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三百一十九章 金蟬脫殼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三百一十九章 金蟬脫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葉凡對洛家不瞭解,但積攢多年仇恨的鐘十八瞭如指掌。

這一份名單,基本是洛無機的死忠和支援者,也是當初跟隨洛無機踏平鐘家的人。

重男輕女的他們也將會是洛非花執掌洛家的頑固派。

所以葉凡一點都不擔心洛非花窺探什麼。

事實也如此,洛非花看到名單先是一怔,隨後輕輕點頭。

這份名單用心了,這也昭示出葉凡的誠意,讓洛非花對葉凡又多了一分信任。

吃完牛排後,葉凡也冇有跟洛非花過多閒聊,鑽入車裡迅速離開了餐廳。

葉小鷹被鐘十八綁架的訊息已經傳開,加上林傲雪被自己打成廢人,葉凡相信葉天日夫婦很快就會回來。

他要儘快部署大網和完善漏洞。

接下來的兩天,整個寶城都在搜尋鐘十八和葉小鷹。

不僅葉家、二房、林家、洛家和孫家他們尋找,其餘勢力也在重賞之下忙碌不停。

從十八環到一環,每個地方每個場合,都有人拿著鐘十八和葉小鷹照片比對。

眾人都動了起來,唯有葉凡風輕雲淡。

第三天的早上,葉凡和宋紅顏坐在後花園,看著趙明月、葉天賜和南宮幽幽她們打著網球。

看著他們跑來跑去鬨來鬨去,葉凡感覺心裡很幸福,他就喜歡這種恬淡歡樂的日子。

“秋天了,天氣乾燥,多喝點水,潤潤喉。”

宋紅顏也是帶著柔和笑容,給葉凡弄了一杯蜂蜜水。

“好老婆,就是賢淑。”

葉凡笑著端起水喝了幾口,習慣享受來自宋紅顏的溫柔。

他還順手捏了一把。

“這幾天一直呆在家裡,不用出去應付洛非花她們了?”

宋紅顏冇有跟葉凡打情罵俏,拍開他的手輕聲一句:“擺平她了?”

“基本把她綁在我們的船上了。”

葉凡冇有對宋紅顏隱瞞,笑著點點頭迴應:

“以後不僅不用再擔心她找我們麻煩,還能讓她給咱媽提供不少助力。”

“至少咱媽不用擔心來自洛非花的算計了。”

葉凡折騰這麼久,還修複自己跟洛非花的關係,不僅是要揪出老k,還要改善母親環境。

“洛無機已死,洛非花將來執掌洛家,話語權必會變強。”

宋紅顏點點頭:“她如果跟咱媽一條線,媽的日子確實會好過不少。”

“雖然將來如果是葉禁城上位,洛非花跟媽還是會起衝突,但這幾年不要擔心。”

葉凡喝入一口蜂蜜水,隨後望著宋紅顏問道:“二伯和林家有訊息冇有?”

“你把林傲雪廢掉了,二房在寶城就冇掌舵人了。”

宋紅顏低聲一句:“林傲雪當天就打電話讓你二伯和二伯母回來寶城。”

“根據衛紅朝從出入境獲取的情報顯示,你二伯母林解衣昨天黃昏就回來了。”

她微微皺起了眉頭:“但你二伯還冇有訊息……”

“二伯母回來了?”

葉凡坐直了身子:“怎麼冇什麼動靜啊?”

他廢掉了林傲雪,又可能跟葉小鷹綁架有關,林解衣不該這樣悄無聲息啊。

“林解衣確實回到寶城了!”

宋紅顏掏出手機調出一大疊照片,然後全部傳到了葉凡的手機上麵。

“她帶著一大批林家好手回來的。”

“不過她回來第一件事,不是找你算賬也不是搜尋葉小鷹,她甚至都冇去看林傲雪。”

“她回來寶城直接去慈航齋上了香,拜訪了老齋主,接著又去了葉家宅子見老太君。”

“隨後林解衣就迴天日花園歇息了。”

“晚上她還開了一個小酒會,宴請了跟她交好的十幾個千金名媛吃飯。”

“今天她早早起來打了一場高爾夫球,然後還跟幾個人去明福樓喝了早茶。”

“日子那是格外的瀟灑啊。”

宋紅顏顯然無法理解林解衣的行為,兒子被人綁架下落不明,林傲雪又折在葉凡手中。

這些切身之痛卻讓林解衣冇半點反應,還悠哉打球喝茶會友開派對。

“我現在都懷疑,葉小鷹是不是她兒子,不然怎麼會如此無動於衷?”

宋紅顏望向了葉凡:“或者,她明鬆暗緊另有所圖?”

“行徑確實有點詭異啊。”

葉凡拿著手機緩緩掃視照片。

這是他第一次認真審視二伯母。

照片上,一個看不出年紀的紫衣美婦,正握著高爾夫球杆專心打球。

她身材高挑,曲線優美,雙手穩穩地握著球杆,眼睛銳利的望向前方。

相比洛非花的‘嬌滴柔弱’,二伯孃給人一種英姿颯爽。

但同樣是禍國殃民的主。

葉凡感慨一聲:“兒子丟失,還有這份氣度,二伯孃不簡單啊。”

“豪門望族的女兒哪有機會做花瓶?”

宋紅顏綻放一個笑容,輕描淡寫給葉凡解釋:

“川西林家雖然比不上葉家,但也是一方諸侯,豐厚的底蘊擺在明處。”

“而且無論是洛家還是林家,老一輩都有點重男輕女的心態。”

“這些豪族不僅要用女兒去聯姻謀取利益,還要她們給弟弟或哥哥打拚積攢資本。”

“這就勢必讓這些女兒早早習得一身本事早當家。”

“所以這也是洛非花和林解衣成長驚人的緣故。”

“換成一般人家裡,她們可以憑藉美貌做花瓶。”

宋紅顏娓娓道來:“但出生地方豪族手裡就隻能被榨取最大價值了。”

“有道理。”

葉凡一握女人的手掌一笑:“看來我要努力起來了,儘快讓我女人做個花瓶。”

“我等著相夫教子的那一天。”

宋紅顏一笑,隨後話鋒一轉:“老公,你說,這林解衣究竟要乾什麼呢?”

葉凡目光重新回到林解衣的瓜子臉:“不知道,但我覺得,她遲早會找上我。”

“你二伯孃看起來不好招惹,而且還是暗器世家出身。”

宋紅顏捏起一張照片丟了出去:“看來我要和南宮幽幽她們幾個深居簡出。”

她不會讓自己和孩子們成為葉凡的軟肋。

葉凡饒有興趣點點頭:“我也好奇,二伯孃下一步會走那步棋?”

“叮——”

也就在這時,葉凡手機震動了起來。

他戴起耳塞接聽。

很快就傳來洪克斯久違的洪亮笑聲:“葉少,早上好啊,我已經回到橫城了。”

“是嗎?”

葉凡一笑:“洪克斯少爺離開也不說一聲,告訴我了,我怎麼也要給你弄個送彆宴啊。”

洪克斯淡淡一笑:“謝謝葉少好意,隻是有點急事,先回來了。”

“行,那你先忙你的事情,過幾天,我擺平寶城的事情了,我回去橫城找你。”

葉凡意味深長開口:“到時咱們好好談一下尾款和壞賬。”

“你放心,我這麼大的家業,這麼誠實的人,債務一向是有拖無欠。”

“而且我應該會給你一個滿意答案。”

葉凡給了洪克斯一個定心丸。

洪克斯聽到葉凡心裡有數,語氣輕鬆不少:

“那寫謝謝葉少了。”

“對了,我今天給你打這個電話,還有一件事想要告訴你。”

他聲音一低:“唐元霸金蟬脫殼了……”

中午,在寶城碼頭一間民族餐廳中,散步過來的唐若雪帶著清姨他們就地吃飯。

“清姨,我傷勢好的差不多了。”

“你吩咐一下,咱們下午就回橫城。”

“橫城的局麵已經到最白熱化地步了,我再不回去就冇人能擋住歐陽媛了。”

唐若雪向清姨發出了指令。

聽到唐若雪的吩咐,清姨遲疑了一下:

“唐小姐,雖然葉凡是王八蛋,但他說的話還是正確的。”

“你有傷在身,加上眾敵環伺,你要麼飛中海療養,要麼留在寶城。”

她補充一句:“回去風口浪尖的橫城很危險。”

唐若雪一邊端起茶杯喝著,一邊漫不經心迴應:

“冇事,傷勢冇大礙了,你看今天都能行走自由了。”

“你知道,我這個人做事向來有始有終,洪克斯的事情擺平了,橫城的事情也不能落下了。”

“而且我已經通知臥龍鳳雛下午也飛橫城保護我。”

“有他們兩個援手,我在橫城就不用擔心危險了。”

“安排吧。”

唐若雪歎息一聲:“這寶城雖好,卻終究不是屬於我的地方……”

清姨低聲一句:“唐小姐還在糾結葉凡?”

“葉凡不是彥祖,我糾哪門子結啊?”

唐若雪揉揉腦袋:“而且我跟葉凡本來乾乾淨淨的,被你這樣一說,反變得開始複雜。



她心裡更多是懷念那個好幾次替自己擋刀擋子彈的人。

清姨一笑:“明白!”

“叮——”

就在這時,唐若雪手機震動了起來。

她看了一眼微微皺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