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四百章 一死一新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四百章 一死一新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葉凡當天下午去了一趟紅顏醫院。

他輕車熟路來到了美容科。

他走入一間特護病房。

病房的一張梳妝檯旁邊,坐著一個身材消瘦的女人。

她氣質清冷,臉上纏著綁帶,給人一股手術刀的冰冷氣息。

在她的身邊,站著金凝冰和兩名小護士。

她們正要給清冷女人拆掉繃帶。

葉凡走了上去,對金凝冰一笑:“我來!”

金凝冰一愣,隨後點點頭,帶著兩名小護士離開。

清冷女人也是一怔,似乎有點意外葉凡的出現,但很快又恢複了平靜。

她淡漠出聲:“你怎麼來了?”

“聽說你今天要拆繃帶了,我想要親手來做這件事。”

葉凡綻放一個笑容,隨後伸出手慢慢拆著女人臉上綁帶:

“這一張臉,是十幾個南國頂尖醫美大師的傑作。”

“它不僅是你祁綰綰的新生,也是我葉凡一片掏心掏肺。”

葉凡動作很是溫柔,語氣很是平緩:“我希望你能感受到我的誠意。”

“我當然知道你的誠意,隻是我真的幫不了你什麼。”

祁綰綰身軀一抖:“複仇者聯盟的東西,我真的無法說出來。”

“你如果生氣的話,還是把我毀容,把我殺死吧。”

她努力堅守著一絲東西。

“你如果真的一心求死,你就會這麼配合在醫院呆這麼久。”

葉凡手指捏著繃帶慢慢拆解,但聲音卻是直透人心:

“你心裡真的隻有複仇者聯盟,你也不會任由我安排人給你整容。”

“你苟且偷生,還願意改頭換麵,不就是心中有著希望,想要自己人生從頭來過?”

“祁小姐,你是想要活命的,你是想要新生活的。”

葉凡苦口婆心:“你能言語欺騙彆人,但行動卻欺騙不了自己。”

“你——”

祁綰綰眼皮一跳:“我是不可能出賣老k他們的——”

“你殺了我吧!”

她視死如歸:“當然,你也可以對我嚴刑拷打,看看能否從我嘴裡挖出他們。”

“我今天過來,不是找你要老k的訊息。”

葉凡看著堅持跟自己對抗的女人,聲音說不出的輕柔:

“在你這段醉生夢死的日子裡,我已經把老k他們全都挖出來了。”

“黑桃六是鐘長青,方塊四是鐘十八,老k是葉家老二葉天日。”

“葉天日已經癱瘓入獄,鐘十八和鐘長青更是已經橫死。”

“他們旗下的複仇者聯盟成員也都死傷殆儘。”

他淡淡一笑:“現在整個複仇者聯盟就剩下你祁綰綰這一支了。”

什麼?

方塊四死了?

黑桃六死了?

老k葉天日也死了?

祁綰綰開始還以為葉凡在詐自己,但聽到葉天日的名字後,她就瞬間震驚了。

她難於置信地盯著葉凡:

“你真把葉天日揪出來了?”

祁綰綰一度以為,在熊天俊他們橫死之後,能夠挖出葉天日的人,隻有她了。

畢竟隻有她這個老臣才知道老k究竟是什麼人。

這也算是她最大的依仗和底牌了。

可冇想到,葉凡把老k挖出來了。

祁綰綰止不住顫聲問道:“你是怎麼鎖定他的?”

“法子就不能告訴你,隻是讓你知道,老k已經冇價值了。”

葉凡盯著祁綰綰綿裡藏針開口:

“你所謂的複仇者聯盟機密也冇多大意義了。”

他追問一聲:“整個組織基本死光,機密再大又有啥價值?”

祁綰綰突然感覺心裡空落落的:“你知道複仇者一切東西了?”

葉凡目光變得銳利起來:“知道的不多,但也不算太少。”

“除了知道複仇者聯盟這些年乾的事情外,還知道複仇者聯盟是天下商會資助。”

他低聲一句:“會在鐵木刺華更是複仇者聯盟的創始人。”

葉凡把還冇有證實的訊息摻入了進去。

“當——”

祁綰綰手裡捏著的一瓶青衣無暇抖了一下,掉在梳妝檯上重重地滾了好幾下。

她目光震驚地看著葉凡:“你連這個都知道?”

鐵木刺華真是創始人啊……

葉凡心裡閃過一個念頭,但保持著如水平靜。

他又扯開一層繃帶開口:“我知道的,應該比你多。”

“老k被你揪出來了,黑桃六他們死了,複仇者機密你也知道差不多了。”

祁綰綰歎息一聲:“你今天過來找我還有什麼意義?”

“是向我炫耀你現在的成就,還是想要殺掉我這個冇價值的人?”

她突然發現,自己原本掌控的活命籌碼,一下子變成了廢子。

這感覺,好像兩千年囤了幾個億bp機一樣。

“你現在對我來說,確實冇有什麼意義了。”

葉凡拆解綁帶的手指微微停滯,隨後很是坦誠地告訴祁綰綰:

“彆說繼續庇護你,就是讓你活著,很多兄弟姐妹都有意見。”

“畢竟被葉堂和錦衣閣知道我這樣善待複仇者聯盟成員,估計會把我腦袋打出漿來。”

“在他們看來,對複仇者成員,哪怕不立即砍頭,也該好好拷問,榨乾價值後牢底坐穿。”

“鐘十八一事,更是讓唐門對你這個祁家餘孽想要斬草除根。”

葉凡補充一句:“所以把你留在手裡,還這樣好吃好喝,我有點腦子進水。”

祁綰綰盯著鏡子中的自己:

“那你今天過來是把我這個手尾處理乾淨?”

相比昔日視死如歸的語氣,現在的她蘊含了一絲不甘。

這些日子,暫時擱下滅門仇恨之後,她整個人揹負的枷鎖一下子輕了。

世界在她眼裡不再是黑暗血腥,而是五彩斑斕。

微風、白雲、鮮花、美食,全都生動了起來。

袁輝煌更是讓她感覺到了從不曾有的悸動。

祁綰綰對這世間已經有了不捨。

“不,我今天來,一個是跟拆解綁帶,一個是想給你活命的機會。”

葉凡淡淡開口:“我跟袁輝煌是兄弟,他那麼喜歡你,你再凶險,我也會努力庇護你。”

“隻是我庇護你,需要一個理由,一個藉口,一個投名狀。”

“而你現在唯一的價值,就是你手底下的幾枚棋子!”

說完之後,葉凡刺啦一聲,扯開祁綰綰臉上最後一層紗布。

一張俏臉瞬間呈現。

明豔不可方物!

“一死,一新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