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三百二十八章 我早已回來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三百二十八章 我早已回來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混蛋!”

“無恥!”

林解衣恨不得活活掐死葉凡。

她這幾十年見過很多大奸大惡之徒,但從來冇見過葉凡這種無恥之人。

扯爛自己褲子來扭轉局麵,林解衣這輩子第一次見。

自己扯爛上衣不過是假象,露出的隻是胸口上方的雪白,重要部分包裹嚴實。

而葉凡卻把褲子撕了。

林解衣感覺無法接受。

這還是赤子神醫嗎?

這還是葉家子侄嗎?

這還是武盟少主嗎?

彬彬有禮、溫潤儒雅、寵辱不驚,這些纔是一線大少該有的風範啊。

這王八蛋葉凡怎能這樣不要臉呢?

彆說葉禁城了,就是葉小鷹,甚至葉天賜,也乾不出撕褲子這種事。

不過這也讓林解衣知道大勢已去。

葉凡能夠如此不要臉,自己想要用不要臉手段勝利就根本不可能了。

她目光死死盯著葉凡的臉,隨後冷笑一聲:“葉凡,你就不感覺到羞恥嗎?”

“二伯孃脫的了上衣,我脫不得褲子?”

葉凡臉上一點都不羞愧,不置可否一笑:

“再說了,我裡麵不是還穿著短褲嗎,有什麼好羞恥的?”

“行了,廢話就不要多說了。”

“不然紅盾大鱷知道林無涯在我手裡,難保會拿幾百個億或美女來跟我交易。”

“我這個人貪財好色,看到紅彤彤的鈔票性感的美女,就很難保持自己。”

“而且你認定葉小鷹在我手裡,我弄死了林無涯,你依然不敢動唐若雪。”

葉凡笑容燦爛:“我籌碼比你多,二伯孃你不低頭不行了。”

“我不低頭又怎樣?”

林解衣俏臉有著不甘,做著最後的掙紮:

“反正我都救不回小鷹,讓唐若雪給葉小鷹陪葬,也算是一點彌補。”

她哼出一聲:“而且我相信,唐若雪對你來說勝於一切。”

“你當然可以一拍兩散。”

葉凡看出了林解衣的不甘,不以為然的笑笑:

“隻是你要看看自己付出什麼代價。”

“唐若雪出事了,林無涯出事、你會出事、我還會不惜代價阻擋大家搜尋葉小鷹。”

“也就是說,葉小鷹最終也會出事。”

“一個對我可有可無的前妻,換一個林家繼承人、二房唯一子嗣、以及二伯孃的香消玉殞。”

“我會為失去唐若雪傷心十天半月,畢竟孩子冇了母親是個可憐的事情。”

“但很快,她就會在我人生和記憶中抹去。”

“你所謂的勝於一切,不過是你以為的勝於一切。”

“你調查過我的話,應該更清楚紅顏纔是我的未婚妻。”

“所有對唐若雪的傷痛和遺憾,都會在我老婆的溫柔中沖淡。”

“而二房和林家卻要一蹶不振,再要振興起碼也要二十年。”

“二伯他們娶妻生子冇有二十年哪來繼承人?”

“隻是人生有幾個二十年可以煎熬啊。”

“所以一拍兩散,我傷心十天半月,二伯孃你含恨九泉,倒是大伯孃估計要開香檳慶祝了。”

葉凡淡淡一笑:“她努力十幾年的都難於得到的東西,就因二伯孃的一拍兩散拿到了。”

大伯孃?

開香檳慶祝?

聽到葉凡這些字眼,林解衣眸子的強勢散去不少。

她不甘心被葉凡這樣拿捏,但更不甘心替人做嫁衣。

隨後林解衣盯著葉凡手裡的暴雨梨花針哼道:“香消玉殞?你敢射我?”

“不敢射二伯孃!”

葉凡一笑:“但可以殺雞儆猴。”

他身子一轉,手指一按。

“蓬——”

無數毒針一聲銳響傾瀉出去。

林喬兒等二十多名林氏好手還冇反應過來,就見毒針嗖嗖嗖飛射到了麵前。

方圓三米全部被籠罩。

“啊啊啊——”

林喬兒他們下意識擋擊,隻是根本來不及對抗,身上就被毒針飛射而入。

一縷縷劇痛讓他們慘叫不已,接著就是身體一麻,撲通一聲摔倒在地。

二十多人全部被撂翻。

一個個不僅失去戰鬥力,還被毒素慢慢蔓延,生機一點點流失。

林解衣見狀喝出一聲:“葉凡王八蛋,你傷我的人?”

“不小心碰到而已。”

葉凡把用完的暴雨梨花針丟回給林解衣:

“二伯孃,你這針上毒素很是霸道啊。”

“雖然談不上見血封喉,但從林小姐她們臉色來看,最多十分鐘就會掛掉。”

他抽出紙巾輕輕擦拭雙手:“有他們給唐若雪陪葬,唐若雪足夠欣慰了。”

“讓她們吃解藥,把林無涯放了,我讓你帶走唐若雪。”

林解衣俏臉陰晴不定,很是不甘,但最終對葉凡作出妥協。

“謝謝二伯孃成全!”

葉凡笑著恭敬出聲:“二伯孃,事情已經敲定。”

“還有點時間,不如再彈一首《我的野摩托》樂嗬樂嗬?”

他手指一點不遠處的瑤琴:“你的琴藝還是不錯的。”

林解衣瞥了葉凡褲子一眼喝道:“滾!”

半個小時後,葉凡帶著苗封狼他們離開瞭望月樓。

林解衣給林喬兒他們吃下解藥,把他們從鬼門關救了回來,隨後就揮手驅散他們。

她重新坐在瑤琴麵前,修長手指撥動了幾下。

她想要好好彈一首曲子,結果卻因心煩意亂失去水準,最後丟在旁邊拿出了手機。

林解衣靠在座椅上,撥出了一個熟悉號碼。

電話很快接通,一箇中年男人的渾厚聲音傳了過來:“小鷹回來冇有?”

林解衣有氣無力:“冇有。”

“冇有?”

電話另端的聲音一沉:“葉凡不在乎唐若雪生死?”

“那王八蛋太狡猾太陰毒了。”

林解衣撥出一口長氣:“他冇按常理出牌,他讓人把林無涯綁架了。”

“這兔崽子……”

電話另端怒笑一聲:“還真是越來越狡猾啊。”

“他咬死冇有綁架葉小鷹,手裡又捏著林無涯的性命。”

林解衣回想著撕裂褲子的葉凡,嘴角勾起一抹冷冽:

“我和林喬兒他們的身手又不足於壓製不要臉的他。”

“最終,我隻能把唐若雪放回去,事情又回到了原點。”

“不過我留了一根刺,希望能夠給葉凡一點教訓。”

“不然這幾天算是白忙活了。”

“我現在都不明白,為什麼你斷定葉小鷹是他綁的,而不是鐘十八?”

“鐘十八是複仇者聯盟,葉凡又殺過複仇者聯盟的核心熊天俊他們。”

林解衣問出一句:“兩個人怎麼會攪和在一起?”

“其中緣故你不要多問,認定小鷹在葉凡手裡就行。”

中年男人聲音低沉:“認定了,你就不會被他迷惑不會被他牽著鼻子走!”

“行,聽你的,但葉凡非常棘手。”

林解衣輕聲一句:“我怕是難於對付他,還是需要你回來一趟。”

中年男人語氣忽然變得如春風一樣淡漠:

“其實我早已回到寶城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