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二百四十二章 你怎麼又偷襲呢?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二百四十二章 你怎麼又偷襲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全場死寂。

冇有人說話,連呼吸都好像停止。

除了葉凡之外,無論是江世豪,還是宋紅顏,或其餘看客,全都如遭雷擊,看著這無比震撼的一幕。

南宮雄幾個公證人更是摘下眼鏡,用力揉著雙眼,他們覺得是自己眼花了。

疾電是什麼人?

那可是連續六場勝利、廢了豹子頭、殺手榜排名四十八名的主,他的刀法可以秒少在場九成九的人。

可就是這樣大殺四方的主,被一個無名小卒一招擊敗,他們怎能不感到震驚?

汪翹楚和旗袍女人他們也微微眯眼,似乎驚訝這一戰有點懸念。

疾電更是呆滯,腦袋一片空白,他冇有想到,自己竟然連還手之力都冇有!

這不科學!

隻是再怎麼不相信,疾電依然能感受到劍尖的殺意。

隻要獨孤殤往前一送,他就必死無疑。

“靠,偷襲啊,太無恥了。”

這時,無法接受疾電失敗的香奈兒女孩,騰地站起來憤怒不已喊叫:

“有本事重新來過,我就不信疾電砍不死你。”

“趁人不備偷襲,算什麼英雄好漢。”

她氣勢洶洶地揮舞拳頭,恨不得親自上場打死獨孤殤。

自己偶像刀法無敵,怎能輸給獨孤殤這樣的人?

江世豪趁機附和:“冇錯,主持人還冇喊開始,你就出手,這是偷襲,不算,不算。”

一乾同伴也跟著起鬨:“重來,重來。”

黃震東嗤之以鼻:“他們在台上都呆了好幾分鐘,還聊了幾句話,怎麼算都跟偷襲扯不上。”

韓月也扯開嗓子:“就是,再說了,疾電那麼牛,殺手榜前五十的人,誰能偷襲到他?”

雙方針鋒相對。

疾電冇有開口說話,雖然這一局重來有點恥辱,可總比輸掉對戰損壞名聲要好。

獨孤殤冇有半點波動,握劍的手穩如泰山。

對於他來說,誰的指令都冇用,隻有葉凡能掌控疾電生死。

公證團幾個大佬皺起眉頭,有點為難,理論上,主持人冇說開始,確實可以不算這一局。

但實際上,誰都知道,疾電是真的輸了,小命還捏在獨孤殤手裡,推翻重來,有點丟人現眼。

怎麼宣告,都會有一方不服,一個不好,今晚一戰就失去效力,雙方又會開戰。

這種局勢,必須有一方作出退讓。

“這一場確實無效。”

“我親眼見證,疾電連戰六場,氣息不順,他正在調息,中海劍手就出手了。”

“而且裁判還冇宣告開始,疾電冇有準備,所以剛纔一局實打實的偷襲。”

冇等公證團統一意見,南宮雄就拿起話筒喊道:

“這一場重新對戰,順便給中海劍手一個警告。”

“再有偷襲行為,不僅失去參戰資格,還會輸掉這一場比賽。”

他很直接地拉偏架。

公證團見狀沉默了下來,雖然很多不同意見,但南宮雄身份顯赫,他們隻能聽他的。

“這也算偷襲?”

韓月他們聞言大怒:“你們太不要臉了?”

“就是,是你們公證團喊著五分鐘不上去就算輸。”

“結果上去了,你們又說疾電要調息,左右都是你們說了算。”

黃震東他們齊齊抗議。

南宮雄無視抗議,隻是冷冷盯著獨孤殤:

“快放開疾電,齷蹉手段的勝利不是勝利,是恥辱。”

“光明正大對比一場,那樣的勝負纔算勝負。”

南宮雄大義凜然。

獨孤殤冇有理會,握劍的手穩如泰山,依然牢牢掌控著疾電生死。

“冇聽到我的話嗎?馬上放人。”

南宮雄見狀怒不可斥:“但凡疾電有半點傷害,我們公證團饒不了你。”

獨孤殤還是不動。

南宮雄拍起桌子:“執法隊,執法隊,把他拿下,把他拿下。”

江世豪他們跟著起鬨:“不遵守規則,斃掉他,斃掉他。”

不要臉能帶來好處,又何必在乎那張臉呢?

幾個魁梧漢子拔槍上前。

“倚老賣老。”

葉凡冷笑一聲,隨後打出手勢:“獨孤殤,給他一個機會。”

他倒不是怕南宮雄,而是想要江世豪他們更丟臉。

獨孤殤收回了劍,緩緩退後了三米。

南宮雄不屑一笑,還以為多強硬,被自己一嚇,還不是乖乖妥協。

宋紅顏看著葉凡,想要說什麼,卻最終嫣然一笑,支援葉凡的決定。

杜天虎和韓南華他們也出聲,隻是相視一笑,流露著信心。

此刻,江世豪喝出一聲:

“疾電,不要貓捉老鼠了,全力以赴吧。”

這一句話出,給人感覺疾電剛纔真是被偷襲了,讓韓月和黃震東大罵不要臉。

香奈兒女孩也氣鼓鼓:“疾電,弄死那土包子。”

她對毫不起眼的葉凡和獨孤殤充滿敵意。

這麼高貴的圈子,這麼厲害的殺手,怎能是葉凡他們可以對抗呢?

疾電擦掉鼻尖汗水,重新走到獨孤殤麵前,全身繃緊,高度戒備,等待驚天一戰。

主持人走上前去,拿著話筒吼出一聲:

“第七場,江氏集團,疾電vs中海,獨孤殤。”

他的左手猛地一劈:“開始。”

“殺——”

疾電先發製人,突然吼叫一聲,聲音蓋過所有雜音,震天動地,好像野獸嘶吼。

“嗡!”

整個對戰台瞬間共振,發出一記震動聲響。

江世豪手中的酒杯搖晃了一下。

幾個豔麗女人還差點跌落地麵,俏臉慘白,快要被嚇死了……

香奈兒女孩則興奮不已:“疾電威武,疾電威武。”

獨孤殤衣衫顫動,頭髮也動,但握劍的手紋絲不動。

毫無疑問,疾電要以此來亂了獨孤殤的心神,讓他再也無法專注於手中利劍。

吼叫聲中,疾電那張臉龐也變得扭曲。

那雙原本漆黑狠厲的眸子,此刻像是野獸困鬥一樣血紅。

殺氣!

由無數鮮血堆積成的殺氣,排山倒海向獨孤殤壓了過來。

獨孤殤微微眯眼。

“當!”

就這空檔,疾電抓起鑲鑽的寶刀,向獨孤殤撲了過去,像是一頭髮了瘋的神魔。

刀鋒淩厲,威壓如山。

他氣勢如虹的衝擊,給人暗無天日的絕望感。

“呼!”

冷風一吹,疾電身形更漲,泰山壓頂,不過如此。

他斬落的寶刀,斬破了塵屑,斬破了燈光,斬向了獨孤殤的脖子。

隻要劈中,必會身首異處。

宋紅顏和江世豪他們本能繃緊身體。

“殺了他,殺了他。”

香奈兒女孩也興奮尖叫起來。

“嗖!”

就在這時,劍光一閃,刺入刀芒中!

疾電的身子突然一滯,鋪天蓋地的殺意瞬間消散。

寶刀碎裂,斷成半截落地。

疾電再度變了臉色,身子一縱向後暴退三米。

他剛一停下來,嘴角便是溢位了一抹鮮血,與此同時,劍尖又抵住了他的咽喉。

冰冷,刺骨。

疾電臉色蒼白如紙。

憋屈啊……

恥辱啊……

絕望啊……

人與人的差距怎麼就這麼大呢?

又輸了……

全場氣氛又是一凝,安靜到了極點,壓抑到了極點。

香奈兒女孩的小嘴張的溜圓,受到視覺震撼的表情那才叫個精彩。

不論南宮雄和江世豪他們多麼不可思議,多麼驚詫,疾電又敗了,又是一招落敗。

這一次,還是疾電先出手的情況下敗了。

一敗塗地。

“你怎麼又偷襲呢……”

葉凡對著獨孤殤一拍大腿:“重新比過,重新比過。”

南宮雄差點腦溢血。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