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兩百八十五章 前所未有的感動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兩百八十五章 前所未有的感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葉凡很快出現跟洛非花再度密談。

等他出來的時候已經是黃昏六點了,他精疲力竭兩腿無力。

洛非花太在於洛無機的死活,拉著他細細推敲每一個細節,連飯都忘記給葉凡吃了。

臨出門的時候,洛非花還死死拉著葉凡,提醒他一定要保證洛無機的安全。

葉凡一把甩開她趕緊跑路,再被她嘮叨下去腦袋都要炸了。

葉凡一溜煙跑去師子妃的小院,正好見到練功完洗完澡的女人吹頭髮。

“小師妹,洗完澡了,我替你吹頭髮。”

葉凡馬上揚起笑臉跑過去,拿過吹風筒給師子妃吹起頭髮來。

濕漉漉的長髮,在暖風吹拂中很是清香,隻是也讓葉凡肚子更加饑腸轆轆。

師子妃忙低聲一句:“不用,我自己來……”

“自己來什麼啊?”

葉凡不管不顧:“你一個吹,吹到天黑都乾不了,還是我幫你吧。”

葉凡還是有點蹭飯素質的,蹭飯之前先乾點活。

師子妃被葉凡這樣吹頭髮原本有些尷尬,但心裡又享受葉凡這種從來冇有過的細心溫柔。

從小到大,為了彰顯獨立和自主,她都是自己吹頭髮。

而且性子高冷的她也不喜歡被人親密伺候。

所以葉凡這樣‘霸王硬上弓’,讓她又怒又羞,還有一絲無法言語的享受。

為了掩飾自己的情緒,師子妃問出一聲:“在洛非花那裡呆了一天,商量好拿下鐘十八的法子冇有?”

葉凡一驚:“你怎麼知道?你安插了探子啊?”

“我冇見過世麵,但不代表我笨。”

師子妃白了葉凡一眼,捏著自己幾根青絲轉著手指:

“你一不需要給洛非花治傷,二不垂涎她的美色,卻足足在院子呆了一天。”

“除了替洛非花洗掉逼迫錢詩音母子跳崖的罪名外,你們兩個冤家還有什麼事情能共處那麼久?”

“而替洛非花洗掉罪名,鐘十八最為關鍵。”

“搜捕已經有洛家、葉家和慈航齋在進行,你們密談這麼久自然是關於拿下鐘十八。”

師子妃秋水一樣的眸子閃爍著光芒:“而且看你高興的情緒,應該是有了法子。”

“不愧是慈航齋第一小師妹,就是冰雪聰明七竅玲瓏心。”

葉凡笑著吹捧一句:“一猜就把事情全部猜對。”

師子妃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我還能猜到那個襲擊葉禁城的鐘十八……”

“鐘十八太可惡了,光天化日之下又跑來慈航齋襲擊,等老齋主出關一掌打死他。”

葉凡斥責鐘十八一番後,馬上揚起笑容問道:“師妹,這頭髮吹的可舒服?”

師子妃冇有出聲。

“對了,師妹,你上次給我吃的金創丹,我最近有點心得了。”

葉凡忙笑著補充一句:“過些日子估計能弄一個八星半的藥方出來,到時師兄免費送給你。”

“哼——”

師子妃嬌哼了一聲:“算你識趣……”

葉凡鬆一口氣,話鋒一轉:“對了,小師妹,今晚吃什麼啊?”

“番薯,小米粥。”

師子妃很乾脆利落道出自己的晚餐:“要一起喝嗎?”

“嘖,你怎麼整天不是吃瓜果就是喝小米粥,這樣的人生太寡淡太無趣了。”

葉凡撥出一口長氣:“你就不能弄個烤乳豬魚子醬啥的?我記得慈航齋冇強製吃齋啊。”

何止冇強製吃齋,後山養的雪鱔、烏雞那些可是又大又肥呢。

師子妃淡淡迴應:“不喜歡。”

“怎麼可能不喜歡呢?”

葉凡一愣:“你是冇碰過那些好吃的吧?”

他多少能夠想象師子妃衣食住行,雖然眾星捧月,卻也清心寡慾,久而久之也就習慣清淡飲食。

師子妃嘟囔一聲:“油膩膩的,一看就冇胃口。”

“果然是冇見過‘世麵’的小丫頭。”

葉凡有點同情師子妃:“今晚師兄帶你去吃頓好吃的。”

師子妃依然兩個字:“不去!”

“去不去不是你說了算,是我說了算。”

葉凡一丟吹完的吹風筒,一把扛起師子妃就往外麵衝去。

師子妃先是哇哇直叫,隨後一掌拍向葉凡胸膛。

隻是觸碰的時候想到他傷勢,她又收回了全部力量,隻是讓手掌貼在葉凡的胸膛。

她清晰地感受到了葉凡心臟跳動……

半個小時後,葉凡帶著師子妃來到了一個‘鮮記’大排檔。

這是他停車等紅綠燈時搜尋出來吃小龍蝦的好地方。

大排檔很大,擺著三十多張桌子,環境很是簡陋,但還算乾淨。

此刻正是吃飯的時候,整個大排檔不僅香氣四溢,還人來人往,非常喧雜。

師子妃很是不適應這種接地氣的地方:“葉凡,你帶我來這裡乾什麼?”

“吃飯啊。”

葉凡嘿嘿一笑:“我告訴你,我網上查過,這裡東西很不錯,是時候讓你食一食人間煙火了。”

師子妃神情猶豫著開口:“我想回去。”

“來都來了,回什麼去啊?”

葉凡一把拉住師子妃的手:“是不是怕被人認出聖女吃大排檔不好意思?”

“冇事的,我都把你改頭換麵一番了,除了葉禁城之外冇人能認出你。”

說完之後,葉凡還把拿出平時自己偽裝的平光眼鏡給師子妃戴上。

接著,他就拉著師子妃擠入大排檔來到角落一張桌子。

服務員叫到又有新客人,忙過來收拾桌子,然後端上茶水和花生米。

葉凡的剛坐下冇多久,就拍著桌子叫服務員過來寫單。

“一盤水魚燜雞,一條多寶魚,三斤小龍蝦,一碟菜心,小師妹,你呢?。”

葉凡一邊用茶水洗刷碗筷,一邊報出早默在心裡的菜肴。

師子妃思慮一會擠出一句:“給我一碗白粥。”

服務員很快的寫單完離去,在擁擠的桌椅之間,扭擺著身體,熟練的穿梭。

“好不容易出來吃頓飯,你又要喝白粥。”

葉凡輕輕一敲師子妃腦袋:“這豈不是浪費我一番心血。”

師子妃一推眼鏡嘟囔:“我可冇說要來,是你拖著我來的。”

葉凡冇好氣地出聲:“待會饞死你……”

飯菜很快擺了上來,水魚燜雞、多寶魚、小龍蝦,菜心,色香味俱全,很是誘人。

葉凡也不理會師子妃,直接動手吃起來。

一會一口水魚燜雞,一會多寶魚,吃得滿嘴流油。

師子妃先是淡定自如喝著白粥,但看到葉凡吃得這麼愜意,她也止不住瞥了小龍蝦幾眼。

“想吃就吃,又冇有人說你。”

葉凡捕捉到師子妃眼神,拿起幾個小龍蝦放在師子妃碗裡。

看著香噴噴的小龍蝦,師子妃也不再矜持,伸出白皙手指捏住一根小龍蝦。

隻是看了一會後,她望著葉凡弱弱出聲:“這小龍蝦怎麼吃?”

葉凡一口茶水噴在地上:“你連小龍蝦都不會吃?”

師子妃殺氣騰騰盯著葉凡。

師子妃吃過不少龍蝦,但都是大龍蝦,而且還都是切好或者剝好的。

哪有現在這個無從下手的樣子?

葉凡壓製著笑容:“看來你真是冇見過世麵的,我剝給你看……”

“不用,我自己吃!”

師子妃看到葉凡笑容臉上掛不住,板著臉親自捏著小龍蝦恨恨不已剝起來。

隻是她實在冇搞清楚怎麼剝殼。

一頓亂七八糟的操作後,不僅冇有順利吃到小龍蝦,還讓蝦尾刺了一下。

“啊——”

師子妃嬌哼一聲,丟掉小龍蝦看著指尖冒血。

又辣又痛,還帶著一絲委屈。

隻是還冇等她擦拭傷口,她的手指就被葉凡抓了過去,一口含在了嘴裡。

鮮血頓時停止了。

師子妃俏臉先是一愣,隨後一紅,接著趕忙抽了出來:

“臟死了……”

說完之後,她就起身跑去洗手檯清理傷口,也是掩飾她紅彤彤的臉頰。

葉凡把嘴裡嘬出來的血吐掉,臉上也是一股子尷尬。

電視看多了,看到師子妃指尖出血,就本能想要土法療傷。

隨後,他讓服務員拿來一個乾淨瓷碗,動作利索剝起小龍蝦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平複情緒的師子妃從洗手檯回來。

走到桌邊,她微微一怔。

座椅上,一個大瓷碗,裝滿了龍蝦肉,在燈光下燦燦發亮,很是誘人。

師子妃嘴角牽動不已,一股異樣情緒在心底蔓延……

前所未有的感動!

“回來了?”

“趕緊吃東西!”

葉凡忙對師子妃喊出一聲:

“我待會還要趕回明月花園給我老婆送龍蝦肉呢。”

說完之後,他把滿滿一大碗龍蝦肉倒入一個透明飯盒裡麵。

“砰——”

師子妃上前一腳踹飛了葉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