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四百一十八章 要麼跪要麼死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四百一十八章 要麼跪要麼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宋紅顏?

看到目標人物是宋紅顏,唐新生腳步微微一滯。

他的眉頭也皺了起來,似乎冇想到聞人少爺是跟這女人衝突。

雖然唐新生這些日子忙著上位,剷除異己,但不代表他對宋紅顏一無所知。

這是唐平凡的私生女,也是唐元霸指定的接班人,帝豪銀行也是她送給唐若雪的。

而且宋紅顏背後還有華醫門和宋家等人脈。

一係列的資料,在他腦海中交織,讓唐新生散去了幾分倨傲,多了一絲凝重。

聞人飛鵬和秦佛媛也是微微皺眉,感覺這名字在什麼地方聽過。

隻是龍都太藏龍臥虎太多大人物,讓他們一時想不到宋紅顏的資料。

而且他們這時也不希望唐新生有什麼忌憚。

秦佛媛綿裡藏針一笑:“唐少爺,你不是唐門核心嗎,還有你怕的唐門人?”

“秦小姐說笑了。”

唐新生大笑出聲:“唐門比我老的人有不少,但地位比我高的人冇有。”

“門主冇出現之前,唐門其他人再牛哄哄,也隻能跟我平起平坐。”

他很是傲然:“陳園園、唐校長,也是跟我同一張桌子!”

想到唐門三支的現狀,想到自己的地位,還有秦佛媛答應的合作。

唐新生又有了跟宋紅顏對抗的底氣。

宋紅顏譏嘲一聲:“人家死了爹,哭天喊地,你死了爹,倒是歡天喜地。”

“你——”

唐新生被宋紅顏堵的要噴血。

隻是宋紅顏損的又是實情。

他能上位能跟陳園園平起平坐,還真是因為唐斥候死了。

隨後他上前一步,惱羞成怒哼道:

“我道是誰這樣囂張跋扈叫板秦小姐他們,原來是鼎鼎大名的宋小姐。”

“怎麼,唐門內部的事情,宋小姐要攪和進來?”

唐新生看著宋紅顏問道:“還是宋小姐已經改姓唐了?”

“第一,我已經是三支主事人。”

宋紅顏很是直接:“第二,戰道風他們就是我讓人廢的。”

“宋小姐還真是好魄力啊。”

唐新生冷笑一聲:“這麼快就拿下唐門三支了,真是讓我意外啊。”

“這三支也太弱了一點,讓你三拳兩腳就擺平了。”

他輕蔑地掃視了唐天鷹一夥人一眼:“看來三支隻剩一堆草包不是傳聞。”

此話一出,唐天鷹他們頓時氣憤不已,紛紛向唐新生他們喝叫。

“你說什麼?”

“你再說一遍?”

“三支士可殺不可辱,有種站出來單挑,看看誰是草包?”

三支子侄拳頭握緊踏前一步,擺出隨時開戰的態勢。

“草包也比你吃裡扒外不分是非的人好一百倍。”

宋紅顏輕描淡寫一句:“做人可以無能,但不能冇了硬骨頭。”

“宋紅顏,你什麼意思?”

唐新生喝出一聲:“你敢羞辱我?我是你能羞辱的嗎?”

“這算什麼羞辱?”

宋紅顏手指輕輕轉動著茶杯,眸子帶著不屑望向了唐新生:

“我不過把事實重複說了一遍。”

“聞人飛鵬他們對無辜女孩下毒手,還打傷幾十號三支子侄兄弟。”

“你身為唐門子侄,身為六支主,為了聞人飛鵬他們許諾給你的那點利益……”

“不僅看不到手斷腳斷的同門兄弟,還連事情來龍去脈都不搞清楚。”

“更是仗勢欺人打了唐天鷹兩巴掌。”

“你說,你身上有硬骨頭嗎?你稱得上唐門子弟嗎?”

她淡淡出聲:“在我眼裡,你這個所謂的六支主,不過是夏國人的走狗。”

“冇錯,走狗,走狗!”

唐天鷹他們群情洶湧地吼著。

六支精銳聞言神情尷尬不已,眼睛還有著一絲慚愧。

唐新生臉色則變得難看起來,接著吼叫一聲:

“宋紅顏,我不需要你教我做事!”

“冇錯,你是唐平凡的女兒,比我尊貴,可唐平凡死了,你就屁都不是了。”

“我也知道你拿了唐元霸的令牌,還看得出你駕馭了唐天鷹這些廢物,但不代表你就是三支主了。”

“三支這麼大這麼多資源,你想要徹底掌控,冇一年半載是不可能的。”

“你現在撐死就是一個有名無實的三支主。”

“就算你真的掌控唐門三支,依然冇有資格教訓我。”

“我唐新生,實打實的六支主,也是唐門核心人物之一,跟三支主平起平坐。”

“所以你彆咋咋呼呼訓斥我,我不吃你這一套,也不會懼怕你這一套。”

唐新生想到夏國人的支援,底氣變得更加十足:“到時今天,你必須給我一個交待。”

宋紅顏不置可否一笑:“給你一個交待?”

“三支子侄打傷了我六支貴客,嚴重影響了六支和唐門利益。”

唐新生手指一點受傷的戰道風和姚瑤:“你不給我們交待,六支兄弟絕不答應!”

近百豪號六支子侄齊齊附和喊道:

“絕不答應!絕不答應!”

他們還掏出了武器,擺出隨時一戰態勢。

聞人飛鵬和秦佛媛他們笑容燦爛,等待著雙方大打出手。

不管哪一方受損,他們都能獲取漁翁之利。

宋紅顏受損,他們就出了戰道風和姚瑤的惡氣。

唐新生受損,他們就能更好駕馭和拿捏有求他們的唐門六支了。

至少,唐新生會哀求他們出手討回彩頭。

“交待?”

宋紅顏無視六支子侄的義憤填膺,伸出一隻手捏起滾燙出茶杯。

她淺淺喝入一口:“不知道要我怎麼交待?”

悠然自得的葉凡搖搖頭冇出聲,低頭喝著茶水等待老婆發威。

相比在場其他人,他對宋紅顏更加瞭解。

所以她隨便一個動作,葉凡就知道她要乾什麼。

他看得出,宋紅顏今晚不僅要收攏人心,還要拿下唐門六支。

聽到宋紅顏這句話,唐新生以為宋紅顏怕了,氣勢更加高漲。

“早這樣識趣多好,就不用我親自走一趟。”

唐新生側頭望向了聞人飛鵬和秦佛媛:

“聞人少爺,秦小姐,你們要什麼交待?”

“你們怎麼說,我就怎麼辦,保證今晚讓你滿意!”

他一副肝膽相照的態勢,還把兩個核桃轉的哢哢作響。

“交待,很簡單!”

看到唐新生望向自己等待指令,秦佛媛臉上多了一絲傲然,走出來意氣風發開口:

“第一,把那大個子和那小子四肢打成粉碎,讓他們變成一個真正的殘疾。”

“這樣才能讓他們好好感受戰道風和姚瑤的痛苦。”

“第二,把在場三支子侄統統給我打斷一雙腿,給他們一個懲罰讓他們記住自己犯錯。”

“這樣才能讓他們下次撞見我們時好好夾著尾巴做人。”

“第三,三支主事人,嗬嗬,樣子很拽很酷,長得也不錯,可惜本小姐不喜歡。”

“給她十個耳光,再讓她跪下來給我磕頭道歉,我給她一條生路。”

“第四,唐門三支賠償戰道風、姚瑤和我們一百億。”

“今晚因為他們多管閒事,不僅戰道風和姚瑤受重傷,還讓我們耽誤正事損失不小。”

“這四個條件,全部滿足了,我就當今晚的事情冇有發生過。”

秦佛媛高高在上望著宋紅顏出聲:“不然,全要死!”

楊心兒也上前一步對宋紅顏喝道:

“聽到媛姐的話冇有,還不照做?要讓我媛姐生氣嗎?”

“你以為唐門三支主事人很了不起啊?告訴你,比起媛姐來說簡直就是螻蟻。”

“你十輩子也不可能及得上媛姐。”

楊心兒蔑視著宋紅顏,似乎秦佛媛至高無上。

宋紅顏冇啥反應,秦佛媛卻很享受閨蜜吹捧。

眼睛也無形中抬起,自感自己壓過宋紅顏一頭。

“還不滾過來答應四個條件?”

楊心兒再次喝道:“要媛姐發怒是不是?”

話音一落,身邊十幾名夏國高手踏前一步,爆發出全部氣勢威壓全場。

“我來!”

唐新生眼皮一跳,隨後轉回頭,望向宋紅顏一笑:

“宋總,這四個條件,冇問題吧?”

“相比你們丟掉性命,我覺得,這些要求,很不錯了。”

“也就秦小姐這樣的美人兒心善,換成其餘人隻怕更加苛刻。”

他把玩著核桃帶著眾人上前:“你們自己動手,還是我替你們動手?”

“你這條狗,做的還真是稱職啊。”

宋紅顏戲謔一聲,隨後看著葉凡一笑:“老公,這四個條件怎麼樣?”

“還行!”

葉凡手指敲擊著桌子:“他們這樣誠心,就滿足他們吧。”

宋紅顏點點頭笑道:“好,聽你的。”

看到兩人無視自己,唐新生皮笑肉不笑:“宋總,聽不懂我的話是不是……”

“當——”

宋紅顏冇有再廢話,左手一抬。

一個紅色令牌丟在唐新生的麵前。

清脆,響亮,還帶著一絲讓人心寒的顫動。

“要麼跪,要麼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