他一揮手,十幾名戰兵如狼似虎上前。

在葉凡的示意中,張德城和斧頭精銳冇有抵抗,紛紛把路讓開任由他們上前。

“哈哈哈,斧頭商會慫了,怕了,你幫手冇了——”

“小子,你完蛋了!”

金向陽仰頭大笑,儼然最後的勝利者。

雞冠頭他們也都激動的渾身發抖,斧頭商會反水帶給他們的緊張蕩然無存。

葉凡和斧頭商會再厲害,不可能敵得過戰區的力量。

鐵木嵐等家長也嘴角翹起,似笑非笑,不屑看著葉凡。

“砰砰砰——”

十幾名戰兵要捉拿葉凡和公孫倩。

葉凡護住公孫倩之餘也抬腳猛踹。

砰砰砰的一連串聲響中,十幾名戰兵跌飛了出去。

腹部劇痛。

“小子,真敢反抗?”

孫東良臉色一寒吼道:“對執法戰兵出手,等同抗法等同叛國。”

葉凡不置可否:“對我出手,纔是真的叛國。”

這一句,瞬間逗笑了孫東良和鐵木嵐她們。

這以為把自己當什麼人啊,對他出手等於叛國,真是扯淡。

“嗚——”

鐵木嵐他們念頭還冇落下,廠區上方突然傳來了一陣轟鳴聲。

接著哢嚓哢嚓聲響,房頂鐵皮被鐵鉤全部勾走了。

在孫戰將和鐵木嵐他們下意識抬頭中。

十二架重型戰用直升機撲飛壓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