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四百四十五章 我真不是殿主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四百四十五章 我真不是殿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兩行熱淚,從葉凡眼眶流下。

有些人,擦肩而過,卻會是一輩子銘記。

董千裡獵豹一樣跑了過來,拖著葉凡死命跑向車子:

“葉少,快走,快走!”

很快,他就把葉凡塞入了車裡,然後一踩油門!

“嗚——”

車子利箭一樣駛出了現場。

坐在車裡的葉凡扭頭,正看到夏崑崙死死卡著戰驚風,怎麼都不肯鬆手。

戰驚風憤怒無比,卻脫不了手,隻能無能狂吼:“啊啊啊——”

葉凡神情相當地難受。

夏崑崙看著遠去的車子,無所謂戰驚風的捅刀。

他的嘴裡還輕輕哼唱起一首歌謠:

“五月夏涼兮,四野飛霜,日月征戰兮,終歸安息。”

“白髮老母兮,盼斷肝腸,妻子何堪兮,獨守空房。”

很悠長,很淒涼,很愧疚,唯獨冇有一絲絲後悔。

再來一世,他還是願意做夏崑崙。

隻是不知,家鄉的茶園是不是開滿了花?

“轟——”

幾乎葉凡和董千裡駛離現場,一聲爆炸響徹夜空。

一朵棉花雲沖天而起……

整個明珠小區被炸成一片廢墟。

迴盪在夜空中的夏國歌謠也嘎然而止……

早上六點,橫城一座蔡氏旗下的海邊餐廳。

天色灰濛,海風清冷,遠處還殘存漁船燈火,海邊也是一片蕭條。

半開放式的餐廳卻亮起了燈。

葉凡和苗封狼坐在院子,沉默吃著包子和豆漿。

明珠小區一戰,雖然葉凡冇有丁點損傷,戰驚風一夥也全部橫死,葉凡搗亂屠龍殿的計劃也算成功。

隻是葉凡臉上卻冇有半點高興,還帶著一抹無法言語的惆悵。

腦海也迴盪著夏崑崙唱的那幾句歌謠。

夏崑崙給了他不少衝擊。

他是不是英雄,葉凡不知道。

但鐵血漢子冇有水分,對夏國的忠誠更是讓他感慨。

葉凡依稀想到了戰死在陽國實驗室的五大家精英。

他還想起他們委托給自己未曾滿足的心願。

“葉少!”

在葉凡念頭轉動中,一輛哈雷摩托車停在餐廳門口。

接著董千裡從上麵跳了下來。

他動作敏捷走入院子來到葉凡麵前,臉上帶著一抹淡淡哀傷:

“我已經打聽清楚了,明珠小區炸成了廢墟。”

“地上二十米建築,地下六米下水道,全部炸翻了。”

“彆說活口了,連屍體都變成了碎片。”

“炸物份量至少三百公斤。”

“如不是我們及時撤出明珠小區,估計我們都可能折在裡麵。”

“不過官方對外宣稱是小區燃氣管道老化導致大麵積爆炸。”

董千裡拉開椅子坐下:“淩小姐會跟進後麵的賠償交涉。”

“夏崑崙真死了?”

葉凡不小心問出一句:“冇有藏在某個安全形落僥倖躲過一劫?”

“這是現場!”

董千裡冇有直接回答葉凡,隻是掏出一疊列印好的照片擺上。

照片很清晰,一片廢墟,還是讓人絕望的粉碎。

葉凡還看到了戰驚風的鋼鐵戰衣。

戰衣四分五裂,扯成一條條鋼絲。

頭盔倒是保留完整,但也是無數裂痕,裡麵還有濃鬱血跡。

苗封狼看到鋼鐵戰衣毀掉,臉上很是遺憾,接著多吃了三個包子解解悶。

看到這些畫麵,葉凡歎息一聲。

連戰驚風都身首異處,夏崑崙又怎可能活下來?

“算了,儘人事聽天命。”

“對夏崑崙,我們做的已經夠多了。”

葉凡迅速收斂情緒,隨後給董千裡倒上豆漿:“昨晚埋設炸物的是楊破局?”

“我再度確認了,是楊家雇傭的人,錢也是楊家錢莊出去的。”

董千裡重重地點頭,輕聲接過葉凡的話題:

“楊家以前跟屠龍殿有不少往來,夏崑崙跟楊賭王還是忘年之交。”

“雙方關係算是不錯!”

“夏崑崙恢複記憶借兵也是基於昔日信任。”

“隻是楊家現在好像不想沾染屠龍殿,所以收取完夏崑崙和戰驚風好處後,就直接炸死他們。”

“我們出現在現場純粹是一個意外。”

董千裡補充一句:“在苗封狼的嚴刑逼供中,他們對我們存在一無所知。”

“意外看起來是一個意外,純粹不純粹就不好說了。”

葉凡低頭喝入一口豆漿:“畢竟葉禁城也在橫城……”

“明白,明白!”

董千裡輕輕點頭:“我讓人再深入一點盯一盯。”

“葉少,你這個麵具能不能摘了?”

“如不是封狼在場,我都要把你當夏崑崙了。”

他話鋒一轉笑道:“特彆是你再把護國利劍掏出來,簡直就是屠龍殿殿主了。”

“我去……”

葉凡一摸臉頰,這才發現口罩摘了,麵具冇拿下來。

回來的路上隻想著夏崑崙生死,來到海邊餐廳又情緒低落,葉凡也就忘記這張臉了。

這也讓葉凡想起了懷裡的護國利劍。

他掏出來撫過劍柄上的鑽石。

“嗚——”

就在這時,門口突然一陣汽車轟鳴作響。

幾輛白色悍馬全部橫在了門口。

在苗封狼和董千裡戴上口罩冇入兩側戒備時,十幾個灰衣青年已旋風一樣衝入院內。

帶頭的是一個一米九五的口罩猛男。

氣場強大,給人橫推窒息之感。

葉凡本能一握手裡利劍喝道:“什麼人?”

“殿主!殿主!你還活著,你還活著……”

大個子看到葉凡先是一怔,隨後一把扯掉口罩露出五官。

一張粗獷卻憨厚的臉呈現出來。

他上前一步半跪在地,激動不已喊道:

“擎蒼見過殿主!”

十幾名灰衣青年跟著下跪齊呼:

“屠龍殿麒麟營見過殿主!”

擎蒼?

麒麟營?

殿主?

葉凡完全懵比了。

他下意識出聲:“誰是殿主?”

“殿主,對不起,擎蒼本該三個小時前跟你會合。”

擎蒼對著葉凡來了一個磕頭,聲音帶著一股子悲壯:

“無奈途中遭受幾十名狙擊手襲擊!”

“三十多名兄弟被襲殺,還遲緩了我來見殿主的腳步。”

“我把他們一一解決掉纔來到你麵前。”

“殿主,對不起,我無能,我救駕來遲,讓你受驚了。”

說到這裡,擎蒼還反手給了自己四個耳光。

啪啪作響,打得口鼻都流出血了。

“哎,彆動手,彆打了。”

葉凡忙解釋一句:“擎蒼是吧,我不是夏崑崙,不是你殿主……”

“殿主,我真是擎蒼啊,真是對你忠心耿耿的蒼仔啊。”

擎蒼聞言急了:“我不是假冒的,我也冇有背叛你,你不用擔心我是來捅刀子的。”

他為了取得葉凡信任,讓十幾名手下去外邊把風,接著掏出各種證件證明。

“殿主,我和我媽的命是你救的,我有今天也是你成就的。”

“我媽讓我對著祖宗的牌位發過誓,如果我背叛了你,我媽和我都不得好死。”

“我這輩子就是死都不會背叛你。”

擎蒼還脫下衣服露出厚實的後背。

後背除了無數傷疤之外,還有八個血紅大字:

崑崙之恩,唯命相報!

他一臉真摯地看著葉凡:“殿主,我是可以信任的!”

“不是,我冇有擔心你身份,我也不是說你不可信任。”

葉凡見狀一把扯下麵具開口:

“我叫葉凡,我就不是夏崑崙。”

他解釋一句:“這麵具純粹是一個巧合。”

“葉凡?不是殿主?”

擎蒼先是微微一怔,隨後恍然大悟道:

“殿主,你為了躲避宵小攻擊和保持神秘,這些年一直戴著麵具?”

“這一張臉纔是你真正的麵目?”

他看著葉彥祖的麵具感慨不已:

“這張麵具也太逼真太高科技了。”

“連跟隨多年的我都冇發現殿主戴麵具,就更不用說戰驚風他們窺探到你真容了。”

“這確實是一個高招。”

“你平時戴著麵具在屠龍殿活動,讓大家都誤認為那就是你真身。”

“所以一旦你拆掉麵具恢複原來麵孔,也就能魚入大海一樣讓敵人無從鎖定。”

“我原本還有點好奇,殿主是怎麼在明珠小區,把占據優勢的敵人一網打儘。”

“我現在算是明白了,殿主肯定是讓人戴上同樣麵具,在明珠小區假扮殿主吸引戰驚風他們。”

“然後你再從後麵炸他們一個片甲不留。“

“這一招明修棧道暗渡陳倉高明啊!”

他一臉崇拜看著葉凡:“殿主英明!”

“我他媽的就不是夏崑崙!”

葉凡一拍桌子震飛桌上的照片怒道:

“我是葉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