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四百零三章 幕後凶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四百零三章 幕後凶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三支子侄對宋紅顏充滿著忌憚和憤怒。

忌憚,是宋紅顏這個強勢霸道的三支外人,突然因為唐元霸遺言攪入進來。

憤怒,是宋紅顏放縱唐彪對三支肆意妄為,搞得三支血流成河人心惶恐。

因此看到宋紅顏的車隊出現,近千人就迅速調轉武器,齊齊指向了宋紅顏和葉凡他們。

車隊停下,宋紅顏在葉凡保護下鑽出車門。

雖然宋紅顏隻是一襲長裙,頭髮也隨意紮起,但俏臉的冷冽依然給人刺目之感。

再想到她是門主唐平凡的女兒,近千人下意識讓開了道路。

“宋總!”

唐彪興奮喊叫起來:“宋總,你總算來了,這些逆賊造反!”

他丟掉手裡的唐貝貝,帶著幾十號人湧了上去,還把幾個擋路子侄踹飛。

小人得誌。

唐元霸遺孀忙把唐貝貝摟入懷裡,然後望向眾星捧月出現的宋紅顏。

她的目光有著茫然有著無助,還有著一絲說不出的深邃。

宋紅顏看著走近的唐彪淡淡開口:“誰造反?”

唐彪一指近千三支子弟:“這些人,全要造反!”

宋紅顏掃過眾人一眼:“是嗎?”

她的眸子冇有殺機,卻讓近千人生出寒意。

葉凡貼著女人緩緩前行,左手屠龍之術蓄勢待發,不給任何一人偷襲宋紅顏的機會。

兵荒馬亂,看似唐門三支爭鬥,誰能保證這裡麵冇有唐黃埔和陳園園的棋子?

宋紅顏走到包圍圈中間環視眾人:“是你們要造反嗎?”

國字臉子侄腦子一熱一揮匕首喝道:

“宋紅顏,這是三支家事,你不要多管閒事。”

他想要先處理掉唐彪再說。

“砰!”

冇等他話音落下,護妻狂魔的葉凡一個箭步上前。

他一腳踹飛國字臉子侄。

“唐門三支家事?”

葉凡捏過唐彪手中的令牌,對著眾人晃動了幾下:

“唐門三支家事不就是宋總的事?難道這主事人是宋總自封的?”

“唐先生可是在佛祖和眾人麵前,親自把三支令牌交給我讓我轉給宋總。”

“他還明確讓宋總接手唐門三支。”

“唐先生屍骨未寒才幾天,你們就不認這令牌了?”

他聲音一沉:“你們這是真的要造反啊。”

葉凡說話之間,苗封狼也上前幾步,露出九頭蛇滋滋作響。

原本發怒要衝上去的三支子弟,看到九頭蛇這玩意,馬上本能後退了好幾步。

唐彪更是打了一個冷顫離開幾米,同時感受到好不容易結疤的手臂,又開始隱隱生痛了。

國字臉子侄忍痛爬起來也冇有再叫囂。

無論他們再怎麼不待見宋紅顏,葉凡說的話冇有水分,宋紅顏是正兒八經的合法上位者。

對她叫囂和動手確實是造反。

唐彪狐假虎威吼道:“聽到冇有?造反!造反!”

他差一點讓苗封狼放蛇咬人了。

“我老公說的不錯,這三支主事人,不是我搶來的,而是我臨危受命來的。”

宋紅顏帶著淺笑上前一步:

“除非我自己放棄,不然它就是合理合法的。”

“既然是合理合法,唐門三支的事情,也就是我的事情。”

她望著國字臉他們開口:“我就有權力管轄,甚至能決斷你們的生死。”

“宋紅顏,就算你是合法主事人,但你縱容唐彪為非作歹,殘殺無辜,你拿什麼服眾?”

國字臉子侄吼叫出聲:“特彆是今天,唐彪欺負孤兒寡母,還差一點對唐貝貝霸王硬上弓。”

“唐叔這麼信任你,把令牌給你,讓你做三支主事人,你卻讓三支一團糟。”

“現在更是連他家人都護不住,你對得起唐叔嗎?”

“你這樣讓人寒心,除非把我們殺光,不然我們阻止不了你上位,也是口服心不服。”

對唐門三支有著忠誠感的國字臉子侄也豁出去了。

“不服,不服!”

三支子侄也喝叫起來:“有本事殺光我們!”

葉凡戲謔一聲:“你們還冇資格讓我老婆動手。”

“雖然我不屑殺光你們,也不怎麼在乎你們心服口服……”

宋紅顏淡淡一笑:“不過我還是有點好奇,讓你們臣服的難度有多高?”

“要想坐穩唐門三支的主事人位置,第一,把殺害唐叔的幕後黑手他們殺掉。”

國字臉子侄喝出一聲:“第二,秉公處理唐彪一事,那我們可以敬你三分。”

宋紅顏淡淡開口:“唐彪最近乾了些什麼事?”

“唐彪乾什麼事?”

國字臉子侄怒笑一聲:“宋總是真不知道,還是裝聾作啞呢。”

“唐彪這一個星期又殺人又放火,你這個所謂的主事人會一無所知?”

“他今天還想要對唐貝貝霸王硬上弓呢。”

“唐彪為非作歹的令牌不是你給的,難道是他從你手裡偷竊回來的?”

“我看宋總怕是想要包庇唐彪吧?”

接著他就當眾把唐彪這些日子做過的事殺過的人說出來。

唐彪聞言臉色怒目側視。

他把國字臉子侄記在心裡,準備事後弄死他一家。

“唐彪,我有冇有讓你做那些事?”

聽完國字臉子侄的控訴之後,宋紅顏眯起眼睛望向唐彪開口:

“我給你令牌是要你調解矛盾穩定三支,你怎麼變得四處殺人剷除異己?”

“這不僅是讓我的聲譽受損,還讓主事人令牌失去威信。”

她喝出一聲:“來,說說,你有冇有乾過那些事?”

“宋總,是他們不尊令牌還要圍攻我。”

唐彪開始頭皮發麻:“我逼不得已纔出手對付他們的!”

宋紅顏當時給令牌,確實是讓他做代言人穩定唐門三支。

該抓的抓,該殺的殺,是悄悄話,他不可能隨便說出來。

而且說出來也冇有證據。

“啊——”

這幾句話一出等於幫宋紅顏摘取乾淨,隻是三支子弟卻依然保持著質疑目光。

唐彪胡作非為這麼多天,宋紅顏怎可能不知道他乾什麼呢?

就在這時,宋紅顏又哼出了一聲:

“唐彪,你讓我太失望。”

“我這些日子忙著挖出幕後凶手,想要告慰唐元霸的在天之靈。”

“所以我讓唐彪幫忙看著唐門三支上下。”

“必要的時候可以采取一定措施和手段維護三支穩定。”

“但我絕冇有讓他胡亂殺人。”

宋紅顏望向了唐元霸的遺孀她們:“而且我從來也不是一個嗜殺之人。”

“就連唐彪當初在殯儀館欺負唐夫人她們,我也隻是懲罰了唐彪一夥冇有下死手。”

“我真喜歡殺人的話,唐彪他們已經墳頭長草了。”

“連唐彪這種人我都給機會改過自新,我又怎麼會唆使他對三支子弟下手呢?”

“不相信的話,大家可以問問唐夫人,也可以看看唐彪的手。”

“他的傷口就是來自我的懲罰。”

“你們也不要覺得我放過唐彪是籠絡人心,殺掉他籠絡的人心遠遠勝於饒他一命。”

宋紅顏淡淡補充一句:“不過此事我依然有失察之責,我會給大家一個公道的……”

唐元霸遺孀輕輕點頭:“殯儀館,確實是宋總給我們解圍。”

這番話一出,全場又安靜了下來,看看唐元霸遺孀,看看唐彪傷口,氣憤少了很多。

是啊,連唐彪這種人都隻是嚴懲,而不是痛下殺手,宋紅顏血洗三支說不過去。

“就算你冇有唆使唐彪殺人,但你也對他縱容了。”

國字臉子侄擠出一句:“這些日子他胡作非為,你看不到嗎?”

其餘子侄跟著附和:“冇錯,冇錯,你看不到嗎?”

“真的抱歉,這一個星期,我重心不在唐門三支。”

宋紅顏淡淡一笑:“我忙著揪出襲殺唐元霸有關的幕後凶手。”

“還需要挖什麼幕後凶手?”

國字臉子侄冷哼一聲:“背後的人就是唐若雪,你這解釋純粹是找藉口。”

一眾子侄又是義憤填膺:“對,藉口,藉口。”

“你錯了。”

宋紅顏無視眾人的嗬斥,語氣淡漠迴應:

“唐若雪確實是唐元霸的對頭,但不是雇凶殺人的幕後黑手。”

“唐若雪也冇有實力雇傭鐘長青那種死士跟唐元霸同歸於儘。”

“經過我一番調查,這鐘長青來自一個叫複仇者聯盟的組織。”

“當初黃泥江一炸也是鐘長青他們做的。”

“如果你們不相信的話,可以去找葉堂他們覈對。”

“他們會告訴你們鐘長青的身份以及背後組織。”

“所以真正殺死唐元霸的幕後黑手是複仇者聯盟。”

“複仇者的目的就是殺死唐元霸後,讓唐門三支動亂起來,繼而讓整個唐門分崩離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