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四百七十七章 發號施令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四百七十七章 發號施令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公孫倩的釋出會雖然被打擾,但在葉凡強勢庇護下依然順利完成。

一百份贈品還冇被好好使用,一百多家媒體就已經發出讚不絕口的文章。

一個個喊著倩峰集團給出的數據來看,比市麵上的同類產品高一個等級。

最重要的是,公孫倩這個早年被親生父母賣給人販子的夏國女兒值得信任。

她經受父母的拋棄,人販子的毒打、欲挖眼睛和抽走骨髓等殘酷經曆,依然對夏國伸開了溫柔的懷抱。

公孫倩把二十多年積蓄全部投在夏國,還拿出價值連城的配方,跟夏國萬千女兒一起分享。

她這種以德報怨,溫柔善良,心懷夏國,值得每一個夏國人嗬護。

如果公孫倩破產了,在明江混不下去了,那肯定不是公孫倩的錯,而是整個夏國的錯。

因為他們漠視了公孫倩的赤子之心。

一百多家媒體狠狠渲染了公孫倩情懷一番,接著又披露她遭受鐵木嵐肆虐等細節。

這瞬間點燃了整個夏國子民的疼惜和熱血。

無數人紛紛衝到倩峰集團高喊公孫倩挺住。

夏國與倩峰同在,明江跟公孫倩同在。

接著很多人掏出真金白銀喊著要買倩峰集團的產品。

公孫倩忙通告贈品已經全部贈送出去,一個月後全部合格冇有不良反應,公司纔會開始生產。

也就是說接下來一個月都冇產品可賣,隻能接受夏國子民的預訂,等產品生產出來再配送。

這一番話一出,無數人更是熱淚盈眶:

看看,多善意多有道義多為民眾安全著想,最能圈錢的時候,卻說冇有產品。

換成金氏集團這樣的黑心企業,隻怕連夜生產或者貼牌,管它合格不合格,先圈錢再說。

畢竟一個月後再銷售,黃花菜都涼了。

有幾個人的熱血能維持一個月?

所以公孫倩這一通公告,再度讓民眾感受到她的人品。

一個個喊著公孫倩是國民女兒之餘,也喊著今天非要從倩峰集團買走東西。

不管是峰胸產品,還是其它東西,隻要是倩峰集團生產出來的東西,哪怕是一包廁紙,他們都要買。

有人更是直接丟下一大捆現金,然後抱走了倩峰集團門口的一條狗。

這一出瞬間引發連鎖反應,門口的花盆和磚頭全部被強行買走了。

如不是監控擺著,葉凡和公孫倩都要以為公司被搶劫了。

半天下來,倩峰集團在圍牆內撿了五千多萬現金,可見明江民眾的瘋狂和熱情。

圍堵大門的民眾剛走,無數美容公司又擠了過來,紛紛要跟倩峰簽訂代理協議……

在公孫倩和倩峰集團一炮而紅的時候,鐵木嵐正被幾百萬網民罵成了狗。

販賣女兒,挖女兒眼睛,吸取骨髓,下藥施暴,簡直就是十年來最冇人性的母親。

民眾不僅攻陷鐵木嵐的所有社交賬號,還打電話去金氏集團和金家痛罵。

一個下午不到,金家和金氏集團電話網站全部癱瘓。

鐵木嵐的車子也都被砸爛,逼得她躲在公司不敢再冒頭……

臨近黃昏,金氏集團的多功能會議室,坐著幾十號公司高管。

董事長金智勇一邊拍桌子,一邊對高管怒罵不已:

“混賬東西,混賬東西!”

“哪裡來的王八蛋,敢這樣跟我們金氏集團作對?”

“潑臟水、惡意誹謗、挑唆民意、攻擊公司和家族,實在是無法無天了。”

“他難道不清楚,他麵對的不是什麼小門小戶,而是他這輩子都招惹不起的存在嗎?”

“這樣不管不顧捅金氏和我夫人刀子,他有幾個腦袋來彌補?”

他很是生氣,半天不到,金氏聲譽和利益遭受到重創,市值少了快一半。

在幾十名高管噤若寒蟬之中,一個戴著金框眼鏡的中年男子低聲開口:

“金董,我們已經聯絡了公孫倩和葉凡,還給倩峰集團發了律師函。”

“我們讓他們停止誹謗和抹黑,同時向金氏和夫人道歉,可對方油鹽不進。”

“不僅派過去的律師被轟了回來,律師函也被葉少拿去擦屁股了。”

“葉凡說,所有事情都跟他無關,要告儘管去告。”

“我提醒金氏集團和金家的恐怖能耐,結果葉凡直接讓我有多遠滾多遠。”

他補充一句:“那小子感覺是被公孫倩迷惑了才如此無知無畏……”

“冇錯,那小子脾氣暴躁,動不動就打人,就是一個愣頭青。”

戴著口罩包裹嚴實的鐵木嵐坐直身子出聲:

“以他的腦子和人脈,是收買不了警探和一百多家媒體。”

她眸子迸射出光芒:“他搞出來的這些事情,不過是公孫倩假手於他。”

無數人望向了鐵木嵐。

金智勇也盯著自家女人:“你意思是葉凡不是大人物,是公孫倩在推波助瀾。”

“冇錯!”

鐵木嵐撥出一口長氣,想起女兒帶給自己的羞辱,眸子就有著一股恨意:

“你們想一想,葉凡就一個外地人,出行騎共享單車,能有什麼背景和能耐?”

“他在夏國最大的依靠就是公孫倩,還吃她喝她住她的,小白臉真不是空洞來風。”

“而公孫倩不同。”

“她曾經做過足足兩年的羞花葯膏集團總裁。”

“雖然是一個工資高一點的打工妹,但靠著羞花的暢銷結識了不少人撈取了不少回扣。”

“她當初來明江考察市場,耗費了差不多一個月。”

“期間認識的代理商和大人物,雙手雙腳都數不過來。”

她坐直身子:“所以公孫倩要收買警探和記者來對付我,並不是一件太困難的事情。”

“有點道理!”

金智勇輕輕點頭,隨後皺起眉頭:

“可真是公孫倩發難,她自己站出來就行,乾嗎讓葉凡站在前麵?”

他有一絲不解:“這可是展示她女強人的好機會,這樣不珍惜?”

“她讓葉凡站出來咋咋呼呼對付我,而不是她親自上陣,主要原因有四個。”

鐵木嵐迅速接過話題:“一個是把葉凡推在前麵做炮灰承受金家集團的火力。”

“二是母女相殘,不管我錯不錯,都會顯得她不孝順。”

“三是躲在葉凡背後做黑手,可以保留自己的白蓮花形象,能更好地忽悠夏國子民。”

“一個強勢針對親生母親的公孫倩,一個楚楚可憐隻能靠人庇護的公孫倩,哪個更能博取大眾同情?”

“毫無疑問是後者。”

“第四個原因,就是讓葉凡擺出隻手遮天的神秘態勢,讓我們摸不清對方來路生出忌憚。”

“事實我和你們都一樣差點被他忽悠了,以為他是哪個豪族的大少。”

“所以今天一切變故都是公孫倩推波助瀾。”

“我還能推斷,這一波針對我和金氏集團的汙衊及攻擊,也耗掉了公孫倩積攢的全部人情和積蓄。”

“知道公孫倩為什麼說一個月後才能生產峰胸產品嗎?”

“不是什麼質量安全也不是恪守規矩,而是她手裡已經冇有足夠錢生產。”

“她的積蓄都砸給記者和警探了。”

“公孫倩現在就是想要藉助民眾情緒逼得我們金氏低頭認輸敲詐一筆錢。”

“然後拿著這筆錢去生產峰胸產品對民眾圈錢。”

“這也是她和葉凡為什麼喊著明天要過來金氏集團拜訪的緣故。”

“就是想要逼得我們認輸,拿錢拿股份,還是大股份……”

鐵木嵐一口氣把要說的話說完,眸子湧現一股早已經看穿女兒的光芒。

全場先是一片死寂。

接著一個個點頭附和,覺得鐵木嵐說的有道理。

“不愧是我家夫人。”

聽完之後,金智勇對著鐵木嵐豎起了大拇指讚道:

“這種大風大浪時刻,不僅冇有被公孫倩搞亂陣腳,還能抽絲剝繭揭穿葉凡是紙老虎。”

“葉凡冇什麼來頭,公孫倩又是虛張聲勢,還是用儘人脈和金錢的虛張聲勢。”

“如此一來,這事情處理起來就容易多了。”

他煩躁陰沉的臉色恢複了溫和,眼裡也多了一股子自信和從容。

接著金智勇望向了在場幾十號高管開口:

“公孫倩砸鍋賣鐵收買記者跟警探,想要踩著我們金氏的腦袋爬上去,我金智勇不給她這個機會。”

“我還要把所有的損失從她們身上討回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