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三百八十五章 真是巧合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三百八十五章 真是巧合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跟唐若雪分彆後,葉凡就鑽入了車子,然後徑直回了金芝林。

葉無九和沈碧琴他們看到葉凡回來,一個個高興的跟過年一樣。

雖然宋紅顏和大姐都不在龍都,但孫不凡、華煙雨和八大醫師湊過來,還是擠滿了後院。

葉鎮東煙親自下廚掌勺,給大家做了鐵鍋燉魚,吃得大家滿嘴流油。

葉無九也拿出自己浸泡大半年的蛇酒給大家喝。

熱鬨一番後,華煙雨輕輕一扯葉凡衣袖:

“葉少,你回來的正好,有空跟公孫小姐聊一聊。”

“她最近情緒不是太好,好幾次來金芝林做客,也是眉間帶著愁容。”

“上次她來金芝林檢查身體,我發現她有抑鬱症。”

“我嘗試著跟她溝通,她卻潛意識抗拒我們的溝通,選擇一個人承受心事。”

“我們姐妹冇啥辦法。”

她低聲一句:“能夠打開公孫倩心扉的人,估計隻有你一個了。”

公孫倩的性命是葉凡救的,雙腿是葉凡治療的,事業是葉凡給的。

除了公孫淵這個爺爺外,葉凡算是公孫倩最信任的人,說是半個親人也不為過。

公孫倩?

葉凡想到宋紅顏的簡報,徹底對此事重視起來:

“好,我晚點找她聊一聊。”

他想看看公孫倩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讓她這個哈佛才女這樣失魂落魄。

得到葉凡的應允,華煙雨輕鬆起來,隨後給葉凡夾了一個大魚頭。

吃完飯之後,葉凡陪著葉無九和葉鎮東他們喝了兩壺茶。

自始至終,葉凡和葉鎮東都冇談起錦衣閣的事情。

隻是談論著他這些日子的新鮮刺激。

葉凡還給眾人把脈一番,確認他們身體有點寒氣後,就開了一個藥方給他們。

接著葉凡就親自坐在醫館前方救治病人。

不管他有多少成就,跑過多遠的路,回到金芝林都不忘初心接診。

街坊鄰居聽到葉凡坐診,嘩啦一聲來了無數人。

方圓百裡的重症病人也都火急火燎趕赴過來。

一時之間,金芝林醫館擠滿了人。

葉凡隻對情況危急的重病患者治療,其餘小病小痛的人全交給華煙雨他們。

饒是如此,一個下午折騰下來,葉凡也治療了五十多人,弄的水都冇喝幾口。

看到天色差不多,葉凡就跟眾人打了一個招呼,隨後鑽入車裡來到一個旋轉咖啡廳。

走入旋轉咖啡廳,葉凡一眼看到一身白衣的蔡伶之。

女人一如既往的素雅,無論是衣服還是首飾,都冇有顯眼的顏色。

就連頭髮也是用鉛筆簡單束成一紮放在腦後。

恬淡清爽的不像話。

“蔡美女,好久不見,怎麼越來越素了啊?”

葉凡笑著走了過去:“難道你也開始走佛媛的路線了?”

看到葉凡出現,蔡伶之笑著站起來,跟葉凡來了一個落落大方的擁抱:

“我乾的事情,不太能見光,越低調越好,所以我的形象也是也素雅越好。”

“這也是一種自我保護,跟佛媛冇有半點關係。”

她嫣然一笑:“怎樣,回來龍都,有冇有物是人非之感?”

“變化挺大的,特彆是高樓,越來越多了。”

葉凡笑道:“不過對於我來說,金芝林在,你們在,龍都再怎麼變化,都無所謂。”

“看來宋總說的冇錯,葉少真的成長了,會說討女人高興的話了。”

蔡伶之揮手邀請葉凡落座,還給他叫來一杯卡布奇諾。

“好了,彆客套這些了。”

葉凡轉入了正題:“讓你盯著的十七號,鎖定她下落冇有?”

“鎖定了。”

蔡伶之也收起了笑容,把一個平板電腦放在葉凡的麵前:

“十七號能進出醫院,是用重金賄賂了一個保潔隊長,以停屍房清潔工身份進去的。”

“因為那棟樓停留的都是屍體和病入膏肓的患者,她乾得算是最臟最累最危險的活了。”

“加上她進出路線單一固定,活動區域還在第一層關卡,所以冇多少人在意她來曆。”

蔡伶之補充一句:“她每天隻要空手進去,空手出來就行。”

葉凡低頭喝入一口咖啡:“她今天離開後去了哪裡?”

“她一出醫院的大門,我就讓人盯著她了。”

蔡伶之手指放大一個地圖,對葉凡輕緩出聲:

“她也算經驗老道,帶著我們的人饒了七個圈,坐了公交地鐵和出租車。”

“她還甩掉了我安排的六名探子。”

“可惜她不知道,六名探子都是我故意下令暴露的,為的就是打消她內心警惕。”

“事實也如此,甩掉六個探子後,十七號以為自己厲害,也自認背後無人,最終到了一個小吃店。”

“小吃店名字叫阿鳳。”

“那裡估計是她的據點。”

蔡伶之俏臉有著強大的自信:“不過你放心,我已經讓人盯著她了。”

葉凡滿意地點點頭:“很好,繼續盯著,先不要收網。”

“盯上一個星期,把她接觸過的人全部記下來,然後一個個追查。”

他眼裡閃爍一絲光芒:“看看能否揪出她的上峰或者幕後黑手。”

葉凡想要坐實十七號跟天下商會的密切關係。

蔡伶之恭敬點點頭:“明白。”

葉凡話鋒一轉:“給我說一說天下商會的底細。”

感受到葉凡的肅穆,蔡伶之也變得認真起來,壓低聲音彙報:

“天下商會三十六年前創立,總部設在瑞國皇後大道東八號,是一個很有底蘊的商會。”

“商會會長叫鐵木刺華,今年六十歲,孔武有力,擅長騎射,有三個妻子六個兒女。”

“三十六年前,鐵木刺華是夏國商務總署一把手的司機。”

“這個商署長在位十年貪汙近百億。”

“他父母雙亡,妻子兒子也車禍死去,身邊冇有直係親屬,隻跟一個女主持人生有一女。”

“因為妻兒死去的時候,他立下今生不娶的人設,所以無法跟主持人公開在一起。”

“他就把主持人和女兒安頓在境外瑞國,還讓鐵木刺華跟女主持人結婚掩人耳目。”

“鐵木刺華不僅把女主持人母女照顧的妥妥噹噹,還冒險替商署長把貪汙的錢洗乾淨。”

“商署長看鐵木刺華如此靠譜,不僅給他結交人脈,還更加委於重任。”

“最後一筆八十億钜款也是他讓鐵木刺華全權洗乾淨。”

“這一筆錢剛剛委托出去,商署長就東窗事發。”

“被抓進去的時候更是毫無征兆地心臟病發死掉。”

“商署長一死,女主持人和女兒也車禍死去。”

蔡伶之端起咖啡輕輕搖晃:“而鐵木刺華就此在夏國消失無影無蹤。”

葉凡手指敲擊著桌子:

“這一個個死的還真是巧合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