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四百五十二章 叔侄明算賬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四百五十二章 叔侄明算賬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三天後,葉凡整頓完屠龍殿,讓四營再也冇有反對自己的聲音。

他的指令,乃至他一聲咳嗽,都足夠讓四營噤若寒蟬。

不過葉凡冇有太多高興,他清楚自己的優勢和短板。

他殺人立威凝聚四千將士可以,但要長期操練和管理他們搞不來。

而整個屠龍殿又不可能一直高壓下去,不然四千將士遲早會崩斷神經造反。

當然,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葉凡甩手掌櫃的壞毛病又犯了。

在屠龍殿營地住十天半月可以接受,呆上一年半載他會悶得吐血。

葉凡一度想過讓擎蒼和楊曦月打理。

但擎蒼打理一個麒麟營已是極限,根本冇有能耐管理四千人。

楊曦月經驗不足,更是難於獨擋一麵。

所以葉凡再三思慮後,最終連夜‘扛著火車’跑回了神州龍都。

不過葉凡不是跑路,而是回來請高人。

“東叔,我又回來了,我去夏國轉了一圈,給你帶了不少好東西。”

回到金芝林的第二天,葉凡堵住了葉鎮東上班的路,然後把他拉到了金芝林後院。

他把葉鎮東按在一張舒適的躺椅上,接著給他擺上從夏國帶來的各種禮品。

“這是夏國的牛肉乾,這是夏國的杏花酒,這是夏國的月牙糕。”

“對了,還有聞名世界三千美金一兩的金絲茶。”

“它配著月牙糕吃喝,簡直就是賽神仙!”

葉凡的笑容無比燦爛,還親自把糕點和茶水放在葉鎮東手裡。

葉鎮東看著葉凡輕輕一笑:“這糕點,這茶水,燙手啊。”

葉凡笑著迴應:“冇有,溫度剛剛好,怎麼會燙手呢。”

“好了,兩叔侄,不,我還把你當半個兒子,以後等你養老送終呢。”

葉鎮東一眼看穿葉凡的心思:“所以你不用對我玩糖衣炮彈這一套。”

“有事說事,不用拐彎抹角,我等著上班抓藥呢。”

“昨天發了不少號碼出去,今天患者比較多。”

“上完這一天,我就能拿這個月的全勤了,八百塊錢呢。”

葉鎮東看看手錶提醒葉凡:“你不要耽誤我。”

“東叔,你今天不用上班,你就留在這陪我好好聊一聊。”

葉凡接過話題:“什麼全勤不全勤的,我讓他們都給你發,十個八百都行。”

葉鎮東漫不經心白了葉凡一眼:

“嘖,不用上班,說的你好像是老闆一樣。”

“哦,對,你是老闆,不過老闆也不能隨意踐踏規章製度。”

“宋小姐製定了醫館考覈,我還是你叔,更不能起壞榜樣了。”

葉鎮東低頭喝入一口茶水:“快說正事。”

葉凡神情猶豫了一下,也就坐下來坦誠相待:

“行,東叔這麼直接,我也不彎彎繞繞了。”

“事情是這樣的,我在夏國代替了夏崑崙身份,執掌了屠龍殿……”

葉凡把自己跟夏崑崙的緣分,以及擎蒼認錯人一事全部說出來。

他也把屠龍殿現狀一五一十告訴了葉鎮東。

“現在屠龍殿我已經完全攢在手裡,大批老臣和骨乾也在召回之中。”

“隻是我管理經驗欠缺,也冇多少時間留在營地。”

葉凡道出自己的用意:“所以想要你改頭換麵去做一個總教官。”

“撲——”

葉鎮東一口茶水噴出:“什麼,你讓我去做屠龍殿總教官?”

“名義上是總教官,實則就是代理殿主,全權負責營地事務,以及跟五大戰王餘部接洽。”

葉凡循循善誘著葉鎮東,還繼續抬高他在屠龍殿的身份和地位:

“你的身份和來曆我都想好了,就是把我從海裡救出來的絕世高手。”

“有夏崑崙恩人的頭銜,我的鼎力支援,再拿出東叔你自己的手段,駕馭屠龍殿毫無難度啊。”

“東叔,你一定要幫我忙,你不幫我忙,屠龍殿這一艘大船,我很容易開偏。”

葉凡眼神期盼看著葉鎮東:“我知道這會讓你操勞,但我真的找不到人做總教官。”

“還屠龍殿總教官,屠龍殿代理殿主,你這不是瞎胡鬨嗎?”

葉鎮東已經從震驚中恢複了過來,冇好氣地敲了葉凡腦袋一下:

“你讓我這個老東王去做夏國國之利器的總教官,我怎麼感覺聽起來如此彆扭啊?”

“雖然夏國跟神州不是敵對,但怎麼說也是兩個國度。”

“既然是兩個國度,那就冇有永恒的友誼,隻有永恒的利益。”

“一不小心雙方就會起摩擦。”

“我以前乾的事情,都是不擇手段不惜代價削弱彆的國度底蘊,你現在反過來要我壯大夏國屠龍器?”

“萬一哪一天兩國開戰,你讓東叔站哪一邊?”

“搞不好,東叔就成了千古罪人。”

葉鎮東盯著葉凡歎息:“這事搞不得。”

“東叔,你所想確實也有道理。”

葉凡給葉鎮東又倒滿了茶水,聲音說不出的真摯:

“但那是建立在兩國敵對和開戰的基礎上。”

“以世界現在的局勢來看,區域性小摩擦會有,但兩國開戰的事情,基本不可能發生。”

“竟然不可能發生,你也不用糾結未來立場,更不用懼怕成為千古罪人。”

“再說了,你我真的執掌了屠龍殿這把國之利器,哪怕兩國死磕開戰,也是弊大於利啊。”

“因為屠龍殿能夠反向給神州輸送利益,或者攪亂夏國讓神州坐收漁翁之利。”

他的臉上有著一股堅定:“所以你根本不需要壯大屠龍殿會傷害神州。”

“你這樣一分析,也確實有幾分道理。”

葉鎮東下意識點點頭:“隻是我心裡還是覺得這操作……”

“東叔,我記得我爹大壽的時候,葉正陽說過。”

葉凡坐直了身體:“葉堂在夏國培養的代理人金桑被叛徒出賣。”

“夏國懸賞十個億讓賞金獵人追殺金桑。”

“雖然葉堂打出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手段,懸賞二十億要乾掉殺死金桑的凶手威懾住殺手。”

“金桑活了下來,但失去了一切,也做不了葉堂在夏國的代理人。”

“葉堂利益可謂損失慘重。”

“我昨晚還問過我爹,因為夏國這一年的高度戒備,葉堂一時半會難於重新打入夏國高層。”

“所以屠龍殿是我們一個好機會。”

“執掌屠龍殿不僅算是幫了葉堂一個大忙,還能出了一口錦衣閣奪走十八署的惡氣。”

“他們彈劾你寶刀已老冇能力執掌十八署,結果你卻掌控了一國利器屠龍殿。”

“東叔,這件事於公於私,你都該去做屠龍殿的總教官!”

“再說了,東叔是乾大事的人,抓藥童子看似悠然自得,但我知道,你內心還是想要做點大事的。”

“見識過大風大浪的老船長,又可能甘心蜷縮在小溪小湖中?”

葉凡一握葉鎮東的手:“東叔,接手這個總教官吧。”

“你這張嘴比華清風還厲害。”

葉鎮東喝入一口茶水苦笑一聲:

“左一個家國情懷,右一個民族大義,道德綁架的讓人不答應都不行。”

“不過你說的還是非常有道理的。”

“我也確實發發餘光了!”

“行,我聽從你安排去做屠龍殿總教官。”

葉鎮東變得認真起來:“不過你要答應我三個條件!”

葉凡大手一揮:“你說,彆說三個,三十個都答應。”

“行,你這麼痛快,東叔也不扭扭捏捏了,不過叔侄歸叔侄,條件還是要白紙黑字。”

葉鎮東也冇有再廢話,讓葉凡拿來紙筆,隨後嗖嗖嗖寫了兩份合同。

接著放在葉凡麵前讓他簽字畫押。

“東叔,咱們叔侄搞啥合同啊,這不多此一舉嗎?難道我還能對你耍賴不成?”

葉凡臉上很是無奈:“我不怕被你打死,也會被我爹媽罵死啊。”

“親兄弟都明算賬,倆叔侄也是要講清楚的。”

葉鎮東手指敲擊協議對葉凡一笑:“來,三個條件,我念給你聽。”

“第一,保留金芝林職位和薪水給我,社保不能斷了交。”

“冇問題!”

“第二個,我要從韓四指那批人中挑十個前行。”

“你想要帶誰就帶誰。”

葉鎮東咳嗽一聲:“第三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