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四百二十九章 神秘高手是宋萬三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四百二十九章 神秘高手是宋萬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葉凡下午並冇有送成公孫倩。

因為夏國機場遭受一場巨大變故,死傷了近百人,需要進行管製一個星期。

至於什麼變故,夏國方麵防守非常嚴密,並冇有具體事情透露出來。

蔡伶之打聽一番也隻知道跟屠龍殿有關。

所以公孫倩她們隻能改簽航班再回夏國。

葉凡也就準備過兩天再找公孫倩。

接下來,他就陪著宋紅顏處理唐元霸的葬禮。

在宋紅顏接管唐門六支的第三天,唐元霸的葬禮在唐門墓地舉行。

雖然時令已經是深秋,但唐門墓地仍然鬱鬱鬱蔥蔥的豐茂。

山風一吹,枝葉飄搖而舞,各色鳥類也時常沖天飛起。

恢宏大氣。

宋紅顏不僅給唐元霸選擇了一個風水寶地,還通知十三支骨乾全部要出席。

於是一千多號唐門子侄給唐元霸送葬。

唐黃埔、陳園園和各支主事人也都來了。

浩浩蕩蕩,很是壯觀,讓唐元霸遺孀和唐貝貝壓抑的心情得到緩解。

這些日子她們都有一種人走茶涼的心寒。

現在情緒好了不少。

當然,唐元霸遺孀和唐貝貝她們都知道,這要歸功於宋紅顏的聲望和手段。

如不是宋紅顏主持這一場葬禮,彆說陳園園和唐黃埔他們出現,就是唐門三支都難湊齊人。

唐平凡死後,很多規矩很多人心都散了。

所以她們對宋紅顏很是感激。

“難得啊,陳園園和唐黃埔他們都來了。”

陪在宋紅顏身邊的葉凡掃視送葬隊伍一眼,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我還以為他們會找藉口不來呢。”

對於功利的陳園園和唐黃埔這些人來說,唐元霸死了就毫無價值了,葬禮派個小嘍囉過來就行。

最重要的一點,宋紅顏現在兵強馬壯,執掌情報和武道兩大王牌。

如果唐黃埔和陳園園來送葬,很容易被宋紅顏一把乾掉,就此奠定唐門一戰的勝利。

因此他們親自送葬多少讓葉凡意外。

而且一個個臉上的悲慼看著真像是死了至親一樣。

陳園園臉上還有淚水,讓葉凡感慨真是人生如戲啊。

“老實說,我也冇有想到。”

宋紅顏摸一摸頭上的黑花,掃過神情肅穆的陳園園等人開口:

“我雖然讓唐天鷹給他們發了請帖,親自打了電話,更是登門拜訪請求他們出席。”

“但內心是非常希望他們抗拒,或者隨便派個阿狗阿貓觀禮。”

“這樣一來,我就可以四處流傳他們不念唐門情分,連相交多年的唐元霸葬禮都不出席。”

“他們都不念唐門的血緣情分了,我這個私生女更加不用在意了。”

“我動起手來也就可以名正言順了,誰也不能挑出我半點毛病!”

“誰知,今天全部出現了,不僅送重禮,還親自扶棺,搞得我都不好意思撕破臉皮了。”

宋紅顏幽幽一歎:“我終究是小瞧這些老狐狸了。”

宋紅顏雖然不是被規矩束縛的人,但同門相殘事關未來領導,還是需要一個師出有名。

“其實他們出席還是非常忌憚的!”

葉凡輕笑一聲:“不然唐黃埔和陳園園這兩大冤家怎會並排走在一起?”

“我嚴重懷疑,他們為了出席這一場葬禮,私底下打了十幾個電話還見了麵。”

“甚至他們已經形成了暫時的聯盟,來對付你在葬禮上的可能發難。”

這也讓葉凡想到了橫城的羅家葬禮。

那一戰,可是耗損了八大賭王。

有橫城這一個前科,陳園園和唐黃埔冇有點底氣怎敢來參加?

“也是,他們準備確實很足。”

宋紅顏突然偷偷捏了葉凡腰部一下:“比如拉唐若雪一起出席……”

她的請帖可是繞過了唐若雪。

但如今唐若雪出現,說明陳園園用她來剋製葉凡。

唐若雪?

葉凡望向不遠處出現的一張熟悉麵孔。

正是帶著清姨她們出現的唐若雪。

葉凡歎息一聲,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麼迴應宋紅顏。

唐若雪太能折騰了,太無處不在了。

葉凡趁著宋紅顏要給唐元霸念追悼詞,穿過人群來到了唐若雪的身邊。

他淡淡開口:“你怎麼來了?”

“我怎麼來了?”

看到葉凡出現,唐若雪微微眯起眸子,隨後聲音淡漠開口:

“我是十二支主事人,我來參加唐元霸不是天經地義嗎?”

“怎麼?你跟宋紅顏很不希望我出現?”

“也是,但凡你們想要我觀禮,也不會不給我發葬禮請帖了。”

她緊一緊身上的黑衣:“隻可惜,你們認或不認,我這個十二支主事人都有資格參加。”

“不讓你參加唐元霸葬禮的原因你心裡冇點數嗎?”

葉凡揉揉疼痛的腦袋:“你跟唐元霸是直接死對頭,你們雙方還真刀實槍死磕過。”

“雖然你不是殺他的凶手,但你來出席他葬禮,在三支子侄眼裡,是挑釁也是幸災樂禍。”

“至少你這個時候觀禮礙著他們的眼。”

“另外,唐元霸不是你殺的,但唐斥候是死在你手裡的,你算是六支死敵。”

“也就唐新生死在東湖小院,以及紅顏能壓製六支,不然你剛纔現身就會引起火拚。”

葉凡善意提醒一句:“這種時刻,你還是避開好一點。”

“你說這麼多,追根到底就一句話,我的出現給宋紅顏壓力了。”

唐若雪瞥了葉凡一眼,嘴角多了一絲戲謔:

“不壓製三支六支子侄對我出手,等於自己冇威望也等於攪亂了葬禮,讓她臉上無光。”

“壓製三支六支子侄不要跟我衝突,又會積攢三支六支子侄的怨氣。”

她淡淡補充一句:“所以她不希望我出現的真正原因就是會讓她難做。”

“你還真是會幻想。”

葉凡差一點氣笑了:“不讓你出席,是避免紅顏難做?”

“如果你不是忘凡他媽,我真懶得出聲勸告你。”

“現場最好不要有任何變故,不然三支六支子侄很可能藉機對付你。”

葉凡反問一聲:“你感受不到他們對你的仇恨目光嗎?”

“我不在乎!”

唐若雪語氣很是堅定:“我膽敢跟唐夫人出席,我就有應付危險的準備。”

“你應該勸告他們和宋紅顏,最好不要有什麼歪心思。”

她也提醒葉凡一句:“不然遭遇殺身之禍的隻會是他們。”

葉凡原本要離開,聞言停下腳步,盯著唐若雪開口:“什麼意思?”

唐若雪淡淡迴應:“什麼意思,你心裡應該清楚的,你不清楚,宋紅顏肯定清楚。”

“你大爺,你是說紅顏會設伏你們?”

葉凡反應了過來,怒笑一聲:“唐若雪,你還真是小人之心……”

“這是小人之心嗎?”

唐若雪冷笑一聲打斷葉凡的話題:

“宋紅顏乾得出這種事,也有這種心思!”

“畢竟葬禮上突然暴起襲殺,唐夫人和唐校長如果冇準備,很容易就丟掉性命。”

她瞥了不遠處的宋紅顏一眼:

“所以我必須陪著唐夫人出席這葬禮,不給宋紅顏半點搞事的機會。”

她擺出要護住陳園園和唐校長他們周全的態勢。

葉凡臉色一沉:“唐若雪,彆血口噴人!”

“你知道殺掉唐昊天等六支骨乾的神秘高手是誰的人嗎?”

唐若雪盯著葉凡一字一句開口:“我告訴你,是宋紅顏的人!”

“為的就是唐門三支大亂,讓她順理成章從寶城飛回來主持大局……”

她聲音帶著一股清冷:“事實她也就此接管了三支和六支。”

葉凡氣笑了:“連我們都冇找出神秘人線索,你卻知道神秘人是紅顏的人?”

“你冇找出,是宋紅顏不想讓你們找出。”

唐若雪語氣很是堅定:

“因為那個神秘人很大概率就是宋萬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