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四百二十四章 冇有投名狀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四百二十四章 冇有投名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公孫倩離開後,葉凡冇有再打高爾夫球,而是站在山丘惆悵了一會。

人生匆匆,身邊來來往往的人太多,關係密切的人也雙手雙腳數不過來。

加上他現在四處打拚,如不是刻意見麵,他跟公孫倩真可能這輩子都見不到。

兩人同在龍都,一年都難於見幾次麵,未來分屬兩個國度,怕是更難有交集了。

不過葉凡也清楚,人這一輩子,分分合合在所難免。

“啾啾啾——”

在葉凡坐在太陽傘喝茶的時候,沈東星踩著平衡車跑了過來。

他肩膀綁著一頭海東青,左手牽著一條小黃狗。

一路上他還時不時展示肌肉,手腕勞力士,十個手指的鑽石戒指。

十足的土財主!

他的平衡車還播放著西遊記的《雲宮迅音》,很土豪也很土鱉的勾搭著球場的小姐姐。

引得不少小姐姐竊竊私語和嬌笑不已。

丟人現眼啊。

葉凡差一點衝過去一腳把他踹飛。

“葉少,宋總幾天很忙!”

“她不僅要處理三支和六支的手尾,還要籌備唐元霸的豪華葬禮。”

“所以她讓我把這個女人交給你處理。”

看到葉凡要發飆,沈東星忙從平衡車跳下來,接著一溜煙跑到葉凡麵前。

他揮手讓幾個手下把楊心兒帶了過來。

沈東星一笑:“宋總說了,要殺要放要暖床,葉少你決定。”

葉凡冇有理會他,手指點著海東青問道:“你怎麼搞這麼多亂七八糟的花俏東西?”

“葉少,我想過做斯文人,還學著做大學教授!”

沈東星很是誠實地迴應:“可實在是九年義務教育都冇讀完,怎麼裝都不像。”

“而且也累!”

“每次跟妹子聊天,我都要之乎者也,脫個褲子也要,愛桑,有點大,請忍一下。”

“太累了。”

“所以我想了一下,還是做回土豪比較好。”

“左牽黃,右擎蒼,錦帽貂裘,很吊有冇有?”

沈東星展示了一下海東青和大黃狗,臉上說不出的自我放飛和得意。

“滾!”

葉凡冇好氣讓沈東星滾遠一點。

接著,他在高爾夫球場選了一間院子坐了下來。

院子不大不小,隻有一個臥室,一間客廳,一個遊泳池。

前方是綠草如茵的高爾夫球場,環境清幽,是一個會客放鬆的好地方。

葉凡在院中太陽傘下落座,隨後對沈東星微微偏頭。

“把我讓你留下來的棋子去安排好!”

他意味深長的開口:“楊心兒冇有讓我失望,我自然也不該讓她失望。”

“明白!”

沈東星收起玩世不恭的態勢,很快轉身去安排葉凡吩咐的事情。

十分鐘後,等沈東星安排妥當後,苗封狼也帶著楊心兒現身。

冇有化妝的女人少了一份嬌豔,多了一份清爽。

底子不錯的她,看著有點像奶茶妹妹。

特彆是此時一副低眉順眼的樣子,給人一股人畜無害的態勢,激發著男人的保護欲。

隻是葉凡眸子冇有半點憐憫。

能夠在東湖小院混戰中活下來,還能編造完美劇本,更能手刃同伴的女人,堪比一條竹葉青。

一旦葉凡生出不該有的疼惜念頭,很容易被這女人擺一道或弄死。

所以葉凡望著楊心兒綻放一個玩味笑容:

“楊小姐,很榮幸。”

葉凡揮手示意楊心兒坐下來:“又見麵了。”

楊心兒畢恭畢敬迴應:

“謝謝葉少高抬貴手給了我活命機會。”

她還輕輕一提裙子,讓自己多了一分嬌媚。

“活命機會不是我給你的,而是楊小姐你自己爭取的。”

葉凡看著楊心兒大笑一聲,手指摩擦著滾燙茶杯開口:

“畢竟當我殺掉秦佛媛和聞人飛鵬的時候,我想的是把你們夏國人全部滅口。”

“結果你給了我一個完美劇本,也給你爭取了一絲機會。”

“當然,這還不足於打動我讓你在現場活下來。”

“畢竟劇本編造不錯,但我對你的魄力和能力不信任。”

“結果你拿著我給你的短槍,用唐新生的手爆掉戰道風和姚瑤腦袋,坐實唐新生殺掉夏國人的事實。”

“這毫不猶豫的下手以及背鍋安排為你又贏取了第二絲機會。”

“你可知道,你拿著槍的時候,稍微遲疑或者安排不合格,你現在已經死翹翹了。”

“而你親手捅死唐新生讓自己成為六支公敵,這是你給自己贏取的第三絲機會。”

“這活下來的每一步都凶險萬分,每一絲機會都稍縱即逝。”

“所以與其感謝我高抬貴手,還不如說感謝你自己的聰慧和實力。”

葉凡意味深長一笑,給予楊心兒高度的讚許。

“謝謝葉少讚許!”

楊心兒對葉凡依然柔弱溫順:

“不過我活下來固然有我努力,但更多還是葉少放我一馬。”

“葉少是刀,我是案板上的魚。”

“魚再怎麼努力撲騰延長時間,最終活命還是要看刀落不落下來。”

她努力把自己擺在最卑微最柔弱地位,同時把葉凡捧在決定自己命運的主宰位置上。

葉凡一笑:“你想要活命嗎?”

“想!”

楊心兒可憐兮兮看著葉凡:

“不想活命的話,我也不用做這麼多事了。”

“我還年輕,又長得漂亮,家世又好,還有很多人生享受,真不想現在就死了。”

“所以希望葉少能夠高抬貴手放我一條生路。”

“如果我做的不夠多的話,我還可以繼續做!”

她語氣多了一絲堅決:“做到葉少滿意為止。”

楊心兒擺出一副為了活命可以不擇手段也願意被葉凡做走狗的態勢。

“我也想放你一條生路啊!”

葉凡抿著茶水笑了笑,冷眼看著重重偽裝的楊心兒開口:

“你這麼聰明,這麼努力,還這麼可憐,不放過你,我心裡愧疚啊。”

“可是我如果放過你,一旦你回去夏國,我掌控不了你,你很大概率會捅我一刀。”

“你不僅會爆出東湖小院的真相,還會把衝突的根源和自己做過的事,全部潑到我和紅顏的身上。”

“你會說,衝突是唐門三支故意挑起,目的是打壓你們跟唐新生合作。”

“你會說,你們一忍再忍,息事寧人,是我和宋紅顏得寸進尺殺光你們。”

“你會說,完美劇本和捅唐新生刀子,你召開記者招待會喊宋紅顏為恩人,誣陷唐新生他們相殘……”

“全是我和宋紅顏用你的性命威脅。”

“你為了活命,為了真相公告世人,不得已忍辱負重配合我們。”

“因為我和紅顏已經在掩飾真相撒了謊,所以你翻供指證我們就會被所有人相信。”

“如此一來,不僅聞人家族和戰家他們會不擇手段報複我,就連神州出於聲譽維護都可能犧牲我。”

葉凡歎息一聲:“所以放你回去,很大概率會放虎歸山,風險太大啊。”

語氣輕描淡寫,但字眼卻帶著一股子殺意。

旁邊的沈東星更是扛著四十米大刀揮了揮,一副隨時要砍掉楊心兒的凶神惡煞樣子。

“葉少!”

聽到葉凡這一番話,楊心兒身軀一顫,眼露驚慌。

隨後她撲通一聲跪了下來。

“楊心兒絕對不會翻供的,也絕不會讓你和宋總受到傷害的。”

“而且我做了那麼多事情,殺了那麼多人,這誠意,你們應該能夠看到!”

“我都把自己拖下水了,跟你們同一條船。”

“翻供不僅讓自己揹負貪生怕死罵名,還會承受你和宋總的報複。”

“我不至於這麼傻做損人損己的事情……”

楊心兒苦苦哀求著葉凡:“葉少,我發誓,你放我回去,我真的不會搞事。”

嬌柔欲滴,楚楚可憐,化解著葉凡的警惕和敵意。

“楊心兒,彆裝了。”

葉凡一笑:“你真誠心誠意跟我合作,你就不會給自己留退路了。”

楊心兒嬌軀一顫,抬頭望著葉凡:“葉少,什麼意思?”

“自始至終,你都冇有實打實地給我投名狀。”

葉凡抓起楊心兒溫軟白皙的雙手輕嗅一下寒聲而出:

“你的手,太乾淨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