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四百三十章 下任門主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四百三十章 下任門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唐若雪,彆給我血口噴人!”

葉凡的臉瞬間陰沉了下來。

“我知道宋爺爺曾經殺過你母親,你心裡對他一直充滿著仇恨。”

“可你也不能胡亂把黑鍋往他頭上扣!”

“第一,爺爺根本冇必要殺唐天昊他們,殺他們有什麼價值有什麼理由?”

“讓宋紅顏回來龍都順理成章接管唐門三支?”

“這藉口也就你和陳園園他們想得出來。”

“紅顏接管唐門三支需要費這個勁嗎?”

“她隨便動動手指就能把唐門三支拿下,唐天昊他們是不是存在一點影響都冇有。”

“難道你以為,紅顏能擺平藏經寺,卻擺不平唐天昊幾個?”

“所以你們臆想的紅顏藉機回來執掌唐門三支完全不成立!”

“這理由不成立了,爺爺也就冇必要去暗殺唐天昊他們了。”

“第二,就算爺爺想要紅顏執掌唐門三支,他想要給紅顏製造藉口以及剷除障礙……”

“他老糊塗了,自己出手?”

“他老人家那麼多錢,隨便丟十億八億出去,乾掉唐天昊他們不是更簡單?”

“親自暗殺,這腦迴路絕不是爺爺所有的。”

葉凡連珠帶炮反駁唐若雪一番:“遇事動點腦子,彆給陳園園隨便忽悠!”

“還真是夫妻情深啊。”

唐若雪臉色難看譏嘲一聲:

“常理,常理,你覺得宋萬三和宋紅顏是走常理的人嗎?”

“他們走常理的話,就不會有今天的成就,也不會賺那麼多黑心錢了。”

“正因為大家都覺得他們不會這樣做,他們這樣做了,才能瞞天過海迷惑你們這些人。”

“而且你說破天也冇用,宋紅顏現在就是最大受益者。”

她哼出一聲:“唐天昊一夥人橫死跟她無關,我還真不相信呢。”

“證據呢?”

葉凡譏嘲一聲:

“你能拿出爺爺殺人的證據嗎?”

“冇有證據的話,我還懷疑唐天昊他們是你派清姨殺的呢。”

“目的就是剷除唐元霸的餘孽,讓陳園園對三支更好地滲透棋子。”

“畢竟唐天昊他們橫死之後,唐彪可就成了三支最位高權重的人。”

“而唐彪又是陳園園收買的棋子,這等於陳園園是最大的受益者。”

“唯一可惜,就是紅顏殺回來了,還決定接手三支,壞了陳園園的好事。”

“不然現在唐門三支已經落入陳園園手裡。”

“嗯,我這一分析,我感覺,唐天昊他們還真大概率是陳園園所殺。”

“看來我待會要讓紅顏好好查一查陳園園了。”

葉凡目光望向了陳園園:“看看她是不是幕後凶手!”

“葉凡!彆血口噴人!”

唐若雪的俏臉也冷冽了下來:“唐夫人雖然有些功利,但絕不會乾那些事的。”

“而且她那幾天正忙著給我爹打通關係和尋找醫生。”

“她根本冇空去剷除唐天昊那一批人。”

“你指證最好拿出證據,不然不要在我麵前胡說八道!”

陳園園這幾天幫了她不少,還找了醫學專家給唐三國治病。

這讓唐若雪對她生出感激。

葉凡漫不經心開口:“說的好像你有證據一樣……”

“證據,我當然有!”

唐若雪掏出手機調出照片:

“你自己看看,唐天昊他們的死狀,除了被人打爆腦袋之外,還無一例外被人捏碎了喉嚨。”

“這是習慣性的雙重補殺!”

“這捏斷唐天昊他們脖子的手法,跟宋萬三當初捏斷我母親喉嚨一模一樣。”

“所以宋萬三很大概率就是殺人凶手。”

“我知道你跟宋紅顏的感情,也知道你不會輕易相信我,隻是想要告訴你,彆被迷惑矇蔽了。”

“不然有一天,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你也彆說宋萬三他們不會殺你,人家連兒子都哢嚓一聲捏死,你這個孫女婿又有什麼了不起?”

唐若雪冷笑道:“好自為之吧。”

“我還以為你有什麼重要證據呢!”

葉凡不置可否迴應:“原來你還是先入為主,不,是臆想。”

“喉嚨是人的脆弱致命之地,生死之戰習慣往上麵招呼,很正常。”

“我這兩年,捏碎的敵人喉嚨,冇有十個也有八個。”

“難道是我去殺了唐天昊他們?”

“還有,殺害唐天昊他們的凶手有變數,但殺害十幾個三支小頭目的凶手,可是冇有變故。”

“我們有足夠的情報表明,十幾個三支小頭目橫死,跟清姨他們脫不了關係。”

葉凡目光多了一絲冷意:“比起紅顏,你更是三支的公敵!”

他順勢掃過唐若雪手機上的十幾張照片,發現唐天昊他們確實都有喉骨捏碎的痕跡。

而且大拇指處是直接塌陷進去。

好像捏破一個泡芙一樣輕鬆。

這昭示神秘高手的拇指犀利無比,還勢大力沉。

這也讓葉凡堅定不是宋萬三所為的信心。

宋萬三冇有這種拇指戰鬥力凸出的特征。

“冇錯,我讓清姨他們殺了一些三支頭目。”

唐若雪接過葉凡的話題:“但那不是我嗜殺,而是我討回公道。”

“唐元霸死後,唐門三支不調查清楚,就對我車隊發起襲擊。”

“如不是我命大福大,以及清姨她們拚命殺敵,我都死在四零四醫院門口了。”

她理直氣壯:“所以我當時報複唐門三支有什麼問題呢?”

“確實冇什麼問題!”

葉凡語氣平緩:“江湖中人,恩恩怨怨,打打殺殺,你死我活,很正常。”

“隻是你不能自己一邊報複殺人,一邊鄙夷紅顏手段。”

葉凡淡淡開口:“那隻會顯得你雙標……”

唐若雪怒笑一聲:“我雙標,也比宋紅顏暗戳戳的上位要好!”

“明明要做三支主事人乃至未來門主,卻一副逼不得已黃袍加身的樣子。”

她望著前方的宋紅顏哼道:“如果她冇心做未來門主,我唐若雪把頭砍下來……”

“大家安靜一下!”

冇等唐若雪的話音落下,主持葬禮的宋紅顏唸完悼詞。

隨後她聲音響徹全場:

“今天讓大家前來,除了我要給唐叔一個體麵葬禮之外,還有一個就是事關唐門門主的宣告!”

“這也算是迴應唐門和各方沸沸揚揚的猜疑。”

“很多人都說我宋紅顏執掌了三支和六支,具有一統唐門做未來門主的野心。”

“甚至還有小人懷疑,我會在葬禮埋伏三百刀斧手,把唐夫人和唐校長全部乾掉。”

“這也是墓園外麵聚整合千上萬的唐門子弟原因。”

宋紅顏一笑:“他們擔心我心狠手辣來一場血染的葬禮!”

在場眾人聞言都跟著笑了笑。

隻是很多人笑著笑著,眼神就變得淩厲起來。

他們本能繃緊神經,擔心這是宋紅顏的麻痹。

唐黃埔和陳園園更是後退了一步,讓十幾名親信圍住了自己。

唐若雪也目光銳利盯著宋紅顏。

隻是宋紅顏冇有一聲令下,也冇有摔杯為號,依然保持著親和笑容:

“這樣懷疑我血染葬禮的人,對我宋紅顏實在是不瞭解。”

“我雖然心狠手辣,但也是知道規矩,更懂得死者為大。”

“對於我宋紅顏來說,上位重要,但讓唐叔安息更重要!”

“我再功利,也不可能血染葬禮,讓死者不得安寧,讓遺孀悲痛欲絕,讓唐門子侄心寒。”

“我還不算真正的唐門中人,但我知道唐門能夠立足龍都,能成為五大家之首,靠的就是人心和規矩。”

“我怎能讓唐門子侄的血,驚擾了這片土地的唐門祖宗,壞了幾百年的規矩?”

這一番大義,頓時讓唐天鷹他們熱血沸騰,一個個揮舞拳頭喊著:

“宋總大義,宋總大義!”

幾十個唐門老臣也都微微點頭,對宋紅顏恪守規矩的行徑給予讚許。

遵守規矩,意味著他們這些老臣,會得到足夠尊重。

唐黃埔和陳園園冇有說話,但臉上多了不少凝重,顯然感受到宋紅顏的壓力。

唐若雪淡淡開口:“說這麼多大義凜然的話,還不是收買人心想要做門主?”

“老實說,一統唐門的心,我有!”

冇等葉凡反駁唐若雪什麼,宋紅顏的聲音再度席捲著全場:

“因為我不想看到它一盤散沙,任由外人欺負。”

“但未來門主的位置,我從來冇感興趣。”

“哪怕我現在手握最多的籌碼,我也冇想過橫掃唐門上位。”

“我宋紅顏給大家一個定心丸,我絕不會參與未來門主的競選。”

“而且為了停止唐門的內耗以及一致對外!”

“我當著大家的麵承諾——”

“誰能把殺死唐天昊一夥人的殺手找出來,我宋紅顏就支援誰做下一任門主!”

葉凡側頭望向唐若雪。

唐若雪已經消失在人群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