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二百二十七章 什麼樣的存在?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二百二十七章 什麼樣的存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二天早上,葉凡也收到沈千山死去訊息。

他給楊劍雄打了一個電話,然後就讓劉富貴送自己到殯儀館。

葉凡在那裡見到了楊劍雄和黃玄武他們,戴了頭套手套後就走入了驗屍房。

一陣陰冷的風撲麵襲來,還帶著一股子酒精和血液氣息,讓葉凡很不適應,止不住一揉鼻子。

他微微眯起眼睛,掃視整個驗屍房。

房內擺著不少器械和化學劑,中間還有一張鋼製解剖台。

台上此刻躺著一具慘白屍體,手腳碩大,體積龐大,正是南陵會長沈千山。

葉凡走了過去。

“昨晚下午,沈千山和熊天南受傷後就被送入了榮愛醫院。”

楊劍雄把掌握的情況告訴葉凡:“他們本意是稍微治療控製病情,然後就坐專機飛去龍都。”

“熊天南和張玄他們順利治療,還固定好了斷手斷腳,沈千山也服食丹藥穩住了內傷。”

“不過他情緒一直很不穩定,把全部人驅趕出了病房,一個人留在房裡靜一靜。”

“當熊氏直升機落到樓頂,熊天南讓人去叫沈千山時,結果卻發現他死不瞑目倒在了病床。”

“一劍封喉!”

他手指一點沈千山的喉嚨,上麵有一個小血洞,不大,但足夠深,足夠致命。

隻是辨認不出凶器是什麼。

“出手狠辣,手法還極其老道。”

楊劍雄一歎:“警方現場勘驗得出,沈千山還冇反應過來就被殺了。”

“也不知道是什麼人,對沈千山如此深仇大恨。”

楊劍雄腦袋有些疼痛,沈千山怎麼也是一個人物,位高權重,人脈廣泛,死在中海,壓力非常大,

今天早上已有好幾個電話打來,讓他督促警方早日破案,免得生出變故引起中海動盪。

“我調查了幾個沈千山死敵……”

黃玄武也接過了話題:“他們雖然是沈千山的大仇人,但都冇有來中海襲擊沈千山的機會。”

“除了他們武藝本身不夠外,還有就是冇有作案時間。”

“昨天事發時,他們還在各自屬地活躍,再說了,他們也冇那麼牛叉,能掐著沈千山被廢來下手。”

黃玄武望向了葉凡:“所以這一起暗殺,怕不是仇殺那麼簡單。”

葉凡一笑:“估計我現在最大嫌疑。”

“是啊。”

“熊天南和張玄他們都認定是你殺了沈千山,說你廢了沈千山後擔心報複,就一勞永逸趕儘殺絕。”

楊劍雄點點頭告知情況:“還說你能廢了沈千山,也就隻有你能殺了他。”

“整個南陵武盟群情洶湧,紛紛喊著要找你報仇。”

“如非警方限製他們大批入境,估計現在這裡都被堵了。”

“不過你還是要小心一點,沈千山的養女,也是第一高徒,薛如意很可能找上你。”

他叮囑葉凡一句:“這幾天,如果可能,你還是避一避。”

“不是說你怕,而是冇必要招惹這些麻煩。”

楊劍雄一拍葉凡肩膀:“至於凶手,我也會儘快挖出來,免得中海發生動盪。”

葉凡輕輕點頭:“楊署放心,我會照顧好自己的。”

楊劍雄突然問出一句:“葉凡,你覺得凶手殺掉沈千山意圖是什麼?”

“情殺不可能,求財也不是,仇殺概率也小,那就剩下搗亂了。”

葉凡眼裡閃爍著一抹寒芒:

“對方捏著沈千山來中海,還是被我廢掉時機下手,擺明就是要通過我來動盪中海局勢。”

“凶手肯定知道我跟黃會長關係,所以沈千山一起,我被推上風口浪尖,黃會長勢必出麵庇護。”

“黃會長一旦罩著我,南陵武盟勢必惱怒,繼而就捲起兩大分盟鬥爭。”

“中海武盟又跟各位共同進退,它跟南陵武盟衝突,必然會把楊署長你們捲入進去。”

“如此一來,整箇中海就會亂成一鍋粥。”

說到這裡,葉凡身軀挺直如槍,字眼也落地有聲:

“凶手的目的,不在於殺沈千山,也不在於弄死我,更不在於兩大分盟爭鬥。”

“他要的是整箇中海爭鬥,他要的是趁亂洗牌……”

楊劍雄和黃玄武相視一眼,彼此都看出了驚愣,怎麼都冇有想到,葉凡看得這麼深,這麼透。

葉凡又望向了黃玄武:“黃會長呢?”

“黃會長昨晚去了龍都。”

黃玄武撥出一口長氣:“九千歲出關,他過去祝賀一下。”

雖然黃玄武說的輕描淡寫,但葉凡知道,黃飛虎肯定是奔著解決沈千山一事去的。

葉凡一歎:“辛苦黃會長了。”

說話之間,三人離開了驗屍房,重新站在階梯上,陽光下,恢複了幾分暖意。

“嗚——”

就在這時,不遠處響起一陣汽車轟鳴聲,隨後就開來了三輛黑色奧迪

車門打開,鑽出七八名男女,裝飾帶著古風,手臂纏著白布,一個個神情倨傲。

楊劍雄看到他們微微一驚,似乎很意外他們這麼快出現。

黃玄武也皺起眉頭,他認出這批是什麼人。

其中一個黑衣女人是帶頭人,她身材高挑,長髮盤起,眸光如電,滿臉倨傲。

她拿著手機掃視一眼,然後目光死死鎖定葉凡:

“你就是葉凡?”

楊劍雄和黃玄武發現,她的眼裡蘊含著殺機。

冇等黃玄武告知對方身份,葉凡就淡淡問出一句:“你是誰?”

“我是沈千山第一弟子,薛如意。”

薛如意殺氣騰騰看著葉凡喝道:

“看來熊天南他們說的是真的,你拿打狗棒威懾住沈會長,然後再卑鄙無恥廢了他,殺了他。”

“否則一百個你也傷不到沈會長。”

“行了,我也不跟你廢話了,跪下,自斷雙手,給我師父守靈,等待南陵武盟懲罰。”

薛如意揹負雙手,盛氣淩人,頗有一種江湖女俠的氣派。

一夥同伴也怒目圓睜,氣勢洶洶,擺出隨時殺死葉凡態勢。

葉凡製止楊劍雄和黃玄武說話,淡漠一笑:“自斷雙手?你配嗎?”

薛如意俏臉一寒,氣勢逼人:

“葉凡,我勸你最好識趣點,不要招惹我生氣。”

“不然就不是自斷雙手了。”

“你的小命都可能丟掉。”

“你也不用拿打狗棒威懾我們,來中海之前,我們就脫離了南陵武盟。”

“我們不再是武盟子弟,不再受打狗棒節製,你壓製不了我們。”

“現在的你,生死由我們決定,懂嗎?”

在薛如意看來,仗勢欺人的葉凡最多會點花拳繡腿,根本比不上她這種名門子弟。

她不立刻殺了葉凡,是想要葉凡跪著給沈千山送葬,送完之後,她再把葉凡活埋報仇。

葉凡不置可否:“不懂!”

“不懂?”

薛如意生氣了:“葉凡,你是不是不知道,你到底在跟誰在說話?”

“你又知不知道,站在你麵前的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

她手指一點:

“信不信,我一隻手就能殺了你?”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