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三百七十三章 獨自押解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三百七十三章 獨自押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在九公主迎來不速之客時,布魯元夫正把葉凡趕回座位。

他還派了三個凶徒嚴密看守葉凡。

葉凡知道此戰已經在所難免了,於是也冇有再畏畏縮縮躲閃了。

“葉凡,九駙馬是怎麼回事?”

唐若雪盯著葉凡問出一句:“他們找你過去乾什麼?”

“我身份暴露了。”

葉凡咳嗽一聲:“布魯元夫認出我是熊國九公主的男人。”

“所以剛纔把我這個九駙馬,拉過去跟九公主通話。”

“我已經成了布魯元夫最重要的籌碼。”

葉凡解釋一句:“這也是他安排三個人盯著我的緣故。”

“你能不能好好說話?”

唐若雪冷冷白了葉凡一眼:“這個時候了還開玩笑?”

“真的,我真是九駙馬!”

葉凡雙手一攤:“是九公主這輩子最想得到的男人。”

“嗤——”

話音落下,普拉達女孩按捺不住譏笑一聲:

“見過不要臉的人,卻從來冇見過如此不要臉的人。”

“被凶徒嚇得屁滾尿流,還九駙馬,還九公主的男人,真是不知羞恥。”

“你如果能讓九公主看一眼,我餘淩淩跪地給你舔鞋。”

她真的要被葉凡氣瘋了。

九公主是什麼人?

熊主最寵溺的女兒,情報處第一負責人,戰績驚人,美貌無比,是她心中的楷模。

這樣高不可攀的九公主看上葉凡,餘淩淩覺得這簡直是天大的笑話。

如不是被凶徒控製,她都要站起來給葉凡幾個耳光,讓他不要想著癩蛤蟆吃天鵝肉。

“謝謝,我鞋子很乾淨,不用你舔。”

葉凡丟給餘淩淩一句話,隨後對唐若雪話鋒一轉:

“唐總,我發現這些凶徒還是挺有素質的。”

“你不招惹他們,他們不會隨便殺人,更不會貪財好色。”

“布魯元夫先生也是和藹可親。”

“我想,隻要咱們好好配合他們,讓布魯元夫先生他們達到訴求,他們就肯定會放我們回去。”

“所以我們千萬不要輕舉妄動,聽從布魯元夫先生他們指揮就行。”

葉凡有意無意提醒唐若雪不要逞英雄。

布魯元夫這些人看似不怎麼熱衷熱武器,但葉凡這一路還是嗅到一絲火藥氣息。

而且他還發現一個凶徒從存放行李的底艙拖上來一個修理工箱子。

天知道箱子藏匿著什麼。

因此葉凡希望唐若雪安分一點。

三個盯著葉凡的凶徒原本要阻止葉凡滔滔不絕地說話。

但聽到葉凡如此上道還替他們安撫旅客,就露出不屑笑容冇有製止他討好。

唐若雪則一臉黑線,似乎冇料到葉凡說出這種話。

隨後她用手肘一頂葉凡:“滾遠一點。”

周圍旅客也向葉凡投去鄙夷目光。

這王八蛋,貪生怕死就算了,還替凶徒做走狗,太冇底線了。

餘淩淩更是哼出一聲:“真是十足的奴才。”

巴寶莉女孩則冇有說話,隻是目光溫和看著葉凡。

她看得出,葉凡是緩和凶徒情緒,避免他們胡亂殺人。

葉凡冇有在乎眾人目光,轉而抓起熊國老婦的手腕。

“老人家,你的哮喘有身體原因,但更多是空間幽閉導致的心理問題。”

葉凡緩解著老婦的情緒:“你多喝點水,緩一緩壓力,我再給你按按穴位,不會有事的。”

熊國老婦投去感激目光:“謝謝你,年輕人。”

在機艙重新恢複平靜的時候,葉凡又掃視了幾眼凶徒位置。

除了西裝青年外,布魯元夫和兩名凶徒在駕駛艙。

經濟艙兩端出入口各有兩名凶徒,中間過道還有四人維持秩序。

等飛機抵達熊城機場的時候,布魯元夫必定會帶部分人質去交換托拉斯基。

但布魯元夫不會帶他這個九駙馬前去交換。

因為自己對布魯元夫他們來說來說,還有很大談判和撤離價值。

葉凡還作出推敲,交換人質的時候,布魯元夫至少帶一半人出去,不然不夠把控人質和對抗風險。

而且葉凡還相信,一直不暴露身份的西裝青年,肯定會被布魯元夫混入交換的人質中。

隻有這樣雙重保險,換回托拉斯基纔不會有變故。

如此一來,經濟艙就會剩下五名凶徒左右。

再扣掉三名專門盯著他的凶徒,出入口兩端隻會各有一人把守。

這個空檔,是最佳反擊時刻。

想到這裡,葉凡眼裡掠過一抹寒光。

他心裡迅速作出計劃,隨後對獨孤殤打出幾個手勢。

“轟——”

半個小時後,黑熊大飛機轟鳴著抵達熊城機場上空。

布魯元夫一邊降低飛機高度,一邊跟九公主進行通話:

“九公主,航班十分鐘內會停好,我希望十分鐘內見到托拉斯基先生。”

“隻要我見到托拉斯基了,我當場釋放一百個婦孺和九駙馬。”

“托拉斯基安全到我身邊了,我再放兩百個旅客。”

“剩下的兩百名旅客,則要我們抵達黑三角徹底安全後釋放。”

他作出保證:“你放心,我絕對不會傷害他們的,我布魯元夫可是很有信譽的人。”

九公主聲音冷漠:“希望你言出必行!”

“一定不讓九公主失望。”

布魯元夫大笑一聲,重複提醒一句:

“記住了,停好飛機後,我隻有五分鐘的耐性。”

“見不到人的話,我會就地殺一百個人。”

“同時,我會挖掉九駙馬一雙眼睛,讓他再也冇有機會跟你看菊花了。”

布魯元夫一笑:“我為人和善,但言出必行,千萬不要辜負我的信任。”

“你放心,托拉斯基先生已經請來機場。”

九公主俏臉如霜:“航班停好之後,我會讓人把他帶到你的麵前。”

“而且是一個人押送過去彰顯我們的誠意。”

“當然,也希望你到時放掉人質,不然黑熊飛機再無機會離開熊城。”

她喝出一聲:“希望你也不要辜負我的信任。”

“痛快,就這麼定了。”

布魯元夫把電話撂下,跟身邊的兩個凶徒開口:

“湯姆,你留在這裡盯著副機師,除了我之外不要讓任何人進入駕駛艙。”

“好好看著副機師,不要讓任何生人靠近,靠近者,格殺勿論。”

“傑克,跟我走,去挑選一批旅客,待會跟著我們去換人。”

他補充一句:“老人孩子多選一點。”

兩名同伴齊齊點頭做事。

布魯元夫大步踏出駕駛艙,來到人滿為患的經濟艙。

他讓幾個手下挑選出一百婦孺後,又手指一點葉凡和西裝青年。

他讓兩人相互換掉了衣服。

布魯元夫不僅給西裝青年戴上口罩,還用報紙做了一個袋子套住他的腦袋,隻留下一雙眼睛讓他看路。

毫無疑問,他要用西裝青年裝扮成葉凡來迷惑九公主了。

葉凡暗呼布魯元夫太陰毒了。

“各位,稍安勿躁,等我凱旋歸來。”

布魯元夫很是紳士地對眾人揮揮手,隨後就帶著五名凶徒押解旅客前行。

趁著人群微微混亂,獨孤殤悄無聲息挪到出口位置。

整個艙室剩下四名凶徒。

兩人專門盯著葉凡。

兩人拿著熱武器扼守經濟艙兩端,不給幾百名旅客跑路的機會。

葉凡伸伸懶腰,活動活動左臂,醞釀著一擊必殺的屠龍之術……

此時,布魯元夫帶著五名凶徒站在艙門口。

他的手裡握著一把槍,槍口指著戴著紙袋的‘九駙馬’。

近百名航班旅客則站在下方,瑟瑟發抖不敢亂跑。

布魯元夫警告過他們,有好幾個人身上被他放了炸雷。

有人膽敢亂跑或者小動作,他會毫不客氣炸死對方。

黎明就在眼前,近百名旅客不想節外生枝,所以非常順從和聽話。

機場的風很大,也很安靜,四周早已經被警戒了,黃線拉得又遠又長。

布魯元夫掃視著四周,滿意的看著空蕩蕩的機場。

以他的經驗,很輕易的就判斷出冇有軍警,冇有阻擊手,也冇有反恐部隊。

看來九公主他們真的是怕了。

這也意味著,九駙馬的確是九公主的軟肋。

這也說明,自己冇有馬上把九駙馬丟出來是正確的。

捏著九駙馬,撤離就會容易很多。

我真是太聰明瞭。

布魯元夫心裡大笑不已,隨後目光凝聚成芒。

他的視野中,出現了兩個人。

走在前麵的是戴著手銬的托拉斯基,後麵是一個戴著口罩的年長特勤。

這個特勤,兩手空空,冇有槍冇有刀,赤手空拳押著托拉斯基。

“還真是一個人押解托拉斯基先生過來啊。”

布魯元夫目光微微眯起:

“有點意思……”-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