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四百八十二章 不識抬舉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四百八十二章 不識抬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公孫倩忙了一天一夜,第二天才稍微有空閒下來。

她一邊吃著葉凡做的早餐,一邊好奇問出一句:

“那個戰夫人張有有,是不是劉富貴的遺孀啊?”

公孫倩跟劉富貴認識,在中海金芝林時還一起吃過不少飯,但跟張有有卻冇有交集。

她對張有有的認識基本都是從閨蜜團聽來。

公孫倩曾經對苦命的張有有很是同情。

芳華正茂年紀,找到喜歡的男人,還懷著他的孩子,正要過幸福甜蜜的生活,卻突然遭受變故。

喜歡的男人死了,自己和孩子也九死一生,對於一個女人來說不亞於天塌下來。

所以她很是好奇昨天戰夫人身份的女人是不是張有有。

“冇錯,就是劉富貴的遺孀。”

喝著牛奶的葉凡動作一滯,隨後冇有什麼隱瞞:

“上次在西餐廳吃飯的時候,就是滿地狼藉那次,我已經跟她和戰滅陽打過交道了。”

“我跟他們算得上撕破臉皮了,所以昨天也就懶得給張有有麵子。”

葉凡輕輕搖晃著牛奶,把張有有近況簡述了一變。

公孫倩大吃一驚:“張有有怎麼變成這樣了?”

“人生空虛,遇見多金帥氣又會疼惜人的豪族大少,難免腦子一熱栽入進去。”

葉凡恢複了平靜接過話題:“其實她找不找男人,我是毫無所謂的。”

“隻是她栽得太深,不僅聽不進勸告,還完全偏執的護短,更惦記著不該惦記的東西。”

“兩百億也好,金氏董事長也好,她已經有點走火入魔了。”

葉凡拿起一個奶黃包吃了起來,填充心頭那一抹對張有有的遺憾。

“看來張有有是真被男色迷住了。”

公孫倩輕輕點頭,大腦高速轉動著:

“不然她怎麼會覺得,戰滅陽是真心實意對她好想要娶她呢?”

“戰滅陽雖然虧空不少,但冇有爆出來,表麵還是無比光鮮,十大傑出企業家之一。”

“他的公司、他的背景、他的帥氣,隨便挑選一個名門望族的千金小姐毫無難度。”

“比張有有年輕、比張有有漂亮、比張有有能力強的千金小姐,雙手雙腳都數不過來。”

“接過戰滅陽卻偏偏選擇了她這個未亡人,還是生了孩子的未亡人,其中古怪清晰可見。”

她一眼看到了問題所在:“不說百分百了,九成九,是衝著她手裡的錢而來。”

“冇錯,我也這樣對她說過,可張有有聽不進去,還發飆。”

葉凡苦笑一聲:“我跟唐若雪也說過,想讓她勸一勸張有有。”

“可她說憑什麼生個孩子的女人就不能嫁入豪門得到幸福?”

“憑什麼未亡人就不能力壓其她千金名媛得到豪族大少的愛戀?”

“人家楊貴妃嫁給了兒子,還能嫁給老子做貴妃呢。”

葉凡一臉無奈:“你說,我還能提醒個錘子……”

公孫倩一笑:“這樣一看,我們跟張有有和戰滅陽始終要碰一碰?”

“碰就碰吧。”

葉凡大手一揮:“事情躲不過去的時候,就要站出來勇敢麵對。”

“畢竟,處理了它,它就不再是事情,不處理,始終會是一個刺。”

“再說了,有我頂在倩姐的背後,就冇有人能讓你後退半步。”

他給公孫倩倒滿了牛奶。

公孫倩喝著牛奶苦笑:“我現在也冇有退路了,隻能一直往前衝。”

“對了,張有有說的那個什麼鐵木清總督,感覺有點棘手。”

她眸子有著一絲擔心:“我看劉東旗他們昨天明顯感覺到壓力。”

葉凡也冇有半點廢話,手指一點打開手機,然後投放到大螢幕。

螢幕上很快出現劉東旗的影子。

他對著葉凡和公孫倩畢恭畢敬開口:“葉少,公孫總裁,早上好!”

“劉署,說一說鐵木清的底細。”

葉凡淡淡出聲:“讓公孫總裁心裡有一個底。”

“鐵木清警探出身,是天下商會的五大核心人物之一,是鐵木刺華的族弟,也是鐵木金的叔叔。”

劉東旗是一個聰明人,早已經知道葉凡會問起鐵木清,所以昨天就做足了功課:

“早年經過鐵木刺華和天下商會的運作,他從一個小隊長一路平步青雲,最終成為沿海一州之主。”

“他這個人性子野,能力強,剛愎自用,還手段狠辣。”

“曾有江湖大佬不小心超了他的車,他一怒之下就當場斃掉對方,還滅了對方整個組織。”

“他轄管的那個州,曾是三不管的市,各種犯罪行徑都存在,走製私粉交易熱武,什麼都有。”

“那邊的官方也是被滲透的七七八八。”

“各大惡勢力還經常火拚,街道時不時會冒出幾顆彈頭,到了晚上更是不能出門。”

“那邊子民真的算是水深火熱了,出門都要戴安全帽防彈衣,不然一不小心被流彈打中。”

“鐵木清上任後就帶著天下商會精英來了十次大清掃。”

劉東旗一笑:“三年不到,各種見不得光的組織全部被殲滅,民眾重新恢複了安居樂業。”

公孫倩微微訝然:“這樣一看,鐵木清還是很厲害很有正義的嘛。”

“鐵木清有正義,就不會跟天下商會綁的那麼密切了。”

劉東旗大笑一聲:

“事實也是如此,鐵木清看似蕭清了那個州的毒瘤,其實隻不過是為天下商會鋪路。”

“他掃掉那些大大小小的毒瘤之後,就讓天下商會接管了他們的地盤和渠道。”

“他等於把一盤散沙全部凝聚起來,掌握到自己手裡,還轉入更為隱蔽的地方。”

“傳聞鐵木清掃掉那些毒瘤後,那個州往來的地下錢財暴漲了十倍。”

“三不管的地方也成了夏國境內和境外罪犯的一個視窗。”

“天下商會賺錢的速度也提高了好幾倍,它拿出去賄賂人的錢財也多了很多,拖下水的人隨之也變多。”

劉東旗一笑:“當然,最重要的一點,鐵木清因這功績連跳三級,進入了天南省中心。”

公孫倩撥出一口長氣:“冇想到鐵木清如此陰險。”

葉凡端著牛奶笑道:“能被鐵木刺華看中的人哪有善茬?”

劉東旗輕輕點頭,隨後繼續剛纔的話題:

“鐵木清調入天南省中心後,天下商會冇有停歇,繼續全力給他運作。”

“經過天下商會的配合和運營,鐵木清左手蕭清了不聽話勢力,右手完成了六大省內民生難題。”

“高鐵基建、招商引資,城區拆解……鐵木清全部擺平了。”

“他也因此成為了天南行省的總督,成為夏國十三封疆大吏之一,還是位列前茅的那種。”

“總之,他這個人非常的強勢也非常的不好招惹。”

“如不是我受過葉少教誨,不懼強權,殘留三分硬骨,我也是不敢跟他對著乾的。”

劉東旗昂起頭展現著自己的錚錚鐵骨。

“行了,知道了,劉署,你盯著鐵木清他們,有什麼動靜告訴我。”

葉凡輕飄飄掛掉了手機,隨後望向了公孫倩一笑:“倩姐,怕不怕?”

“有你在,天塌下來,我也不怕。”

公孫倩一口喝完杯中牛奶,決定了跟葉凡風雨同舟,就會義無反顧……

同一時刻,戰氏一棟湖邊彆墅,一身白色長裙的張有有正站在岸邊餵魚。

頭髮盤起,容顏精緻,再加上眉間的不怒而威,她已不見昔日的空姐甜美,多了一絲戰夫人的風範。

她一揚手,無數魚糧紛紛落下,引得很多鯉魚跳出來爭搶。

看著這些魚兒爭先恐後,張有有冷冽的臉上多了一絲笑意。

站在後麵的鐵木嵐忙上前幾步開口:“戰夫人,對不起,讓你生氣了,我……”

冇等鐵木嵐把話說完,張有有就一揮手製止她繼續開口:

“拿我的帖子過去,請你女兒帶著股份出來坐一坐,這是我給她的最後一次機會。”

“如果她還是昨天那樣不識抬舉。”

張有有優雅側頭望著鐵木嵐變了語調:

“儂就告訴她阿拉要生氣了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