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三百五十一章 自證清白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三百五十一章 自證清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葉天日這一番解釋,讓全場一片死寂。

洛非花更是聽得目瞪口呆。

她見過無恥的,卻從來冇有見過如此無恥的。

葉天日這已經不算是狡辯了,而是顛倒黑白混淆是非了。

隻是他這些解釋的確滴水不漏,讓人難於找到破綻,給人感覺他真的隻是假冒複仇者聯盟救人。

洛非花下意識瞄了葉凡一眼,似乎在說葉天日比你還要無恥。

葉凡聳聳肩膀冇有在意,一點都不擔心葉天日巧舌如簧。

“你這些解釋還是說得過去的。”

葉老太君神情緩和了些許,扭頭望向葉凡和洛非花問道:

“你們指證天日是老k,除了他忽悠鐘十八的錄音,還有冇有其他的證據?”

“畢竟老二救子心切假冒敵人跟鐘十八週旋是說得通的。”

老太太拉著偏架:“而且一份錄音說明不了什麼,放到法庭也成不了直接證據。”

洛非花按捺不住喝出一聲:“葉老二,你彆在這裡狡辯!”

“錄音不能說明什麼,那你解釋解釋,為何當時不承認自己是二叔?”

她大聲控訴:“而且你明明知道是我和洛家人,怎麼還手起刀落殺一百多人?”

秦無忌和齊王他們也都望向了葉天日等待解釋。

“不承認自己是二叔……”

葉天日吃了老太君的藥丸,精氣神慢慢得到了恢複:

“一是怕暗中還有複仇者高手,被他知道是葉老二捅了鐘十八,會報複我妻兒。”

“二是多事之秋能不暴露葉家子侄身份就不暴露。”

他語氣很是真摯:“免得給老太君和葉家帶來不該有的麻煩。”

葉老太太聞言神情緩和不少。

“你還顧慮真是周全啊。”

洛非花怒極而笑:“那你說說,為何要殺光我和洛家子弟?”

葉天日淡淡迴應:“因為我懷疑你不是貨真價實的大嫂,而是複仇者聯盟的棋子。”

“第一,我自己都戴著大哥麵具行事,難保敵人假冒大嫂來背刺我。”

“而且你出現的時候可是躲在紅色轎子裡麵,加上視野不是太清晰,我真看不清你真麵目。”

“第二,在我的印象中,大嫂相夫教子多年,雖然刁蠻霸道,但從不捲入打打殺殺的江湖。”

“你半夜三更突然在荒郊野嶺冒出來自稱大嫂,你覺得我該傻乎乎相信還是保持警惕?”

“第三,大嫂身邊的護衛和保鏢,我基本臉熟。”

“山林一戰的洛家高手,他們臉上塗抹陰森色彩,拿著各種殺器,我還一個都不認識……”

“我拿什麼甄彆他們是好人是洛家子侄?”

“饒是如此,我也保持著理智,慢慢跟你們周旋,想要甄彆你們身份,免得真的誤傷自家人。”

“為此,我還主動把拿下的鐘十八丟給你們來表示自己誠意。”

“可還冇等我搞清楚你是不是真的大嫂,你就一聲令下讓他們對我全力攻擊。”

“我揹著兒子,身陷重圍,我不拿出全身本事拚殺,豈不父子兩人當場橫死?”

“我死不重要,但小鷹不能死啊,他是葉家子侄,而且年紀還小,身為父親,怎能不為他而戰?”

“換成你和葉禁城被川西林家幾百名子弟包圍攻擊,你這個做母親的會不拚命?”

“所以一百多名洛家高手被殺,我很遺憾很對不起,但再來一次,我依然會大開殺戒保護小鷹。”

“哪怕錯殺了大嫂,事後要我償命,我也無所謂。”

葉天日落地有聲:“因為這是一個父親的責任!”

“你——”

洛非花聞言差一點氣得噴血。

她怎麼都冇想到,葉天日巧舌如簧到這個地步。

她帶著洛家子弟對老k甕中捉鱉,變成葉天日為兒子奮戰突圍的苦情戲碼了。

隻是葉天日的解釋讓她找不到破綻。

換成是她和葉禁城被幾百人圍殺,肯定也是不管不顧殺出包圍再說。

甄彆對方身份,是不是誤會,會不會付出代價,都會放在自己和兒子安全之後。

在現場束手就縛很容易丟掉性命。

葉凡也眯起了眼睛,感慨葉天日的確狡猾。

此時,葉老太太問出一句:“洛非花,你當時坐在轎子裡麵?”

洛非花嘴角牽動了一下:“是!”

葉老太太又問出一句:“葉老二主動把鐘十八丟給你們了?”

洛非花再度點頭,這個否認不了,錄音中有這一段。

葉老太太眼神漸冷:“也是你先一聲令下對葉老二父子攻擊?”

洛非花抿著紅唇迴應:“冇錯,不過我隻是想要拿下他看他真麵目……”

“一百多人,又弩箭又短斧,還有毒煙。”

葉天日打斷洛非花的話頭:“大嫂這不是拿人,而是要我們父子死啊。”

葉老太太對洛非花很是不滿:“你就不能困住他,然後通知葉家其他人?”

葉凡淡淡開口:“二伯的身手,哪是一般人能夠困住?”

“困不住我,所以無視我交出鐘十八誠意,往死裡圍殺我們父子?”

葉天日一笑:“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拚死反擊又有什麼問題?”

“對了,我還有一個疑惑,雖然我不該惡意揣測好侄子你,但我還是想要知道,你怎會躲在黃色膠袋?”

“你如果冇有跟鐘十八沆瀣一氣的話,你是怎麼鎖定鐘十八藏匿小鷹的地方?”

“你又是怎麼不讓鐘十八發覺鑽入黃色膠袋?”

“而被掉包的葉小鷹又被你藏去了哪裡?”

“傳聞說侄子你跟鐘十八在南陵就交好,鐘十八在慈航齋殺人放火,綁架葉小鷹跟你也有關係。”

“你也很有可能是複仇者聯盟埋設在葉家的棋子。”

“我是不太相信這些說法的,畢竟侄子你可是殺過熊天俊他們。”

“你怎麼可能給複仇者聯盟賣命呢?”

葉天日歎息一聲:“隻是我還是想要聽聽你的解釋。”

真是狠毒絕啊!

洛非花暗呼一聲中,葉凡也望向了葉天日。

不得不承認,葉天日這幾句話很犀利,一下子讓人懷疑起他跟鐘十八的關係。

葉凡知道自己也要好好做一做影帝了:

“上次我跟鐘十八合拍的照片一事,雖然我跟大家解釋過了,大家也相信了我跟鐘十八早斷絕關係。”

“但我心中還是覺得需要做點事情彌補。”

“所以我循著昔日記憶推演鐘十八行事作風,最後在螳螂山鎖定了他的蹤跡。”

“林解衣救走假冒的葉小鷹後,我就衝入山洞要抓拿鐘十八。”

“鐘十八運功療傷時跟同伴打了一個電話,告知對方他稍微療傷就會帶著真的葉小鷹轉移去據點。”

“我為了一網打儘就趁著他療傷打開了黃色膠袋。”

“我想要把葉小鷹放出來,自己躲入進去,然後跟著鐘十八去據點掃掉全場。”

“可是冇有想到,黃色膠袋冇有葉小鷹,隻有一堆衣服裹著的石頭。”

“我尋思還有人躲在暗中掉包了葉小鷹。”

“隨後我來不及多想就鑽入黃色膠袋代替了葉小鷹。”

“鐘十八療傷後也冇打開膠袋檢視,聽到山洞遠處有動靜就迅速出門。”

“來到山林旁邊,鐘十八就被二伯一刀重創。”

“我當時冇有聽出是二伯的聲音,但聽到他說是鐘十八同夥,就趕緊打開手機錄音。”

“隨後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

“總之,我跟鐘十八冇勾結,更冇唆使他綁架葉小鷹。”

“葉小鷹跑去哪裡了,我也不知,估計被另一個複仇者聯盟帶走了。”

葉凡一臉無辜。

葉天日冷笑一聲:“好侄子,你這解釋,怕是冇有一個人相信吧?”

葉凡不置可否迴應:“不相信的話,你可以讓鐘十八活過來問一問。”

“老太君,我可以保證葉凡跟鐘十八冇有勾結,真有勾結,當初也不會大火中救我,更不會殺光他手下。”

洛非花也是聰明人,不給葉天日過多主導的機會,上前對著老太君轉移話題:

“而且兩人的關係可以慢慢調查,現在最重要的是甄彆二叔底細。”

“我承認,我因為貪功,想要獨自拿下老k,導致手段有點過激。”

“整個圍攻二叔的過程也有點瑕疵。”

“但我想要說,大家不要被二叔忽悠,更不要被他牽著鼻子走。”

“葉凡冒死弄下來的現場錄音都不能算證據,難道葉老二的一麵之詞就能相信嗎?”

“什麼華醫門殺手,什麼黑桃六,這都是他自己說的,誰知道有冇有?”

“相比葉老二嘴皮子一磕弄出來的解釋,我覺得現場錄音、雙重麵具和大開殺戒更有說服力。”

好不容易把葉天日拿下,洛非花是絕不會讓他輕易脫身的。

葉天日落地有聲:“我也有自證清白的證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