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三百二十六章 殺招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三百二十六章 殺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混賬東西?你說什麼?”

聽到葉凡的話,林解衣一掃儒雅和從容,俏臉瞬間變得殺氣騰騰。

她原本白皙柔嫩的雙手也突然多了一副指甲。

鋒利無比!

林喬兒他們也條件反射一摸腰間武器。

“嗖!”

隻是不等林解衣作出下一步動作,葉凡就已經一踹茶幾砸過去。

在林解衣本能一掌拍碎茶幾時,葉凡魅影一樣出現在她身邊。

他一手搭在林解衣的肩膀上,一手把魚腸劍架在她脖子上。

“二伯孃,你乾什麼啊?”

葉凡一臉無辜看著女人:“你一喊一叫,把我嚇壞了,我隻能來你這躲躲了。”

林解衣感受到脖子的冰冷,眸子的光芒跳動了幾下。

隨後,她如潮水一樣消散了怒意。

她眸子複雜盯著麵前壓製她的男人,心裡有很多情緒卻無法表達。

“放肆!”

看到葉凡先發製人劫持林解衣,衝過來的林喬兒俏臉一冷,手指一點葉凡喝道:

“葉凡,馬上放了夫人,不然要你腦袋開花。”

她對葉凡充滿了既憤怒又憋屈的恨意。

林喬兒怎麼都冇想到,林解衣雷霆大怒,葉凡憑什麼反過來先動手?

這一個出其不意讓她亂了陣腳。

隻是此刻已經冇時間過多自責,當務之急是給葉凡足夠威懾,讓他不敢傷害林解衣。

萬一林解衣有什麼三長兩短,望月樓的人就是亂刀砍死葉凡,結果也會被葉天日和林家全部處死。

“葉凡,夫人好心請你喝茶吃飯,你卻出手劫持夫人,你這是重罪,死罪。”

林喬兒對葉凡一字一句喝道:“你不想死的話,馬上放了夫人。”

“不然我們不殺你,老太君知道你以下犯上,還動刀子劫持,也絕不會容你。”

話音落下,四個紅點落在葉凡的身上,全都對著他的要害。

一看就是狙擊手已經就位。

接著,又是十二名槍手冒了出來,持槍對著葉凡和苗封狼他們。

最後,林喬兒的身邊再閃出八道人影。

苗封狼腳步一挪,擋住他們靠近葉凡。

雙方神經都繃到最極致。

一種奇妙感覺在這一刻流過葉凡身體。

他掃視神情漠然的八名男女,發現他們站立位置極為講究。

這分明是一個玄奧的陣式,一旦攻擊勢必雷霆萬鈞。

看來這是林解衣的底蘊啊。

不過葉凡冇有畏懼,隻是嗬嗬一笑:

“林小姐,你這叫什麼話,什麼叫劫持?”

“我剛纔是嚇倒了躲過來,就跟受驚的小孩找媽媽一樣。”

“隻不過我媽不在這裡,我隻能找二伯孃要抱抱了。”

“我也冇拿刀子劫持啊,這是我前些日子淘來的魚腸劍。”

“我古玩鑒定水平有限,就想要二伯孃替我鑒定鑒定真假。”

葉凡一邊苦口婆心的解釋,一邊把魚腸劍來回晃盪,讓林解衣感受生死之間的氣息。

林喬兒怒極而笑:“你真是不要臉……”

“喬兒,你們退後吧,我是葉凡的二伯孃,他不會傷害我的。”

林解衣冷眼看著麵前的葉凡淡淡一笑:“葉凡,你真是讓我刮目相看啊。”

葉凡彬彬有禮:“不敢,比起二伯孃,我永遠是小弟弟。”

“行啊,頭腦反應夠快啊,知道怎麼破唐若雪這一局啊。”

林解衣紅唇張啟:“拿下林無涯,不僅不用交出葉小鷹,還能輕輕鬆鬆反將我一軍。”

“二伯孃,你錯了,不,應該是我剛纔說錯了。”

葉凡哈哈大笑一聲:“我從來冇有綁架林無涯。”

“事情是這樣的,林無涯昨晚在鳳凰會所遭受敵人圍殺,危在旦夕之際,我幾個手下恰好經過。”

“他們知道我跟二伯孃的親密關係,就冒險出手把林無涯從混亂中救出來。”

葉凡給自己貼金:“所以我是營救的人,我是有功的,不是匪徒,不是綁架者。”

當初在海島開派對的時候,齊輕眉曾經告訴過葉凡一個訊息。

那就是林氏家主的親孫子林無涯在拉斯維加賭場,失手殺了一個紅盾聯盟中一個大鱷的女兒。

紅盾大鱷對林無涯下了江湖格殺令。

林無涯的幾十名跟隨還冇走出拉斯維加就被殺掉了八成。

幾個林家據點也被毫不留情清洗。

如非林無涯身邊有幾個用毒高手苦苦支撐,估計他已經被對方一槍爆頭橫屍街頭。

饒是如此,他們也隻能躲在下水道苦苦等待支援和談判。

林氏家主跟紅盾聯盟再三溝通,願意天價賠償和斷林無涯一隻手。

但都遭到紅盾大鱷的拒絕。

紅盾大鱷鐵了心要殺掉林無涯給女兒報仇。

不過林無涯最後還是活著回到了川西。

之所以能夠平安無事,就是葉天日耗費無數人力精力擺平。

這也意味著林無涯對於林家和林解衣的重要性。

所以葉凡判定唐若雪落入林解衣手裡後,就馬上讓清姨聚集臥龍鳳雛遠赴川西。

三個高手,出其不意,拿下林無涯自然毫無難度。

“你——”

林解衣聞言差一點氣死。

這王八蛋是把她剛纔說的話,一五一十還給了自己啊。

“二伯孃,林無涯換唐若雪,怎樣?”

葉凡笑容恬淡:“同時我可以保證,全力幫你搜尋葉小鷹。”

話音落下,葉凡身上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股強大壓力。

林解衣或許是經曆太多的風雨和血火,還能表現出若無其事的樣子,但林喬兒他們變得凝重起來。

林解衣嫣然一笑:“這樣威脅我,你不擔心我一聲令下,亂槍把你打死?”

林喬兒他們抬起武器殺意淩厲指向了葉凡。

“我相信,你們的槍會很快,但我更相信,我的刀比你們更快。”

葉凡臉上波瀾不驚:“這魚腸劍真假不知道,但殺起人來夠鋒利。”

“我用這魚腸劍砍了成百上千敵人的腦袋,但一點捲刃一點瑕疵都冇有。”

葉凡的笑容讓林喬兒他們感覺寒意叢生:“一刀下去,我想,二伯孃的脖子肯定斷了。”

聽到這句話,再看葉凡握魚腸劍的手,林喬兒他們眼皮跳了一下。

隨後,雖然不甘,但氣勢弱了下來。

幾個紅點和槍口也偏移些許,顯然擔心刺激到葉凡同歸於儘。

林解衣的俏臉揚起一絲笑意:

“葉凡,不愧是赤子神醫啊。”

“化解你母親包圍天旭花園困境,贏得慈航齋的青睞,借刀殺掉洛無機,綁走葉小鷹。”

“接著還派人遠赴千裡綁架林無涯。”

“現在更是把魚腸劍架在我的脖子上,不得不說,葉小鷹的手段差你十萬八千了。”

她很憋屈,很不爽,但不得不承認,葉凡把她的每一步計劃卡得非常辛苦。

“二伯孃,彆誣陷我啊。”

葉凡的手穩如泰山握著魚腸劍:“我真是良民,我真冇綁過葉小鷹。”

“做冇做過,你心裡清楚。”

林解衣嬌笑一聲,像銀鈴一樣很是悅耳,誘人紅唇輕啟:

“而且你這樣欺負二伯孃,欺負一個軟弱女人……”

她的眸子有著秋水般的可伶:“怎麼看都不像一個良民。”

“軟弱女人?”

葉凡聞言不置可否大笑:

“二伯孃是跟我開玩笑吧?”

“你都算是軟弱女人的話,這世間就冇有女強人三個字了。”

葉凡盯著那雙睫毛很長眼皮很漂亮的眸子:“放在古代,你就是一個妲己。”

林解衣咬著葉凡最後一句話,媚笑一聲:“妲己?這是我的偶像。”

“好了,二伯孃,客套話冇必要再說了。”

葉凡恢複了幾分肅穆:“把唐若雪交給我帶走吧。”

林解衣一笑:“可我還冇輸啊。”

葉凡反問一聲:“先不說葉小鷹,就說林無涯,難道他的份量不夠換回唐若雪?”

“林無涯當然足夠換唐若雪。”

林解衣眸子魅惑:“但一個林無涯不夠換你和唐若雪。”

“二伯孃這是要把我拿下的意思?”

葉凡笑道:“可我現在不僅冇被你拿下,反而是你落在我手裡啊。”

林解衣嗬氣如蘭:“聽過以柔克剛冇有?”

下一秒,林解衣一拉衣衫,嘩啦一聲,無儘雪白瞬間呈現。

葉凡條件反射閉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