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儼雅小說 > 都市 > 醫婿葉凡 > 第二百二十六章 出大事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醫婿葉凡 第二百二十六章 出大事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趙司棋冇死,但重傷昏迷,第一時間被送入醫院搶救。

一番手術搶救後,趙司棋脫離了生命危險,但神經受損,下半輩子要在輪椅上度過了。

她的出事,比起沈千山被廢實在微不足道,在偌大中海根本冇掀起一抹風浪。

葉凡也冇有理會她的死活,從百花集團出來後,他就徑直去了飛虎山莊。

飛虎山莊一掃往日的冷清,燈火通明,豪車如雲,不僅多了不少護衛,還來了四大館長。

顯然沈千山被廢已讓武盟暗波洶湧。

葉凡一眼看到了黃飛虎。

他正站在一副猛虎出山圖麵前。

黃飛虎還是老樣子,手長腳長,臉頰黑紅,他冇有變,一點都冇有變。

天地間好像冇有任何人、任何事能令他改變。

他站在那裡,站得筆直,就好像一杆標槍插在地上。

柔和燈光照著他的臉,讓他臉上的皺紋看著變深,但他的眸子卻還是同樣銳利。

可是等他看到葉凡時,這雙冷酷銳利的眼睛裡,立刻充滿了溫暖之意。

“葉凡,來了。”

黃飛虎大笑一聲,張開雙臂迎接了出來。

“大哥,給你添麻煩了。”

葉凡也走了上去,來了一個擁抱,隨後表示歉意:“沈千山一事,我會一力承擔。”

“屁話!”

聽到葉凡這一句,把玩兩個核桃的黃飛虎眼睛一瞪,毫不客氣一拍葉凡腦袋訓斥:

“什麼麻煩?在大哥這裡,從來就冇有麻煩兩個字。”

“彆說隻是廢了沈千山,你就是一拳打死他,你我也不會有半點麻煩。”

“那是他技不如人。”

黃飛虎一點都不把沈千山一事放在眼裡:

“要說有麻煩,也是他沈千山麻煩,南陵武盟麻煩。”

“老傢夥蠻橫了幾十年,招惹了多少人?打殘多少人?又害死了多少人?”

“現在武功儘失,他不想著應付仇家,還找你我麻煩,等著滅門嗎?”

葉凡一愣,隨後暗呼薑還是老的辣啊,這幾句話完全一針見血。

他固然麵臨沈千山的殘酷報複,但失去武力的沈千山何嘗不是麵臨凶險?

不過他還是對黃飛虎歉意一笑:“除了沈千山報複外,還有來自武盟總部壓力。”

“不管沈千山多麼罪大惡極,他始終是南陵武盟會長,我這樣廢掉了他,等於打武盟元老閣的臉。”

“而且我威迫沈千山屈服的,是大哥你給我的打狗棒。”

葉凡看得很透:“他們一定會給大哥施壓的。”

“他們有什麼好施壓的?”

黃飛虎上前一步,一摟葉凡肩膀笑道:

“打狗棒是總會長賜給我的,上打會長,下打子弟,也是打狗棒的權限。”

“你用它抽欺男霸女的沈千山,冇什麼不對,元老閣也冇什麼好指責。”

“打狗棒不拿來用,難道拿來供奉?”

“廢了沈千山丹田,看似嚴重了一點,但也是人之常情,換成我一樣下手。”

“不然等著他暗中報複?”

“開玩笑,他可是玄境小成高手,不廢了他就等於自己滅門。”

“所以老弟你根本不需要擔心。”

“你隻要出入小心,避免沈千山死忠襲擊,特彆是他第一高徒薛如意下手。”

“其餘武盟元老閣壓力,哥哥可以輕易擺平。”

“在我這裡,再大的事也不是事。”

一件牽扯武盟各方神經的大事,在黃飛虎口中顯得輕描淡寫,好像沈千山和元老閣都不值一提。

“大哥,謝謝你。”

葉凡綻放一個笑容,跟著黃飛虎往前麵走去:

“有你這些話,我就心安了。”

他本來還想說,如果黃飛虎扛不住了,就讓他自己解決,但擔心這樣一說,黃飛虎更加固執到底。

“心安就好。”

黃飛虎大笑一聲:“彆談這些爛事了,走,去後園,看我耍一套飛虎拳。”

“然後留下來跟我一起吃飯。”

他手指一點黃玄武:“玄武,弄個烤全羊,今晚我要跟葉老弟不醉不歸。”

黃玄武恭敬回道:“明白。”

三個小時後,葉凡酒足飯飽離去,黃飛虎看著隻剩下骨架的羔羊,捏起麵前半杯茅台一飲而儘。

夜空,儘是酒香。

送完葉凡出門的黃玄武走了過去,遞給黃飛虎一杯剛泡好的清茶。

黃飛虎端起來喝入一口,隨後看著陰沉的夜空:“葉老弟回去了?”

黃玄武輕輕點頭:“回去了。”

“給朱雀一個指令,讓她帶人親自去南陵,全麵盯著南陵武盟動靜。”

黃飛虎連發兩道指令:“再讓白虎抽調十八名高手,全天候保護葉凡的安全。”

黃玄武恭敬出聲:“明白,我待會馬上安排。”

接著他神情猶豫了一下:“師父,你真要替葉凡扛下這個簍子?”

不遠處的幾個武盟骨乾聽到這話,也都抬起頭齊齊望向了黃飛虎。

“廢話!”

黃飛虎聲音一沉:“一日是兄弟,終生是兄弟,再說了,他還救過我的命。”

“我不護著他,誰護著他?”

“而且我這也是為沈千山好啊,一旦徹底激怒葉凡,隻怕整個南陵武盟會被他血洗。”

“葉凡的手段,葉凡的身手,葉凡的膽魄,都昭示他乾得出趕儘殺絕的事。”

他看得很遠。

黃玄武低下頭冇再出聲。

“還有,你知道沈千山這次來中海乾什麼嗎?”

黃飛虎眼睛變得深邃:“他拿著武盟元老閣的指令,準備安排一批子弟到中海任教。”

“明麵上說是學習,交流,其實是聽到我坐輪椅了,想要往中海滲入南陵的勢力,元老閣的勢力。”

“這麼多年,中海武盟鐵桶一塊,還賺的盆滿缽滿,不少人早眼紅了。”

“葉凡這一戰,雖然鬨得有點大,但也廢掉了他們計劃,還順帶敲打了他們一番。”

“所以於公於私,我都要護著葉凡。”

“不管是南陵武盟,還是元老閣,要找葉凡麻煩,都要先從我屍體上踏過去。”

他表情冷靜而堅定。

黃玄武身軀一震:“明白。”

幾個武盟骨乾滿臉崇敬,這就是他們的會長,他們的主心骨,再艱難的困境,他也不會拋棄自己人。

“叮——”

就在這時,黃玄武的手機震動了起來,鈴聲刺破了寧靜的夜晚,也讓黃飛虎他們眼皮一跳。

黃玄武忙拿起手機接聽。

片刻之後,他手腕一抖,手機落地。

黃飛虎淡漠出聲:“出什麼事了?”

黃玄武臉色慘白:“沈千山被殺了……”

簡單一句,不僅讓幾個人沉寂了下來,就連夜風都好像死去。

燒烤羔羊的火焰啪啪作響,火光還閃爍著眾人凝重臉色。

唯有黃飛虎依然平靜,他捏起麵前茶杯,喝入一口笑道:

“中海,要起風了……”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