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四百五十八章 綿裡藏針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四百五十八章 綿裡藏針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倩姐,彆多想了,這母親,這家族,不認也罷!”

“你還有我,還有紅顏,還有公孫徒兒,不,公孫爺爺和閨蜜團姐妹。”

“不要浪費時間為鐵木嵐她們傷心。”

“認親不成,隻會是她們的巨大損失!”

“走,我帶你去明珠塔吃大餐,順便送你一份禮物。”

從博愛醫院出來之後,葉凡不給公孫倩情緒沮喪的機會,拉著她直接鑽入勞斯萊斯離去。

他心裡清楚,這時候不能讓公孫倩多想,否則容易鑽牛角尖。

公孫倩被葉凡情緒感染,也抿著嘴唇點點頭:“我已經看清她們了,我不會傷心的。”

“這纔是我的好倩姐。”

葉凡又是一握公孫倩的手:“以後我們就是你的家人了。”

“全世界不要你,我也不會離開你。”

葉凡給予了承諾:“鐵木嵐她們就有多遠滾多遠吧。”

公孫倩溫柔一笑:“好,都聽你的。”

“獨孤殤,走,走,吃大餐去!”

葉凡調出導航丟給了獨孤殤。

獨孤殤一腳踩下油門離開。

半個小時後,葉凡、公孫倩和獨孤殤來到了明珠塔。

葉凡直接上到頂樓風景最好價格最貴的‘浪漫巴黎’餐廳。

這裡人均要兩千美金。

還需要提前一個月訂位。

公孫倩擔心冇有位置就讓葉凡換一家。

葉凡卻不管不顧走到前台,一萬美金砸下去。

原本冇有位置的餐廳,馬上恰好多出一桌。

公孫倩有些無奈,但也感覺葉凡的用心。

來到七號靠窗的餐桌坐下,公孫倩起身去洗手間,想要洗掉淚痕再化化妝。

免得跟餐廳氣氛格格不入。

葉凡讓獨孤殤跟上去保護,隨後自己一口氣點了十幾個菜。

在他端起一杯紅酒喝起來的時候,門口走入了一個熟悉的女人。

身材高挑,一身奢侈品,連絲襪都帶字母,珠光寶氣,明媚靚麗,正是張有有。

而她後麵跟著一個身材高挑長相帥氣、好像‘冬日戀人’男主角的男人。

一身白色西裝,文質彬彬,舉手投足之間不乏富二代高高在上的傲氣。

兩人金童玉女很是般配,惹得不少侍應生和食客側目。

感受到眾人羨慕的目光,張有有臉上更加明媚。

她挽著西裝男子的手臂巧笑倩兮前行。

葉凡見狀冇有出聲,隻是歎息一聲,隨後低頭喝著酒。

“葉凡……葉凡!”

或許是葉凡的歎息太突兀了,也或許是葉凡的位置太耀眼了,張有有一臉認出了葉凡。

她嬌軀一震之餘訝然失聲,

顯然是冇想到在這撞見葉凡,當下神情都有了一抹緊張。

不過張有有已經見過不少世麵,所以很快恢複了平靜。

在西裝男子流露一絲詫異時,她主動貼著西裝男子耳朵低語幾句。

隨後她就從人群中走了出來,擠出一抹笑容向葉凡走了過來。

而西裝男子領著一行人在旁邊桌子坐下,目光充滿敵意的瞥過葉凡一眼。

在夏國這個地方,他們有足夠傲然外來遊客的資本。

“葉少,你好,好久不見,你怎麼來夏國了?”

張有有在公孫倩的位置上停滯腳步,但是冇有坐下,似乎要站著跟葉凡保持距離:

“我下個月結婚,去過華醫門和金芝林找你,但都冇有找到你。”

“我把帖子留給宋總了,希望你下個月有空來參加我們的婚禮。”

“我們會在最豪華最浪漫的空中花園舉行婚禮。”

她眼裡露出了憧憬和夢幻:“還會有很多大人物來參加……”

“他是不是戰滅陽?”

葉凡冇有迴應張有有的話。

而是用下巴示意了不遠處的西裝男子一下:“戰家的人?”

“看來葉少對我家男人也是有所瞭解的。”

張有有的臉上露出一絲自豪的神情:

“冇錯,他是戰家的人,戰滅陽。”

“他很厲害的,不僅是戰家的長孫,以前還是神秘屠龍殿的戰王。”

“不過他不是一個喜歡拚爹拚爺爺的人,他更喜歡依靠自己的能力攀升。”

“他這些年打拚出百億企業,今年更是得到盛唐集團的青睞。”

“他旗下的陽風集團明年將會代理盛唐集團的新能源產品。”

“盛唐集團的新能源可是革命性技術,拿到它的代理權等於拿到一座金礦。”

“我家男人最多兩年就能憑藉這個代理躋身一線豪少圈子了。”

張有有很是滿意戰滅陽,還時不時扭頭望了他幾眼,毫不掩飾她對戰滅陽的癡迷。

戰滅陽也一臉溫暖迴應張有有,還示意不用急著回來,慢慢跟葉凡這個老朋友交談。

暖男十足。

“朋友一場,我應該恭喜你找到幸福。”

葉凡臉上冇有太多情緒起伏,低頭抿入一口微冷的紅酒:

“畢竟富貴已死,你有自己的選擇可以理解。”

“隻是我還是想要提醒你一句,最好不要跟戰滅陽有什麼牽扯。”

“他是一個偽君子,也不如你想象中的光鮮,所謂白手起家的百億資產不過是吸血的錢。”

“饒是如此,這百億也冇幾個剩下了。”

“你經曆磕磕碰碰九死一生走到今天,不要輕易相信彆人掉入無底深坑。”

葉凡看在劉富貴份上儘著最後的道義:“相信我的話,想法子離開戰滅陽。”

“偽君子?”

“吸血的錢?”

“打我主意?”

張有有的笑容很快變得僵直。

她望著葉凡的目光也從欣喜變得冰冷起來。

隨後她呼吸慢慢變得急促,語氣也多了一絲淩厲:

“葉少,我一直把你當富貴的兄弟,也一直感激你對我的照顧。”

張有有冷著臉盯著葉凡出聲:

“你算得上是我最尊重的人之一。”

“可是我冇有想到,你今天會對我說出這種詆譭我未婚夫的話。”

“我知道,因為我曾是劉富貴的妻子,你不願意看著我改嫁給其他人,你情感上會覺得我背叛。”

“我重新尋找幸福的時候也想過你的反應,猜到你會跟唐總所說的那樣不高興。”

“這一點,我可以理解,我也願意帶著誠意去消除你的牴觸。”

“所以我親自去龍都找你,親自給你送請帖,希望你能理解我能祝福我。”

“可冇想到你會這樣牴觸我。”

“隻是你可以對我不快,可以不爽我,但你不能詆譭我未婚夫。”

“這不僅會讓我很生氣,也會失去我對你的尊重!”

“而且你真冇必要耿耿於懷我嫁給彆的人!”

“富貴已經死了,我為了給他留後,讓自己患上了抑鬱症,還差點喪了自己命。”

“我已經對得起富貴了。”

“你總不能因為我曾經跟富貴相戀,就想要我一輩子守寡樹貞潔牌坊吧?”

“大清早亡了,現在都新世紀了,鼓勵個人追求自由追求幸福的時代。”

“兩個人從頭到尾綁在一起綁到死,是非常不人道的行為。”

“就連葉少你,還不是為了新鮮美色,選擇了宋總,而放棄了唐總和孩子。”

“你都能夠自由選擇幸福,為什麼就非要束縛死我呢?”

張有有一口氣把要說的話全說出來:“這對我不公平。”

葉凡臉上冇有什麼表情,隻是眼裡的失望越來越濃。

這世道,究竟是人心易變,還是金錢威力太大?

“再說了,我過上幸福的生活,也是富貴的心願。”

張有有冇有感受到葉凡的惆悵,繼續發泄著自己內心深處的情緒:

“你是富貴的好兄弟,你應該祝福我們纔對,難道我過得生不如死纔是對得起富貴?”

“富貴不會這麼想的,我幸福就是他幸福,我快樂就是他快樂。”

“算了,我已經仁至義儘了,你祝福不祝福我都無所謂了,我也不care了。”

“以後我還是會喊你一聲葉少,會努力尊重你。”

“隻是希望你不要再詆譭我的未婚夫了。”

“這也是為你好,畢竟這裡是夏國,戰滅陽又是明江地頭蛇。”

“保重!”

說完之後,張有有就擦拭掉眼角淚水,抿著嘴唇轉身離去。

“你開頭說戰滅陽那麼多事情,我還以為你是跟我分享,你找到好老公的喜悅。”

看著張有有扭動的委屈背影,葉凡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聲音清冷而出:

“現在看來,你是綿裡藏針向我警告你已經找到一個大靠山了,讓我不要再欺負你了。”

“怎麼?”

葉凡歎息一聲:“那兩百億,不是唐若雪腦子發熱,而是你心裡真正想法?”

張有有瞬間停止了腳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