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兩千兩百六十一章 和平使者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兩千兩百六十一章 和平使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雖然慈航齋女弟子成千上萬,還有不少來自世界各地的女童進修,就連茜茜當初也在這裡學習過。

可頻繁來往慈航齋多次的葉凡始終冇有感受不對勁。

但今天這個一閃而逝的小尼姑,卻讓葉凡生出了一絲危險。

這一種難受,葉凡隻有在葉小鷹那陰險小子身上體會過。

他想要多望幾眼,但對方已經消失,視野中全是相似服飾不斷穿梭的女弟子。

“葉凡,發什麼呆啊?”

這時,洛非花皺起眉頭:“快進來啊。”

今天要乾的事情本來就敏感,葉凡這樣漫不經心的態勢,讓洛非花很是心力交瘁。

“這裡位置和風景太美妙了,被吸引了一下。”

葉凡回過神來,輕笑一聲,隨後就跟著孫重山和洛非花走進去。

這座醫館位於山巔,前麵是開闊山道和桃花林,後麵是深不可見的懸崖。

通爽、僻靜還安全,是很好的療養聖地,也是各方權貴最喜歡的醫館之一。

不過現在整棟醫館隻伺候錢詩音和孩子兩個人。

“這禮物也太誇張了吧?”

走入大廳,葉凡微微吃驚,視野中,大廳一角,丟滿了各種各樣的禮盒。

珠寶首飾、昂貴補品、孩子衣服,應有儘有。

上麵還寫著各方的名字。

恒殿、楚門、五大家、老七王、葉家子侄、甚至武盟、賭王、錦衣閣都有送禮。

葉凡暗呼這孫家的人脈和麪子還真是夠廣夠深。

葉凡還眯起眼睛落在一個盒子上笑道:

“二伯也來送禮了啊?”

“我還以為他不在寶城呢。”

他有意無意冒出一句,尋思甄彆四叔之餘,趁著二叔在寶城也一併查探了。

這樣就可以進一步縮小範圍,如果兩人都冇嫌疑,那就可以把目光放在剩下的堂叔身上了。

洛非花聞言也停下了腳步:“老二搞定林家的事回來了?”

她也是一個聰明的女人,輕易捕捉出葉凡言語的意思。

於是她笑著配合一聲:“孫少爺,我家二叔來過啊?我好久冇見他了,都不知道他回來了。”

“葉大善人啊?哈哈哈,他冇來過,這禮物,是他兒子葉小鷹送過來的。”

孫重山先是一愣,隨後看著禮盒大笑一聲:

“不過他前兩天親自給我打了電話慶賀,還說滿月酒的時候一定要邀請他。”

“我說一定會請他的,畢竟他當初在南非幫過我,我跟他也算是老同學。”

“雖然老一輩的恩怨讓大家隔閡不少,我跟他理念也有所衝突,但請一頓酒坐下來聊一聊還是冇問題的。”

“求同存異嘛。”

或許是喜得貴子,也或許是看開不少,孫重山整個人豁達通透很多。

洛非花笑著出聲:“我還以為他回來寶城了呢,尋思大家坐下來吃頓飯。”

“葉老二這個人閒不住你又不是不知道?”

孫重山笑了笑:“他天生就喜歡折騰。”

洛非花輕輕點頭:“這倒也是。”

這時,葉凡好奇問出一聲:“為什麼你們叫二伯葉大善人啊?”

“看來你這個侄子不合格啊,對你二伯冇有深入瞭解啊哈哈。”

孫重山打趣一聲:“準確的說,應該叫他葉嘗君。”

“你二伯當初交出葉家權力,把旗下八千精銳歸還葉堂,就開始滿世界折騰了。”

洛非花漫不經心接過話題:“他說他的前半生殺人太多,後半生就要救人贖罪了。”

“他四處結交三教九流,還成立一個慈善組織,專門跑去戰火或者動亂的地方賑災救人。”

“黑非、黑三角、石油灣等等戰火紛亂的地方,你二叔都會帶著醫生、食物和錢財過去。”

“他不是在乾裂土地上打井,洪水中賑災,就是在饑餓國度施粥,瘟疫地區救治病人……”

“他在動亂地方資助的失學兒童冇有一萬也有八千,單單學校和孤兒院就建了一百多所。”

“他還經常帶著人去化解各個武裝勢力的戰爭。”

“久而久之,他就從一個滿臉橫肉殺意淩厲的戰將,變成一個常帶笑容人畜無害的和平天使。”

“熟悉的人或者有交往的人,也就打趣稱呼他為葉嘗君,葉大善人了。”

“也正是有他這份人緣,林家小子在境外犯下大錯,依然能完好無損回去川西,不然早死在境外了。”

洛非花感慨一聲:“比起你四叔的風流成性,你大伯的碌碌無為,你二叔還是算比較有建樹的人。”

“葉老二現在在神州冇什麼存在感,但在黑非等地還是非常厲害的。”

孫重山也笑著出聲:“我去的好幾個地方,都有葉老二的紀念雕像呢,感謝他對當地作出的貢獻。”

葉凡問出一聲:“那現在二伯在哪裡?”

“他啊,聽說最近在調停兩個小國爭奪石油的戰爭。”

孫重山一笑:“這一次如果擺平了,他估計能得世界和平獎了。”

“這葉家子侄,還真是有點意思啊。”

葉凡聞言笑了起來:“一個個性格獨特,不愧是將門虎子。”

洛非花譏嘲一句:“你還真是不要臉,把自己也誇進去了。”

“哈哈哈,夫人說笑了,葉神醫當得上將門虎子四個字。”

孫重山大笑一聲,隨後一側手:“葉神醫,夫人,樓上請。”

葉凡和洛非花笑著前行。

三人上到六樓,孫重山帶著兩人來到儘頭房間。

他正要敲門進去,卻見裡麵閃出一箇中年婦女。

中年女人四十多歲,一臉冷漠,頭髮梳的筆直,簡直是年輕版容嬤嬤。

她伸手一攔眾人:“孫少爺,你要乾什麼?”

“柳嫂,葉神醫和葉家夫人來了。”

孫重山彬彬有禮:“他們想要看一看詩音。”

“我不是跟你說過,夫人和孩子九死一生活下來,非常脆弱,閒雜人等能不要打擾就不要打擾嗎?”

柳嫂語氣不帶半點感情:“你怎麼就聽不懂我的話呢?”

葉凡和洛非花微微皺眉,除了不喜對方的語氣外,還有就是驚訝她這麼囂張。

一個下人不給少爺好臉色看,看來還是有點能量的。

“柳嫂,這不是外人,一個是葉夫人,代表老太君過來探視。”

孫重山耐心解釋:“一個是葉神醫,詩音和孩子能夠母子平安,就是葉神醫的出手,救命恩人。”

“母子九死一生,還不是你到處折騰。”

柳嫂依然一副不以為然的態勢,用那雙死魚眼瞥了葉凡哼出一聲:

“如果你信孫老太君的話,等待布魯克團隊過去治療,而不是千裡迢迢來慈航齋,哪會有那麼多事?”

“也幸虧母子平安,不然不僅要責罰你,還要問責慈航齋。”

“醫術不精,還敢對你大包大攬必定治好,差點害死夫人和少爺,太不是東西了。”

她毫不客氣打擊著孫重山和葉凡,同時依然擋在門口不讓三人進去。

“柳嫂,說這些馬後炮的話就冇必要了。”

孫重山收起幾分笑容:“瑞國那邊但凡有點辦法,孩子也不用呆十三個月了。”

“你還是把路讓開吧,讓葉神醫看看詩音和孩子情況。”

他對葉凡無條件地信任。

“孫少爺,雖然你是少爺,但我也是帶著孫老太君的旨意來的。”

柳嫂語氣依然冇有半點變化,也不在乎孫重山的怒意:

“她要我務必照顧好夫人和孩子,一定要讓他們平平安安回去瑞國。”

“而且她叮囑我能不見閒雜人等就不要見。”

“現在夫人和孩子一切正常,不需要探視,也不想被打擾。”

“所以少爺還是讓他們請回吧。”

她拒人千裡之外:“否則出事了,你我都擔當不起!”

“柳嫂,我再說一遍,一個是葉家夫人,一個是孫家恩人,不是閒雜人等,不是外人。”

孫重山眼神一冷:“把路給我讓開,不要逼我生氣。”

“少爺非要一意孤行,我也冇話可說。”

柳嫂語氣淡漠:“但是我要提醒你,如果夫人和孩子因此出事,你可不要怪我照顧不周。”

她補充一聲:“還有,這是月子房,除了你之外,讓彆的男人出入,不太合適。”

“行,孫先生,你們彆吵了,讓我大伯孃去探視一番就行。”

葉凡揮手製止孫重山發飆:“我就不進去了。”

“我相信你的醫療團隊和九真師太她們,所以夫人和孩子應該也不會有手尾。”

對於葉凡來說,他還是尷尬在錢詩音麵前談起葉天升,這種話題,女人跟女人更合適。

而且試探四叔是不是老k的主力應該落在大伯夫婦身上。

這樣出現差錯,他纔不用被葉老太君敲腦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