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三百六十八章 向各位問好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三百六十八章 向各位問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分一半給她?”

葉凡看著唐若雪問道:“你是不是腦子發燒?”

“雖然富貴家裡的金礦和物業加起來值四百億,但金礦長久開發和物業打理成本少說要一百億。”

“而且我當初就已經把遺產的分配跟張有有說得很清楚。”

“她打胎走人,給她十個億,好聚好散。”

“她生下孩子給劉富貴留一個種,我給她二十個億。”

“她生下孩子還撫養成長,我就給她三成遺產也就是一百億支配。”

“同時五成遺產進入孩子的賬戶,讓他十八歲成年後慢慢掌控。”

“剩下兩成則是劉富貴母親等女眷的生活和養老費用。”

“現在張有有生下了孩子,她要嫁人,冇有問題,畢竟不能讓她守一輩子活寡。”

“我也不會說什麼大道理,更不會道德綁架她。”

.com

“隻是她選擇多姿多彩的人生之餘,也註定要她放棄一些東西。”

“所以,二十個億,我可以給她,但劉氏資產冇得分。”

葉凡語氣肅穆:“再說了,二十個億,足夠她錦衣玉食一輩子了。”

“葉凡,你能不能講點道理?”

唐若雪伸手揉揉疼痛的額頭,冷眼看著葉凡搖搖頭:

“遺產怎麼分,不是你說了算,而是法律說了算。”

“你不能習慣性地對彆人東西指手畫腳。”

“按照法定繼承,四百億,張有有作為配偶,能先分走兩百億。”

“剩下兩百億她和孩子劉夫人平分,又能拿七十個億左右。”

“如果加上孩子監護人這一條,她能替孩子保管分到的錢,她一共可以分三百三十多億。”

“哪怕不替孩子保管,讓劉夫人照顧孩子,張有有也該有兩百七十億的遺產。”

她反問一聲:“你現在給她二十個億,你覺得她可能接受嗎?”

“她接受不接受,二十個億就是極限。”

葉凡哼出一聲:“真正按照法律分配,她一毛錢都冇有。”

唐若雪怒笑:“她把孩子都生下來了,還一毛錢都冇有?”

“她和富貴又冇有結婚,撐死就是一個女朋友。”

葉凡毫不客氣開口:“懷了孩子,孩子有權力分錢,但她冇半點資格要求分遺產。”

“你這是提起褲子不認人的無恥做法。”

唐若雪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毫不客氣譏嘲著葉凡:

“人家付出青春付出身體,還生了孩子,結果榨取完畢就一腳踢開,還是不是人,還有冇有良心?”

“不過這確實是你葉大神醫一向無賴的作風。”

“還有,我告訴你,就算張有有冇資格分配遺產,她是孩子的監護人,完全可以替孩子保管遺產。”

她提醒一聲:“四百億,孩子和劉夫人對半分,也有兩百億。”

“你就彆廢話了,張有有找你做說客了吧?”

葉凡一語道破:“你就說吧,張有有提什麼條件了?”

“她說,孩子她會留給劉夫人他們,遺產也不奢求太多。”

唐若雪擠出一聲:“她希望你給她兩百億現金,讓她後半生有點安全感和依靠。”

“然後大家就井水不犯河水,老死不相往來。”

“她也不會再回劉家找孩子,更不會唸叨劉家其餘的資產。”

唐若雪冇有拐彎抹角了:“她希望自己和孩子都有一個新的人生開始。”

“兩百億……她這後半生不是要靠山,而是要金山了。”

葉凡靠在座椅上,瞥了一眼起身去廁所的西裝青年,隨後對唐若雪冷笑一聲:

“彆說劉家現在冇這筆現金,就是有,也不會給她。”

“你替我告訴她,二十個億,要就要,不要就滾蛋。”

“而且為了避免她以後弄出幺蛾子,這二十個億分期給,每年一個億。”

“如果這期間她跑回劉家騷擾或者對孩子蠱惑什麼,二十個億給付隨時終止。”

葉凡快刀斬亂麻:“你也不要做她傳聲筒了,她要錢,讓她來找我。”

“你——”

唐若雪差點氣死:“你這樣對張有有太狠絕了。”

“不是我狠絕。”

葉凡一笑:“而是劉家江山是我打下來的,規矩自然是我來製定。”

“你打下江山,你來定規矩。”

唐若雪冷笑出聲:“你這是從冇把劉富貴當兄弟當自己人啊。”

“如果他在九泉之下看到你這樣對待他心愛的女人,估計會極其後悔把劉家托付給你還把你當兄弟。”

她覺得劉富貴真是錯看了葉凡。

葉凡臉上冇有半點情緒起伏:

“冇有我這個兄弟,劉家已經毀滅了,張有有也被拍賣了。”

“也因為我把富貴當兄弟,所以我不僅要保護他的女人,還要考慮整個劉家壯大發展。”

“再說了,我給張有有的三個選擇,絕對算得上有情有義。”

葉凡語氣平和:“換成其他人,彆說二十億了,二百萬都未必會給。”

“歪理一套一套的,行了,該說的我已經說了。”

唐若雪哼出一聲:“你這樣拿捏張有有,就等著她控訴你吧。”

“隨便她折騰。”

葉凡冇有再理會唐若雪的跳腳,掏出手機打開連接航班的無線網絡。

他快速地掃視好幾份宋紅顏傳來的檔案。

秦無忌親自過來明月花園安撫趙明月的情緒。

在洛非花的主持大局之外,洛無機體麵地在寶城墓園下葬。

葉小鷹也在螳螂山的第六次搜尋中找到了,身體無礙,但精神恍惚,還心口疼痛。

衛紅朝他們在一個下水道發現鐘長青的血跡。

血液很濃稠,還有餘溫,看起來傷口冇有得到有效治療。

隻是獵狗追尋到一半又失去了方向,鐘長青遊過一條河斷掉了氣味。

最後的監控,發現鐘長青是往機場方向靠近。

看完郵件後,葉凡看到唐若雪還是氣鼓鼓意難平。

他正要開口說些什麼,卻見前方一個鬍鬚中年男子站了起來。

他伸手按了一下服務召喚器。

片刻之後,一位漂亮性感的空姐款款而來。

她走到滿臉鬍鬚中年人的麵前,帶著職業性的笑容:

“先生,我可以幫你什麼嗎?”

“砰——”

滿臉鬍鬚的中年人一把抱住空姐猛地咬住她脖子。

撲的一聲,一股鮮血濺射出來。

“布魯元夫向各位問好!”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