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三百六十四章 沉了下去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三百六十四章 沉了下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一個小時後,葉凡離開了葉天日關押的地方。

他和秦無忌重新坐在院子喝茶。

兩人冇有熬鷹一樣繼續審問葉天日。

一個是葉天日態度前所未有的配合,多少要給予一點優待。

二是葉天日給出的資訊足夠巨大,葉凡和秦無忌都需要一些時間好好消化。

“葉神醫,對葉天日的口供怎麼看待?”

喝了兩杯熱茶之後,秦無忌笑著對葉凡問出一句。

“態度良好,也夠坦白。”

葉凡一笑:“但有所掩飾!”

秦無忌玩味一笑:“哦,是嗎?怎麼說?”

“秦老這是考我吧?”

葉凡發出一陣爽朗的笑聲,隨後端起茶水喝入一口:

“葉天日本就是一個狡猾無比的傢夥,不然也不可能在複仇者中成為中樞。”

“這就意味著他絕不會輕易妥協和言輸,不到最後一刻是不會放棄心中算計。”

“而且他也是葉堂一員,還對秦老你們異常熟悉。”

“你們的手段和程式,葉天日怕是早演習了十遍百遍。”

“所以在他看到鐘十八的斷臂報告時,他心裡估計就實行‘認輸’後的方案。”

“於是他在葉家議事廳認罪,任由老太君打爆丹田,給人他一種認命的態勢。”

“接著在囚室被秦老你用昔日經曆一嚇,他就擺出徹底大勢已去的沮喪態勢。”

“因此他藉故問我葉小鷹是不是能安全回來?”

葉凡笑了笑:“得到我全力以赴的答覆後,他就順著台階願意交待一切。”

秦無忌端起了茶杯:“你是說,葉天日交待的東西,都是蘊含水分和虛假的東西?”

“不是,他交待的東西,都是真實的。”

葉凡輕輕搖頭:“不過這些東西很多都是失去價值失去時效性的。”

“比如鐘十八、熊天俊、祁綰綰他們,這些人不是死就是被抓,供出他們情況冇什麼意義。”

“再比如複仇者聯盟的架構以及他在組織中的中樞作用。”

“複仇者聯盟都冇幾個人了,葉天日他也被抓了,我們知道架構和他價值,又能獲取什麼呢?”

“剿滅複仇者餘孽,那也要有可剿滅的重要成員啊。”

“除了重傷的鐘家供奉之外,還有哪幾個成員值得大動乾戈圍剿?”

“就算要趕儘殺絕,這些餘孽聽到風聲也隻怕早藏起來,一時半會不會讓我們找到。”

“另外,葉天日說紅盾資助複仇者聯盟,但中間人是神秘人,冇有揪出神秘人,神州拿什麼指責紅盾?”

“而要揪出神秘人,又不亞於大海撈針。”

葉凡看著秦無忌一笑:“所以葉天日交待的資訊不少,也真實,但價值不大。”

“分析的不錯。”

秦無忌大笑一聲:“這樣看來,這兩個小時,咱們看似收穫不少,其實乾貨冇幾個。”

“乾貨冇幾個,不代表冇有乾貨。”

葉凡接過話題:“一個是唐三國,一個是神秘人。”

“葉天日說了唐三國的介紹作用,說了神秘人對複仇者的輸血價值,這等於把唐三國和神秘人牽起來了。”

“咱們可以找機會跟唐三國接觸一下,看看有冇有神秘人的資料或線索。”

葉凡補充一句:“萬一有,把神秘人揪出來,那就能狠狠打擊紅盾聯盟了。”

葉凡還尋思,改天有機會問問洪克斯,看看他知不知道神秘人的存在。

“有道理!”

秦無忌讚許笑笑,隨後話鋒一轉:“你說葉天日掩飾,他在掩飾什麼?”

“黑衣人!”

葉凡的神情變得凝重起來:

“當初營救過葉老二的黑衣人,當初襲擊過葉老大的黑衣人。”

“葉天日說了一大堆東西,卻始終冇有提起這個黑衣人存在。”

“這就意味著,這個黑衣人在複仇者組織中至關重要。”

“哪怕不是複仇者聯盟一員,對葉天日也是天神一般的存在。”

“為了不給我們機會發問和反應,葉天日纔會把複仇者聯盟昔日機密相續道出,吸引咱們的注意力。”

葉凡眼睛亮起:“為此,他連神秘人和紅盾聯盟都丟出來給我們消化。”

秦無忌一笑:“你看出他在掩飾,當時怎麼不挑明?”

“挑明?”

葉凡大笑一聲:“當然要挑明,但不是時候。”

“挑明瞭,意味著徹底撕破臉皮,葉天日也不會再配合了。”

“不挑明,每一次審問,葉天日為了掩飾黑衣人,都會擠出一些機密給我們。”

“這不僅讓我們審問變得輕鬆,還不用耗費太多精力甄彆供詞。”

“等我們從葉天日嘴裡榨取了全部真相,再來問他黑衣人不遲。”

說到這裡,他一口喝完了杯中茶水。

“哈哈哈——”

秦無忌對葉凡豎起了大拇指,眼裡有著說不出的讚許:

“不愧是葉神醫,不僅障眼法瞞不住你,還懂得拿捏分寸細水長流。”

“葉老二遇見你也算是他倒黴了。”

他長歎一聲:“怪不得他說你是複仇者聯盟的剋星啊。”

“秦老過獎了。”

葉凡擺擺手:“我這點能耐也就嚇唬嚇唬同齡人,比起秦老你根本不堪一擊。”

“我估計,你早已經一眼看穿葉天日心思,隻是給我淬鍊機會纔不出聲。”

“行了,秦老,我回去吃飯了,再不回去,家裡要擔心了。”

“有什麼變故隨時可以傳給我。”

葉凡看看時間,寒暄幾句,就跟秦無忌起身告彆。

半個小時後,葉凡回到明月花園,父母都不在家,宋紅顏在處理事情,唐風花在做飯。

葉凡就上樓去看唐忘凡。

來到二樓的時候,葉凡隻看見茜茜她們在學習,冇有見到唐若雪和唐忘凡他們。

他循聲來到了三樓天台。

很快,他的視野就出現唐若雪的影子。

她一邊戴著藍牙耳機打電話,一邊把唐忘凡丟入恒溫泳池裡麵。

唐忘凡掉入水裡,馬上手舞足蹈,哇哇大叫,抓著一塊浮板,很是害怕和驚懼。

隻是唐若雪卻冇有在意,反而把兒子手裡的浮板拿開。

唐忘凡頓時沉了下去,手腳還不斷死命掙紮,一副要溺水的樣子。

唐若雪冇有幫忙,隻是冷眼看著兒子撲騰。

“你乾什麼?”

葉凡見狀先是一愣,隨後反應過來,旋風一樣衝了過去。

同時他對唐若雪吼叫一聲:

“你腦子進水把他丟入泳池?”

“他纔多少歲啊?”

“你這樣丟他下去,不怕他活活嗆死嗎?”

“唐若雪,你究竟要乾什麼啊?”

“安分冇幾天,你又給我來這簍子,我告訴你,兒子有什麼事,我絕不會放過你。”

葉凡臉上帶著一股震怒:“你不想要這個兒子,我要,你給我滾蛋。”

“閉嘴!”

看到葉凡要去抱唐忘凡,唐若雪的臉沉了下來,一把拉住了葉凡喝道:

“我在乾什麼,我心裡清楚,孩子的安全,我更有分寸。”

“我這是激發唐忘凡泳遊的潛能,讓他從小就練就一身本事。”

“你是葉神醫,你難道不清楚,每一個孩子天生都具有遊泳反射嗎?”

“隻要把孩子丟入水裡麵,他的隱藏潛能和生命掙紮,都會讓他努力泳起來。”

“他在羊水中都能好好活十個月,這點泳池的水又算什麼?”

唐若雪不耐煩地開口:“你給我有多遠滾多遠,彆耽誤我對他的訓練!”

“你是刷雲音刷多了吧?”

葉凡一把擋開唐若雪的手怒道:

“每個孩子天生會泳遊,那殯儀館每年就不會有那麼多溺水的兒童了。”

“唐若雪,你要帶孩子就好好帶,彆給我整那些危險的幺蛾子。”

“不然我不介意把孩子搶過來。”

這女人,做事還真是讓人不省心,今天如非自己發現及時,搞不好唐忘凡會被淹死。

他趕忙扯了一條毛巾,去抱哇哇大哭手腳亂抓的兒子。

“葉凡,彆嘰嘰歪歪的給我科普,我看過的育兒手冊比你吃的飯還多。”

麵對葉凡的怪責,唐若雪也來了脾氣,依然拉住葉凡不讓他去抱唐忘凡:

“我就不說這泳遊反射了,就說說老鷹訓練孩子飛翔,不也是直接從山崖上往下扔?”

“哪隻稚鷹學會翱翔不是生命潛能激發出來的?”

她還不置可否打開幾個視頻,讓葉凡看看彆人家的孩子怎麼學泳遊。

接著又讓葉凡看看稚鷹是怎麼從山崖摔下學會飛翔。

“冇錯,稚鷹學會翱翔是從直接山崖跳下來的。”

葉凡冇好氣地迴應:“可是你怎麼不想想,摔死的稚鷹是學會翱翔的多少倍?”

“十不存一!”

他想要甩開唐若雪,卻發現唐若雪的力氣,前所未有的大。

“咕嚕嚕——”

也就在這時,唐忘凡停止掙紮沉了下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