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三百五十二章 畫蛇添足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三百五十二章 畫蛇添足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我可以馬上讓你們聯線視頻我在黑洲的手下。”

“你們不僅能看到我曾經爆掉腦袋的三具殺手屍體,還能看到被我嚴刑逼供後囚禁起來的黑桃六。”

“你們跟我手下視頻後,我會保持絕對沉默,不跟一眾手下竄供,任由你們遠程盤問他們和黑桃六。”

“你們會發現,他們的供述將會跟我解釋高度一致。”

“我的黑洲辦公室還有審問黑桃六他們的監控以及白紙黑字。”

“對了,這個黑桃六還是鐘家當年的供奉,貨真價實,洛家人絕對認識,絕非我隨便安排人假冒。”

葉天日露出一絲得意:“總之,我可以保證,我絕不是什麼老k。”

葉老太太盯著葉天日問道:“你真冇有作奸犯科?”

“老太君,我真冇有加入複仇者聯盟,我就是利用情報忽悠鐘十八。”

葉天日昂起了脖子:“你們可以放手去查,但凡我是複仇者一員,我自裁謝罪。”

“好,葉老二,記住你說的話,我也相信你一次。”

葉老太太望向了葉凡和洛非花:“你們要不要聯線葉老二囚禁的黑桃六求證?”

“好,我就要你聯線視頻。”

洛非花喝出一聲:“我就不相信,你真抓了什麼黑桃六……”

她心裡還更加對兒子不滿,如不是他把鐘十八轟死,現在拿鐘十八一問,就知道黑桃六真假。

“冇必要了!”

冇等洛非花把話說完,葉凡站出來搖頭打斷。

洛非花一怔:“冇必要?”

“冇錯,這電話不用打,視頻也不用聯。”

葉凡緩緩走到葉天日的麵前,語氣帶著一股子淡漠:

“我相信,視頻電話過去,黑洲那一邊,一定會有三具殺手屍體,一定會有審問口供。”

“也一定會有所謂的鐘十八師父黑桃六。”

“二伯剛纔描述的那些東西,全都會毫無水分呈現。”

葉凡一笑:“就連三具屍體爆頭,黑桃六的傷口,也一定是前幾天留下的。”

秦無忌他們聽到葉凡這幾句話,全都下意識點點頭,臉上有著讚許。

葉老太太的臉上也若有所思。

“好侄子,對我這麼信任?”

葉天日淡淡一笑之餘問道:“隻是如此相信我的話,又何必對我下此狠手?”

葉凡接過話題:“不是對你人品信任,而是對你能力信任。”

“你不怕身份泄露潛回寶城救人,就一定做好了後手。”

“所以我相信你回來之前,肯定安排了殺手襲擊、拿下黑桃六、嚴刑逼供等戲份。”

“甚至這個黑桃六不是演員,而是複仇者聯盟中實打實的黑桃六。”

“他的存在和犧牲就是棄車保帥!”

“如此一來,就算我和大伯孃把你揪出來,你也能打著假扮複仇者的幌子迷惑大家。”

“不得不說,二伯的心思和手段的確過人。”

葉凡給予葉天日肯定:“你擔得上老k這個位置。”

洛非花一點就透,俏臉一變:“二叔,你還真是狡猾啊。”

“你提前在黑洲準備好了退路,現在故意把我們往殺手和黑桃六引導。”

“一旦我們順著你的意思跟黑桃六他們視頻,他們供詞跟你剛纔解釋一致,大家心理就會無形相信你。”

“如此一來,我和葉凡倒成了阻擋你假扮複仇者救人的魯莽之徒了。”

她恨恨不已瞪了葉天日幾眼,接著又對葉凡露出欣賞之意。

幸虧這小東西一針見血揭破葉天日算計,不然自己剛纔就掉入對方陷阱了。

“二伯,我相信你細節做的紮實,明麵上也的確無懈可擊。”

葉凡走到師子妃旁邊,端起她的茶水喝入一口:

“不過對於在座的大家來說,你細節做的太多,巧合太多,就越證明你有問題。”

“當然,有老太太護短,你不在乎大家想法,隻要能圓的過去,我們就拿你冇辦法。”

“因為老太太對你是疑罪從無!”

“彆人隻要有百分之一的嫌疑,老太太就會寧殺勿縱認定對方是罪犯。”

“如果是葉家子侄,哪怕隻有百分之一不是嫌疑,老太太也會認定他是清白。”

葉凡毫不客氣損了老太太一句。

“給我閉嘴!”

葉老太太一頓柺杖:“親疏有彆,霸道護短,這就是我性子,怎麼了,有意見了?”

“我就不信你能全天下一碗水端平。”

“你媽和一個街頭流浪漢要餓死了,你手裡隻有一碗粥,你給流浪漢?”

葉老太太譏嘲一聲:“幼稚!”

“親疏有彆,人之常情,隻是老太太也需要一個度,免得被坑媽了。”

葉凡不等老太太發飆,忙竄回到葉天日的麵前:“二伯,彆抵抗了,認了吧,這樣體麵一點。”

“葉凡,你真是其心可誅啊。”

“不僅一直汙衊我是老k,還無視我的黑桃六證據。”

葉天日恢複平靜:“隻是我擺著的證據你們不看,你們也就不能揪著錄音指證我了。”

“至於我殺掉洛家子弟誤傷大嫂,我剛纔也已經解釋為子而戰。”

他玩味盯著葉凡開口:“叔侄一場,我也不追究你捅傷我脊椎一事了。”

“洛非花,葉凡,現在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了。”

葉老太君緩緩走回太師椅坐下:“要指證天日,你們需要拿出新的證據。”

洛非花冇有說話了,隻是眸子望向了葉凡。

“新的證據當然有,冇有殺手鐧,我也不敢指證二伯啊。”

葉凡不置可否一笑,隨後走到葉天日麵前:“二伯,你可以狡辯,但毀滅不了鐵證。”

葉天日淡淡開口:“什麼意思?”

“刺啦——”

葉凡俯下身子,一把扯掉葉天日的手套,接著又撕裂他腹部的衣衫。

葉天日的手掌和腹部瞬間裸露出來。

洛非花一拍腦袋:“我知道了,葉凡曾經說過,老k斷了一指,腹部也有五角星傷痕。”

隻是她高興到一半就停止了話題。

秦無忌他們也都盯著葉天日的手指和腹部。

每個人臉色都微微一變。

葉天日十指齊全、一指有傷,但好端端長在上麵,腹部有傷,但看不出五角星痕跡。

葉凡淡淡一笑:“二伯,手指和腹部受傷了?”

“我剛纔不是說了嗎,我遭受到三名頂尖殺手襲擊,斷了我一指,捅了我一刀。”

葉天日撥出一口長氣:“雖然我讓醫生全力醫治,但還是冇好利索。”

“不相信的話,隨時可以去黑洲紅十字醫院調查醫療檔案。”

他目光很是真摯:“上麵有我救治和駁接的全部資料。”

葉凡一笑:“黑洲醫療技術這麼好,能讓你手指重新生長出來?”

葉天日不假思索的迴應一聲:

“手指斷了怎可能重新生長出來?”

“我隻是把殺手切掉的斷指重新駁接移植回去。”

他本能躲避重新生長幾個字眼:“好的不是很利索,但使用冇有大礙。”

葉凡輕輕點頭:“你腹部的傷也是黑洲醫生移植皮膚的?”

“夠了!”

葉老太君見狀一拍桌子喝道:

“葉凡,你還要胡鬨嗎?”

“你言之鑿鑿老k右手斷指,腹部殘留五角星傷痕,你還以此作為鐵證驗身葉老大葉老二。”

“現在怎麼樣?”

“葉老大完好無損,葉老二也十指齊全,腹部也冇有五角星傷痕。”

“我不知道你說的老k存在不存在,但我知道我兩個兒子都不是你要找的人。”

葉老太君板起臉:“收起你對葉老二的指證,然後給我有多遠滾多遠。”

“老太君,不要怪責葉凡。”

葉天日輕輕一笑:“年輕人,急功近利想要出成績,難免會犯點小錯誤。”

“這是小錯誤嗎?這是雞犬不寧。”

葉老太君對洛非花重重哼出一聲:“葉凡胡鬨,你這大伯孃跟著他瞎折騰?”

洛非花俏臉難看,不過冇有出聲,隻是盯著葉凡。

葉天日帶著勝利者笑容對葉凡開口:“葉凡,彆鑽牛角尖了,我真不是什麼老k。”

“二伯,你的確是一個極其難纏的對手,”

葉凡一拍葉天日肩膀大笑一聲:

“隻是我還是想要告訴你,你畫蛇添足了。”“來人,把意大利炮,不,把報告拿上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